生活工場100元購物金送你 贊助
2021-09-09 06:14:02PChome書店

公主殿下貌似大發雷霆(04)交錯的記憶(限定版)拆封不退


公主殿下貌似大發雷霆(04)交錯的記憶(限定版)拆封不退
作者:八橋皓/凪白(繪) 出版社:青文 出版日期:2021-08-30 00:00:00

<內容簡介>

為了找出襲擊宅邸的神秘青年與黑霧的關聯,蕾緹榭兒和吉克一同前往王立圖書館。造訪祕書庫,才想著終於窺見了與黑霧有關的力量的真面目,蕾緹榭兒卻發現無法解釋的訊息……?
遲遲無法找到答案之際,公爵家領地內發生暴動的消息傳到蕾緹榭兒耳中。蕾緹榭兒得知暴動中心在妮可的故鄉附近,為了終結成為事件起火點的公爵家苛政、平息暴動而前往領地。此時,公爵家的長男弗利德現身了。公主殿下將親手制裁操控黑霧,將百姓當作道具捨棄、輕視的弗利德──!

★本書特色:

發自「成為小說家吧(小説家)」網站的好評之作!
活在亂世,同時身為一國公主及最強魔術師的蕾緹榭兒,因戰爭而失去性命,轉生到了千年後的世界。
然而千年後的世界,不知為何是個「魔術」粗糙不已的世界……!?
無論如何無法忍受的轉生公主決心貫徹自我之道,造就最強魔術譚!

限定版獨家附贈八橋 皓全新撰寫極短篇小冊子!

<作者簡介>

八橋 皓
原於「成為小說家吧(小説家)」網站上以「八橋」名義連載本作,隨後成功書籍化。是個想要整天泡在書、點心與遊戲中的平凡路人。

繪者:凪白
熱愛白髮、獸耳與武器少女。
活躍於輕小說與遊戲插畫領域,其餘主要擔綱作品有《全肯定奴隷少女:1回10分1000》、遊戲『碧藍航線』的江風等。

★內文試閱:

