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21-08-17 05:46:02PChome書店

今天也要去見殺人犯:韓國犯罪側寫師眼中的人性故事


今天也要去見殺人犯:韓國犯罪側寫師眼中的人性故事
作者:李珍淑 出版社:ez叢書館 出版日期:2021-06-03 00:00:00

<內容簡介>

犯罪側寫師是協助偵破重大刑案的重要角色,
想攻破殺人犯的心防,首先要做到的是「傾聽」。
事實上,除了少數天生的惡魔之外,更多的是原本不必成為罪犯的人類。

▍經手韓國著名的〈李春在華城連續殺人案〉、〈高有情殺害前夫事件〉等,具備15年資歷的韓國第一位女性犯罪側寫師──李珍淑,結合專業與感性的視角,與你分享案件背後的故事。▍

李珍淑女士在取得心理學、社會學博士後,於35歲錄取韓國第一屆的犯罪側寫分析官,成為了韓國第一位女性犯罪側寫師。不僅如此,她同時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一般人或許難以想像,在韓國如此重視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一位身兼母職的女性竟能長時間擔任這麼高風險的職務。但,誰說身為女性就做不到呢?如今她已是擁有15年經歷的資深側寫師,亦參與了許多韓國的重大刑案分析。

她的溫柔,正是開啟犯人心門的那把鑰匙;擅長傾聽,使她得以從兇手的證詞與證物的矛盾中找出真相。

本書作者李珍淑女士將帶領讀者認識「犯罪側寫師」一職,透過真實案例故事分享她面談犯人的過程中,曾遇過哪些挫折,以及側寫師須具備的能力和特質;辦案時應觀察哪些細節,進而抽絲剝繭、最後找出兇手。

另一方面,除了少數天生的惡魔之外,李珍淑認為,近期犯罪動機不明或隨機傷人案件的根本原因,來自於家庭的破碎和孤獨,並吐露了對於凶嫌與社會問題的心聲。今後她也為了達成「不再留下任何懸案、還給無辜的受害者公道」的目標,持續埋首於案發現場中。

★名人推薦:

Hi A Day 台灣妞&喜娜|「韓國真人真事&怪談」YouTuber
王浩威|心理治療師、作家、心靈工作室負責人
江鎬佑|律師、「法律白話文運動」資深編輯
林予晞|演員、攝影創作者
林明傑|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台灣司法心理學會理事長
曾春僑|台灣警察專科學校科技偵查科副教授
許福生|中央警察大學警察政策所教授
楊仁敘|資深社工師、華人社會工作學會理事長

透過作者彷彿直接與韓國知名連續殺人犯對話!
──Hi A Day 台灣妞&喜娜|「韓國真人真事&怪談」YouTuber

本書的特別之處,除了因為作者犯罪側寫師的職業,可以讓書中內容觸及常人無法接觸的犯罪領域外,作者做為人母的角色更讓他在本書的書寫中更貼近一般人。
──江鎬佑|律師、「法律白話文運動」資深編輯

當作者問到犯人覺得自己是否被充分愛過時,能夠侃侃而談自己犯案經過的犯人竟尷尬語塞,表示沒想過這個問題。作者在書中誠懇地提到,無論如何,愛是真理,她也建議大家將平時拍的照片印出來並整理成冊,在感到艱難時拿出來翻閱,回憶美好時光的同時,便能獲得新的力量;這令鍾情於攝影的我感動無比,在這需要強大意志力才能留下來的行業裡,支撐她的是愛意而非恨意,是替被害人掃去委屈的心而非復仇的執念,這份強大的溫柔,讓我感受到母親般的愛,彷彿在黑暗中,看見從裂縫中透進來的一道光。
──林予晞|演員、藝術家

本書生動地描述側寫師工作,也提醒我們務必視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長為首務,讓孩子感受到愛才是預防犯罪的源頭。
──林明傑|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台灣司法心理學會理事長

側寫師是善於聆聽的人,以社會科學方法支援辦案。許多罪犯根源於早期的兒虐及孤立,我們唯有以同理傾聽罪犯,重視兒童早期家庭教養,才能進一步瞭解犯罪、預防犯罪。
──許福生|中央警察大學警察政策所教授

