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4 04:24:02PChome書店

天無涯海無角:一切盡在因緣裡


天無涯海無角:一切盡在因緣裡
作者:德格爾才仁、德徐真 出版社:智庫雲端 出版日期:2021-06-09 00:00:00

<內容簡介>

漢文所指的西藏原本就叫「圖博」,為了使博區民族的政治文化不再被世界邊陲化,圖博流外政府議會已呼籲大家將西藏正名為「圖博」,希望未來大家能夠把「西藏」二字,改以「圖博」稱之。
本書除了正名圖博的意義,詳述圖博宗教文化「密宗」修練之法,以及作者二人因為佛法結識姻緣之故事之外,同時並完整收錄了圖博法本原文及中譯之經文典意,其中記載文字符號所蘊含的佛法深意更是充滿能量,祝念加持讀者心靈。本書以文字與照片記載了許多豐富之圖博流外實錄,同時也摘錄與本書結有特別因緣的尊者及老師之簡介,所有記述實錄內容深切的意旨,皆離不開密宗與佛法的因緣,更顯彌足珍貴。
作者德格爾原係中共所培育之青年軍,於1984年被分配到青海人民廣播電台博語部,從事翻譯-新聞編輯,同時擔任記者和責任編輯,後任命為博語部新聞組副組長,職所受任頗具濃厚統戰圖博之責。期間因感同圖博血脈文化之薰陶,在1988年10月6日毅然離家流外印度達蘭薩拉,拜見了神聖的圖博政教領袖貢薩-達賴喇嘛,不久,被流外政府安排到嘎夏秘書處從事翻譯工作,1990年被派遣到瑞士日內瓦, 列席第44屆聯合國人權大會。之後,相繼到英、法、德、瑞典、丹麥、挪威、美國等地,向外界介紹了當時整個圖博的嚴峻局勢。同時與中西有關各方,就圖博的前途問題進行了有益的交流和探討。
1991~2003年間,先後被流外圖博人民選舉成為圖博第11~13屆流外議會議員,並擔任多年常務議員。任期內移居尼泊爾,應邀擔任該國唯一的博文半月刊<<གཉན་ཆེན་ཐང་ལྷ>>的主編,撰寫有不少的社論。在尼泊爾的幾年裡,曾同當地朋友一起創立了世界和平出版社,擔任總經理。
2003年,獲得政治庇護移居美國,先後在芝加哥、夏威夷及華盛頓等地休息養生,2014年8月正式成為美國公民之後,才得以在2015年來到台灣,也因佛緣與徐真相識,遂於古嚴寺,在德華老師父的祝福,和法傑方丈及何富雄老師的證婚下和徐真結為法侶。
本書以文字與照片記載了許多豐富之圖博流外實錄,同時也摘錄與本書結有法緣尊者及老師的簡介,特別的是所有記述實錄內容深切的意旨,皆離不開密宗與佛法的因緣,更顯彌足珍貴。
隨書並附贈一本《真德幸福》小冊,藉以推廣有機無毒天然的食品及染紡工藝。

★名人推薦:

法不孤起 仗緣方生 法無高下 應機始妙
佛法的意義在適時對機地引導有情遠離迷惑煩惱,
轉而如理作意如實知見萬法、善用萬法、饒益眾生。
德格爾老師以其不可思議的生命歷練,懇切完整的學佛體驗,審時度勢,觀機逗教地結集顯密要法,權巧慈悲地整理解說,俾使有心學佛者得以打破顯密的迷思,有一可行能持、實用相應的基礎儀軌可依持奉行,由此得入佛法大海安身立命,老師的苦心孤詣,悲心願力可謂大矣!有緣受持精進者可謂幸矣!
慧度

因緣本是妙難思,
緣熟際會剎方知!
星塵海隅信行願,
十方諸佛神牽圓。
仁真˙勘卓

<作者簡介>

德格爾才仁
曾任青海人民廣播電台博語部新聞組副組長,從事記者、博語翻譯和編輯。1988 年流外印度達蘭薩拉,拜見達賴喇嘛。不久,被流外政府安排到嘎夏秘書處從事翻譯工作。期間翻譯了《海北藏族自治州概況》等幾本書。1990年代表圖博流外政府至瑞士日內瓦列席第44屆聯合國人權大會。之後,相繼到英、法、德、瑞典、丹麥、挪威、美國等地,就圖博的前途問題與國際進行有益的交流探討。
1991~2003年,經圖博人民選舉成為圖博第11~13屆流外議會議員。期間移居尼泊爾應邀擔任該國唯一的博文半月刊《གཉན་ཆེན་ཐང་ལྷ》的主編,撰寫有不少的社論。在尼泊爾的幾年裡,曾同當地朋友一起創立了世界和平出版社,擔任總經理。

