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7-23 06:04:03PChome書店

一個人從天涯海角出發


一個人從天涯海角出發
作者:柴田久美子 出版社:正好文化 出版日期:2021-07-21 00:00:00

<內容簡介>

在人生跌落谷底又逼到絕境之際
她獨自回到故鄉
島根縣外海小島「知夫里」

那是隱岐群島最小的有人島
自古偏僻荒涼
日本天皇曾被流放於此

因為她
「知夫里」後來成了日本「善終守護師」服務志業的起點
也是一個女子的大愛故事生根發芽之地

這是作者柴田久美子親身經歷的「愛與勇氣的故事」,也是所有人都要面對的「生與死亡的現實」。

故事一開始,柴田久美子帶著歸零的心情,踏上「知夫里」島,專心學作居家照護員,但目睹老人畢竟無法如願在家善終,最後仍被迫就醫、全身插管的慘狀,她心痛又無奈。

有一次她重病復發,手術麻醉清醒後,突然深感無常迫切,當下便決定放手一搏,傾盡所有、創立理想的安養中心「平安之家」。

「平安之家」起初只是用布簾隔出三張床的十八坪榻榻米小屋,但其獨特的日常式陪伴風格,吸引各大媒體專訪報導,也號召許多義工渡海前來,一時讓臨終關懷蔚為日本社會熱門議題。

柴田久美子從小島踏上後半生的新起點,也以「平安之家」為基礎,建立了日本「善終守護師」制度,進而開創一個充滿人性關懷與靈性啟發的新事業……

★本書特色:

1.這是一個真人真事、谷底重生、勇敢實踐理想的故事。書中以大幅圖片帶領讀者跳脫防疫警戒的封閉沉悶,彷彿置身故事背景的外海離島,感受那份空曠寂靜。

2.本書藉由許多生活實例,於字裡行間輕輕叩問讀者,對於人人最終殊途同歸的末路——死亡,該如何坦然面對、平安笑納。

3.時逢全球疫情蔓延,生命無常脆弱的真相使得人心惶惶,社會經濟的劇變也嚴重衝擊日常生活,此書正好提供充滿溫柔無畏力量的勵志典範,也陪伴讀者趁此回歸人生基本面,好好面對生死大事。

★目錄:

中文版自序
為愛而活,人之道也

第一章
歸零│絕路的盡頭,新生的起點
悲慘的養老院臨終現場
發現這不是我有能力陪伴的死亡
回歸善終守護的原點
母親為我播下的種子
走過人生谷底的領悟

第二章
日常│寂靜的離島,悠遠的古風
古史交融於常民文化
在家善終的傳統
覺悟生死,充滿喜悅
看看海,就可以克服困難
一生與土地相依共存

第三章
生活│平凡的平安之家,不平凡的義工團隊
回故鄉作原來的自己
平安之家第一次送終
老人是家裡的光明
八方義工的一片真心
不可思議的善緣義行

第四章
生死│本是一體,同樣尊貴
一味「求活」好嗎?
醫生也認同善終守護
「謝謝」是最好的祈禱
為父母奉上「真心時間」

譯者後記◎樂美
她以愛和柔情包容一切

<作者簡介>

柴田久美子
1952年生於日本島根縣出雲市,曾任職於日本麥當勞、創業經營西餐廳,自1993年轉入臨終照護領域、擔任看護。
2002年於沒有醫院、當時僅六百人的離島成立專門從事善終守護的「平安之家」(里)。2010年將活動據點遷至日本本島,2012創立日本「善終守護師」(看取士)一職,致力推廣「死亡文化」的復興與傳承,並親身實踐「尊重本人期望的善終,以擁抱為臨終者送行」的理念。
現為日本善終守護師會會長、平安之家代表理事,目前於日本岡山縣岡山市投入居家善終守護的支援行動,嘗試為人生終末期建立新的模式。
曾集結善終守護經驗在日本出版專著十種,並至日本各地舉辦社教演講,而以她的故事為主題的電影於2019年在日本上映。中文著作有《善終守護師》。

譯者:樂美
日本泰邦株式會社社長,從事高性能設備研發、製造及國際貿易。
因受東城百合子等多位日本「本物」老師的精神感召,2016年決志以傳承古聖先賢生命智慧及生活教育為使命,在日本滋賀縣高島市建立實踐道場,每天「樂」在修行,感謝並探索大自然與生命之「美」。

