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迷注意!Mini推出專屬頂帳 贊助
2021-05-07 09:48:02PChome書店

送王迎福:臺南王船十三艙添載物件研究


送王迎福:臺南王船十三艙添載物件研究
作者:吳碧惠 出版社:蔚藍文化 出版日期:2021-04-21 00:00:00

<內容簡介>

臺灣西南沿海大型王爺祭典最頻繁、最熱鬧的地方非臺南莫屬,臺南的慶安宮西港香、金唐殿蕭?香、長興宮瘟王醮、真護宮王船祭這四個王爺祭典活動都列入國定或市定民俗,當中最受人矚目的是祭典最後的「燒王船」,表示王爺的任務結束即將離去。

在燒化之前,廟方致送十三艙添載物件,作為王爺押送瘟神疫鬼離境的贐儀以及裝備補充,此時送離亦是送禮,送禮則為迎福。不過這些添載物件有哪些?十三艙各有什麼功能與意義?不同廟宇之間又有什麼異同?

本書將以王李慶所整理的西港慶安宮「丙戌科端月置」之《醮事簿》(1946)裡的〈王船倉口簿〉、王李有志撰寫的《佳里金唐殿庚午香科五朝醮醮事簿》(1990)之倉口簿明細,二者合併介紹與分析內容,王李家族所主導的添載,依其歷時性與影響廣泛性來分析與探究其所表徵的文化意義。而蘇厝長興宮與真護宮的王爺祭典也有傳承多年的王船十三艙添載,與王李家族的內容差異頗大,本書同時介紹他們的添載物件,且與王李系統做對照,並加以比較分析。

★目錄:

市長序 讓臺南被世界看到
局長序 開拓更為寬廣的文化視野

章一 前言
一、名詞界定
二、研究範圍

章二 臺南的王醮與王船
一、王醮與香科
二、王船演變與造船
三、王醮意義及各廟王醮簡介

章三 王李家族之王船添載與十三艙物件介紹
一、 點艙與添載
二、 王船十三艙物件
三、 王船倉口簿細項之演變分析

章四 長興宮、真護宮之王船添載與十三艙物件
一、蘇厝二廟添載內容介紹與比較
二、真護宮十三艙外加之艙房與添載
三、王李系統與蘇厝系統比較

章五 十三艙物件所反映的民俗與信仰現象
一、十三艙物件分類
二、飲食文化
三、祭祀文化
四、品茶文化
五、古代文化想像與現象

章六 結語

附錄 王醮之王爺艦隊糊紙明細
參考資料

<作者簡介>

吳碧惠
臺北人,現居臺南,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碩士,主修工藝美術。
臺灣民間信仰、臺灣傳統工藝美術領域研究者。
著作有《神氣活現:臺灣王爺祭典中的糊紙製作技術》、《臺南牽亡歌陣研究》。

★內文試閱:

‧作者序

要感謝的實在太多了
一場王船添載,要感謝的實在太多了,一本書的完成要感謝的人也很多。

當接下黃文博老師撰寫有關「王船十三艙物件研究」的邀約時,雖然很高興有這麼一個挑戰,但是還很懷疑自己:這樣的主題,有能力寫成一本書嗎?

有王船就有添載,平時跑廟會,多少會留心觀察信眾奉獻的添載包,跟著謝宗榮老師跑田野,開始注意廟方的添載物件,不定期舉辦王醮的宮廟因為明細表裡的物件多樣、難收集,所以用模型甚至玩具替代,添載成了一種象徵形式。而真正接觸正式而大型的十三艙添載,是2009年在臺南市東區玉?良寶宮王醮協助洪瑩發老師一個物件一個物件地拍攝,此時才對十三艙有了具體的概念。2014年金唐殿甲午香科之前,楊賢志老師為我們說明王船添載的解讀與備辦過程的曲折,以及那些物件各是什麼東西,讓我對這些添載物件有了較清晰的概念。

2003年到2009年跟隨謝宗榮老師觀察西港慶安宮香科、蘇厝長興宮與真護宮王醮,接著跟隨洪瑩發老師帶領的團隊參與完整記錄2014、2017年兩科佳里蕭?香科和2015年西港香科,而2018年的西港刈香以及近年的歸仁仁壽宮、關廟山西宮等地王醮也做部分紀錄。