著作:
中篇小說《བྱ་མི་མགུ་ཇོ་རེ་一隻神鳥的故事》和短篇小說《འདྲེ་དང་མིའི་ཁ་བརྡ་人與鬼的對話》刊登於《青海群眾藝術》博文雜誌。
歌詞:《ང་ཡི་བོད་ཀྱི་སེམས་我的圖博心》發表于青海博文報。
流外到印度之後,撰寫的單行本《關於圖博政治的108問題》由圖博流外政府外交部《སྣར་ཐང་པར་ཁང་》出版社出版。
學術性作品:《“西藏”這個稱呼意味著什麼?》和《睡獅覺醒的認識》分別發表于《民主中國》和《西藏論壇》雜誌。《淺談“民主”一詞的準確譯法》博文,發表于博文雜誌《སྐུལ་བའི་གཏམ》。

德徐真
父親是浙江省開化縣人
母親是台灣省小琉球人
出生在台灣小琉球

曾經在高科技業擔任33年的品保副總。
好幾次歷經生命不可思議的死去活來傳奇。原本決定在50歲生日圓頂出家了。
在佛教師父們預言中真的遇見雪山來的獅子德格爾先生,在觀音菩薩,準提佛母,蓮花生大士的安排下,臣服成為德格爾的妻子,陪伴一起修行,並已自己生命經驗來說法。
目前也在有機天貝和有機植物染布上力行。

★內文試閱:

