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21-06-13 22:34:04PChome書店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V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VII)
作者:香月美夜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21-04-12 00:00:00

<內容簡介>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21年度
女性部門No.1!單行本No.2!

隨書附贈:「風雨欲來的領地對抗戰」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在涼亭的談話〉、〈在涼亭的相會〉+〈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在與愛書同好們舉辦的茶會上昏倒後,羅潔梅茵受命返回艾倫菲斯特。回到領地讓她欣喜不已,除了可以再次見到平民區的人們,還能夠在神殿裡專心看書。本以為剩下的冬日可以就這樣安穩度過,沒想到聖典上竟浮現神秘的字句與奇怪的魔法陣。
另一方面,羅潔梅茵更必須面對戴肯弗爾格提出的挑戰,參加賭上出書權利的迪塔比賽。然而,就在領地對抗戰結束後,貴族院卻出現了恐怖分子!羅潔梅茵和斐迪南是否可以順利平息這場騷動呢?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寒假返鄉探親時,朋友為改編動畫一事向我道賀。
還說:「我從一開始就很看好,現在可得意著呢!」
我也非常高興。

繪者︰椎名優
由於在本傳裡大展身手,
這集封面獻給各位帥氣迷人的斐迪南。

譯者︰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內文試閱:

序章

毫無任何預兆,羅潔梅茵突然間失去意識,在圖書館舉辦的茶會也因此被迫中斷。畢竟主辦人都暈倒了,怎麼可能繼續舉辦茶會。
正當漢娜蘿蕾與錫爾布蘭德皆茫然失聲之際,羅潔梅茵的首席侍從黎希達已經變出奧多南茲,喚來韋菲利特與夏綠蒂。
「韋菲利特小少爺、夏綠蒂大小姐,接下來就麻煩兩位了。我與護衛騎士們會將大小姐送回宿舍。布倫希爾德,妳負責收拾……」
不只向趕來圖書館的兩人,黎希達也向在場的近侍們下達指示後,再轉向張大了明亮紫色眼眸、牙齒不停打顫的錫爾布蘭德致歉,然後請求先行告退。她也向漢娜蘿蕾一行人簡單致意,隨即快步離開圖書館。
「……阿度爾……羅潔梅茵她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
聽見顫抖的話聲,漢娜蘿蕾轉過頭。只見錫爾布蘭德正雙眼圓睜,渾身不停發抖,這麼詢問自己的首席侍從。阿度爾也慘白著臉,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他一定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自己的主人吧。
韋菲利特與夏綠蒂急忙上前,安慰小臉發白、噙著眼淚混亂不已的錫爾布蘭德,並開始向他的近侍們說明:「這是常有的事。」
「錫爾布蘭德王子,其實羅潔梅茵本來就很常暈倒了。」
「姊姊大人的身體真的非常虛弱,但宿舍裡有藥水,請您不用擔心。」
韋菲利特和去年安慰漢娜蘿蕾時一樣,再次描述了洗禮儀式上與在兒童室時曾發生過哪些事情,想要藉此安慰錫爾布蘭德,沒想到卻造成了反效果。錫爾布蘭德反倒怒斥他說:「你怎麼能對體弱多病的羅潔梅茵那麼過分!」
不過,阿度爾聽完似乎稍微安下心來。他慘白的臉龐恢復些許血色,伸手搭在正向韋菲利特宣洩不安與慌亂情緒的錫爾布蘭德肩上。
「錫爾布蘭德大人,艾倫菲斯特的領主候補生們皆熟知羅潔梅茵大人的情況,既然兩位都說她不會有事,您不可如此直接地表露情感。我們也回去吧。」
有王族在,所有人都必須先滿足王族的需求,其他什麼事也不能做。與年紀還小而且情緒起伏明顯的錫爾布蘭德不同,首席侍從阿度爾看得出現場的情況吧。他過意不去地以眼神向韋菲利特致意,簡單道別後很快離開。
王族離開後,夏綠蒂與韋菲利特才開始關心在場的其他客人。
「索蘭芝老師,抱歉讓您受到驚嚇了。」
「漢娜蘿蕾大人,您沒事吧?」
被韋菲利特這麼一問,漢娜蘿蕾只是反覆回答:「我沒事。」畢竟她是大領地的領主候補生,絕不能表現出倉皇失措的樣子。拚命這樣提醒自己的漢娜蘿蕾,結果只是一直重複說同一句話。腦海中,羅潔梅茵像斷了線的人偶般忽然倒地、不再動彈的模樣,遲遲地揮之不去。
漢娜蘿蕾完全可以理解錫爾布蘭德的混亂。去年在邀請了全領地代表的艾倫菲斯特茶會上,漢娜蘿蕾才剛握住羅潔梅茵的雙手,她便失去意識不支倒地。明明前一刻還笑容滿面,下個瞬間卻在自己眼前暈倒。不管是去年還是現在,漢娜蘿蕾都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反應才好。她無法動彈,也發不出聲音,背部滲出冷汗。
「漢娜蘿蕾大人……」
韋菲利特苦惱地垂著眉尾,端詳她的表情。漢娜蘿蕾雖然也想露出自然的笑容,臉部表情卻還是不由自主僵硬。大概是明白到漢娜蘿蕾無法做出領主候補生該有的反應,首席侍從柯朵拉輕輕按住她的肩膀,請求發言。
「事發突然,我們固然吃了一驚,但先前便已聽聞羅潔梅茵大人數日前曾抱病在床。羅潔梅茵大人還因為要奉命返回領地,希望我們今天能帶樂師同行。想必是因為這場茶會還邀請了王族,儘管身體尚未完全康復,她仍是強打精神舉辦吧。」
聽完柯朵拉冷靜的分析,漢娜蘿蕾的大腦開始慢慢能夠運作。回想起來,戴肯弗爾格確實事前便被告知,這次茶會羅潔梅茵的身體狀況從一開始就不太好。
……要是柯朵拉早一點提醒我,我也不會這麼驚慌失措了。
才剛這麼心想,漢娜蘿蕾接著馬上明白,柯朵拉為何一直保持沉默。因為可能會被解讀為在責怪王族。即便是為了讓主人冷靜下來,柯朵拉也不可能說得出口。
漢娜蘿蕾環顧左右,發現還留在現場的羅潔梅茵侍從們與索蘭芝的侍從已開始收拾場地。看來她們也快點離開比較好。漢娜蘿蕾終於多少冷靜下來,有餘力做出這樣的判斷。
「那麼,我們也該告辭……」
「由我送您回宿舍,向戴肯弗爾格的人說明吧。夏綠蒂,接下來能麻煩妳嗎?」
「好的,哥哥大人。我與侍從們收拾好場地後,便會回宿舍。」
負責安撫索蘭芝的夏綠蒂說完,接著吩咐自己的侍從們也幫忙整理。她那從容鎮定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一年級生,漢娜蘿蕾也由此深刻體會到,羅潔梅茵是真的很常暈倒吧。