★內文試閱:

‧作者序

中文版自序

為愛而活,人之道也
去學校演講時,我總以一個問題開場:死亡是可怕的事嗎?
學生們幾乎異口同聲地答「是」。這是因為他們從沒機會學習死亡吧?
這說明了日本自古以來關於死的生活文化,沒能傳給年輕一代。所有人原本都是嬰兒,哇哇落地,從光中誕生,最後再回歸光中。
人們以為死後一切消失,但其實只是不再有以前可見的肉體形態而已。
健康的年輕人容易誤以為死亡很遙遠,與自己毫不相干,但其實生死一直同在。
被譽為「生死學大師」的美國精神病醫生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übler-Ross)說,人在面對死亡時,會經歷五個階段的心理變化:第一階段「否認」,懷疑、無法接受,然後隔絕與他人的關係;第二階段「憤怒」,抱怨命運不公平;第三階段「懇求」,例如提出交易,求神佛再多給些時間;第四階段「沮喪」,當意識到交易不成、無能為力,便陷入抑鬱,病情惡化;第五階段「接受」,坦然開放,專注內心,安詳迎接最後時刻。
我也有過類似體驗。
當第三次被告知罹癌,且已無法治療時,內心一片茫然。一邊想著「這不是我的檢查結果」,一邊走向停車場,但已無力發動汽車,就在車裡呆坐了四個多小時,淚流不止。就這樣哭了好一陣後,才慢慢面對現實。
第一次罹癌時,我曾接受手術,但副作用及後遺症嚴重,因此我不想再做手術,也不想再去醫院,只接受半年回診一次。結果病情惡化了,身體衰弱得站不起來,但仍在同事幫助下,勉強繼續宣導善終守護的演講。說來奇怪,一談到善終守護,我總立刻變得堅強。
疼痛稍緩時,腦子裡卻閃過這樣的念頭:「就如此默默死去,不也很好?」我已按志願展開人生,跨越了好幾道峻嶺深谷走到這裡,算是聊可自慰了,唯一還有一個遺憾,那就是和老友榎木孝明先生(演員)的約定還沒履行。
多年前,我們就想合作一部以臨終關懷為主題的電影,兩人都充滿了使命感,曾討論到廢寢忘食。我想傳達給大眾,死是生的一部份,陪伴在身邊是重視臨終者個人尊嚴的表示,但臨終關懷也不只是陪伴最後時刻而已,那是交接「生命接力棒」的寶貴時機。
在眾人支持下,我們終於完成這部電影,二一九年九月開始在日本上映,同時也在全國各地辦電影發表會。當然,本片主角正是榎木先生。
本書寫的是,我隻身搬到島根縣外海離島草創「平安之家」的故事,也是這部電影的原始素材之一。我想透過與島民的日常對話來介紹善終守護志業,以及為這一志業奠定基礎的地方。
「平安之家」成立於二二年,我曾是島上唯一一個善終守護師,而今全日本善終守護師已有一千三百四十名,兩年後將達三千人,希望人數不斷增加。
投入照護工作之前,我在日本麥當勞工作了十六年。剛進公司時,我擔任社長秘書,後來被提拔為店長。雖然看起來好像滿厲害,但那只是「狐假虎威」,其實不過是個自以為是的二十多歲年輕人,態度不知不覺囂張傲慢起來,不經意間甚至直呼前輩部長的姓名。
為警誡自己,我申請到店鋪現場工作。我以不服輸的幹勁,拚命努力創造漂亮的業績,生活也悄悄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瘋狂工作到乾脆住在店裡,過起了幾乎沒有私生活的日子,收入暴漲,接連買車又買房。
然而,這種扭曲的生活很快就令我身心俱疲,也破壞了家庭生活。有一天,我把孩子送到保育園後,直接回家吞下大量安眠藥……。
撿回一命出院後,一切都變了。我辭了工作,和丈夫離婚,放棄孩子和金錢,獨自一人從零開始,借錢開了一家餐館。
期間偶然看到電視報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蕾莎修女創辦「垂死之家」,為貧苦無依的臨終者提供善終守護,我深受震撼。
三年後,無意中聽到德蕾莎修女說的一句話:「為愛而活,人之道也。」突然深深警醒:
一味追求速度和效率,心變得支離破碎,這樣活著真的好嗎?
我彷彿聽到一個聲音,如此對我聲聲扣問。
從此,「為愛而活,人之道也。」這句話一直在耳邊縈繞,最後乾脆關閉餐廳,再度歸零去學習老人照護。居家照護員要去病患家裡提供飲食,還包括協助排泄、沐浴、打掃、洗衣、採購等工作,做滿五年就能參加護理師資格考試。
此外,我還去養老院打工。那些高級養老院舒適便利又豪華,然而很殘酷的事實是,老人一旦生病,一樣被直送醫院等死。
就在我開始認真考慮為病患提供居家善終守護時,正好聽說島根縣一個離島正招募照護員,島上沒醫院,島民幾乎都是在自家過世,於是毅然前往應徵,然後就搬到島上租屋居住。
這座小島位於隱岐群島南端,總人口數只有七百七十人,島上無完善的醫院,只有一個醫生守著小診所。路上沒紅綠燈,牛比人優先通行。前往內地(島根半島)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一天寥寥幾班的渡輪。
當然,也沒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和城市相比,生活極其不便。
島上居民全是老人,能工作的年輕人幾乎都走了,但海天湛藍、風光明媚,自古代代相承的生活風俗也被完整保留著,真是一座自然與人文的大寶庫。
創設平安之家的艱辛非三言兩語所能道盡,期間又發生許多事,包括我癌症復發,最後在衡量各種現實因素和善終守護志業長遠的發展下,我選擇將平安之家工作告一段落,從小島「畢業」,重新在內地本土岡山建立日本善終守護師協會總部。
無論如何,我仍深深懷念在小島上的日子,感謝與平安之家所有相關的人和所有的事情,是他們點點滴滴修正我的方向,指引我一步步走到這裡。
本想把每個幫助過我的人一一列出,但顧慮到可能給人增添麻煩,只好姑隱其名。
此外,為保護個人隱私,文中人名都是化名。
多年來,我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就默想:「為愛而活,人之道也。」如今每當生活發生變故困難,這句祈禱便自然在耳邊迴響,宛如是召喚我不斷朝夢想前進的鼓聲了。
2021年春天.於岡山

