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9-09 06:14:02PChome書店

少年陰陽師(伍拾肆)沉滯之殿


少年陰陽師(伍拾肆)沉滯之殿
作者:結城光流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21-08-30 00:00:00

<內容簡介>

不要走。回來,待在我身邊。
要不然,很可怕的東西將會到來……

「那個男人」投敵的真相究竟為何?
被妖魔同化的他,又是否將會改寫昌浩的命運?

京城不停下著污穢的雨,昌浩雖然重獲靈視能力,卻發現大事不妙──大地震顫不止,龍脈化身的金龍終於發狂了!
不顧神將們的攔阻,昌浩動身前往夢殿的盡頭,竟與黃泉醜女狹路相逢!兩人對峙之間,昌浩的右肩卻傳來一陣劇痛,被埋入身體的竹籠眼之術,讓他瞬間感知了「那個男人」投敵的真正目的。
與此同時,海津見宮的地御柱遭邪念纏繞,玉依公主性命垂危。強烈的預感正在警告昌浩,那個紅色嚴靈將帶來毀天滅地的死亡……

<作者簡介>

結城光流( )
8月21日生,O型,現居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責編S濱:「最近Beans文庫換了紙張呢。」
光流:「哦?具體來說換成怎樣了?」
S:「換成又薄又好的紙張。」
光:「喔。」
S:「可以在書架上陳列更多本了!」
光:「喔、喔。」
S:「所以,不論《平安篇》或《現代篇》,都可以寫得密密麻麻!」
光:「喔……喔……」
我會盡可能寫得密密麻麻……。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譯者: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鹿男》、《鴨川荷爾摩》、《夜行》、《深宮幽情》、《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少年陰陽師》系列等書。

★內文試閱:

看著不停落下的污穢的雨,昌浩感覺非常焦慮,但在小怪的監督下,昌浩只能乖乖休息什麼都不做。昌浩內心掙扎,想起了藤花的請求,他還是想在自己所剩無幾的時間裡,完成藤花對他許下的願望……