「不光去年,這次又讓漢娜蘿蕾大人,也讓參加茶會的各位受到驚嚇,真的非常抱歉。」
韋菲利特護送漢娜蘿蕾返回宿舍後,再一次向她的哥哥藍斯特勞德說明,因為羅潔梅茵暈倒,這天的茶會被迫中止。想當然耳,吸引來了宿舍裡所有人的目光。
「羅潔梅茵大人會暈倒,並不是韋菲利特大人的錯。重要的是還請您代我轉告羅潔梅茵大人,請她多多保重。我沒事的。」
漢娜蘿蕾極力擠出笑容,目送韋菲利特離開。大門一關上,繃緊的神經立刻放鬆下來,她瞬間感到非常疲倦。由於情緒起伏太過劇烈,類似於消耗了大量魔力的疲憊感蔓延全身,她只想馬上回房歇息。
漢娜蘿蕾朝著階梯邁開腳步,卻無法如願回房。因為藍斯特勞德凌厲地瞇起紅色雙眼,叫住了她。
「漢娜蘿蕾,先報告在茶會上發生了哪些事。」
「哥哥大人,請您先給我一點時間平復心情……」
「這是一場連王族也有出席的茶會,妳能明白我為何會要求立即報告吧?而且妳不一定要自己開口,由同行的人來報告也無妨。走吧。」
藍斯特勞德的態度如此強硬,漢娜蘿蕾自然無法拒絕。結果她既沒有時間回房更衣,也無法先歇息一會兒,便帶著剛才一起參加茶會的人們前往會議室。
……如果我和羅潔梅茵大人一樣在茶會上暈倒,哥哥大人絕不可能像韋菲利特大人那樣,迅速又細心地收拾善後吧。
明知道比較也無濟於事,漢娜蘿蕾還是忍不住拿一臉嚴肅的藍斯特勞德,與溫柔關心自己的韋菲利特做比較,然後暗暗嘆氣。
……我也想要有個和韋菲利特大人一樣溫柔的哥哥。
聚集在會議室裡的,有藍斯特勞德與他的近侍,以及漢娜蘿蕾與陪同她出席茶會的人們。漢娜蘿蕾看起柯朵拉遞來的木板。那是茶會期間見習文官們做的紀錄。往常都只會口頭報告茶會的情況而已,不會特地把過程記錄下來,但她今天模仿羅潔梅茵的做法,也要求見習文官們做紀錄。幸虧做了紀錄,不管剛才的情況多混亂,都能客觀且完整地報告整個過程。其實羅潔梅茵暈倒後給人造成的衝擊太過強烈,漢娜蘿蕾已經記不太得茶會上具體發生過哪些事情。
「誠如先前向哥哥大人報告過的,如今我已經成為協助者,要為圖書館的魔導具供給魔力。這個便是證明,而且協助者都統稱為圖書委員。」
漢娜蘿蕾唸著木板上的內容,指向羅潔梅茵送給自己的臂章。「好奇妙的東西,好怪的稱呼。」藍斯特勞德在一旁嘀咕碎唸。漢娜蘿蕾沒理會他,繼續報告自己為休華茲與懷斯供給了魔力,以及錫爾布蘭德今後也將以圖書委員的身分一起活動……
……關於羅潔梅茵大人交付了工作給錫爾布蘭德王子一事,該不該報告呢?
漢娜蘿蕾觀察著哥哥的表情,說到這裡暫且停下,一邊喝茶潤喉一邊思考。哥哥對羅潔梅茵的一言一行總是大力抨擊,要是讓他知道,羅潔梅茵請錫爾布蘭德送出督促學生還書的奧多南茲,一定會大聲嚷嚷過度反應。但錫爾布蘭德自己都爽快答應了,這件事也跟戴肯弗爾格無關,再者如果是需要報告的事情,柯朵拉事後會再向哥哥報告吧。漢娜蘿蕾如此判斷後,決定這件事就略過不提。
「我們還在茶會上互相借還書籍。此外,羅潔梅茵大人把她改寫為現代語的戴肯弗爾格史書交給我們,希望我們能檢查改寫過的內容有無錯誤。」
「……嗯,戴肯弗爾格的史書嗎?那由我來仔細檢查內容是否正確吧。」
發現藍斯特勞德一臉不懷好意,漢娜蘿蕾努力擺出兇狠的表情瞪向哥哥。萬一哥哥看完後故意找碴、批評得一無是處,一定會讓她與羅潔梅茵的友情產生裂痕。由於艾倫菲斯特的書簡單易讀又有趣,最近漢娜蘿蕾開始覺得閱讀是件開心的事情,還希望以後可以看到更多艾倫菲斯特的書,所以不想與羅潔梅茵關係疏遠。