‧摘文

回歸善終守護的原點
在知夫里島,我又再一次感受到老人被迫離開自己的故鄉、渡海到內地和孩子一起生活的悲哀。
我希望幫助幸齡者實現在島上逝去的願望,就像德蕾莎修女一樣成立一個護理之家,規模不用大。所以我辭去了知夫村社福單位的居家看護工作,於平成十四年(二○○二)五月創立了「平安之家」。
這一切源於我父親之死。
最初的死亡經驗
上小學時,父親就因癌症病倒了。雖然去了醫院,但因無法手術,很快被送回家。每天他都用微笑迎接前來打嗎啡的護士,這讓年幼的我根本意識不到他病得那麼重。
父親臨終前,大家圍繞床邊。父親用清晰的語調向照顧他的醫生和護士致謝:「承蒙照顧,非常感謝!」然後又向母親、姐姐和哥哥道謝,最後握著身為么女的我的手說了句「謝謝你,小久」,就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看著父親從此不再睜開的眼睛,我感到一種無法言語、不可思議的感動——人的死亡原來是如此美的一件事!與此同時,也感受到一股從未有過的深切悲傷,我整整哭了兩天兩夜,好像要把一輩子的眼淚流光。
當時出雲地區流行土葬,我至今記得,當時太過悲傷無法在父親棺木上撒土而被人催促的窘迫情景。然而,正是父親平靜安詳的死,引導我走上了現在的道路。
在福岡養老院工作時,我希望照顧那些幸齡者,讓他們如同父親那般安詳善終,但這裡的老人家一旦進入臨終,就會被強行送醫,就算去醫院探望,只能看到他們全身插滿管子,被維生設備包圍的樣子。身在空無一人的病房裡,他們即使發出聲音也是枉然,更何況有些人因插管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每個人的手都是腫脹的,為防止他們拔掉點滴針管,還把他們綁在病床上,動彈不得。昨天還一起唱歌、用餐的老人,如今彷彿變成另一個人。
「不要緊,大家都在等您回去呢!」聽到我這麼說,老人們重重地點頭,同時流下淚來。
「快帶我離開這裡,就是死也願意……。帶我回養老院吧,拜託了,救救我!」他們一邊哀求,一邊緊握我的手不放。
苦悶再次籠罩了我的生活,不知不覺我病倒了。為了治療脖子上的腫瘤,我回內地看醫生。面對茫然失落的我,醫生要我馬上動手術。手術結束後,我從全身麻醉中醒來,心裡突然冒出一個不安的念頭:
要是手術後遺症讓我喪失語言能力,那我尚未完成的志業怎麼辦?
沒有任何猶豫,我當下立即決定創建「平安之家」。
回想起來,先父是以親身為例,讓我明白「死並不痛苦」。這個銘刻在幼小心靈上的烙印,在我走過人生半百後,終於顯現出意義。如果沒有經歷過父親臨終那一刻,我就不會進入善終守護的世界,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在知夫里島和幸齡者一起面對死亡。
一個人如果不能面對死亡,或者執著於生存,那他的心裡就絕不可能獲得真正的安寧。
取得島上NPO證書
幸運的是,當我回到島上時,社區的老舊集會所(文化活動場館)正被拍賣,彷彿等著我來接手經營。
這棟建築的窗戶面向大海,眼前的港口停泊著小漁船。我立刻著手進行修建工程,首先在鋪有十八張榻榻米的大廳裡放置三張床,可供三名幸齡者入住;為保留各自的私密空間,每張床四周用簾子隔開。