「昌浩,休息!」
「咦?」
聽到突然冒出來的話,昌浩張大了眼睛。
「不行、不行,別開玩笑了,小怪,你在說什麼啊?誰都看得出來,現在怎麼想都不是休息的時候啊。」
小怪半瞇起眼睛,看著說得很認真、很激昂的昌浩。
「我已經答應藤花了,還有益荒突然掉下來。」
昌浩交互看著被隨便扔在外廊上的益荒,與從烏雲密布的天空降下來的雨。
「而且,剛才的搖晃……是……」
剛才那個地震的搖法,昌浩知道起因是龍脈的騷動。
「應該是地御柱和齋出什麼事了。」
昌浩覺得焦躁。
事情刻不容緩,必須趕快採取行動。
他說過會把脩子從黃泉的詛咒救出來,會把活在京城的人、活在這個國家的所有人都救出來。
然而,他現在什麼都沒做,過著毫無作為的生活。在他白白浪費時間的這段期間,事情越來越惡化。
這時候,響起更劇烈的雷鳴,打斷了他的思緒。
雷是嚴靈。那個紅色嚴靈、如鮮血般的紅色光芒,一定會帶來可怕的災難。
必須把降下污穢的雨的雲驅除,必須把充斥京城的陰氣完全清除。
「除非萬不得已,否則益荒不會離開齋的身旁。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需要幫忙,我非去不可……」
浮現昌浩腦中的巨大柱子,可以說是全國的基石,聳立在三柱鳥居的下方深處。
曾發生過柱子被邪念覆蓋,污染到龍脈的事件。昌浩還清楚記得,當時地上的污穢蔓延到天上,導致每天都在下雨。
這時地面又第三次微微震動,似乎在呼應昌浩的焦躁。
「又來了……」
昌浩閉上眼睛,做個深呼吸,盡可能緩和心跳,屏氣凝神。他確定,這個搖晃是從京城正下方頂上來的。
「──」
跟以前看過的一樣的金龍,痛苦喘氣的掙扎模樣,浮現腦裡。
昌浩抿住了嘴唇。現在他看到的畫面,恐怕並不純粹是想像,而是實際發生在地底下的現象。
龍脈動盪不安,污穢又在遍及全國各個角落的地脈路徑不斷擴散。
「我必須趕去齋那裡……」
以前昌浩曾經對齋說過,如果遇到怎麼樣都很痛苦的事,情況嚴重,可以向自己求救。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很痛苦,但是,可以確定發生了嚴重的事。
必須去救她。
心急的昌浩才抬起屁股,膝蓋就彎下去了。
自己也嚇一大跳的昌浩,雙手及地,喘氣喘到肩膀抖動。
心很急,身體卻跟不上。怎麼會在這種關鍵時刻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對自己的強烈焦躁與憤怒,在昌浩胸口捲起漩渦。
小怪半瞇起眼睛看著這樣的昌浩,深深吐出沉重的嘆息。
「我剛才也說過了,昌浩,休息……!」
「可是!」
想反駁的昌浩,看到小怪冷冷的眼神,把後面的話嚥下去了。
小怪跟焦急的昌浩相反,表現得無比冷靜。
如果小怪試著用感情說服昌浩,昌浩就可以全力抗爭。
然而,小怪沒有,它冷靜得可怕。
昌浩的大腦也因此冷靜下來。
宛如擷取自夕陽的紅色眼眸閃過厲光。
「昌浩。」
「什、什麼事……?」
被犀利的眼神壓倒的昌浩,回應得特別恭敬。
「你說你是被協助智鋪的人打成重傷後,穿越境界狹縫回來的,對吧?」
「嗯……對啊。」
然後,請天一使用移身法術,把傷勢轉移了。但是,體力和靈力的消耗,還不夠時間復原。
紅蓮、勾陣、太陰受主人晴明之命去愛宕的異境之鄉,是在昨晚半夜過後。
剛剛才總算結束任務回來了。也就是說,還不到半天的時間,體力和靈力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復原。
他顯然是處於即使用了神將的神氣和痊癒的咒語,也必須休息的狀態。
然而,在神將們往返於安倍家和愛宕異鄉之間的那段時間,他並沒有乖乖待在家裡休息。
「不管我們怎麼交代你不要戰鬥、不要使用力量、不要外出,你都不聽……」
可怕的低嚷深深刺進昌浩的耳裡。
那是真的非常生氣的聲音。昌浩慌忙開口說:
「呃,在竹三条宮做的那些事,沒有使用我的靈力喔。靠的是勾玉、是道反大神的力量,所以沒關係……」
「什麼沒關係?」
「……」
自己真的是想說什麼事情怎麼樣沒關係呢?
無論什麼時候,他從來沒有過根據。只是覺得有根本不存在的根據,經常在如履薄冰的千鈞一髮之際勉強度過難關而已。
沒錯,昌浩純粹只是運氣好。運氣好,所以活到了現在,可以待在這裡,被小怪用兇狠的眼神瞪視。
但是,如果以為今後所有事也是這樣,總有辦法解決,就想得太美了。
大腦有個冷冷的聲音在說,打如意算盤也該有個限度。那不是其他人的聲音,正是昌浩自己的理性的聲音。
小怪甩一下白色尾巴說:
「總之,休息!最值得感謝的是,你不在家的這段時間,露樹也會按時替你打掃房間,讓你不必鑽進沾滿灰塵又潮濕的墊褥和外褂裡。全心全意地感謝她,然後好好休息吧,你這個大笨蛋……!」

昌浩和太陰離開宅院,前去安撫被陰氣逼瘋的龍脈,卻遇上了泉津日狹女!就在兩人激戰對峙之間,昌浩的右肩卻傳來一陣劇痛……?