「資料在哪裡?」藍斯特勞德伸出手來。一同出席茶會的見習文官克拉麗莎本就慎重地抱著胸前的紙張,聞言更是用力抱緊並拒絕。
「恕我不能交給藍斯特勞德大人。」
「克拉麗莎,妳這是什麼意思?!」
克拉麗莎並不是漢娜蘿蕾的近侍。由於這次的茶會並非在一般的社交期間舉辦,單憑自己的近侍實在是人手不足,漢娜蘿蕾便徵募了有空閒時間的上級貴族一同出席。不光哥哥,漢娜蘿蕾也驚訝地看著克拉麗莎。
「羅潔梅茵大人不只希望我們檢查內容有無錯誤,還想向奧伯.戴肯弗爾格徵得許可,在艾倫菲斯特把這份資料製成書籍。兩領奧伯將在領地對抗戰上商議此事,所以我必須馬上把資料送回領地。」
克拉麗莎強調這是領主間的事情,藉此牽制藍斯特勞德。自從看過去年的那場迪塔比賽,克拉麗莎就非常崇拜羅潔梅茵,肯定也和漢娜蘿蕾一樣,不想讓藍斯特勞德藉機找碴。漢娜蘿蕾面帶微笑,對半瞇起眼露出質疑眼神的哥哥點頭。
「克拉麗莎說得沒錯,這份資料必須立即送回領地喔。」
兩人瞪著對方僵持不下時,哥哥的見習文官肯特普斯假咳了一聲。
「情況我們都了解了,但藍斯特勞德大人是下任領主,他領交由我們保管的東西還是得請他過目。為了不影響到兩領奧伯在領地對抗戰上進行交涉,那便只給他三天的時間。不管三天後能看完多少,我都會負起責任送回領地。不知這樣您能否同意?」
肯特普斯的提議非常妥當。比起哥哥,他的近侍更加可靠。既然肯特普斯都保證,三天後他一定會從哥哥手中拿走資料並送回領地,那應該沒關係吧。漢娜蘿蕾正想答應,然而克拉麗莎似乎還無法接受,緊抱著胸前的紙張拚命搖頭。
「既然有三天的緩衝時間,請讓給我看吧!這可是羅潔梅茵大人改寫的史書喔!一定和艾倫菲斯特的書一樣簡單易讀。」
「我也想看!我很好奇蘭葛杜斯的英勇傳說她會怎麼改寫為現代語……」
「不對不對,比起蘭葛杜斯,應該先看嘉斯豪德……」
克拉麗莎才剛感嘆說完,一同出席茶會的人們也接著列出自己想看的英雄傳說。眼看大家撇下領主候補生們自己熱烈討論起來,漢娜蘿蕾深深嘆了口氣。戴肯弗爾格的人就是這麼容易失控,這點實在教人頭疼。
漢娜蘿蕾仰頭看向柯朵拉。她點了點頭,用力拍手。
「安靜。既是他領提出的請求,應該優先交給奧伯。倘若趕不及在領地對抗戰前給出答案,丟的可是戴肯弗爾格的面子。也等於沒能做到我們答應羅潔梅茵大人的事情喔。」
最後一句話是在提醒克拉麗莎吧。柯朵拉從克拉麗莎懷中抽走那疊紙張,目不轉睛地開始打量。
「這疊紙只是用線固定起來而已。只要小心點別弄丟,應能分成兩半。」
「柯朵拉?」
「倘若只要檢查改寫為現代語的內容是否正確,即便只有一半的資料,相信奧伯也能做出判斷吧。前半部分就送回領地,後半部分留在宿舍。」
漢娜蘿蕾只是希望柯朵拉能阻止克拉麗莎與其他人的失控,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提議。
「藍斯特勞德大人確實需要過目。但是,漢娜蘿蕾大小姐是負責轉交的人,總不能對內容一無所知。請兩位輪流閱讀後半部分。」
……但是比起戴肯弗爾格的史書,我更想看艾倫菲斯特的戀愛故事呢。
漢娜蘿蕾如此心想,卻也沒有反對柯朵拉的提議。畢竟她若完全不曉得改寫後的內容是什麼,今後與艾倫菲斯特舉辦茶會時確實有可能遇上麻煩。
「柯朵拉大人,我……」
「克拉麗莎,妳就做妳辦得到的事情吧。羅潔梅茵大人不是說了,她在蒐集故事嗎?妳若能在蒐集到故事後,透過認識的人送去艾倫菲斯特以表慰問,羅潔梅茵大人一定會很高興吧。」
