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9-08 05:04:02PChome書店

相聚於美麗的建築中(精裝)


相聚於美麗的建築中(精裝)
作者:伊東豊雄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21-08-27 00:00:00

<內容簡介>

國際知名的當代建築師――伊東豊雄,在各地創下許多經典建築。在臺灣,亦有他的作品:譬如位於臺中的國家歌劇院、高雄的國家體育場,以及台北文創大樓、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等。
2019年初,伊東豊雄先生不慎跌傷,住院治療。在住院的這大半年時間,恰恰給了一個靜思沉澱、與外界減少接觸的機緣。在這些無數夜半靜謐的夜,他回顧了自己的建築生涯,寫下溫柔又深情自我剖析…..

★目錄:

CH1 深夜中病房裡的所思所想
――――――從「中野本町之家」到「臺中國家歌劇院」的轉折
明明不覺得有必要卻被蓋了出來
近代以前與現代的接點
如同潛入地下的建築
曖昧的日語所創造的身體性

CH2 造就我自身形貌的事物
――――――從內向的棒球少年到以建築為志向
浮在諏訪湖上的水平彩虹
仔細觀察周圍的性格
以消去法選擇讀建築
點子是從腹部的底層所擠出來的
暨非未來都市也什麼都不是的EXPO’70

CH3 建造公共建築的經驗談
――――――從「仙台媒體中心」到「新國立競技場」
單單用住宅建築來批判社會
八代市立博物館的教訓
話說「Mediatheque」是什麼?
無法接受的敗戰―― 新國立競技場

CH4 美麗的建築有人的聚集
――――――看著大三島那平靜無波的海時思考的內在自然
出乎意料的伊東豊雄建築博物館
生活風格的範型
把餘生交託給大三島?
還想對建築再多一點講究

<作者簡介>

伊東豊雄
1941年出生,1965年畢業於東京大學。
1969年進入菊竹淸訓(Kiyonori Kikutake)事務所工作。
1971年創建自己的辦公室URBOT,1979年更名為「伊東豊雄建築設計事務所」。
獨立開業後獲得許多獎項,包括威尼斯雙年展的金獅獎、皇家英國建築師學院的建築師金牌獎、日本建築学會賞大賞等。2013年更獲得有建築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普利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著名建築作品有:日本仙臺媒體中心、日本多摩藝術大學圖書館(八王子校區)、西班牙Torres Porta Fira、臺灣大學社會科學學院辜振甫先生紀念圖書館、臺灣台北文創大樓、臺灣國立臺中歌劇院等。

譯者:謝宗哲
東京大學建築博士。
著有《HO!SANAA:妹島和世+西澤立衛的溫柔建築風景》、《日本當代前衛建築:自然系》、《Pioneer Forever 建築家伊東豊雄》、《構築的群像:台灣當代建築家訪談集》、《台灣集合住宅的未來預想圖》、《Lose Paradise:失落的威尼斯紙上建築提案》等書。
譯作有:《日本建築的覺醒》、《席捲世界的日本當代建築家群像》、《日本當代建築巡覽》、《美聲涵洞 臺中國家歌劇院應許未來》、《日本當代前衛建築:自然系》等書。

★內文試閱:

辭掉了菊竹事務所之後,卻也沒有下一個工作的眉目。大阪萬博結束了,到那之前一直都往上升的日本經濟成長也停滯了,景氣變成很差。我在一個好像完全不會有委託工作上門的時代,開設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由於周圍有很多同輩人也抱持相同想法,我反而很樂天的覺得「啊,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開設了事務所,設計了「鋁之家」(一九七一年)住宅建築,那時有位廣島工業大學的學生石田敏明,在雜誌上看到這個作品的報導,暑假時突然從東京車站打電話過來:「請讓我在伊東先生的事務所工作。」正要回他:「來了也沒有任何工作給你做喔…」結果他竟然說:「我已經在東京車站了。」就這樣,自此硬待在我身邊不走。他的前輩村上徹,當時在內井昭藏先生的事務所工作,到了晚上,村上徹也會來到我的事務所。因為沒有去外面喝酒的錢,所以有一段時期喝著三得利的「角瓶「威士忌就能夠一直聊到早上的日子――那是「不倒翁(Suntory Old)「還是高級品的時代。

在那之後,從「中野本町之家」(一九七六年)完工的那陣子開始,變得常和坂本一成、石山修武、山本理顯、石井和絃,及菊竹事務所時代的戰友長谷川逸子、關西的毛綱毅曠、渡邊豐和這些同世代的建築家們一起喝酒聊天。
我們的上一輩像黑川紀章與磯崎新先生等人,從六○年代起就已經開始經營自己的事務所,從事公共建築的工作。我們這群人則因起步得晚而完全沒有那樣的機會。由於是既羨慕又嫉妒,所以一旦喝起酒來,就開始一味批判起前輩們的作品。

一邊喝著酒,一邊大言不慚的說「那樣的東西,我們用單手就可以做得出來。」也會互相詆毀、互相批評彼此的設計,可以說真的非常壞,譬如還損石井和絃先生,說他明明就很年輕,卻一個人在直島做起公共建築來。因為我們都只能偶爾做做住宅的設計,所以相當不服氣。

同輩人一邊爭執,一邊也建立了和上一輩相對抗的團結關係,我們的情感好像很好又好像不太好。槙文彥先生當時就替我們這群建築師取了一個「承平時代的野武士」的綽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