臨床實踐知識的整理和出版都從專業人員一缸子的血淚汗,與極度壓縮的私人時間而來,這個世界需要更多工作現場的珍貴資訊來協助我們理解複雜難解的幽暗人性,此即本書值得讀者駐足細究之處。
──楊仁敘|資深社工師、華人社會工作學會理事長

★目錄:

推薦序
作者序

第1章今天也要去見殺人犯
案件#1 小兒子為何要殺害母親和哥哥
案件#2 令人不禁嘆息的兒童虐待案件
案件#3 幻想自己是《楚門的世界》主角的年輕人

第2章側寫師是善於聆聽之人
我是側寫師
何謂側寫師
找出犯人的痕跡
對於側寫師的誤會與事實
側寫師閃耀之時
若想挑戰當側寫師
冷靜與熱情之間
聆聽是最重要的
關乎人心的工作將不被AI取代

第3章案件就是社會的素顏
案件即社會
最後的避風港消失了──家庭暴力犯罪
煎熬的心靈增加了──精神疾病犯罪
孤獨與憤怒的爆發──隨機犯罪
我愛的就是你愛的──約會暴力
問題在於家庭與情感

第4章無論如何都不要放棄的事
所謂心理變態的窘境
兒童期很重要
能習得惡,必能習得善
無論如何,愛是真理!
罪犯是沒有幸福回憶的人
無論如何都不要放棄的事

<作者簡介>

李珍淑
作者李珍淑取得心理學、社會教育學博士學位後,通過第一屆警察犯罪分析官特招,成為韓國女性犯罪側寫師第一人,至今已是擁有15年經歷的資深老鳥。由華城連續殺人事件廣為人知的李春在連續殺人案,高有情前夫殺人事件等,作者獻身於全韓國的重大案件並找出解決的蛛絲馬跡。至今面談過的嫌疑犯超過300人。

譯者:龔苡瑄
政大韓文系畢業,曾交換於韓國慶熙大學
專注韓劇&韓綜即時字幕翻譯,也熱愛演唱會與劇組口譯
期許成為透過翻譯帶讀者探索韓國大小事的韓文自由譯者!

★內文試閱:

‧作者序

我在三十五歲這大把的年紀考上警察,雖然是件令人愉快的消息,但我卻沒辦法完全沉浸在這喜悅之中,因為當時家中老大還只是小學生,老二則還在念幼稚園。一想到要放著姊弟兩人接受為期六個月的教育訓練,我便感到十分茫然,若沒有丈夫和母親的幫忙,我絕對沒有勇氣這麼做。

若有在職的女兒或媳婦生孩子,便經常出現將小孩託由母親或婆婆照顧的情形,這也是所謂「女人為難女人」的典型例子,但我沒時間猶豫了,必須盡快做決定,在百般煩惱之下,我向母親解釋我的狀況,當天的我愧疚到難以入眠,看著痛苦難言的我,丈夫主動表示會幫忙解決孩子的問題,要我放心並鼓勵我放手去做,多虧有兩位我才能順利受訓。

我認為隨著人的平均壽命增長,戀愛、結婚等各種面相的適齡期也需要調整,但不過在二、三十年前,多數女性仍需要在三十歲前結婚,若是又生了孩子,更是有不少人必須離開職場;然而當時的我已經三十五歲,甚至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可說是處在最惡劣的條件下。

不過我認為一切在於決心,錄取犯罪分析官特招考試之後,事情的發展比想像中更加順利。若我一開始就篤定:「即便我合格了,還是會困難重重。」而沒有去嘗試,那麼我就不會得到現在這個機會,當自己有所顧慮時,身邊的人也會猶疑不定、難以出手相助,但若大家看見自己堅定的決心,周圍的反應也將產生變化。

我認為「專家」並非天上掉下來的頭銜,而是在自己感興趣的領域挑戰、闖蕩後所得到的獎賞,最近偶爾會收到電視劇或電影編劇的聯絡,也接過訪問的邀請,覺得新奇的同時,也自豪於自己付出的努力。

