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安心價PRO 居家防疫安心99 贊助
2021-06-02 06:36:02PChome書店

瘟世間


瘟世間
作者:蘇曉康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21-04-01 00:00:00

<內容簡介>

2021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得主蘇曉康最新作品

人類已經先進到試管嬰兒、幹細胞研究,卻還是對農耕社會的瘟疫沒轍,大概也永無止境。人性利字當先、貪得無厭、欲壑難填、權力即春藥等等,是不會有疫苗的。--蘇曉康

人類有過兩次熱戰,
熱戰之前是冷兵器時代,
熱戰幾乎引爆核戰,
於是冷靜下來就成了冷戰,
龐培歐在尼克森圖書館的講話被稱之為「新冷戰宣言」,
難道要來一場冷戰2.0?
不。下一次來的是
——溫戰。

有一句老話:風從東方來;
有一句新話:毒從東方來。
柯林頓有句老話:笨蛋,是經濟!
習近平有句新話:笨蛋,是病毒!

全球的經濟學、政治學、思想史,一切從十八世紀誕生的典範,在這波瘟戰中毫無免疫力。人類進入另一個時代,未曾有過的「瘟疫世紀」,肉眼看不見的病毒,對於全世界帶來熱核等級的攻擊,美國因武漢肺炎而死亡的人數超過五十萬,經濟損失相當於美國四年國民生產毛額,約二十兆美元。世界停擺,股市狂瀉;歐亞各國封城鎖國,斷行斷飛;一帶一路成死亡帶,與中國親密關係國皆深度中標,南韓日本失控,義大利滿街棺材成人間地獄……世界末日在眼前,宛如正在經歷第三次世界大戰,從此人類歷史會分為「二○二○年之前」和「二○二○年之後」。
唯一希望是疫苗,但得先弄清楚這隻黑天鵝從哪飛來?
疫戰時間線四步驟:1爆發;2隱瞞;3封城;4甩鍋。
從庚子國恥、三峽大壩政治學到習近平造帝之術,縱橫解析滋生權力病菌的溫床結構;中國人走出去,是「黃禍」嗎?犀利分析美國應對病毒的謬點,以及美國總統大選前後的政治局勢觀察。

蘇曉康剖析「極權豢養術」:
‧二次大戰後,英美自由主義思潮,有讓位於左翼共產主義思潮之趨勢,國家主義、民族主義、集體主義等左傾思潮方興未艾,都成為一種新極權的土壤和氣候,以致半個世紀以來歐美之外的世界一派暴力血腥。
‧洗腦,即用意識形態不斷以「集體」、「國家」代換「個人」,不止閹割靈魂,連話語也在潛意識中被改造--叫你只能說讓你說的話。
‧民粹主義是暴民政治的溫床,它的完成式是最終釀成「現代極權」,即列寧式政黨對普羅大眾的全能式統治--大眾從反抗主體最後淪為奴隸。

★本書特色:

病毒控制世界?
全面解析中美瘟疫戰爭的幕後真相
解構瘟戰時間線「爆發、隱瞞、封城、甩鍋」四步驟

★目錄:

代序:黃禍之後來了瘟禍

第一章、一九年結語:關上窗戶
中國毒藥
亡國感
西北來的征服者
瘟戰時間線1:爆發
紐約會胡發雲
瘟戰時間線2:隱瞞
瘟疫的中國歷史與隱喻
瘟戰時間線3:封城
季辛吉:關上窗戶,暴風雨要來了!

第二章、大瘟疫在尖叫
瘟彈:熱核等級
大論述
鐵達尼號
「盛唐心態」埋進瓦礫?
瘟戰時間線4:甩鍋
美國破口
金鐘哀歎「放棄老人」

第三章、庚子國恥
中國有一部趕超史
講衛生
髒:從生態到靈魂
大國崛起告吹
蝙蝠女
啟示錄

第四章、樂山大佛洗腳
三峽大壩政治學
天黑下來
陳勝吳廣還在深圳打工嗎?
造帝之術
糾習與下墜
張倫:民族盛衰失去外因

第五章、若水
維園燭光
攬炒
淪陷
少年革命家
網紅「袁爸爸」
黃雀行動
香港:中共和全世界過不去

第六章、故國明月中
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祕密音訊:五年內必有大亂
紅二代棄守江山
大炮
中國的危機都在一個人身上
一個失敗大國有救嗎?