2020年初佳里金唐殿庚子香科,王府人員正在整理所有添載物件時,曾福樹老師也過來看著,突然說他有2015年西港慶安宮的十三艙添載照片,可以送我。我要撰寫「王船十三艙物件研究」這事還沒告訴任何人,難道他有「天眼」?有了這批照片加上之前2014、2017年兩科的蕭?香照片,才開始定下心來研究,然後才有能力帶著稍微具體的概念與明確的問題去訪問長年備辦西港香科王船添載的陳再預先生,他不只替我解謎出惑,還送給我更齊全的添載物件照片,以及王李有志先生在1990年所撰寫的《佳里玉?皇?金唐殿十七角頭廿四村庄庚午香科五朝醮醮事簿》,裡面倉口簿有全部的王船添載明細,他的會計周麗娟小姐也給予不少幫助。因為2015年的照片是陳再預老師主持的拍攝,雖然是曾福樹老師先送我的,書中還是寫陳再預老師提供,但是如果沒有曾老師令我感激的熱心,這本書連開頭都有困難。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謝國興老師主編的《西港仔刈香》一書裡記載王李慶在1946年整理的《「丙戌科端月置」醮事簿》,這本古籍中編碼第三十四頁開始有共五張八面的〈王船倉口簿〉,結合這兩本倉口簿和所收集到的照片,加上陳再預老師的解說,讓我有開始撰寫的基本資料。

蘇厝長興宮與真護宮也有十三艙添載,和慶安宮與金唐殿的王李家版本差異很大,於是最先去拜訪長期為長興宮整理與及蒐集資料的祭祀組長陳燕輝先生、副總幹事陳冠傑先生,了解長興宮王醮王府的情形,然後進一步訪問王船師兼副主委謝福水先生、書記陳秀雲小姐、採購組長詹大松先生,這些是製造王船、備辦添載與整理資料的功臣,最後這些物件全交由主委詹偉修先生指揮處理,訪問主委也更進一步了解長興宮王醮的運作組織,以及子弟們的分工合作。

訪問真護宮方面,透過會計林芳梅小姐熱心協助,找到長期擔任房科組長的趙雲敏先生,他對整個添載瞭若指掌,一些現在已經沒用的早期名稱他都一清二楚,如果沒有他的解說,有很多名詞用語可能花費再多力氣也找不出相對應的現代意義,他還將當房科的心血結晶《科醮制禮》送我,是我以後再進一步研究相關領域的極珍貴資料。

以往做科儀及陣頭的紀錄,感覺是在外緣,此次訪問至少四間廟宇的主事者,則比較進入民俗文化層次,稍微接近了信仰的核心。

後來謝國興老師審查我的初稿,除了給予珍貴建議外,還幫忙畫一張「王船十三艙配置圖」,他所領導的團隊在2017年特別將金唐殿蕭?香科所有十三艙物件一樣樣拍攝,那些照片他通通都讓我使用在本書裡。非常感謝這個拍攝團隊,成員各是:洪瑩發、賴建宏、劉家豪、劉懷仁、胡祐禎等人。雖然後來又訪問柳營代天院,但是他們的添載備辦人是讓會首們分攤,沒有清楚的劃分艙房,所以在本書只有略提,但是仍受到多人的協助,如鄭百成老師、王明賢道長與王信義道長、楊佾澂先生等人。

這次所有訪問與資料收集的過程都很順利,這本書的貴人很多,三言兩語的內容,可能就是某位貴人的心血所得,我只是負責統整,希望能將重點呈現出來,尤其更精確地記錄與探討十三艙添載物件的內涵與意義。

有這個福氣完成這本書要感謝的人很多,主要的是引路朋友以及提供資料的貴人,按和這本書有關的貴人出現時間排序各是:謝宗榮、洪瑩發、楊賢志、黃文博、曾福樹、陳再預、周麗娟、陳燕輝、陳冠傑、陳秀雲、謝福水、詹大松、林梅芳、趙雲敏、詹偉修、謝國興和他的蕭?香助理團隊、鄭百成、王明賢、王信義、楊佾澂等等諸位前輩、老師,還要感謝文化局許琴梅小姐、田野的好友們和這些廟宇裡的其他直接、間接協助的諸位朋友,感恩!