一章 於尼爾溫王立圖書館

遇到神祕的白袍男人襲擊後經過幾天,今天也迎來一如往常的日常,繪有菲利亞雷奇斯公爵家紋的簡樸馬車,在早晨穿過路克雷茲亞學園的正門。
在馬車內,蕾緹榭兒托著臉頰,眺望著窗外的景色。從襲擊過後就沒有任何變化,今天也要上學,毫無例外。
一如往常走下馬車後,蕾緹榭兒率先走向別館的大圖書館。雖然這裡是平時就經常造訪的地方,不過今天有另一個目的。
「……」
蕾緹榭兒將手伸入口袋,拿出一個盒子。這是過去作為修理時鐘的禮物而收下的音樂盒。
『還是讓人鑑定一下比較好哦。大圖書館的大衛先生對這方面很熟悉。』
蕾緹榭兒回想起前幾天艾迪所說的話,轉動音樂盒,試著觀察。
在平凡的四角形盒子上,僅有個金色發條的簡單設計。若要勉強舉出奇特的地方,就只有盒子背面有著白色三角型的圖案而已。
(……嗯,是普通的音樂盒。)
雖然蕾緹榭兒並未感覺到有任何力量寄宿,不過艾迪大概從這個音樂盒看出些許端倪了吧?
「早安,大衛先生。」
一打開大圖書館的門扉,便在櫃檯內側看見大衛。
看著一如往常迎接她的大衛,蕾緹榭兒稍微放下心來,將手中的音樂盒放在櫃檯上。
「其實我有事想找你商量,是關於這個音樂盒。」
「哦,這個嗎?」
「對。前陣子朋友建議我最好鑑定這個音樂盒,聽說大衛先生對這方面很熟悉。」
聽了蕾緹榭兒的說明,大衛將身子探到櫃檯上,宛如處理易碎物品般小心翼翼地拿起音樂盒。
「……唔嗯,這的確是有些特殊的音樂盒呢。」
大衛從上下左右仔細觀察音樂盒,自言自語般地這麼說。雖然被長而蓬鬆的眉毛所蓋住,卻覺得他睜開了眼。
「嗯嗯,是這麼回事的話,那老夫先暫時保管吧。」
「謝謝你。」
雖然這樣就達成當初的目的了,不過蕾緹榭兒仍向大衛詢問了一路以來她始終掛心的疑問。
「請問這個音樂盒到底是哪裡特殊呢?」
「它被施加封印了。感覺……是不久前做的。」
「……封印?」
「總之,老夫會試著調查音樂盒。」
話才剛說完,大衛立刻從某處拿出放大鏡,宛如看破一個洞般開始凝目觀察起音樂盒。
「唔嗯……是最近被封印的……但不是第一次……是解除原有的東西後重新封印的嗎?還是說有別的原因……」
馬上開始聽見對方的喃喃自語。蕾緹榭兒雖然在一旁看著大衛的模樣好一會兒,不過看來大衛已經專注在音樂盒上。
「……這個以這種形式變成這樣,也太不走運了。」
蕾緹榭兒心想也不好打擾對方,自己乾脆像平時一樣去找書而轉身背對櫃檯時,從背後傳來大衛小聲的呢喃。
蕾緹榭兒不禁回頭看向大衛。方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呢?難不成大衛知道那個音樂盒的什麼了嗎?
「……?大衛先生,你剛剛說什麼……」
「那麼老夫去一趟博物館。畢竟早點開始調查比較好。」
不過,或許是大衛沒有聽見她的聲音嗎?他就這麼快步離開了大圖書館。
結果問話的時機就這樣溜走了。蕾緹榭兒先把這個問題放回心底。雖然有些在意,也不能勉強問出來吧。
總之,最初的要事已經解決了,蕾緹榭兒打算像往常一樣讀書,走向書架。
蕾緹榭兒雖然漫步於書架間選書,不過其中一本想看的書卻放在書架的最上層。
其實用魔術拿書最快,但她在一開始來到大圖書館的時候曾經如此嘗試過,卻不知為何無法順利控制魔術,書架上的書一口氣掉了下來。
因此在那之後她都會使用取書梯,不過看向周圍,並沒有看到取書梯。看來附近沒有擺放。
她心想沒辦法,打算去找取書梯時,正好有人從背後伸出手來,幫她拿下了書。
「哎呀,吉克。」
一回頭,站在那裡的是吉克。他也同樣單手抱著好幾本書,看來正在查資料。
「是這本書嗎?您似乎想要拿。」
「對,沒錯。謝謝你。」
蕾緹榭兒接下遞給她的書,露出微笑對吉克道謝。
「吉克竟然這麼早就來到大圖書館,還真稀奇呢。」
雖然平時吉克也會使用圖書館,但總是先去機械室及自己的研究室,在太陽高掛時才會過來。
「一想到父親的信,我就有些坐立不安。」
「原來如此。」
吉克在前陣子學園祭時收到父親的信,蕾緹榭兒也知道內容,那確實挺讓人在意的。
與信件一同寄過來的神祕車輪紋章,被身上帶有那個紋章的青年襲擊,甚至在課外活動時遭遇的黑霧之力。
從前幾天蕾緹榭兒戰鬥過的青年操控著黑霧一事來看,這三個線索全都串聯在一起了,不過卻完全不曉得黑霧的真面目和紋章的實情等關鍵。
「有什麼情報嗎?」
「沒有,完全沒有。……雖然我把應該留意的資料都讀過一遍了,看來不會那麼簡單就讓人捉住狐狸尾巴呢。」
吉克這麼說,聳肩苦笑。確實,如果有許多情報流通的話,國家理應早就採取某些對策,甚至奧茲華德也不會前來倚靠她的魔術了吧。
(……況且也幾乎找不到似乎與黑霧的力量有關的拉匹斯國的情報。)
關於這一點,蕾緹榭兒過去打算收集情報時也遇到相同的問題,因此對吉克的心情能夠感同身受。
雖然不調查就無法前進,不過即使著手調查,用現在的方法效率太差了。這座大圖書館的書籍也有限,如果藏書看完了……
「……對了。吉克,下次要不要一起去尼爾溫王立圖書館?」
蕾緹榭兒陷入沉思一會兒後,「啪」地拍響雙手,對吉克如此提案。
「……?王立圖書館嗎?」
「對。那裡是國內藏書量最多的設施,我想也會收藏這裡所沒有的資料。」
如果在學園的大圖書館找不到想要的資料,就只能去資料比這裡還要多,並且網羅了不同領域的場所了。
「的確如此呢。」
「而且我也有證明証,或許能夠找到更有力的情報。」
如此說道的蕾緹榭兒發動亞空間魔術,取出一直收藏著的小型徽章。
在圓形的金屬底座上嵌著鑽石般閃耀的透明石頭,石頭的部分用金色的顯眼文字寫著「全書閱覽權利證明証」。
這是過去第一王子羅修弗德引發的事件之後,蕾緹榭兒與國王奧茲華德交涉之後所獲得的,但直到今天都沒有機會運用。
「不過……這個只許可朵蘿賽露大小姐一個人進入吧?」
吉克一邊凝視著證明証,一邊用抱歉似的語氣說。他似乎在意並未持有證明証的自己,搭蕾緹榭兒的順風車是否不太妥當。
「我們都約好要一起解開謎團了,這點小事當然沒問題。而且,陛下也沒說這是只許可我的權利。只要不到處張揚,就沒關係哦。」
真要說起來,蕾緹榭兒已經去過王立圖書館好幾次了。就算沒有這個證明証,實際上也能閱覽幾乎所有藏書。
雖然有個稱作祕書庫的場所並未對外開放、也不許外借;但只要事前申請、通過嚴格審查的話,在形式上仍是任何人都能夠進入,因此吉克一道同行也沒有問題才對。
「……謝謝您,朵蘿賽露大小姐。那我就接受您的好意吧。」
即使如此,吉克也煩惱了一陣子,最後才接受蕾緹榭兒的提議。
就這樣,兩人約好了在下一個假日一起前往尼爾溫王立圖書館。