柯朵拉提出建議後,克拉麗莎一臉認真地陷入沉思。
「我雖然準備了任務用與問候用的手抄書,卻沒想到可以準備慰問用的呢。柯朵拉大人說得沒錯,若能蒐集到慰問用的故事,羅潔梅茵大人一定會很高興。」
克拉麗莎一雙藍眼閃閃發亮,握著拳頭燃起熊熊幹勁。看她這麼有幹勁自然是件好事,但漢娜蘿蕾聽了卻有些納悶。她知道克拉麗莎正一頭熱地敬仰羅潔梅茵,但回想兩人在茶會上的互動,羅潔梅茵應該不認識克拉麗莎。
「……妳說的任務用與問候用是什麼意思呢?克拉麗莎與羅潔梅茵大人認識嗎?」
漢娜蘿蕾詢問後,克拉麗莎羞赧地紅了臉頰,背後的麻花辮跟著輕輕晃動。
「其實是我去年在貴族院向羅潔梅茵大人的近侍求婚,前陣子終於通過了對方出的任務。所以,一想到能在領地對抗戰上正式向羅潔梅茵大人問候……」
漢娜蘿蕾打從之前就覺得克拉麗莎知道不少艾倫菲斯特的情報,原來是因為有決定要結婚的對象。克拉麗莎看來很高興對方接受了求婚,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氛圍比平常還要嬌羞可愛。漢娜蘿蕾不由自主跟著微笑。
「能夠達成求婚任務,真是太好了呢。那請妳也接著努力蒐集故事吧。我很期待戴肯弗爾格的見習文官們在蒐集到故事後,由艾倫菲斯特製成書籍。」
漢娜蘿蕾鼓勵了克拉麗莎後,重新開始報告。就在大家互借書籍的時候,錫爾布蘭德向侍從阿度爾表示,自己也想借本書給羅潔梅茵。而木板上的紀錄就到此中斷。羅潔梅茵肯定就是在這時候暈倒的吧。負責記錄的見習文官多半是慌了手腳,疑似阿度爾名字的單字寫到一半,字跡忽然變得歪七扭八。
「然後,羅潔梅茵大人便突然暈倒了。」
「啊?為何?」
「……漢娜蘿蕾大人,您這麼說實在是……是不是有哪個部分遺漏了呢?」
藍斯特勞德與他的近侍們皆一臉吃驚。但是,就連參加茶會的所有人,也都是對突如其來的狀況大吃一驚。絕沒有任何部分忘記報告。
「羅潔梅茵大人真的是毫無前兆,突然間就暈倒了。」
「羅潔梅茵大人的近侍與被找來善後的韋菲利特大人一行人,處理這件事時看起來還習以為常,但在場的客人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同行者們紛紛幫忙作證。雖然他們一直沒有作聲,但看來也受到了不小驚嚇。
「好吧,我明白漢娜蘿蕾的報告沒有遺漏了。但暈倒的原因完全不明嗎?」
「聽說羅潔梅茵大人幾天前也曾臥床不起,身體狀況還不好到了奧伯.艾倫菲斯特已經下令要她返回領地。柯朵拉在猜,可能是因為今天的茶會還邀請了王族,她其實是勉強打起精神舉辦……」
「她身體虛弱成這副德行,居然還能當領主候補生。」
藍斯特勞德一臉厭煩地搔了搔頭。撇開態度不說,漢娜蘿蕾也與哥哥有相同的感想。羅潔梅茵的身體那麼虛弱,承受得了領主候補生的訓練嗎?想到戴肯弗爾格的領主候補生該接受的訓練,漢娜蘿蕾不禁歪頭。不過,也許他領的訓練內容與戴肯弗爾格不同,所以再怎麼想也沒用。
「以上便是茶會上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回房了嗎?因為受到驚嚇,情緒起伏太過激烈,我現在非常疲憊。」
親眼看到羅潔梅茵暈倒,情緒產生劇烈起伏的並不只有漢娜蘿蕾一人。所有參加茶會的人應該都感到筋疲力盡吧。藍斯特勞德沒有再要求他們留下。