第七章、「清場」美國
東亞桑梓與生存空間
中國人「走出去」,是黃禍嗎?
把美洲讓給中國人
軍隊國家化
美國鬧文革
川普成了小白鼠
外力干預

第八章、屠龍派
大清醒
「六四」:第十五個「人類」瞬間
「新冷戰宣言」
邊緣人集團
印太聯盟
博明談五四
茂春好風度,灑笑「賣國賊」
習近平「轉攻為守」

第九章 數位幽靈
十月驚奇
多貓膩:「數據政變」
局外人與沼澤
誰是Q?
舊宮還朝

<作者簡介>

蘇曉康
一九四九年生於西子湖畔,少年長於京城景山腳下,青年流落中原;遂以〈洪荒啟示錄〉開篇,引領「問題性報告文學」浪潮,嘗試一度被稱做「蘇曉康體」的寫作文本,即「全景式」、「集合式」、「立體式」的「記者型報告文學」,且多為「硬碰硬」的重大題材,每每產生爆炸效應,為「新啟蒙運動」推波助瀾;繼而,領銜製作《河殤》,詰問華夏歷史,悲歎文明衰微,引起億萬人刻骨銘心的一次共振,創造一個新的電視片種,也攪起一場全球華人的「文化大討論」。一九八九年流亡海外凡三十年,未止思索,筆耕不綴。著有《離魂歷劫自序》、《寂寞的德拉瓦灣》、《屠龍年代》、《鬼推磨》、《西齋深巷》等。

★內文試閱:

‧代序

黃禍之後來了瘟禍

愛達昆(Itaquai)河蜿蜒蛇形深入邈遠的叢林處女地,是未被掠奪過的,不像亞馬遜盆地上的許多便易接近之處,其黃金、石油、橡膠、木材、奴隸及其靈魂,撩撥起五百年的征服、瘟疫和摧毀,巴西上百萬的印第安人口銳減至三十五萬,叢林深處就藏著一些幽閉部落(uncontacted tribes)。當時的土著死於暴力衝突者並不多,大多數死於流行病,甚至是很普通的感冒,他們對此沒有生物機能上的免疫力。北美「新大陸」環境相對隔絕,不似歐亞非三大洲之間頻繁的貿易、交通以及連帶的細菌病毒交換,西班牙殖民者(對舊大陸已經具有免疫力)把劇烈的新病毒傳播到新大陸,沒人知道一四九二年哥倫布抵達今海地、多明尼加一帶時,那裡的人口有多少,保守的估計也超過十萬人,但到一五二○年,那裡只剩下一千個印第安人,和單一的一個世代,在這個島上輝煌了上千年的文明及其肉體和靈魂,統統被摧毀。這堪稱五百年前的一場「細菌戰」。

接下來人類有過兩次熱戰,

熱戰之前是冷兵器時代,

熱戰幾乎引爆核戰,

於是冷靜下來就成了冷戰,

龐培歐在尼克森圖書館的講話被稱之為「新冷戰宣言」,

難道要來一場冷戰2.0?

不。下一次來的是

—溫戰。

太平洋上,一隻鳥癱瘓一個航母打擊群。

中國心臟地帶的九省通衢,長江中游最大的江漢三鎮,六年前還是一座僅次於上海的一千萬人口的世界特大城市,瞬間成了瘟疫中的一座孤城,被死亡和哭泣淹沒,它從「盛唐心態」到孤城鬼魅,這也是只有中國才有的一種速度。

武漢封城前逃離的中國人,不到一個月已經散布到中國以外的三百八十二個城市。

這支病毒不出三個月就傳到我們落腳的馬里蘭蒙哥馬利郡。

美國因感染武肺病毒的生命折損、經濟損失總數應相當於美國四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約二十兆美元(約五百八十四兆台幣);武肺病毒可能會感染一億美國人,並導致一百至二百萬美國人死亡,以及六兆美元的經濟損失。

進步主義已在美國蔓延半個世紀,乘瘟疫陡然高漲,美國共產主義運動升級2.0版,「階級鬥爭」被「種族歧視」替換,東西兩岸大都市與中西部對立,美國分裂。

有一句老話:風從東方來;

有一句新話:毒從東方來。

柯林頓有句老話:笨蛋,是經濟!

習近平有句新話:笨蛋,是病毒!