***

到了假日,蕾緹榭兒和吉克一起來到街上。當然,假日穿制服逛街太顯眼了,因此他們穿著便服。
雖然目的地理所當然是王立圖書館,但只是去圖書館也太無趣了,因此順道逛了一下街上。
(……?總覺得很熱鬧……?)
好比陪路維克買東西之類,蕾緹榭兒也來到城鎮裡好幾次了,不過她總感覺,這一天鎮上的每個地方都比平時更加熱鬧。
「您怎麼了嗎?」
「沒有,只是覺得城鎮的人們和平時的樣子有點不同。」
「啊,因為紀念祭快到了吧?這是久違的祭典,我想大家都很興奮。」
「……祭典?」
依蕾緹榭兒的認知,說到祭典,就只想到收穫祭。說是紀念祭,到底是紀念什麼的祭典呢?
「因為今年正好是大陸曆一千年,按照王國的傳統,在建國紀念日會舉辦紀念祭哦。您不知道嗎?」
「…………」
蕾緹榭兒將視線從吉克身上移開。無論是這種活動還是曆法的事,都是第一次聽到。
明明轉生後已經過了半年以上卻還不知道曆法的存在,會讓人想吐槽到底怎麼回事;實際上,蕾緹榭兒在這段期間完全沒見過「大陸曆」這個單字。
那麼常泡在大圖書館,至少會看過一次吧?不過蕾緹榭兒只讀學術書籍,而歷史書籍只在轉生後看了幾本左右,因此真的沒有看過。
(……之後調查看看吧。)
大概、或許,應該是這個世界常識中的常識,事到如今也實在難以開口詢問吉克什麼是大陸曆。
到了尼爾溫王立圖書館後偷偷調查吧。蕾緹榭兒暗自下了堅定的決心。
尼爾溫王立圖書館是面向主幹道的五層樓巨大建築物。由白色柱子等距離排列的圓柱型純白色本館,與兩個左右連接的三樓層別館所構成。
「人意外地多呢。」
「畢竟是假日,這也沒辦法。」
即使是開館後沒多久的早晨,館內已經聚集了許多人。趁著還沒坐滿,蕾緹榭兒確保了座位,接著去找資料。
蕾緹榭兒一邊收集關於祕密組織及魔法的資料,一邊利用時間走向歷史書籍的區域,試著調查剛剛才知道的大陸曆。
看來所謂的大陸曆,是將舉辦千年戰爭的談和會議視為元年而開始的。
蕾緹榭兒過去生活的時代正好在這場戰爭期間。根據歷史書籍中的記述,走到談和的原因,是當時掌握霸權的兩大國家的其中一國從內部瓦解,因此原本維持均衡的世界崩解,而帶來的契機。
(兩大國家……是德蘭札爾帝國與賽飛羅斯王國吧。)
這兩個國家是名聲傳到邊境的列強。其中一個國家竟不是因為戰爭,而是內部瓦解導致了崩毀,她身為瞭解當時情勢的人,一時之間無法置信。
繼續閱讀下去,發現瓦解的似乎是賽飛羅斯王國。雖然很在意那種規模的大國為何如此輕易地消失了,但完全沒有關於這方面的記述。
(……總覺得經常遇見這種情況……)
無論是拉匹斯的事、還是神祕力量的事,這個時代似乎有許多資料不自然地短少的情況。單純只是資料遺失了嗎?還是說……
「……」
由於一開始思考就會停不下來,蕾緹榭兒總之先中斷思考,繼續翻頁。
向世界各國提議談和的,就是德蘭札爾帝國。因為大陸曆也是帝國所提倡的,在談和以後,便由德蘭札爾領導著世界。
德蘭札爾帝國似乎是現在依利斯帝國的前身,據說是在距今六百年前改名的。
(記得德蘭札爾的魔術研究比其他國家還興盛……)
聽說依利斯帝國是全面禁止使用魔法的國家。前身分明是德蘭札爾,為什麼現在變得禁止使用魔法了呢?
(…………總之,回去時買個掛曆吧。)
除了想找的紋章與神祕力量,在其他方面的疑問又增加了,光是思考這些事,感覺太陽很快就要下山了。
「啪」地闔上書本,蕾緹榭兒在心中做了新的決定。其實蕾緹榭兒等人居住的宅邸內沒有掛曆。