‧摘文

王船材質與添載演變

「王船」顧名思義可解釋成「王爺搭乘的船」,船是航行於水上的交通工具,現今封建極權國度早已遠颺的時代,「王」又代表王爺祭典,王爺指代天巡狩神尊,由此「王船」的完整意思是:
王爺祭典中讓由天上請下來的神尊完成代天巡狩任務後,搭乘著回天述職或繼續巡狩他方的交通工具。
「本來在中國濱水區域就流行有用船送走瘟神疫鬼的傳統??沿海的省份,都習慣使用船作為驅離疫病、邪祟的法具,法船的形制、材質不一,或草或木、或紙木所造,均可用以順流送走象徵瘟疫、邪祟的兇神,如此就成為一種深具原型性的驅送之具。」此處所說的法船是指有法力的船,被用來送走瘟神疫鬼,即臺灣所說的王船。其材料通常就地取材,用草或廢棄木料造船,
紙料普及後也用在船上製造具體象徵物件。
完成於康熙59 年(1720)的《臺灣縣志》記載:「境內之人鳩金造舟,設瘟王三座,紙為之。延道士設醮??酒畢,將瘟王置船上,凡百食物、器用、財寶,無一不具。十餘年以前,船皆木製造,風篷、桅、舵畢備。醮畢,送至大海,然後駕小船回來。近年易木以竹,用紙製成,物用皆同,醮畢,抬至水涯焚焉。」康熙晚期,王醮已頗盛大,船為木製,添載物「凡百食物、器用、財寶」,而且「無一不具」,後來王船的材質改為竹紮紙糊,添載物一樣多,最後船隻「抬至水涯焚焉」。
乾隆29 年(1764)成書的《重修鳳山縣志》記載:「船中百凡齊備,器物窮工極巧,糜金錢四、五百兩,少亦二、三百兩,醮畢、設享席演戲,送至水濱,任其飄去。」這時史官所知道的王船,木製的放水流,紙船燒化,儀式都非常隆重,船中該有的都有,而且「船中百凡齊備,器物窮工極巧」,工藝水準已經達到高的境界,添載物件選擇精美器用,要給王爺最好的。
約1895 年成書的《安平縣雜記》記載當時白龍庵送瘟船的情形:「六月,白龍庵送船,每年由瘟王爺擇日開堂,為萬民進香。三天後,王船出海(紙製王船)。先一日殺生,收五毒諸血於木桶內,名曰千斤擔,當擇一好氣運之人擔出城外,與王船同時燒化。民人贈送品物、米包,名曰添載。是日出海,鑼鼓喧天,甚鬧。一年一次,取其逐疫之義也。」這時臺南白龍庵的船為紙製,添載物是信眾所送的實物,祭典非常熱鬧,不過看不出白龍庵是否有廟方規劃致送的添載品。
1920年《臺灣通史》記載:「歲以六月出巡,謂之『逐疫』。……越二日以紙糊一舟,大二丈,奉各紙像置船中,凡百器用、財賄、兵械,均以紙綢為之,大小靡不具。愚民爭投告牒,賚柴米,舁舟至海隅火之,謂之『送王』。」在這紀錄裡,船強調的是糊紙大舟,其他神尊、兵將、器用也都是紙或綢布製成,而且多了兵械,征戰意味濃厚,但連財賄也是糊的,雖然可以推算此時應該糊紙工藝興盛,仿真能力強,也可以看出添載物品用的是布紙糊的模型,可能因為船為紙糊,偌多的添載物件材質也是紙或布,才不會壓垮船,然而柴米還是實物。
由廢棄木料或就地取材的草、竹等製作船,用以載走邪祟,然後有木製及紙製帆船,日治時期用紙糊王船,更適於燒化遊天河,這一切都是為了「逐疫」。代為逐疫的王爺押船離去,信眾致送禮物,補充航行所需,而這些添載有上百樣,有具體的物件,也有「窮工極巧」、「紙綢為之」等等,古書所敘述的做法在現代臺灣的王爺祭典中都還看得到。宗教信仰一般都是靈驗取向的現實主義,過去怎麼做、怎樣較靈驗,未來就接著如此做,所以延續到現在的傳統,各地區各廟宇各有自己的私有作法,大同之中有很多小異。而現代王船有木製、有紙糊、有竹木複合做法,木船多用在大區域、大型王醮,範圍小的鄉里聚落,幾乎都是紙糊船,儀式都很隆重。各地區王爺祭典添載物件有真實的食物、器用,也有擬真的工藝品或糊紙物件,和封建時代相去不遠。本書所介紹的十三艙添載系統所用的都是木製王船,大型木王船才載得動數量龐大的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