昌浩跑到水濱。捲過來又退回去的波浪,濺起白色水花。毫不在意的昌浩走進波浪裡,太陰也緊跟在後。
走進魂虫接二連三消失的水裡後,昌浩發現無論怎麼前進,水深都只到膝蓋下。
冰冷的水在昌浩膝蓋下晃動。他把雙手伸進水裡,就觸到了摸起來像是沙子的水底。
昌浩的手腳都碰觸到了水底。然而,魂虫卻都沉入了比水底更深的地方,又從那裡面冒出了黑色泡沫。
這裡的水很可能是只有它們可以來來去去的道路。
那麼,黃泉的入口與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難道是相鄰的不同世界嗎?
「可惡,要怎麼去那裡面呢……」
就在這時候,低嚷的昌浩聞到鼻尖前有股淡淡的甜味。
他很快察覺從上風處飄來的奇妙甜膩氣味是什麼。
是屍臭味。
抬起頭的昌浩,看見站在上風處的身影。
是頭披破爛黑衣的纖瘦身軀。
「泉津日狹女……」
昌浩一吼,風就突然靜止了。白色粉末、黑色泡沫也都消失了。
在風靜止的同時,水面也平靜了。女人輕鬆自若地站在宛如塗上層層黑漆的水面上。
泉津日狹女把披在頭上的布掀到背後,把抹了血般的鮮紅嘴唇扭成笑的形狀。
「陰陽師。」
「……」
昌浩毛骨悚然。她的聲音低沉、缺乏抑揚頓挫,卻帶著奇妙的嫵媚,彷彿長驅直入耳膜深處。
明明與泉津日狹女相隔一段距離,昌浩卻有種她在耳邊輕聲細語的錯覺。
「……」
察覺動靜的太陰,抬高視線,看到身旁的昌浩往後退了幾步,盯著泉津日狹女的表情很僵硬。
「昌浩?」
聽到叫喚聲,昌浩露出猛然回神的表情。
望著兩人的黃泉女人,忽地瞇起眼睛,噗嗤一笑。
她的美貌讓人驚豔、讓人害怕。
昌浩卯足氣力與泉津日狹女對峙。把腳打濕的水好冷,在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與心跳聲的黑暗中,昌浩覺得全身有種不明原因的壓迫感。
他無法移開視線。直覺告訴他,只要把視線從女人身上移開就會完蛋了。
不知道這樣經過了多久。
泉津日狹女終於帶著微笑緩緩開口了。
「你有想得到的東西吧?」
「……」
昌浩和太陰都皺起了眉頭,他們猜不出泉津日狹女到底要說什麼。
黃泉女人以風騷的動作指向水面。
漆黑的水面掀起波紋,裡面浮現出好幾個情景。
不由得往那裡看的昌浩,倒抽了一口氣。
「唔……!」
那裡呈現的是,以前在夢裡看到的不曾有過的過去的情景。
泉津日狹女低聲笑著,對愕然張大眼睛的昌浩輕聲說:
「你希望的話,我就讓那些情景成真。」
好幾個情景映在水面上。啊,她笑得好幸福。絕對得不到的未來,在漆黑中無限延伸。
「──……!」
看到這些情景時,昌浩覺得是惡夢,是誘惑人心、動搖意志的陷阱。
雖然沒有證據,但他就是這麼覺得。最後證實,他是對的。
那果然是黃泉的陷阱。
昌浩還察覺到一件事。
只有自己作著這樣的夢嗎?不,恐怕不是。
肯定是所有人都被迫作了這種無法抗拒的幸福的惡夢、這種如實呈現出心中願望的惡夢。
夢越幸福,就會越突顯出現實的痛苦,讓人想逃入夢裡。會削弱活下去的氣力,讓人只想作幸福的夢。
接觸陰氣的宿體失去氣力後,疾病就容易闖入體內,腐蝕身心。
可能是看到昌浩的表情,泉津日狹女笑得更燦爛了。
「陰陽師,像那個男人那樣,過來我這裡吧。」
太陰聽出女人話中指的是誰,肩膀大大顫抖。
「妳對成親做了什麼……!」
黃泉妖魔的眼睛閃爍著妖豔的光芒。
「我對他說,只要他投靠我們,就放過所有他所愛的人。」
不久後,咒語將會帶走所有的人類。但是,只要他願意,就能讓他所愛的家人逃過咒語。
「那個男人很聰明,他選擇了所愛的人,而不是世界。」
與黃泉之神作對,不可能活得下去。
昌浩振作起來,狠狠瞪著在喉嚨深處咯咯竊笑的泉津日狹女。
「家人被當成人質,任誰都會……」
昌浩知道哥哥是多麼呵護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柔弱的他們的性命被用來當成要脅,那個哥哥即使知道是錯誤的選擇,恐怕也會投敵吧。
他就知道一定有原因。哥哥會投靠把世人帶向死亡的那群人,一定有他相當的理由。
果然沒錯,哥哥的心並沒有被敵人同化。
確信化為心安,在心中擴散。
昌浩吸口氣說:
「通往黃泉入口的路在哪裡?」
被昌浩嚴厲詢問,泉津日狹女顯得有點意外,直盯著昌浩。
「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要奪回被你帶走的人的魂、奪回魂虫!」
心臟撲通撲通跳動,胸口熱了起來。
「我要把成親哥哥帶回來!」
太陰聽見昌浩的嘶吼,高高舉起右手,把神氣聚集在掌心,化為龍捲風。
「看招!」
龍捲風伴隨著怒吼聲撲向了黃泉女人。
同時,昌浩結起了手印。
「縛鬼伏邪、百鬼消除……!」
即將爆發的是昌浩自身的靈力而非勾玉的力量,昌浩的心臟卻在這時候不自然地彈跳起來。
「唔……!」
張大眼睛的昌浩倒吸一口氣,表情凍結。
激烈的疼痛以右肩深處被擊碎的地方為起點,貫穿了全身。
「──唔……!」
痛到發不出聲音、甚至無法呼吸的疼痛,侵襲全身,昌浩當場癱坐下來。
「唔……啊……唔……!」
「昌浩!」
被意想不到的狀態嚇得花容失色的太陰,瞪視著泉津日狹女。
「妳做了什麼?!」
但是,女人滿不在乎地微微一笑,疑惑地偏起了頭。
「我沒做什麼呀……啊,對了,」女人把黑衣披在頭上,不經意似地喃喃說道:「那個男人說,他已經毀了你,你再也站不起來了。」
「咦……」