順道一提,具有千年歷史的普拉提那王國,在千年戰爭時的前身是其他國家,據說以導入大陸曆為契機,合併周圍好幾個國家之後建國了。
「讓你久等了,吉克。」
蕾緹榭兒拿著讀書以外的空檔所收集的資料,回到吉克的所在處。他已經坐在位置上,攤開書本,開始閱讀起來。
「歡迎回來。有找到不錯的資料嗎?」
「我先隨手挑了幾本,還不清楚。」
這裡果然與路克雷茲亞學園大圖書館的規模與狀態不同,由於還不習慣,感覺會漏看許多資料。
「書本不會逃跑,把這些讀完之後,我們再去找書吧。」
「這是最好的做法呢。」
蕾緹榭兒拉開對側的椅子坐下。這樣正好與吉克面對面。
「吉克在看什麼書呢?」
在閱讀自己的書之前,蕾緹榭兒基於個人興趣對吉克如此詢問。
「這是《阿斯特雷亞大陸歷史大全》。因為我小時候見過的那股力量,似乎有被應用在大陸曆九八九年的蘇菲利亞戰爭時期,因此我認為在王國內外發生的事件中,或許也有相互關聯的情況。」
看來吉克也查到了十一年前的戰爭時出沒於戰場的神祕士兵。
「有查到關聯的事嗎?」
「目前還沒。不過,以這些年代為中心,在國內似乎發生許多大大小小的爆炸事故,我打算往這個方向調查看看。」
吉克這麼說,將書本轉了過來讓她看。
即使如此,由於閱覽桌有一定的寬度,因此看不太清楚。總之蕾緹榭兒先對自己施展遠視魔術,將身子稍微靠向桌面後,閱讀打開的頁面。
這一頁記載了大陸曆九八八年至九八九年……從十二年前到十一年前的蘇菲利亞戰爭之前的歷史。
「的確,卡蘭弗爾德的事件背後也有好幾起爆炸事故呢。」
「不過也有事件單純只是工廠的機械爆炸而已,不能說完全有關。」
「要這麼說的話,這一年也──……」
蕾緹榭兒原本打算指向書中的一行字,此時卻停下動作。
她伸出的手前方是吉克正在讀的書。蕾緹榭兒原本想指出書中的內容,卻因為從這裡離了一段微妙的距離,因此手搆不到。
(……在這個位置,不太方便呢。)
如果只想看見書的內容,從這裡施展遠視魔術倒沒有問題,不過打算指出內容時得一一站起來,不然就搆不著,這也太麻煩了。
「吶,吉克。我可以過去你旁邊嗎?」
「……?好的,請便。」
吉克不可思議地稍微歪過頭,點了點頭。不過當蕾緹榭兒繞過桌子走過來時,他注意到對方移動的理由,讓他尷尬地搔了搔臉頰。
「啊……不好意思。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呢。」
「我只是覺得這麼做比較容易看而已,別在意。」
他們一邊談話,同時繼續調查。除了歷史大全,也將聚焦於其他時代的歷史書籍攤開在桌上的兩人,變得有些引人注目。
「可以認定卡蘭弗爾德的爆炸事故果然是第一起呢。畢竟在這之前的每一起事故都有明確的原因。」
蕾緹榭兒不在意這些視線,一邊翻著九九五年的歷史書籍,一邊低喃。
雖然在剛剛的調查中得知,以十二年前為界,國內外發生許多爆炸事故,但仔細查下去,增加的只有「原因不明的事故」而已。
連牽連到王族、轟動世間的大規模事件──卡蘭弗爾德事故,現在依然找不到原因。
「是啊……啊。朵蘿賽露大小姐,請看這裡。」
「……?」
吉克突然這麼說,讓蕾緹榭兒看自己在讀的書。
那裡介紹了卡蘭弗爾德事故所捲入的一部分人的名字,其中也有第三王妃蘇菲莉亞的名字。
「多尼克斯?」
有個專欄提到知名的相關人士,蕾緹榭兒唸出其中一個名字。
「對。他似乎是吟遊詩人。雖然這幾年行蹤不明,不過在卡蘭弗爾德的事件時似乎在現場的樣子。關於這個人……」
「……」
「朵蘿賽露大小姐?怎麼了嗎?」
蕾緹榭兒凝視著記述多尼克斯這個人物的專欄。
