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門就能吃鹽酥雞名店桃城雞排 贊助
2021-05-06 09:30:02PChome書店

深井效應: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


深井效應: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
作者:娜汀‧哈里斯(nadine burke harris)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18-11-01 00:00:00

TED演講超過400萬人點擊瀏覽。亞馬遜讀者4.7顆星好評支持。
這是一本震撼世界的革新之作!幫助我們治癒自己、孩子,以及全世界!
童年的傷和壓力,身體會記住,成為一顆不定時炸彈!
本書教你辨識自己身上是否有這顆炸彈和拆解之道。
7歲的小男孩,沒有發育不良,卻從4歲後停止生長……
43歲的男子,無不良嗜好又熱愛運動,某夜突然中風右邊癱瘓……
3歲的小女孩,一直想辦法要增重卻失敗,卻只要爸爸出遠門就會稍微變重……
42歲的女子,半夜會夢遊狂嗑猛吃,造成嚴重過胖……
如果你是醫生,
發現來看病的100名病人都取同一口井的水,其中有98人開始腹瀉,
那麼你該一直開抗生素治療?還是停下來問:「那口井裡到底有什麼鬼東西?」
你我都暴露在這種常見卻不曾察覺的危險之中,
因為那口深井裡藏著的不是可見的有毒物質,而是:你我的童年逆境經驗。
童年逆境經驗對我們不只有心理層面的影響,還能改變細胞讀取DNA和複製的方式,長期改變我們的身體。不僅出現學習或行為問題的機率是其他人的32.6倍、曾試圖自殺機率也高達12.2倍、罹患冠心病、癌症、肺部疾病、中風、糖尿病的機率都高達近3倍、憂鬱等心理疾病更突破4.5倍。
作者當了好幾年的醫學偵探,終於找到戰勝童年逆境經驗的方法,並在書中提出六大治療重點。我們不該把童年逆境經驗視為悲劇或童話故事,也不須克服、怪罪或選擇遺忘自己的童年。而是該找到直視這個問題的勇氣、打破惡性循環,進一步獲得能治癒一個人、一個社區的工具,從而逐步改善整個國家、整個世界的健康。

★名人推薦:

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召集人,胡嘉琪博士 專文導讀

王浩威(精神科醫師)
何素秋(家庭扶助基金會執行長)
吳佳璇(精神科醫師)
李崇建(親子作家)
周慕姿(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
林靜如(律師娘)
洪素珍(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
留佩萱(美國國家認證諮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娟瑜(國立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
陳潔?(《不再沉默》自傳作者)
謝文宜(實踐大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教授)
──好評推薦

● 何素秋,家扶基金會執行長
作者以溫柔但堅定的文字語言,深刻描繪每一件真實案例裡所透露的身體語言。本書的出版,不僅可做為專業工作者的閱讀寶典,更值得推薦給所有家長共同感受。
● 吳佳璇,精神科醫師/作家
作者是學養熱情兼具的臨床醫師與運動倡議者,《深井效應》因她一流的說故事技巧,深深感染了同在臨床第一線的我。
● 胡嘉琪,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召集人、《從聽故事開始療癒:創傷後身心整合之旅》作者
對於在臺灣推動創傷知情照護或創傷知情學校,本書將帶來莫大的幫助。
● 洪素珍,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
令人佩服。從為人忽略的角度歸納,得到更進步的理論。
● 陳娟瑜,國立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
相較於霍亂汙染的井,童年逆境經歷這口井對於健康的影響更為廣泛(過敏、癌症、心臟血管疾病與精神疾病等),傷害更為長久(到子孫後代)。推薦這本書給所有關心兒少健康發展的家長及在工作場域與社會參與中,為經歷童年逆境族群服務與倡議的人。
● 留佩萱,美國諮商教育博士候選人、美國執業諮商師
當社會能開始討論童年逆境經驗,就能幫助更多人復原。
●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
我們都有機會幫助孩子抵禦毒性壓力的衝擊,扭轉成長命運。
● 陳潔?,《不再沉默》自傳作者
這是本對童年受虐者意義重大的書。
● 謝文宜,實踐大學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教授
我深知童年創傷對於人們的心理狀態及人際關係都具有極深遠的負面影響,閱讀此書後更是震撼於它對一個孩子的身心造成的傷害有多大。非常佩服作者娜汀哈里斯醫師盡其畢生之努力企圖預防並減少童年負面經驗對人們造成的傷痛,這是一本令人心痛但卻也充滿可能性的書,強力推薦關心孩子未來以及從事心理衛生及醫療專業的人士細細品讀。
● 保羅.塔夫,紐時全年暢銷書《孩子如何成功》作者
一個令人心碎、震驚世界的革命之書。娜汀‧哈里斯醫師發現了我們每個人曾經隱藏的故事,並提供一套基於科學的方式,幫助我們每個人醫治自己、我們的孩子和我們的世界。
● 艾許莉・賈德,美國女演員和政治行動家
這本極具智慧和富有同情心的書籍,揭露我們的身體、家庭、社區在童年的毒性壓力下的真實情況,以及針對個人治療的針對性解決方案。我的ACE指數高達九分。當我需要時,一個人伸出了希望之手並幫助我,這本書也將有能力把這一手伸向無數其他人。
● 蜜雪兒‧亞歷山大,《新黑人》作者
這本書是驚人的呼喊求救,挑戰我們重新想像公共健康問題。在這個高度吸引人的書中,分享了多項研究和故事,都證明數百萬人的生命取決於我們最終是否接受兒童逆境和有毒壓力的長期後果。
● 傑德‧凡斯,《絕望者之歌》作者
本書令人心碎卻又美麗,講述我國弱勢人群面臨的最重要的單一問題:童年創傷。作者將觸手可及的個人故事與突破性研究結合在一起。除非我們解決它,否則失敗者將成為我們國家的孩子。