昌浩面對泉津日狹女的言語挑撥,內心動搖難受。看到昌浩如此痛苦不堪,泉津日狹女愉悅不已,運用法力讓把漆黑的水面變成映照另一端的水鏡,呈現在昌浩眼前的,是全身負傷、衣衫襤褸的「那個男人」……

「那個身為你哥哥的男人已經不在了,他為了救家人,拋棄了其他所有一切啦。」
然後,女人把掌心朝向黑色水面。
「讓那個男人看看你將死的樣子吧,以防他對你還有眷戀。」
漆黑的水面蕩漾,浮現顏色。昌浩硬撐著站起來。
「你看吧,那個男人會把所有魂虫帶去給我的大神……」
忽然,女人靜默下來,原本掛在嘴角的笑容消失了。
昌浩清楚看見凝視著映在水面的情景的女人,吊起柳眉,鮮紅的嘴唇微微動了一下。
頭披黑衣的女人,突然沉入水底,沒有濺起一滴水花。
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來不及反應的太陰,倒吸一口氣,蹬水躍起。
「等等!」
她跟在女人後面跳進水裡,但是,被水底阻擋了。
「可惡!」
昌浩緊張的聲音,阻止了正要爆發神氣的太陰。
「太陰,妳看……!」
聽到不尋常的語氣,太陰回過頭看,發出「啊」的叫聲。
漆黑的水面殘留著泉津日狹女發出來的力量,宛如同袍做出來的水鏡般,映出了其他某個地方。
可以看到好幾個黑色妖魔在黑暗中蠢蠢蠕動。無數的妖魔、鬼群,被什麼帶領著往前衝。
不,不對,它們不是被什麼帶領著往前衝,而是在追殺什麼。
昌浩按著如脈動般疼痛的右肩,愕然凝視著妖魔們追殺的人、凝視著映在水面上的身影。
「哥……哥……!」
「為什麼……」
太陰不禁伸出去的手一碰到水面,就掀起了漣漪,看不見成親和妖魔了。
「啊!」
驚慌失措地把手縮回去的太陰,表情扭曲糾結,快哭出來了。
水平靜後,水面又像鏡子般映出了成親和妖魔的身影。
「這是什麼……怎麼回事……」
思緒混亂的太陰所說的話,正是昌浩的心情。
昌浩屏住氣息,注視著映在水面上的成親。
仔細看,哥哥全身都是傷。顏色有點詭異的斑點花樣的狩衣和狩褲,像是被利刃割破,到處都嚴重裂開。除此之外,還有被撕爛、被扯碎的地方,簡直是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拖著一隻腳、按著左手臂的成親,拚命跑向某個地方。
短小的妖魔撲到他搖搖晃晃的背上,齜牙咧嘴。
「成親!」
太陰發出尖叫聲。昌浩啞然失言,倒抽一口氣。
成親抓住鬼,毫不費力地剝開它,再把嘴裡銜著衣服碎布和看似從他身上咬下肉來的妖魔,拋到追殺他的妖魔群裡,接著結印、吶喊。
帶頭的一團妖魔被拋飛出去,緊跟上來的一群踏過前鋒,加速衝向成親。
可以看到成親嘖了嘖舌。沒有任何燈光,昌浩卻不知為何看得見他解開髮髻的凌亂頭髮,遮住了被染成鮮紅色的左半邊臉。
大驚失色的昌浩的肩膀強烈顫動。
「他的左眼……」
溢出來的低喃十分嘶啞。
瞬間瞥見的哥哥的臉,被像是野獸爪子的利器剜去了左半邊。以那個傷勢來看,左眼恐怕是被毀了。
不只是臉,背部、肩膀、手臂、腳也是,到處都是傷口。
「……」
昌浩猛然倒吸了一口氣。
哥哥穿的衣服是奇怪的斑點花樣。不對,那不是斑點花樣,是被大量出血染成了那個樣子。
「怎麼會……」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哥哥會被黃泉的妖魔追殺?他應該是跟它們同夥啊。
心臟撲通撲通跳動,右肩劇烈疼痛。
難道不是嗎?哥哥為了救心愛的家人,投靠了黃泉。
沒錯,哥哥投靠了敵方。貫穿右肩的疼痛、法術,就是為了摧毀自己。
不是用來奪走昌浩的生命,而是用來打擊他的心、擊潰他的氣力。