有人建議將大廳隔間,將來可變身為方便申請政府補助金的養老機構,但我思考的是,真的有必要把臥床不能動彈的幸齡者一個個關在單間裡,用厚厚的牆壁隔開嗎?平安之家的幸齡者只要「喂」一聲,就立刻有人過來關照,這才是真正的安心。呼叫電鈴固然是人性化的設備,但那些行動不便的臥床老人又有幾個能自己按鈴呢?
我拿到島根縣政府簽發的NPO(特定非營利法人)認證證書,以前的同事、本身也是護士的松山美由紀女士也從福岡來到知夫里島,加入團隊,迎接幸齡者入住的準備工作總算完成。接下來,我和松山女士及義工們一起在島上四處奔走,分發「平安之家」的宣傳單。
擁有越少就能付出越多
島民的反應很冷淡,但我卻一點也不著急,因為我已獲得許多善意的幫助和支持:有人送蔬菜、送魚來,還有人從島外寄來二十六箱茶葉。「一直守護幸齡者到最後一刻」是我的心願,也是這些支持者的心願,更是幸齡者的心願,因此我堅信,島上的人們總有一天會接受我。
住在村營住宅的我,積蓄已然見底,再也無力支付每個月三萬五千日元房租、公共區域維護管理費六千日元……。而且按規定,年收入需達兩百五十萬以上才能入住村營住宅,但我得就近住在平安之家附近,實在別無選擇。
此時向我伸出援手的是平安之家附近鄰居濱巖先生(當時七十八歲)。他把存放捕魚工具的自家倉庫騰出來給我住。那時正值島民對平安之家議論最烈之時,看著一臉驚喜的我,濱巖先生說:「活到這把年紀還能幫人,是件很高興的事啊!」雖然那倉庫已有五十年以上的歷史,我還是很高興,裝上一個半新的流理台,把舊榻榻米起居室裝上拉門,就可以入住了。我立即退掉村營住宅搬進去。
巖先生是漁夫,和太太兩個人一起生活。身形挺拔、膚色黝黑的他看起來既有威嚴又有活力,話雖不多,卻以實際行動表達對我的支持──他總是默默地把捕獲的魚和新鮮蔬菜放在平安之家門口。
有天,我收到一件禮物──德蕾莎修女的肖像照片。寄信人是千葉茂樹先生,他是電影導演,曾在印度為德蕾莎修女拍攝紀錄片。德蕾莎修女淺淺笑著,兩張照片我都很喜歡,一張掛在平安之家食堂裡,另一張則放在我的住處。這兩張照片一直給我很大的精神鼓勵。
「擁有越少就能付出越多,看似矛盾,卻是愛的律則。」德蕾莎修女的話一直在我心裡迴響。
看看海,就可以克服困難
從內地前來知夫里島的直航渡輪一天只有一班。來自內地的參訪者大多會在鳥取縣的米子先住一晚,隔天早上從島根縣的七類港搭渡輪前來島上,回程渡輪則開往鳥取縣的境港,所以內地來的觀光客若把車子停在七類港,就算搭直航渡輪回去,也無法直接取車。
我對這種不便非常習慣,常對來參訪的人說:「隱岐是流放天皇的地方,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渡海過來的。出發前一天,最好找個地方小住一下,讓心情平靜下來……。」
為了讓參訪者深入瞭解平安之家的生活,只要時間允許,我會開車載他們在島上逛逛,途中順路拜訪名勝古跡,介紹島民生活文化。
自然禮物˙地藏菩薩˙治病靈水
知夫里島最值得一提的是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為了讓參訪者實際感受,我常帶他們去位於松尾山麓河井的地藏菩薩處,那裡有後醍醐天皇被流放到隱岐時短暫停留的松養寺。山上不斷湧出的河井泉水,受到地藏菩薩的保佑,被島民奉為可治百病的靈水,參訪者對著地藏菩薩合掌禮拜並喝下靈水,樂呵呵地一致盛讚水的滋味美好。