當今演化生物學大家戴蒙教授(Jared Diamond)的巨著《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Guns, Germs and teel),描繪一五三二年底秘魯高原上的「千古一見」—率領八萬大軍的印加帝國皇帝,居然被西班牙入侵者皮薩羅所生擒,這個無賴手下只有一百多個烏合之眾,人力懸殊是五百倍以上。然後他問了一個問題:

「為何印加皇帝不能捕獲西班牙國王?」

近因答案,包括槍炮、武器和馬匹的軍事科技、來自歐亞大陸的傳染病、歐洲海軍技術、中央集權的政治體制和文字等等,遠因則是所謂「自行發展糧食生產業」(food productio narose independently)的領先群倫、所向披靡。

他也解答毛利人一個問題,就是為何是歐洲人征服美洲、澳州、非洲,甚至亞洲,而不是歐洲人被他們征服?

而今日,歐美人也許需要反問:為什麼病毒是從落後的中國之心臟武漢出發征服先進的西方乃至全球,而不是相反?

人類進入到一個混沌不明的瘟世間。

二百年前「西力東漸」,東亞桑梓「亡國滅種」。

印第安人因隔絕而無免疫力,被西班牙征服者帶來的細菌滅族,這就是中國如椽大筆梁啟超所恐懼的「亡國滅種」,這是一個虛言嗎?晚清士大夫誤讀西典而迷信「天演」觀與弱肉強食,也是過度緊張?恐怕當年嚴復他們並不確知西班牙殖民者征服美洲的細節呢!新大陸土著因免疫力不足而亡於瘟疫,乃是現代生物學揭示的真相,而最早的抗生素要到一九○一年才出現,免疫控制的整套理論架構遲至一九七四年才完備。

然而,從思想史的角度去看,在激進思潮澎湃的中國近代,又沒有第二個人對後世的劇烈影響能與這個「筆鋒常帶感情」的「飲冰室主人」相匹儔,「一紙風行,海內觀聽為之一聳」,黃遵憲甚至說他「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只需稍爬梳一下,「亡國滅種」的危機意識在中國刻骨銘心、百年不泯,其催發戊戌變法求「全變」「速變」、導引「五四」啟蒙救亡於先,遵奉馬列、躬迎專政、聊發共產及「文化革命」狂想於後,激進思潮如水銀瀉地,覆不可收,尋此濫觴,追溯上去,驚駭一世,鼓動群倫者,非梁任公莫屬,而後來在歷史舞台上風流過的人物,有誰不曾被他那令人「攝魂忘疲」、「血沸神銷」的文字觸過「電」,包括毛澤東在內。難道這個邏輯是,中國現代災難的源頭,是五百年前的一場瘟疫,即新大陸的「細菌戰」之未預期效應,竟在大洋另一端的東亞桑梓,誘發了近現代激化思潮,進而導致蘇俄暴力革命元素乘虛而入,將神州浸入血泊?

激進化的後果不是「亡國滅種」,而是「亡黨亡國」,可是中共以「韜光養晦」之計,「全球化」之框架,廉價勞力之優勢,利用西方牟利本性榨取它,自己則成功穿越合法性、市場化、互聯網三道關隘,實現了「數位化列寧主義」的崛起,西方大夢如酣;而西方失去「領先」,又在歐洲受福利主義拖累而過早衰落,美國則技術被偷、貿易被騙、領袖被唬,讓中共當小孩一樣耍了好幾任總統,終於悔青了腸子。

然而世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西方甚囂塵上一種「黃禍論」,德皇威廉二世相信,日本將武裝中國入侵歐洲。不過細查當時歷史,緊追在西方工業強國後面的,是東方的三個國家—中國、俄國和日本,三個站在同一條起跑線的現代化後來者之間,有一場優勝劣敗的殘酷競爭,其結果則徹底的出人意料。先者,日本擊敗沙俄而稱霸亞洲,入侵中國;沙俄敗後則爆發革命釀成共產專制,跟擊敗納粹德國的美利堅爭霸成冷戰;這廂,中國經饑荒文革屠殺發財而崛起,既要替代日本的亞洲霸權,跟美國搶老大,也要取代蘇聯領軍共產體制。