雖然為這個人經歷過卡蘭弗爾德發生的爆炸事故感到吃驚,不過有其他事更吸引蕾緹榭兒注意。
由於正在看的這本書是歷史書籍,並非談論音樂領域為主的書,因此沒有仔細介紹多尼克斯,不過書中也一同刊登著有他的簽名的插畫。
(……這個文字……)
蕾緹榭兒在這張插圖上的簽名,感受到強烈的既視感。
簽名分為兩種。其中一種是白色三角形及紅色圓形等圖案不規則重疊、如太陽般的標誌;另一種則感覺是只用指甲粗暴地亂刮一樣、粗獷的一個字母「D」。
感覺前者好像在哪裡看過,不過後者的「D」,最近才在從艾迪那裡收下的古老樂譜一角看過。
儘管在發現這個簽名以前完全沒放在心上,不過會以這種形式知道作曲人,世界還真小。
「……?」
「啊,沒事,沒什麼。」
不過這和這次調查的目的沒什麼關係,蕾緹榭兒心想用不著說出來,搖了搖頭。
「……啊。」
正在讀書的吉克突然小聲地叫了出來。隨著他的聲音,蕾緹榭兒也從書本的世界被拉回現實。
「突然間是怎麼了?」
「沒有,這裡提到『寄宿不可思議力量的劍』,不小心就……」
「咦?」
那個瞬間,腦海裡浮現課外活動時看到的、纏繞著黑霧的那些武器的模樣。
蕾緹榭兒立刻朝一旁探出身子,仔細讀著吉克翻開的那一頁。
從結論來說,書中並沒有提到蕾緹榭兒所想像的武器。
相對地,上頭所寫的是「聖人與聖遺物,其意外的關聯性」這個標題。
所謂聖遺物,一般指的是被視為聖人們所持物品的武器、衣物及道具,寄宿著特別的力量。
不過這兩者之間並非一定有關,不如說有許多無關的物品。一般人相信聖遺物寄宿著神聖的力量,幾乎都散發著能夠吸引他人目光的特殊光芒。
因此,這種獨特的光輝與聖人被神格化的傳說融為一體,進而產生聖人正好持有那件物品的認知。
這麼一說,雖然只去過幾次,她也曾經在學園博物館的聖遺物展示區看過好幾個散發著不可思議光芒的展示品。
(那麼,羅修弗德拿出的殺死魔女的聖劍,也是其中一種囉?)
那把劍是海因格爾學園的創辦者、也是英雄的聖海因格爾打倒欺壓人們的魔女時所用的劍,她曾經聽過這個傳說。
在與聖人有所關聯的前提下就是聖遺物的話,那麼那把劍寄宿的黑色怪物就是聖遺物持有的「特別的力量」吧?如果真的是如此,能夠產生黑霧之力的那些武器也是聖遺物的可能性極高。
「……果然來這裡是正確的。」
當然,光憑這些資訊並未解決疑問,不過至少獲得了在課外活動遭遇的敵人所持有之武器性質的相關線索。
蕾緹榭兒從書本中抬起視線,將手放在下巴上,頻頻點頭。或許應該早一點來這裡的。
「……請、請問……」
突然聽見吉克細小的聲音。她心想怎麼回事而轉過頭,看到吉克不知為何看著其他方向。是錯覺嗎?他似乎有點臉紅。
「……?怎麼了?」
「那個……」
面對歪著頭的蕾緹榭兒,吉克將身子往後拉,視線四處游移,最後終於小聲地開口。
「那個……太近了。」
吉克的一句話,讓蕾緹榭兒睜大雙眼。經他這麼一說,吉克的臉確實在相當近的地方……
「……」
蕾緹榭兒這下終於注意到,自己為了讀書而探出身子,因此相當靠近吉克。
看向周圍,館內的訪客中有好幾人注意著這裡,總覺得那些人用溫馨的視線注視著這裡。
「…………我失禮了。」
蕾緹榭兒沉默一陣子後,就這樣往一旁移動,回到原來的位置,小聲地開口道歉。
「……不會。」
「……」
兩人之間流動著微妙的尷尬空氣。為了蒙混這份尷尬,兩人也沒有繼續互相討論,之後便更加專注於調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