序文

紮西德勒!各位好!
很高興能有機會跟大家分享我的人生經歷和修學佛法的一些心得。
我叫德格爾 才仁,從喜馬拉雅山到印度和尼泊爾後,曾在印度擔任11/12/13屆議員兼多麥省省長時,被尊者派任前往日內瓦等西方十個國家歷經九個國家再到美國,2015年10月19日從美國飛到臺灣(台灣是我經過的第11個國家)。我是一個歷經滄桑的圖博人,我的人生經歷充滿傳奇性,如果拍一部電影,肯定會收視率第一。
我出生在安多熱貢江加村,是圖博東南部的一個農業區。
我剛來到這個世界上發出第一個哭聲的時候,我們的家鄉已經被中共佔領,我的生長環境跟之前的圖博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從小學到中學一直到大學畢業,我們所學的東西都經由中共當局編排的,教材書裡面的內容充滿著共產主義教條,沒有辦法學習自己的文化歷史,圖博語文只是作為一門語文課來學習,很多學校根本沒有圖博語文課,只有華語課。在教材書裡面每當提到圖博歷史文化的描述總是在說:圖博歷史是一片黑暗,用當局的話來說:是最黑暗、最落後、最野蠻、最反動的舊社會,並且說:我們的領袖不是達賴喇嘛而是"偉大領袖毛澤東",我們的首都不是拉薩而是北京……等等。
土地改革和大躍進時,大規模屠殺和勞改,餓死人的悲慘故事,難用語言來表述。對現在的年輕一代來說,他們根本無法相信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曾經發生過如此悲慘的事。圖博人受盡了苦難,哭盡了眼淚,而且還在繼續著……。
我記得小時候母親曾說過他們的痛苦經歷,那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發生在我們村裡的事,就是中共佔領圖博不久發動了一系列的革命運動。一天內就有一二十個人活活餓死,當時我母親親眼看見有些鄉親在路上走著走著就倒下去,從此再也站不起來了。剛開始的幾天裡,看到這種事情的發生,還可以哭的出來而且也可以哭出眼淚來,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以後,餓死的人數有增無減,這時候你想哭也哭不出來,因為已經沒有力氣哭,即使還有一些力氣哭,可是再也沒有眼淚可以流出來了,因為眼淚已經哭乾了,同時也怕哭得太多自己也會馬上死掉......。
在上大學的時候,老師提及「無神論」,我反問老師:從科學的觀點來說,這個世界上的人和一切動物保持生命最基本的幾個元素,比如:陽光、空氣、食物、水等必須具備,否則無法生存。那麼,我們圖博的老人說,他們曾經見過有人砸開石頭的時候,發現裡面有青蛙一樣的動物還在動,一會兒就死了。這個現象怎麼解釋?因為石頭裡即沒有陽光也沒有空氣更沒有食物,它如何能活下來?還有,據老人說,在我們的家鄉,當家裡的老人快要離開人世的時候,在身體的某個部位打個小記號,過幾年後,當自己的家裡和村裡有剛剛出生的嬰兒的時候,趕快去認證,看到身上有記號的孩子時,會很開心,認為這個孩子是自己父母的轉世,會很疼愛這個孩子的。那麼,請問老師,這種現象用科學的觀點如何解釋?老師沒有辦法回答我這個問題。
我因為不願意作為中共的傀儡,不想再擔任毀謗尊者的新聞編輯記者。於是在西元1988年10月06日,離開安多首府宗喀城(西寧)。下午搭乘前往格爾木市的火車,之後再搭班車經過唐古拉山脈,到達了圖博首都拉薩。再搭卡車經過日喀則到達圖博和尼泊爾的邊界樟木口岸。再徒步歷經艱險的三天三夜,翻山越嶺,到達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圖博難民收留中心。幾天後搭班車,經過幾天幾夜的路程,終於到了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山區。那裡就是圖博流外政府所在地,過了幾天後,我很幸運地拜見到了渴望已久的達賴喇嘛尊者。
長達三個小時的拜談中,尊者慈悲垂聽了我的敬白,我向尊者報告了據我所知道的,從1949年到1988年間,在圖博所發生的悲慘事件,當時尊者的佛容變得非常嚴肅。
到了印度之後至現在的漂泊經歷,容許我日後出書再述。在這漫長的流外生涯中,我始終堅持自己的信念,堅持學佛修行,特別是密法。先後有皈依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為主的圖博各大佛派的多位高僧大德,得到了很多共同與不共的灌頂和傳承。
我想在這裡簡單地介紹一下圖博的金剛密乘也就是「博密」。各位都知道圖博有四大教派和本土的原始宗教苯部教,我們熱貢地區既有寧瑪派也有格魯派還有苯部教。幾千年以來一直是繼承和發揚圖博歷史宗教文化藝術及語言傳統方面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俗稱「熱貢文源殊城」之譽。精通五明及虹光成就的高僧大德層出不窮,雖然在文化大革命等各種政治殘害破壞中無數次地摧毀了象徵著圖博歷史文化傳統的寺院、佛像、經書等,各教派的寺院和佛像經文統統被拆的拆、被燒的燒,寺院裡的出家眾被迫還俗的還俗、被監禁的監禁、被槍斃的槍斃,真的是空前絕後的大劫難襲捲著整個雪域圖博。從此再也看不到身著袈裟的僧尼們,聽不到悠揚動聽的誦經聲,到處都是怨聲載道,一片淒涼……。