因為那個哥哥是愛護家人勝過一切的人。
雖然很少說出口,但是他的心、他的行動,總是把家人擺在第一。
「家人……」
喃喃自語的瞬間,昌浩內心一震。突如其來的違和感,很快膨脹起來。
成親深愛家人的心,不會改變,也不容置疑。
那麼,成親的家人是誰呢?
毋庸置疑,當然是大嫂和他的孩子們。為了被當成人質的妻子和孩子,他會義無反顧地投靠黃泉。對成親來說,最重要的家人就是妻子和孩子。
但是,只有他們嗎?那個哥哥是心胸那麼狹隘的人嗎?
心臟撲通跳動。
成親是個怎樣的人?
那個人不論何時,都如同愛大嫂和孩子們那般,也愛著安倍家的人。從結婚前到結婚後,這點都沒改變。改變的只有優先順序。
成為參議的女婿後,他還是會說自己是安倍家的人,以生為安倍家的人為傲、以安倍家族為傲。
而且,對那個哥哥來說,很多人都很重要。
包括親人、朋友、陰陽寮的部下們,以及所有與他們相關的人們。
對哥哥來說,那些人都很重要,都像家人、都是他所愛的人吧?
昌浩所尊敬的大哥安倍成親,是胸襟如此開闊的男人吧?
心臟撲通跳動。
「哥哥……」
如果是這樣、如果真如昌浩所想,那麼,哥哥的目的是什麼?
讓人以為他投敵、把昌浩打到體無完膚、甚至施加封鎖靈力的法術,最後還進入那麼靠近根之國底之國的地方,到底為了什麼?
陰陽師該做什麼事?什麼事只有陰陽師才做得到?
如果是自己,會做什麼?
拚命思考的昌浩,眼眸忽地亮起小小的光芒。
「如果是……我……」
即使以生命作為交換,也要阻止企圖實現古代咒語的智鋪眾,徹底封鎖黃泉之門。
為了獨自完成這件事,無論所愛的人會多麼傷心、生氣、怨恨,也會讓自己之外的人都無法行動,把所愛的人都留在安全的地方,獨自完成那件事。
就像昌浩對小怪和勾陣施加禁足法術後衝出家門那樣。
「昌浩,你看……!」
聽見太陰指著水面的叫聲,昌浩張大了眼睛。
成親前進的方向,出現了那個大磐石。
以靈術驅散來襲妖魔的成親,直直往那裡衝過去。
昌浩想起剛才作的夢。
脩子待在比黑暗更暗的黑暗裡,她的周遭有很多人,黃泉之風從那裡吹來。
恐怕脩子就是在那顆大磐石後方,無數病倒的人的魂虫也在那裡。
那裡是黃泉大神掌管的根之國底之國。
活人去不了那裡;不能活著去那裡。
只有接近死亡的人才能去那裡。
想到這裡的瞬間,被埋在昌浩右肩的竹籠眼所蘊藏的靈力,劇烈脈動。
「唔……!」
呼吸困難,劇痛遍及全身,他忍不住單腳跪地,濺起了水花。
掀起好幾道波紋,彼此衝撞抵消,扭曲變形。
從昌浩的肩膀迸出好幾個竹籠眼形狀的亮光,爆裂四散,照亮黑暗。
接觸到亮光的昌浩和太陰,感覺視野突然擴大了。
原本只有水聲的世界,被他們的心跳聲和呼吸聲、無數妖魔蠕動的氣息和怒吼聲、尖叫聲、慘叫聲等許多聲音填滿,還突然聞到了刺鼻的甜膩屍臭味和獨特的鐵鏽味。
黃泉妖魔從眼前跑過去。根本不在現場的妖魔們發出來的妖氣、陰氣,以及朝它們發出的靈壓和法術的衝擊,都如實傳達到了五感。
剛才只是映在水面上的情景,突然有了實體。
「怎麼會這樣……」
昌浩半茫然的嘟囔,扎入疑惑的太陰耳裡。
「是哥哥的竹籠眼……」
目瞪口呆的太陰抬起頭,看到昌浩抓著右肩,凝視著在眼前展開的光景。
竹籠眼的力量把成親見過、聽過、體驗過的所有一切,都傳達給了兩人。
當所有金色亮光都消失時,環繞兩人的幻影突然不見了。
映出成親身影的水鏡,碎裂成好幾片,好幾個情景接連浮現又消失。
昌浩看到其中之一,倒吸了一口氣。
全身穿著漆黑衣服的冥官,正要砍殺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