有時我會感到十分寂寞,彷彿被獨留在這世上,但在我只顧著垂頭喪氣時,抬起頭卻看見了無數的申請者真的讓我心存感激;而當我領悟到原來許多前後輩、同事、丈夫、孩子都支持著自己時,整個世界就像被施了魔法般的美好。

我的入行年齡較晚,因此比起已逝的工作年資,我日後能努力的時間相對短暫,但越是如此,我就越對工作充滿熱忱,幸好現在的工作與育嬰環境都已逐漸改善,因此我想比那些為育兒問題所苦的後輩更加努力,以成為他們的力量;我想要毫不保留地傳授訣竅給他們,並向充滿熱忱又聰慧的後輩學習,付出一己之力以拓寬側寫師的道路。

廣域分析的行程確認之後,我會比平常更努力補充健康食品,側寫師必須徹夜分析案件,但若我因為年紀而比後輩先一步顯露疲態,可能會讓他們失去士氣,所以我認為體力控管也是我的義務之一。

我想告訴本書的所有讀者,沒有所謂的「為時已晚」,現在的你們亦能挑戰一切,我認為大家都比我更優秀,只要你們相信自己便是。若你的自尊心低落,或怨嘆只有自己深陷惡劣環境、想要自暴自棄的話,那就每天對著鏡子唸出「我很棒,我什麼都做得到!」的咒語吧,魔法真的會奏效。

若連自己都不尊重自己,那還有誰會尊重你呢?讀過我略顯鬆散的文章後就提起勇氣吧!「連她都做得到了,我有何不可呢?」我誠摯地希望你們能獲得「有志者事竟成」的信心,並在準備闔上這本書時,成為一位肯定自己美好的人。在此提醒,書中提到的例子都是我實際經歷的案件,但為了保護身分資訊而有做部分改編。

最後將感謝之意獻給讓我鼓起勇氣寫書,為我照料瑣碎事務的哥哥和妹妹、幫忙做家事的可愛女兒、正在海軍陸戰隊服役的開朗兒子、我永遠的戀人和伴侶,以及此刻也在與各式案件對抗的側寫師同仁。

‧推薦序

◎台灣警察專科學校科技偵查科副教授曾春僑

側寫又稱剖繪,最早起源於美國,目的是將現場有形之實體證據與無形之行為證據,透過分析、統計與歸納程序,加上經驗等元素,轉化成可供偵查與審判使用之資訊或數據,看似形而上或虛無飄渺的工作內容,若非親自參與,很難理解其中奧妙。簽名特徵為儀式行為,與一般的犯罪手法不同,其為特定嫌犯專屬的完成犯罪非必要手段,且若嫌犯未完成這些類儀式行為,其會渾身不自在,必須想辦法在後續犯罪中再完成該特定行為方能紓解壓力,例如嫌犯可能會在殺人後將屍體換穿特定服裝拍照後再回復原狀,或是非以躲避追查為目的之現場布置行為等,均屬於簽名特徵,然早期受限於科技與設備,現場勘查較著重於各種實體證據收集,忽略了簽名特徵分析,現今透過側寫師的努力,讓各界逐漸了解這些特徵的獨特性與重要性,進一步分析儀式行為壓力源,就有機會由背景資料庫中鎖定嫌犯,或是有特定對象情況下,配合偵訊策略使用,調整壓力程度進而讓嫌犯願意誠實自白。

本書作者透過文章各階段的安排,讓讀者了解犯罪側寫師的職業。作者首先介紹其經手案件,說明側寫過程與運用領域,雖然韓國警察分工體制與臺灣有所差異,但讀者仍可大致了解側寫目的是分析案件全部資料後,形塑涉嫌人可能個性與習癖,若有特定對象,亦可運用在偵訊策略與提供法庭量刑參考,若無特定對象,則可縮小偵查範圍,減少偵查人力付出;接著簡述側寫師養成過程,包括招募管道、訓練過程、具備的技能、工作過程中如何面對外界質疑與自我調適各種壓力,最後由其側寫經驗,分析案件形成原因與當事人背景,作者發現許多案件常與韓國社會高壓生活有關。目前臺灣生活壓力與韓國相去不遠,近年亦發生不少類似連續殺人、隨機殺人、重大家暴與妨害性自主等案件,讀者透過此書,更可反思如何在高壓力生活下,重新審視內心世界並避免成為類似犯罪的被害者。