終於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漢娜蘿蕾呼出一大口氣。「您辛苦了。」柯朵拉苦笑著為她更衣。由於要上課而沒能參加茶會的近侍們,一邊泡著茶,一邊表現出了對今日茶會的好奇心。
「剛才洛飛老師看著會議室,還為了要開職員會議而抱頭苦惱呢。」
聽說洛飛上完課回來時,會議室已經完全關閉。他似乎是聽到附近的學生在說,今天的茶會又在羅潔梅茵暈倒後提早結束。
「哎,畢竟比起詢問與神殿有關的事情,讓羅潔梅茵大人好好休息更重要吧。」
「聽說老師本來還打算在羅潔梅茵大人回去之前,請錫爾布蘭德王子以王族的身分下令,要她延後返回領地的日期,結果被王子拒絕了。」
據說洛飛送去奧多南茲提出請求後,遭到回絕說:「我不能用命令把該回領地休養的人強行留下來。」在茶會上親眼見過錫爾布蘭德與其近侍們慌亂的樣子,漢娜蘿蕾也不認為王子有辦法再下達這種命令。既然是跟神殿有關的事情,那去問中央神殿或戴肯弗爾格的神殿就好了啊。現在應該先讓羅潔梅茵好好休息。畢竟她還勉強自己到在邀請了王族的茶會上暈倒,幸好沒有再因為老師們要問些與神殿有關的無謂問題,導致她無法返回領地。
「聽到羅潔梅茵大人不會奉王族之命被逼著留下來,那我就放心了呢。與在貴族院時不同,她回到艾倫菲斯特後一定能好好休息吧。希望她能早日恢復健康。」

數日後,漢娜蘿蕾便收到了羅潔梅茵已經醒來,以及她將返回領地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