經濟學、政治學、思想史,一切從十八世紀誕生的典範,都被瘟世間顛覆。

中國三十年高速發展一種資源耗竭型模式,山河破碎,道德淪喪,太子黨卻「絕不做亡國之君」,要在廢墟上「重整山河」,因為他們手中這個政權,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府,控制了巨大的財富,即兩個一百萬億(一百萬億國有資產和一百萬億現金),國家主義主導的「中國模式」已經成功,下一步要開疆拓土、資本輸出、萬方來朝,然後是「五步控制世界」:

第一步統治全球的製造業;第二步一帶一路,控制「世界島」和沿途主要港口;第三步5G網路;第四金融技術;第五步用人民幣取代美元。中國到二○三五年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

可是這次很奇怪,西方無人嚷嚷「黃禍」了,直到瘟疫突然爆發,全球中毒,千夫所指東方。

沒有免疫力,一個淒涼的隱喻:無論是生物機能上的,還是文化制度上的。

新大陸隔絕,印第安人不敵從舊大陸帶來的細菌,感冒就可以滅族;二百年後變成「中國咳嗽,全球感冒」。

這個「新中國」曾廢除私有制度和市場半個世紀之久,很像當年環境相對隔絕的美洲「新大陸」,馬克思把金錢視為「罪惡」的觀念,恰好造就了對商品制度的「細菌」沒有防禦機制的一個社會,河南等地一旦將血液當作商品來買賣,對愛滋病毒沒有免疫力的系統,首先不是人體而是制度,而所謂「科學」若不是隨同整個西方系統來引進,則「賽先生」是引不進來的,形同虛設—這才是「五四」精神的大笑話。

「五月花號」從歐洲駛向新大陸。全球權力大轉移,第一次是西方崛起,這是美國崛起,然後領了風騷一百年,傲視兩次大戰,俯瞰歐陸,憐憫亞非拉,尤其溫柔中國。二戰期間,馬歇爾到中國斡旋,希望國共達成和平協定;韓戰期間,杜魯門政府希望阻止毛澤東派兵跨過鴨綠江;越戰期間,詹森政府相信中國會節制在南越的參與,這一切統統落空了。這基因又遺傳給柯林頓,他的落空,至少也有三條:市場經濟並沒有開發中國的公民社會,反而被中共引向發展國家資本主義,做強做大國營企業,要做世界老大;第二,美國分享技術給中國,也被他們拿去升級對社會的全面控制,而且還盜竊更先進的技術,反噬西方;第三,美國也沒有震懾中國放棄世界軍事野心,更沒能阻止他們在太平洋地區的步步進逼,甚至謀求取代美國的地位。這一切,都要耗費近三十年歲月,才令華盛頓相信,卻悔之晚矣。美國新教基督徒,相信天命,卻左傾天真,從未獲得對那個「歐洲幽靈」的免疫力,其仁慈善良,跟新大陸的印第安人,可有一比,會不會因此而令豐饒的北美,再遭遇一次外力入侵,而致文明替換,上一次高級換掉低級,這一次或許是低級來換高級,也說不定呢?

要知道中國返回「上甘嶺精神」去了,人家要「清場」美國。原來德國威廉二世的「生存空間」說在北京找到了繼承者,中共打著「民族復興」的旗號,要為中國有限資源、人口膨脹、土地極限、環境汙染等等找出路,用非常手段「清空」美國,不能用常規武器或核武器,唯有使用非破壞性的大規模殺人武器才能把美國完好地保留下來。這可能是關於「瘟世間」最準確的定義了。

今春一隻黑天鵝從東方飛來。我竟感冒或跟病毒擦肩而過,以後戴口罩帽子手套才敢出門,每週僅一次採購食品,七月進入我的「疫情歲月」,當時就想,這種日子也不是過不了,晚年難道就鎖在馬里蘭不成?如果人類就此進入另一個時代、那未經歷過的「瘟疫世紀」,則它的降臨竟然是無聲無息的、恐怖的、遲緩的、一刀一剮的、像凌遲一樣。我大概也會漸漸被切斷跟外界的聯繫,不再發表文字,讓自己慢慢消失……隧道盡頭,唯一的希望是疫苗,悶在家裡煩躁不安,十月份開始寫起一本書來,就為調節心情。年底聞訊疫苗已成,政府宣布老人優先注射。待我打上疫苗,走出這「瘟世間」,世界還是原來那一個嗎?