雖然如此,勇敢的熱貢人還是冒著生命危險,暗地裡把珍貴的佛經、佛像轉移到深山嶽林裡藏起來,一直保存到恢復有限制的宗教信仰自由為止,真的是難能可貴,可歌可泣呀
我記得當年我從小學畢業後考上中學的那個年代,還是完全沒有宗教自由,沒有人敢念經拜佛,只是在各自的家裡悄悄地念佛。由於歷代祖先和自己的父母都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我們兄弟姐妹們也就自然地信仰佛法。
我小時候非常孝順父母,也非常尊敬村裡的長輩,長輩們也很喜歡我,常常聽到他們對我的稱讚,說我很乖很聰明很孝順,將來一定是個大有作為的人,也有的鄉親說我的前世是一位未能認定坐床的仁波切……等等。
在上中學期間,自己用蠟紙印刷的方式,印發了講述有關喝酒抽煙的危害的經書給村裡的人傳閱。父親往生後,為了報恩,我從河邊選來很多能夠刻字的石塊,在七七四十九天裡刻完了非常殊勝的咒語,去放在我們江加村最珍貴的歷史古跡「瑪尼堆」上。在刻字時,手指頭破裂滲出了血,但還是堅持繼續完成。
我常常喜歡聽自己的父母和村裡的老前輩們講的故事,特別是當他們講到蓮花生大士剛到圖博講經說法降妖伏魔的故事,深深吸引我,還有歷代圖博大成就者們的戲劇般的人生和不可思議的法力讓我常常難以入眠,像密勒日巴的故事、像蓮花生大士和二十五位大成就者的故事、秘魯紮納的故事、達摩祖師和瑪姬喇珍的故事、熱譯師的故事…..等等,使我非常著迷。他們的故事震撼我的每一個細胞,影響我的整個人生。我默默地發誓,我一定要跟他們學習,一定要成為一個修行有成就的人。(恆河往天上引流,修行的功力可以溶化石頭和鐵,穿牆走壁,起死回生,虹光成就…)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在這裡,我向各位順便簡單地介紹一下有關虹光成就的事。
虹光成就有三種現象:
1. 人往生時,完全光化,身體完全消失。
2. 人縮小如一尺的孩兒。
3. 只留下頭髮和指甲。
那麼,這些大成就者們又如何修成虹光法身的呢?
圖博的四大教派都有密乘修法,特別是寧瑪派不僅有氣脈明點的修法,更有特別殊勝的最高深的法門「大圓滿」的修法和「金剛身」的修法。
他們用ཁྲེགས་ཆོད徹確即徹斷法和 ཐོད་རྒལ་頓超明力法來成就虹光法身,但是你一定要在明師的指導下完成五前行之後,才能進入正行。而在修五前行的過程當中,一定要解決兩大問題,第一是出離心,第二是菩提心。那麼如何解決出離心的問題呢?簡單講還是需要解決兩個問題,其一要看破,其二要放下,當你真正做到看破和放下之後,才能生出發自內心的出離心,有力的一個堅固不退的出離心就比較容易生起菩提心。
談到菩提心,我想說明一個問題,因為,最近我在網上看到有一位朋友說:發菩提心好像要承擔一切眾生的業力。我想這種說法不太正確,需要說明一下。雖然我的佛學知識不夠多、不夠深,但是以我所學到的,瞭解到的有限的知識來講,發菩提心不是要去承擔眾生的業力,不要說我們,即使是佛菩薩親自去處理也沒有辦法承擔眾生的業力,因為我們認知中的佛是正等正覺遍知一切法而不是萬能的。這一點佛陀講的再清楚不過了,佛說:眾生的業力只有眾生自己要面對它,並要自己去承擔和解決,佛菩薩只能化顯為你的老師和善知識來點撥你的問題所在和教導你如何處理你所面對的問題,至於願不願意和能不能解決問題還是要靠我們自己。
佛陀的金剛法語曰:眾生的一切痛苦和不如意是來自於各自累生累世所造的惡業所引發,因此,只有自己去面對它、自己去解決它。絕不會無緣無故地消失在水、土、火、風以及天空中,也沒有人能夠完全承擔或分擔你的業力,即使是最愛你疼你、最在乎你的親戚朋友也在業力面前無能為力,束手無策,只能不斷的安慰和不斷的流淚……。
如果各位曾有聽說過觀世音菩薩的故事的話,那更容易瞭解這個問題。
根據經書中記載:觀世音菩薩為了救度地獄的眾生,曾經有三次親自下地獄,把地獄的眾生一個不留地度到好的趣處。可是,當她第四次再度去看地獄時,痛苦地發現地獄又是滿滿的。沒有辦法,觀世音菩薩開始淚如雨下,也開始動搖自己的誓言,刹那,她的身體變成千手千眼,這個時候,阿彌陀佛出現,請觀世音菩薩不要太過於悲傷,我來幫你。於是在阿彌陀佛的慈悲加持之下,從觀世音菩薩的左右眼淚裡面誕生了白度母和綠度母……。
這裡,我也想順便談一談其它類似以上的問題,我在美國時在網上看到有人批評佛教是如何如何的消極悲觀,說什麼佛教認為人生是痛苦的 life is suffering云云……。我想他們的這些說法是來自於佛法中時常提到的有關看破紅塵或如何練習出離心的方法和佛陀在第一次說法時講到的四聖諦裡面的第一諦即苦諦時的一些詮釋,實屬斷章取義。
其實佛教既不是積極更不是消極的,它是宇宙萬物的終極的歸宿。佛法是生命哲學和人體科學的最高學說,佛法既不是唯物也不是唯心更不是形而上學,佛法的最高境界是緣起性空。如心經中說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佛法是超越種族、超越宗教、超越政治、超越國界、超越宇宙萬物的自然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