新技術發展初期,可能因無法立即達到實用境界,故被認為天馬行空而蒙受許多批評,各國行為科學發展初期亦遇到類似狀況。尤其在我國因監視器普遍設置與警員戮力付出,重大案件破案率遠高於世界各國,相對的國內大眾較難體認行為科學重要性。難得的是本書作者除將行為科學運用於偵查外,更進一步運用於犯罪預防中,亦即利用行為科學分析找出犯罪原因,這也是國內社會安全網中需要補足的一塊,做到防止產生加害者與預防大眾被害雙重保障,也希望能藉由此書,能讓讀者對行為科學發展趨勢與犯罪預防等領域有新的認識。

‧摘文

案件#1

小兒子為何要殺害母親和哥哥

收到小兒子申報的失蹤案件轉為重案的通知後,我抵達現場,失蹤者兩人為
其母親和哥哥,小兒子比哥哥早婚,已獨立分家,我出動的地方為母親與哥哥的
住家,小兒子與母親失聯並申報失蹤後,便持續來往於自己與妻子的住家及母親
家,近期幾乎算是定居於母親家中,小兒子表示不知母親何時會歸來,因此不敢
回自己的家,除了上班時間之外都在母親的住家等待。

案發現場為三層樓高、鄰近大學校區的多世代住宅,一、二樓租給學生們,
三樓為失蹤者們所居住,大兒子平常則利用自家車往返首爾通勤上班。

廣域科學搜查體系成立後,現下環境已有所改變,但當時地方分局與警察局
的科學搜查科(台灣稱鑑識中心或鑑識科)仍為分離狀態,警察局接到報案後,常需
要與地方分局負責現場鑑識的人員共同勘查現場,因此即便在半夜接到兇殺案發
的消息,也時常得從夢鄉爬出門工作,不過因為此案是由失蹤轉為殺人案,所以
不需要分秒必爭地趕到現場。

現場勘察人員抵達現場的第一要務便是以影像與照片詳細記錄現場內外部,
雖然也會在細部鑑識過程中也會個別拍下局部照片,但刑事整體現場的記錄工作
對於重建案發現場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步驟,因此剛開始分派到職,我在學習現場
鑑識時,也時常負責錄製影像以及現場測繪的工作。

而在勘察人員鑑識現場的期間,我則負責觀察建築周圍的道路型態、接近建
築的方法,以及現場是否留有犯人的痕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月曆上被圈起來的日期

不過我總覺得奇怪。雖然勘察了家中的每個角落,但除了客廳中幾件散落的物品,以及電腦主機被拿出來之外,我們並沒有發現其他特別的痕跡;現場看起來雖有些凌亂,但看不出有遭入侵或為了離家而整理過的痕跡,母親平常使用的包包、皮夾和手機都在原來的位置,哥哥駕駛的自用車也依舊停在家裡,雖然兩個人憑空消失已足夠離奇,但所有物品都還留在原位卻更加古怪。

客廳的月曆上被圈起的數字「15」讓我感到十分介意,因為若在月曆上做標記便代表該日期有特殊意義,然而上面卻沒有其他特別的註記,十五號是小兒子申報母親和哥哥失蹤的日子,且據說這個圓圈也是小兒子做的記號,有必要用鮮豔的藍色圈起母親失蹤的日子嗎?我對這點感到有些疑惑,一起出動的人員認為無需大驚小怪,但我卻十分掛心,於是我請現場勘察人員拍下月曆。

將過於乾淨的現場以及看起來有些不安的小兒子拋諸腦後,現場勘察人員開始鑑識客廳、廚房、浴室和房間,而我則是協助勘察人員畫下現場的簡易平面圖,並以影像詳細記錄及觀察內部。在第一階段鑑識時,我們仍保留了失蹤和死亡兩種可能性,因為雖然我們勘察了家中每一個角落,卻找不到能下定論的證據。