‧摘文

瘟彈:熱核等級

鼠年新春,第一隻黑天鵝突然降臨,正是「武漢肺炎」。

武漢雖封,而瘟彈已發。

落閘前,大量武漢人口,如民工、外來就業人員、放寒假的大學生、逃難的中產階層、春節探親者,僅飛離武漢就有幾十萬人。武漢和湖北,變成全國全球的一個「傳染源」。

從武漢一個擴散源,又隨人口在國內、國際流動,擴散成各省市城鄉越來越多的擴散源,到一月二十六日凌晨,除西藏之外,全國所有省市都有確診的病例。

武漢華南海鮮城感染的人屬於第一代感染,現在已經形成了與這個病毒源無關的第二代感染,而第二代感染正在造成更多的新患者,很可能再出現第N代感染。武漢潰散的人口,也把「武漢肺炎」帶到許多國家。到一月二十五日早晨六點,在泰國、新加坡、韓國、日本、美國、越南、法國、尼泊爾、菲律賓、馬來西亞、英國、墨西哥、德國、芬蘭、澳洲和義大利等國家,都發現了確診患者。義大利首先淪陷,緊接著相鄰的西班牙、法國、德國,甚至隔著英吉利海峽的英國先後疫情爆發。歐洲疫情慘烈程度,已遠遠超出一般想像。西班牙確診超二十萬,死亡超二萬,義大利也超二十萬,德國、法國、英國也都在接近二十萬人。

白宮貿易和製造業辦公室主任納瓦洛,在美國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演說時透露,二○二○年一月十五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貿易代表團,在白宮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我們現在才知道,當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以及中共其他高級官員都清楚知道,一個致命的病毒正在席捲中國,並且具有明顯的潛力通過人傳人導致全球大流行。當時中共代表團對著我們微笑,吃了我們的飯,握了我們的手,並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卻絲毫未透露對美國和世界構成明顯直接危險的武肺疫情,任何可能挽救生命的資訊都沒有傳遞給川普總統或白宮的任何人。

納瓦洛說,美國因感染武肺病毒的生命折損、經濟損失總數應相當於美國四年的國民生產毛額(GDP),約二十兆美元(約五百八十四兆台幣);武肺病毒可能會感染一億美國人,並導致一百至兩百萬美國人死亡,以及六兆美元的經濟損失。

病毒已令世界停擺,股市狂瀉;歐亞各國封城鎖國,斷行斷飛;一帶一路成死亡帶,凡與中國親密關係國皆深度中標,韓國日本失控,義大利滿街棺材成人間地獄,伊朗死人最多;全世界最安全的是台灣,俄羅斯早關閉中國邊境最早染毒最少︙︙世衛預計全球將失守,經濟將崩潰,唯一希望是疫苗,世界末日在眼前,還沒有弄清這隻黑天鵝的神祕身世,全世界只有一個耳語在流傳:某「科技強國」祕製武器對抗西洋,進而稱霸,卻失手洩毒……

大論述

—《人類簡史》作者以色列天才尤瓦爾.赫拉利《冠狀病毒之後的世界》:

兩個選擇:

第一個是在極權主義監視與公民權利之間的選擇:

生物特徵識別手環、收集生物識別資料,監控憤怒、喜悅、無聊和愛;

像數十億人每天洗手一樣,人們會贊成、配合監控;

第二個是在民族主義孤立與全球團結之間的選擇:

全球資訊共用、全球旅行協定、團結還是割據一方?

美國的空白誰來填補?

--人稱真正智者的比爾.蓋茨,在英國《太陽報》發表公開信,是他的沉思結果,共十四個點分享與世界,但是前十三個都是「大實話」:人都是平等的、我們的命運連在一起、健康多麼珍貴、生命苦短、物質至上、家庭何等重要、工作並非打工而是互助、不能妄自尊大、自由在我們自己手中、要耐心不恐慌、疫情是一個輪迴、地球病了、困難總會過去,最後一個可能才是至理名言:

新冠病毒是一次「偉大的糾錯」。

--我的法國朋友張倫,塞爾吉.蓬圖瓦茲大學副教授,年初從巴黎飛到波士頓,在哈佛劍橋憋了半年,哪兒都不敢去,卻憋出一番我迄今看到的最為闊大的宏論,並深以為然:

我們正在經歷「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一場非傳統性的世界大戰,跟恐怖攻擊一樣,是對國家、個人安全的新型的重大威脅。從人和病毒的大戰,連帶造成的各種政治、經濟、社會和意識上的後果,進而引發人和人的戰爭,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由於全球經濟的衰退造成經濟資源萎縮,會引發各地社會衝突,甚至包括沒受過疫情影響的地區,可能也會因次生的經濟問題帶來局部衝突。就像二次大戰一樣,有些國家沒有參戰,但事實上大戰對其影響深遠,也都沒逃得掉。總之,它會引發世界格局的重大變革,舊時代已經崩塌了,從此人類歷史會分為「二○二○年之前」和「「二○二○年之後」。

--中國一派興奮,網路上熱烈討論「百年未有之戰略機遇期」,認為出現「七個關鍵機會」:

一、中國百分之七十的對外石油依存度,此次波動有助於中國鎖定未來能源保障;

二、中國是唯一能夠大規模對外輸出醫療資源和醫療支持的國家,一批相關產業機會崛起;

三、經濟衰退,可能催生新一輪全球資產抄底機會,上一輪歐債危機時中國拿下希臘港口三十年的運營權;

四、當前局面也有助於中美貿易二階段談判的緩和;

五、大國責任背後意味著大國戰略,未來中國全球話語權會進一步加大;

六、中國醫療資源可能推動中國新一輪的對外資源獲取,如口罩換光刻機、晶片、人民幣結算權、石油等等;

七、石油危機三國俄美沙博弈帶來的的立場選擇紅利。

--我封在馬里蘭家中,也憋出「三道智力題」:

一、焚屍爐

上個世紀納粹發明了「高科技殺人」的焚屍爐—滅絕猶太人的所謂「最後解決」,瓶頸是一個「殺人速度」的技術問題,奧斯威辛創造過一天毒死六千人的紀錄。

武漢運來四十台醫用垃圾焚燒爐,也叫移動式焚化爐,據稱每台一天可燒三十屍,四十台可處理一千二百具屍體,據說中共準備了一百萬台,每天可焚屍三千萬具。

問:納粹用毒氣殺了猶太人再燒,武漢人則是被病毒殺死再燒,兩者有區別嗎?

二、病毒

北美「新大陸」環境相對隔絕,不似歐亞非三大洲之間頻繁的貿易、交通以及連帶的細菌病毒交換,西班牙殖民者把劇烈的新病毒傳播到新大陸,沒人知道一四九二年哥倫布抵達今海地、多明尼加一帶時,那裡的人口有多少,保守的估計也超過十萬人,但到一五二○年,那裡只剩下一千個印第安人,和單一的一個世代,在這個島上輝煌了上千年的文明及其肉體和靈魂,統統被摧毀。

二十一世紀中國遭遇千年不遇的瘟疫,傳染性極強,感染了全世界,每天有上千成百的人在感染和死去。倫敦帝國學院利用數學模型演算的結果指出,從中國輸入的感染病例中,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被發現,所以德國醫學家德羅斯滕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無法避免;疫情形勢最緊張者,伊朗宣布關閉邊界,韓國宣布進入全國最高警戒狀態,義大利北方十幾座小城封鎖,威尼斯狂歡節煞車閉幕。

問:殺掉無免疫力者,跟無症狀帶菌者殺人,都是無辜的嗎?

三、東亞病夫

○五年小說家曾樸著《孽海花》,用筆名「東亞病夫」,以示「病夫國之病夫」,旋即西洋人用「東亞病夫」一詞,從上海英文報上《字林西報》開始的,甲午戰後他們發現:

「夫中國—東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然病根之深,自中日交戰後,地球各國始悉其虛實也。」此亦啟發如椽大筆梁啟超作如是說:「而稱病態畢露之國民為東亞病夫,實在也不算誣衊。」

新冠病毒當時在中國以外的確診人數為一千五百餘人,在中國則超過了七萬七千人;全球造成二千四百多人死亡,但在中國大陸以外只有二十四例。然而全世界已經「歧視」中國,澳洲媒體《太陽先驅報》堂而皇之地在報紙的醒目位置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二○二○年二月五日德國當地時間一月三十一日下午,在柏林中心區,兩名女性辱罵並襲擊了一名二十三歲的中國女留學生,先是稱呼她為中國病毒,隨後又向她吐口水、撕扯她的頭髮,在她倒地後,又朝她的頭部猛踢。隨後,當地警方將這一罪行定性為「仇外」事件。

問:因國弱而被歧視,或因瘟疫而被歧視,中間相距二百年,是否一脈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