在三百六十度全景延伸的赤禿山山頂周圍,放牧著牛馬。如果遇到牛在路上走,或者臥倒路間,就要停下車讓路稍候,這是島上的規矩。當然,我的車身常噴濺到牛糞。從山路上就可遠望美麗的大海,參觀者常要求停車賞景,那時間正好讓我解說平安之家理念。
我說:「我總是帶平安之家的新進員工來這裡,告訴他們,雖然我們的薪水是島根縣最低的,但如果遇到什麼難過的事,請來這裡看看海,就一定可以克服。『從現在開始,這片壯闊的自然美景就是你的了,請務必努力!』我這樣鼓勵他們。」
一生與土地相依共存
知夫里島上的幸齡者們,有在波濤洶湧的日本海上,靠一條漁船打拚謀生的七十歲漁夫;有耕種一小片田地,過著幾近自給自足生活的老夫婦;以及那些堅持在島上臨終、不顧家人反對決不住院的幸齡者們。
島民這種生活態度令人感動,也許這就是我最喜歡的內村鑑三老師所說的:「向自然學習、努力勞動」的活法吧!
大自然在不知不覺中洗滌我們的心靈,這些幸齡者的心,就是在日日生活中被磨亮的吧?人生最重要的是無論何時都不迷失自己,這樣的活法在這座島上確實存在。
八重子女士/用自然農法栽種蘿蔔
樹上的葉子轉紅後,開始片片飄落。
「婆婆您瞧,冬天快到了。」我推著春女士的輪 椅,邊走邊看著遠方染上秋色的山巒,高遠的晴空一望無際。為了不讓春女士受風寒,我幫她裹上好幾件蓋毯和浴巾。
「那個黑瓦的屋頂是我親戚家吧?」
「要不去看看?」
知夫里島上的人口約七百七十人,春女士對這裡一切瞭若指掌。對我這樣的外地移人,她是得力的依靠。冬天一到,此地渡輪常停駛,有時甚至連食物都運不過來,島上居民至今還過著近乎自給自足的生活,每家都自己種菜,冬天家家戶戶屋簷下都掛著白蘿蔔,切成長條形的蘿蔔用繩子吊起來,可以吃上一整年,這些都是為過冬儲存的蔬菜,所以這裡一連幾天吃白蘿蔔屬稀鬆平常。在高度運輸、大量消費的現代社會,島上還殘存著與土地共存的生活方式。
散步途中,我們遇到了當時八十一歲的相川八重子女士。她一手拄著拐杖,一手忙著打掃庭院。八重子女士幾年前從內地搬回到島上,現在獨自一人生活。她因為腳疾,行走不便,不過能說一口不帶鄉音的標準日語,聽她說話好愉快。
「那裡曾長出一根蘿蔔!」她在院子裡一個空啤酒箱上坐下,指著一個角落說:「就是那裡!一粒掉在水泥地隙縫裡的種子竟有這麼頑強的生命力,簡直讓人不敢相信。我把它做成蘿蔔泥吃,辣勁十足哪!」
像等人來聊天似的,八重子女士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了:「明年我打算在這片長滿雜草的田裡灑兩包蘿蔔種子,用自然耕作法。」她眼裡閃爍著少女般天真無邪的光。
「您不是開花爺爺(編按:典故源自日本童話,講述一對好心的老夫妻屢受一對貪心的老夫妻欺侮,但每次總能因禍得福,旨在闡揚善惡有報。),而是蘿蔔奶奶!」聽到我這麼說,八重子女士笑了。
快樂的時光很快過去,離開時八重子女士說:「假設我還有五年好活,若能在島上按自己的意願活,縮成三年,我也甘願!」這就是八重子女士的願望,無論如何都要在自己希望的地方,按自己的方式去活。
為了圓滿這生而為人最基本的願望,我願陪著幸齡者走下去。
譯者後記
她以愛和柔情包容一切
◎樂美
拜訪柴田久美子老師開設的岡山「日本善終守護師研修所」,最先映入眼簾的是牆上用彩紙書寫的哲學家森信三先生的格言:「守時、淨場、正禮」。