不過奇怪的是,一進門就飄散出的漂白水味,到了浴室變得更加濃烈,我們雖然察覺到不對勁,卻找不出有異的證據,所以在結束第一階段鑑識後便回到地方分局。母親和哥哥憑空消失並已轉換為殺人案,那麼現場必會留下痕跡,另外小兒子在現場的態度和表情也令人十分介懷,於是我開始反覆檢視現場拍下的影片和照片。

即便找不到肉眼可見的證據,也一定會留下和案件相關的痕跡,因此現場勘察人員勘察時,總會把埃德蒙·洛卡德所言:「有接觸必會留下痕跡。」銘記於心;我蒐集了調查方向由失蹤案轉為殺人案的相關原因與文件後,便以此為基礎開始分析案件。

幾天後警察局重案組與地方分局廣域搜查隊的刑警組成了共同搜查本部,身為側寫師的我也被分派到此,我只有偶爾到訪地方分局,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以警察局為據點的搜查本部,閱覽現場鑑識、扣押搜查資料以及電腦鑑識等所有資料,全心全意投入這個案件。

母親與哥哥回家後並未有離家的紀錄,從不缺勤的哥哥也在十五號之後未留下任何訊息就不去上班,然而奇怪的是,我們發現了哥哥自用車輛的移動紀錄。為了找出案件的真相,我不分日夜、反覆整理每天蒐集的搜查資料,與搜查本部開會縮小嫌犯人選範圍。經過分析監視器畫面以及探訪調查的結果,我們持續發現小兒子夫妻詭異的舉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科學證據讓心證轉為確證

在追蹤車輛行駛路線時,我們在江原道一帶的收費站回數票上找到了小兒子的指紋,這是心證轉為科學證據的瞬間,然而我們卻找不到失蹤者的痕跡。雖然推斷為殺人案的心證已逐漸轉為確證,但現在卻陷入唯有找到屍體才能揭開真相的局面了。即便我們已在回數票上發現小兒子的指紋,但他卻持續隱瞞自己的駕駛紀錄,雖然在確保足夠的虛假陳述時對警方反而有利,但我們還是得找出被害人的痕跡。

現場勘察人員開始進行第二階段的鑑識,當然我也在現場。即使我們搜遍了每一個角落,卻仍找不到任何痕跡,最後我們只好拆開流理台、洗手台、馬桶,甚至使用內視鏡攝影機探查排水孔的水管;在這種情況下,側寫師通常會待在現場與勘察人員討論是否有需要更深入勘察的部分,因為現場勘察人員未必會接觸所有細部搜查資料,所以這個步驟非常重要,所有工作都一樣,若是毫無溝通、單方進行將會窒礙難行。使用水管內視鏡的理由是考慮到可能會發現血跡或人體組織,兩位成人憑空消失卻找不到任何痕跡,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

然而我們找不到任何可疑的證物,於是最終還是接到了搜索化糞池的指令。和搜查組討論過後,我們認為從浴室飄出濃烈漂白水味這一點來看,毀損屍體的地點很可能是在浴室,若排水孔查不出任何證據,那麼或許是透過馬桶將東西排進化糞池裡。

搜索化糞池是我們的最後手段,當時正是悶熱難耐的夏天,我們要做的並非單純檢查化糞池,而是要從其中找到犯案的痕跡,因此必須呼叫清潔車將池中的穢物全數清出,並一一確認其成分。把類似蚊帳的細緻篩網放在化糞池口,一一檢視、鑑識穢物,這個過程無論對我或超過十年經歷的現場勘察員來說來說都並非易事。

臭味是一回事,不斷排出的毒氣和汗水混和之後才是真正的折磨。我去過無數的事故現場,但這次的慘況絕不輸給其他,或可說更甚,讓人連一滴水都無法下嚥,但因為大家都迫切想找出可能遺留的證據,因此沒有任何人敢輕言放棄。我們反覆將穢物移至清潔車又再放回化糞池,卻未如預期發現可能為人體組織的物體,只發現無數的菸蒂和塑膠袋。

即使是在挖掘屍體的過程,若勘察人員感到飢餓,也會暫時喝個水或吃點麵包再繼續,但是在搜索化糞池時,我們隨時都處在快要嘔吐的狀態,因此即使工作人員送來冰水、飲料、冰淇淋,我們都依舊讓人無法入口,不論是我或任何人都未動過進食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