★讀者推薦:

[讀者實在推薦 ]
● 令人印象深刻,不僅對人體的運作機制更加了解,這本書也是你更了解自己人生的大好機會。
● 這是本非常棒的書、是一項很棒的發現,也是能夠改變世界的書。不僅很聰明也充滿同理心,不但很科學卻容易理解,不光是很個人的體驗也是我們每個人都在面對的問題。
● 作者告訴我們,只要改變生活的方式,就能做出極大的改變。所以如果你認識任何人因生活的困難而遭到折磨,而且深切急需尋求他們生病的原因,推薦他們讀這本書吧!
● 我幾乎是站著讀完這本書的。讀完書後,我在社群網站上,如IG或Goodreads上都大力推薦這本書,因為我希望大家都能讀它!
● 即便我自己是名職業諮商師,還是從書中學到了不少。
● 每個關心我們社會未來的人都應該讀讀這本書,更應該強制每對父母、每位兒科醫生都該了解作者說的童年負面經驗對人生的重大影響。
● 我自己是老師。讀了這本寫得極好又容易理解的書,大力推薦給我的幾位同事!其中有同事馬上就買了一本!
● 這本書雖然探討的是非常重大的問題,但作者透過非常對話性的方式、非常詳盡的研究資料,讓整個內容變得非常好讀,像是在讀小說一樣。每個人都應該讀看看,而我保證絕對不會後悔!
● 非常有說服力!而且是份給予我們希望的研究!
● 充滿洞見與豐富的資訊!
● 我自己也是遭受性虐待的受害者,並且透過許多療法幫助自己獲得療癒。大家都知道遭受身體、精神或性行為虐待的孩子會永遠改變,並對過去的經驗保持沈默。我們該如何防止這種沉默的流行?這本書能夠給我們一些見解。
● 這本書對所有想要改善與孩子相處方式的人,或是曾經在童年時深受痛苦的人,都能派上用場、幫上大忙!
● 我自己的ACE指數大約在6,因為童年時媽媽有憂鬱症,再加上直到18歲才找到我的爸爸。因為如此,我一直在心理上都有一些陰影。我不斷告訴自己過去的已過去,但卻一直無法好好振作繼續向前。直到後來我的母親告訴我,她在6歲時曾被父母遺棄,在22歲時就懷了我。讀了這本書後,我不禁思考,若我的母親早就因為檢驗出ACE的高指數而進一步改善生活,我的人生應該就會是完全不同的樣貌。但是,幸好我藉著書中教導的方式,逐步改善我的睡眠、運動、飲食、冥想,以及擁有健康的心理和人際關係。的確,讓現在的生活變得更好了。接下來的日子,我會繼續利用這本書當作工具,並推薦給所有需要它的人。

★內文試閱:

‧導讀

人人創傷知情的社會,方享安康/胡嘉琪博士 對於在臺灣推動創傷知情照護(trauma-informed care)或創傷知情學校,《深井效應》一書的出版,將帶來莫大的幫助。這是今年度讓我非常興奮的一件大事!
知情是什麼意思呢?知情就是有知識,而知識就是力量。當我們對一件事情有更多資訊的時候,我們就有力量可以做些什麼,讓自己跟心愛的人過著更美好的生活。
如同本書作者在第一章的例子:艾凡的妻子與兒子具備「中風知情」的知識,所以可以在艾凡中風的第一時刻辨認中風症狀,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把握治療的黃金時刻。
而在創傷知情的社會裡,醫護人員、學校老師、司法體系、政府官員、一般大眾,都可以辨認出創傷(惡性)壓力的影響,在不同的層面,針對惡性壓力進行預防與介入。本書作者有著醫學與公共衛生雙重訓練,她用生動易懂的語言,解釋身體面對惡性壓力時的反應,以及為什麼這樣的壓力反應會對身心造成深遠的影響,很值得各行各業的民眾參考。
一口任何人都可能喝到的毒井
作者舉出艾凡的例子原本想強調的是,像他這樣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的中年人,也逃不過童年逆境當中所隱含的惡性壓力影響。
沒錯,在惡性壓力之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總統還是販夫走卒,當惡性壓力把你的身心逼出你原本可以容納的範圍,就有可能留下負面影響。
壓力對身心的影響是非常主觀的。所以,除了我們一般人熟知的地震颱風等重大災害有可能帶來惡性壓力,很多的惡性壓力是無形的心理壓力。而在心理壓力中,除了一般人熟知的肢體暴力與情緒虐待,也可能包括長期情緒忽略、重大的醫療介入、家中資源遭遇沉重打擊(例如家人長期生病、有牢獄之災、因破產欠債、受政治迫害等狀況)。
本書作者幫助我們更清楚地看見,當幼童的身心,尤其是還在發展關鍵期的大腦,長期被惡性壓力反應襲擊,就像是我們日日飲著最深的毒井而不自知,日積月累,就形成各種莫名的生理與心理症狀。
一口你有錢還是可能喝到的毒井
作者分享了自己在充滿貧窮暴力犯罪的舊金山灣景社區當醫生,以及從事社會運動的經驗,但她也特別在第十章分享自己從富裕的朋友口中所聽到的童年逆境故事。
作者想強調的是,在逆境中的壓力並非只存在於極端貧窮的社區。第一份針對童年逆境研究的對象,就是在加州有醫療保險的中產階級。在這群有穩定工作、有錢買保險的成年人當中,只有不到二分之一的人從來沒有經歷過任何童年逆境經驗。
事實上,根據研究指出,嗷嗷待哺的嬰兒,最恐懼的就是照顧者(一般多為母親)的情緒隔離。媽媽面無表情的臉會讓嬰兒心跳加速。而照顧者本身如果因為產後憂鬱或長期身心失調而身心解離,會讓嬰兒在長大後也容易出現身心解離的症狀(注:請參考西安大略大學精神病學家露絲•拉尼厄斯博士(Ruth A. Lanius) 一系列的研究)。
在臺灣,因為就業機會外移而有許多假性單親的家庭,加上傳統的婆媳觀念尚存,許多小媳婦就可能在懷孕生子的過程中極度缺乏社會支持,身心被逼出憂鬱或解離等狀況,這在經濟富裕的中上階級或許更常見。
當整個社群面臨創傷的危機
當初贊助童年逆境經驗研究的加州保險公司(Kaiser Permanente),近年來也邀請非營利組織預防研究所(Prevention Institute)從社群的角度對逆境與復原力進行討論。
預防創傷與增進抗逆復原力(resilience),並非是個人的問題,而是一整個社群的議題。惡性壓力的症狀,不只是出現在個人的身上,也可能表現在一整個社群的環境中。(注:請參考預防研究所公布的〈群體逆境經驗與復原:面對與預防群體創傷的架構〉(Adverse Community Experiences and Resilience: A Framework for Addressing and Preventing Community Trauma))
學者提出,一個健康的社群有三大特點:一、在經濟與教育層面有公平的機會,二、在社會與文化層面有良性的人文交流,三、在物理與建築層面有健康的環境。
相反的,一個社群如果長期處在惡性壓力中,又缺少抗逆復原力,就有可能出現社群創傷的徵兆:一、在經濟與教育方面機會有限,例如,投資外移、企業遷離、出現長期失業甚至跨世代貧窮的狀況。二、社會文化問題層出不窮,例如,政治與社會效率積弱不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網絡斷裂。三、不健康的物理環境,例如,不健康的民生消費產品、破敗的建築與街道、惡質危險的公共空間。
臺灣最美麗的風景就是人,這座寶島上有許多善良的人們在經濟、教育、人文、地理各層面努力著,持續增進社群的復原力。可同時,當下的臺灣,確實也顯示出處在惡性壓力下的部分社群創傷的徵兆。
跨過逆境增進抗逆復原力
童年逆境會增加幼童暴露在惡性壓力下的危機,但並不是說遇到逆境我們就一定會受創。面對逆境,我們也可以擁有幫助我們面對挫折與危機的抗逆復原力。
過去數年來,我每年回臺灣時,會到不同地方提供關於創傷知情與抗逆復原力的講座,我最常強調的一點就是,「一個多重系統的問題需要一個團隊才能解決」。
本書所分享的故事,絕對不只是把惡性壓力當成一個單純的醫療問題,要能夠看見並消除童年逆境這口本世紀最深的毒井,我們需要一群互助合作、能發揮團隊創造力的成年人。
因為無形的惡性壓力這口深井,挑戰了許多既有的傳統思維。
內科醫生領悟到,自己用盡全力幫助婦女減重,卻正在剝奪這位女性對抗童年性侵的唯一武器:體重,原本想救人的醫生卻可能害了人。小兒科醫生發現,原來要真正幫助孩子健康長大,不是只醫身體的疾病就夠了,要真正幫到孩子更要去協助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培養穩定的身心與人際關係。
這也是本書作者想強調的,當小兒科醫生向心理師學習,心理師與社工師合作,甚至,醫療系統與政治法律教育系統聯手,這些大人們就為社群中的孩子,編織出具有抗逆復原力的支持網絡。
中文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當越來越多成年人願意投入淨化童年逆境這口深井,或許,這其中產生的跨學科跨領域合作的智慧,也正是可以用來解決本世紀諸多人文與生態危機所需要的大智慧。
但願,我們繼續邁向人人創傷知情,人人具備基本安定身心技能,人人能夠組織社群培養社群復原力的美好社會。(本文作者為《從聽故事開始療癒》作者、華人創傷知情推廣團隊召集人)

