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線上挺防疫 送豪華餐免費30天 贊助
2021-06-08 06:46:02PChome書店

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


今天月亮暫時停止轉動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05-31 00:00:00

<內容簡介>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月亮奇蹟系列最終作

每一個到達不了的明天,都是為了讓我在今天,喜歡上你。
──也許我們能夠相遇,才是一場最絢爛的奇蹟。

「我來教妳彈鋼琴,這樣某天我們就能四手聯彈了。」
「好啊,但等我真的學會,就表示我們已經重複同一天很久很久了喔。」
「那也沒什麼不好。」

我們學校的校草吳俞凡和女友分手了,原因是他喜歡上了別人──喜歡上我。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除了那個只有我看得見的神祕學長,葉晨。

葉晨知道我和吳俞凡互有好感,也知道吳俞凡的女友為此險些想不開,
當我沮喪苦惱的時候,葉晨是我唯一能傾訴的對象。
隨著日復一日的相處,我對葉晨身上的謎團也越發好奇,
葉晨說他一直在等,等一個叫做連俞津的女孩。
當年他似乎是和連俞津一同殉情,此後他的靈魂便徘徊在原地,只為再見她一面。

「你也太傻了吧,在這邊等了她二十年。」
「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我這一生中最奇幻的旅程,我永遠也忘不了。」

在這段漫長等待的期間,葉晨指引了許多為做下錯事懊悔的人,
告訴他們只要向月亮許願,就有機會回到過去扭轉一切。
我並不想回到過去,只覺得葉晨所言十分不可思議,想不到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

我向月亮許下想再見他一次的願望,隔天醒來竟穿越到葉晨自殺的那天,變成了連俞津,
更奇怪的是,我發現葉晨和連俞津根本不是戀人。
而我就這樣被困在了這一天,以連俞津的身分不斷重複經歷同樣的事,
我決定告訴葉晨這一切,他嘴巴上說不信,卻又有些動搖的模樣莫名可愛,
我不禁心想,若時間真的就這麼暫停了,只要能有他陪伴,或許就不會那麼寂寞……

<作者簡介>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可能幸福的選擇》、《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來自遙遠明日的妳》、《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內文試閱:

「看來週末玩得很開心唷。」林可筑坐到我前方的位子,一邊吃著三明治。
「才不是,是我忘記今天要考試,所以昨天回家後臨時抱佛腳啦。」我再次打了哈欠。
「為什麼要念?不都是考教過的東西?」成績超好的林可筑根本不能理解我這凡人的煩惱,於是我聳聳肩,懶得反駁。
「話說回來,妳知道吳俞凡和程聿璐分手了嗎?」她忽然切換到八卦模式,說出讓我瞪大眼睛的頭條新聞。
「真的假的?為什麼?什麼時候的事?妳禮拜六怎麼沒跟我講!」我驚呼連連。
「不是要念書嗎?」她故意挑起一邊的眉毛。
「這種時候還念什麼書呀!」哪有事情比得上校花校草分手重要!
「嘿嘿,所以說念書一點都不重要吧。」這句話由林可筑來說非常沒說服力,
不過這世上就是有不用念書的天才,我也懶得跟她計較了。
「好了啦,別吊我胃口,快說。」我表現出洗耳恭聽的樣子。
林可筑勾起嘴角,煞有介事地左右張望確認有沒有人在偷聽,神神祕祕地壓低聲音,「他們不是從國三就交往到現在嗎?都一起度過了考高中那段最辛苦的時期,很多人都看好他們會一直交往下去,他們也常常出雙入對,結果現在才高二,他們就分手了,這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不要搞神祕,快點講!」我用力打了她一下。
「很痛耶。」她摀著肩膀皺眉,「我只是想營造氣氛。」
「快點,我的耐心要被磨光了。」
「好啦,不過這真的是祕密,因為不確定消息真假,所以……」她聳聳肩,靠過來用近乎氣音的音量說:「聽說吳俞凡喜歡上別人了。」
我內心一驚,「誰說的?」
「我哪知道誰說的。」
「妳從哪聽來的?」
「當然是有可靠的消息來源呀!」
「這聽起來真實性很低。」我翻了個白眼。
林可筑不容許自己的八卦可信度被質疑,「吼,是吳俞凡親口說的啦。」
「妳又認識吳俞凡了?」
「我不認識吳俞凡,但我認識和吳俞凡是朋友的人呀,據說是吳俞凡自己親口告訴我的線人。」
「妳的線人再加上和吳俞凡是朋友,那不就只有妳的青梅竹馬喬禕?」我一點都不意外。
「噢,講青梅竹馬挺噁心的,請說我們住在同一個社區就好。」
「從小一起玩到長大,不就是青梅竹馬嗎?」我越講,林可筑越是露出作嘔的表情。
「反正他說是吳俞凡親口承認的,真實性應該很高,雖然喬禕向來是個講話有點誇大的人,所以我也先持保留態度,沒有完全相信。」林可筑努努嘴,「我只有告訴妳,妳別告訴其他人呀。」
「那當然,我又不是大嘴巴。」我沒好氣地回。
「要是他們真的分手了,很快全校也都會知道吧。」林可筑看好戲般地笑了笑,在打鐘時回到了座位。
下節課的抽考,林可筑果然又是全班最高分,而我運氣好猜對了三題,還有個七十分。
總算鬆了一口氣,下課後我假借要去蹲廁所的名義,來到了空中花園。
通常第一節下課是空中花園人最少的時候,花園後方有個小空間,站在入口處是看不見的。我往那個方向走去,並警覺地回頭注意了一下有沒有別的學生,確定沒人後,才快速跑過去。
有個高?的男生正站在那裡往樓下望,風吹動他整齊的短髮,俊俏的側臉即便皺著眉頭也好看極了。
聽見我的腳步聲,吳俞凡轉過頭來,眼底流露出了笑意。
「妳今天好快。」他的嗓音低沉,以他的外型來說有些反差,但悅耳無比。
「第一節課考試,改完考卷就在等下課了。」我聳聳肩,站到和他距離三步左右的地方,雙手放在圍牆邊上,也望著下方。
只有我站的位置會被看見,所以等等進來空中花園的人要是發現有人站在這,就不會走到這裡來了。
「啊,就是妳昨天晚上臨時抱佛腳讀的那科呀,那妳考得如何?」
「還可以嘍,馬馬虎虎。」我輕笑一聲,「可筑說了件有趣的事。」
「嗯?」
「他說你,嗯,就是……」我停頓了下,覺得由我開口似乎很怪。如果是真的呢?如果不是真的呢?我該有怎樣的反應?
「她說,你之前考試失常了。」猶豫之下,我轉移了話題。
「那是意外,我搞錯考試的範圍。」吳俞凡一笑,側過頭看我,「林可筑就說這種無聊的事?」
「她可是掌握了很多你的情報,畢竟你和她的青梅竹馬喬禕是好朋友。」
「沒想到喬禕會出賣我,真是重色輕友。」他輕快地回應,接著又說,「不過這件事一點也不有趣呀?沒其他事情嗎?」
我盯著瞇起眼睛的他,不確定他到底希望我說出什麼。難道他分手的事是真的,而他希望我已經聽說?又或者他只是隨口問問?
「沒有了。」最後我還是選擇搖頭。
「是嗎。」吳俞凡看起來並不相信,不過他只是聳聳肩,嘴角微微上揚,接著站直了身子,神情顯得嚴肅,眉宇間又略帶憂愁,「那我有事要說。」
這個瞬間,我忽然緊張起來,口水在喉間難以吞嚥,額頭也微微冒汗。我握緊著手,不安地用指甲戳著掌心,口乾舌燥地問:「什麼事?」
「我和聿璐分手了。」他說得平淡,我聽得心驚。
「所以可筑說的是真的。」我低喃,「為什麼?」
「為什麼?想必妳也從林可筑那聽來了吧。」他聳肩,「或者說,是從喬禕那聽來。」
「你喜歡上別人。」我刷白了臉,「可是……」
「我喜歡上了妳。」他扯出一個無奈的微笑,「我也沒辦法。」
「可是我們……」
「我們不只是朋友吧,那些互動、那些曖昧、那些種種的一切……」吳俞凡停下來,「我明白這對妳來說一定很困擾,我也願意等待。如果妳怕被人說閒話,我可以等到畢業後,只要妳也喜歡我的話。」
吳俞凡過於坦率的發言讓我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愣愣地盯著他的眼睛,像被綁住了一樣動彈不得。
「我下一節是體育課,先回去了。」吳俞凡擺擺手,逕自走出空中花園,在他與我擦身而過的瞬間,我彷彿起了雞皮疙瘩。
一直到他遠去,我都不敢回頭,只是原地蹲下摀著自己的臉,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當然也會感到愧疚,可同時我又覺得自己沒什麼好愧疚的,因為我什麼也沒有做──好吧,這麼說可能不太有說服力,但我和吳俞凡之間確實不曾有過肢體接觸,也沒約會過。
既開心又擔心的矛盾情緒交雜,整理好心情後,我站起身,準備回去上課。
好在這段時間並沒有人來空中花園,要是在這種敏感的時間點被人目擊我們獨處,那可就糟糕了。
正當我打算離開時,卻見到了驚人的一幕──有個男同學站在長椅上。
我緊張得心跳快了起來,他是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他有看見我們嗎?不對,我在進來空中花園前明明確認過沒人,吳俞凡離開的時候一定也沒人,否則他會告訴我。
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對方剛剛才過來,雖然沒聽見腳步聲這一點很不對勁,可是我只能這麼想。
裝作沒看見他,大方一點就沒問題了,況且我只是在和吳俞凡說話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我心想,昂首闊步地往前方走去,結果那個男同學並沒有理會我的行動,僅是靜靜站在長椅上望著遠方。
離開空中花園前,我又回頭瞧了眼,他還站在那裡,真是奇怪。可惜此時鐘聲響起,我沒時間再去觀察別人,趕緊離開了。