廁所的牆壁上也寫著一段題為「今天的祈禱」的禱詞。柴田老師說:「這是為今天可能上路的臨終者準備的。為他們精心安排每一件小事,為全世界即將逝去的人們祈禱幸福。」
柴田老師每天都誦唸這牆上的格言和自己寫的禱詞。她工作時總是風風火火,但只要見上一面,就能看出她是個把個人信念融入生活、認真對待生命的人。
曾多次帶領來自中國的遊學訪客拜訪日本善終守護師研修所,大家見到她都很感動,有人甚至在與老師眼神交會的瞬間便莫名淚流滿面。
這位流淚的遊學訪客說,與柴田老師一見如故,躺在老師懷中體驗呼吸同步時,背後有一種溫暖的能量在流動,宛如在媽媽懷中。
遊學訪客個個都希望能體驗善終守護,感受一下那份寧靜和溫暖。但當時柴田老師因癌症而虛弱不堪,讓我非常擔心,想阻止他們,但柴田老師卻微笑著一一答應了。
雖然三度罹癌,還曾遭遇離婚、孩子離家出走,甚至手足失和……,但柴田老師總是接納一切,安詳地包容,充滿了柔情。這種精神力量究竟來自哪裡呢?
有句話說「信則成,憂則崩」,意即「信則通神」。柴田老師正是以堅定的信念走上自己的道路、也活出自己精神的光輝吧?
說到和柴田老師的相識,不能不提藤岡先生。
最近七、八年,我在日本主要是學習「本物」(編按:意指「純正真實」的)老師的活法,其中一位老師就是藤岡先生。藤岡先生是東京「掃除道」(編按:起源於鍵山秀三郎的一種結合掃除與身心修練的社會運動)帶領人,同時也是一位對中華文化有深入研究的學者,是他向我推薦了柴田女士,稱讚她創辦的日本善終守護師研修所堪稱活法的最佳課堂,推崇她是日本「本物」中的「本物」,曾為兩百多位臨終者提供關懷服務,用溫暖的懷抱陪他們安詳地走完人生最後旅程。
向柴田老師請教學習的過程中,一次次被她的大愛、熱情和強韌的精神所感動,因而把這份感動分享給我所尊敬的梁正中先生。梁先生與柴田老師初次見面交流,就好似心有靈犀,柴田女士也感動落淚。
過去三十年,梁先生多與企業經營者打交道,他深知企業家們雖事業風光,但也有很多煩惱,並不是真正的幸福。相見那時,以柴田老師的故事為劇本元素的電影《善終守護師》正積極拍攝中,但外景片場卻突遭水災,因資金困難而被迫中斷。他想,這電影探討臨終關懷與生死意義,正好可能有助於那些企業朋友從煩惱中解脫出來,因此號召許多朋友來共襄盛舉。最後,電影終於拍攝完成並順利上映。
《善終守護師》這部電影在美國「洛杉磯日本電影節」獲得了特別獎,榎木孝明獲最佳男主角獎,飾演女護士的村上穗乃佳獲新人獎,電影上映後,善終守護師的天使團隊(編按:支援性質的義工組織)從三百八十人激增到一千三百四十人。
柴田女士在《守護筆記》中這樣寫道:「看護必須確保臨終者每天都有尊嚴(決定權),為他們提供新鮮的空氣、陽光、溫暖和安靜的環境,讓他們安詳地度過最後時刻,盡可能減少無謂消耗體力的生活安排。」
本書讓我們看到柴田老師已經回歸生命原點、在孤島上堅強奮鬥的精神,也記錄了日本善終守護志業的原點。
新冠病毒疫情讓全世界陷入水深火熱,人人都面臨不知何時死亡的恐懼。透過認識善終守護,讓我們可以瞭解這項工作的重要性與迫切性,以正面開放的心態面對生死。也讓我們進一步省思生死,用心活出生命的價值。祈福逝者走得更安詳,生者活得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