下午,吳俞凡和程聿璐分手的消息果然傳遍了整個校園,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許多暗戀吳俞凡的女生紛紛認為機會來了,但有另一派的人則認為守護CP人人有責,必須讓他們復合才行。
我和林可筑閉緊嘴巴,好在吳俞凡喜歡上別人這一點還沒人知情,否則情況絕對會更亂。
「妳覺得吳俞凡喜歡的人會是誰?」體育課時,林可筑和我坐在司令臺的階梯上,小聲地與我討論這個八卦。
「妳憋了一整天,應該很辛苦吧。」我忍不住笑。
「是呀,畢竟這可不能亂講。一堆人都叫我去問喬禕,吼,我真的是有苦難言,就連想跟妳討論都不行。」林可筑一臉委屈。
「說不定他沒喜歡上別人,就只是他們兩個感情淡了。」我試圖改變林可筑的想法。
「不可能,喬禕說程聿璐一直苦苦哀求,怎麼樣都不想分手耶!她就是電視劇裡會看到的那種﹃我什麼都願意改,只求你不要跟我分手!﹄的類型。」
「那……就是單純吳俞凡對她沒感情了……」我扯扯嘴角,「不一定是他喜歡上別人。」
「不是吧,如果只是單純沒感情,那八成會拖一陣子,等到還愛的那方覺得實在太痛苦才會分手。而如果是喜歡上了別人,那可是一秒都沒辦法等,一定會很突然就提分手的。」林可筑的話讓我心頭一驚。
「妳怎麼變成戀愛專家了?」我望著前方的球場,不敢對上她的眼睛。
「我心裡是有猜測的人選啦。」
我嚇了一跳,轉頭看她。林可筑雙手抵著下巴,瞇眼看向一旁的教學大樓,壓低聲音說:「一班的趙勻寓。」
「啊?怎麼會猜是她?」
「她跟吳俞凡很常待在一起啊,我上次還看見他們兩個一起在合作社買飲料呢。」
「那是因為趙勻寓家裡開花店,而吳俞凡他家不是喜宴餐廳嗎?兩家有生意上的合作,才會有交集。」我把吳俞凡曾經向我解釋過的話告訴她。
「妳怎麼這麼清楚?」林可筑瞇起眼睛。
「這又不是什麼祕密,趙勻寓和程聿璐不是很要好?我記得她們還在IG放過合照。」
「那可能是為了降低正宮的戒心,電視劇不是都這樣演的?」林可筑說得煞有介事。
「妳想太多了,趙勻寓可是出了名的喜歡看人談戀愛,她會和他們兩個有往來,一定是因為想看人家放閃。妳這八卦王很不稱職喔!」這番話不必吳俞凡告訴我,有關注他們的人心裡大概都有數,林可筑當然不可能不曉得。
她嘟起嘴,不開心地說:「那些我當然都知道,我只是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誰,我想來想去都想不出可能的人選,只好拿趙勻寓開刀了。」
「說不定是喜歡我啊。」我裝作開玩笑地說。
林可筑一愣,接著大笑起來,用力拍著我的背,「不可能!妳和吳俞凡完全不認識,怎麼可能啦!連交集都沒有耶!哈哈哈!」
被她這麼用力取笑,我頓時放心了,同時也有點落寞。
「妳忘了嗎,我們可是邊緣班級十三班,整個學校都遺忘的存在。」林可筑擰著眉假裝失落,「根本沒什麼人認識我們。」
我們學校雖然不大,但由於建築物格局的關係,就這麼巧我們班被分配到了右側大樓的四樓。這邊只有我們這個班級,導致我們班的學生比較無法和其他班級互動。
不過與世隔絕也有好處,需要專心念書時不會被別班的吵鬧聲影響,而當我們班過於喧鬧時,也不會有隔壁班的老師來抗議,總歸來說,我覺得還不錯。
「哈哈哈,就算他有喜歡的人又怎樣,沒有又怎樣?反正校草分手的事和我們無關啦。」我直接下了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