‧前言

童年的傷,一直和我們同在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星期六早上五點鐘,一名四十三歲的男性醒了過來—我們就叫他艾凡好了。他太太莎拉蜷縮成平時睡覺的姿勢躺在一旁,一條手臂擱在額頭上,輕柔的呼吸聲陣陣傳來。艾凡打算翻身下床上廁所⋯⋯但事情不太對勁。
他沒辦法翻身,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右手臂麻痺沒知覺。
「嘖,一定是壓著手臂睡太久了。」艾凡心想。他做好心理準備,等待血液恢復循環時灼熱、刺痛的麻癢感。
他試著動動手指加速循環,卻毫無效果。膀胱那股近乎疼痛的壓迫感實在等不及了,於是他又一次試著坐起來。什麼事都沒發生。
怎麼⋯⋯
從過去到現在,艾凡移動手腳從不須多想,他現在試著用平時的方式挪動右腿,他的腿卻毫無動靜。 他又試了一次。沒用。
看來,今天早上他的身體不想配合。說來奇怪,艾凡的身體怎麼突然不聽使喚了?但他現在沒空想這件事,現在最要緊的是解決急迫的尿意。
「寶貝,可以幫我一下嗎?我快尿出來了。妳把我推下床,免得我尿在床上。」他對莎拉半開玩笑地說。
「艾凡,怎麼了?」莎拉抬起頭,瞇著眼睛看他。
「艾凡?」第二次喊他的名字時,莎拉的語調陡然拔高。
艾凡注意到莎拉眼底的擔憂。她看著自己時,臉上充滿兒子發燒或半夜生病的憂急。只是需要人推他一把,沒必要大驚小怪,何況現在才清晨五點,不是長篇大論的時候。
「親愛的,我只是想小便而已。」艾凡說。
「怎麼了?艾凡?你怎麼了?」
莎拉霍然起身開了燈,像盯著週日報紙驚人的頭條似地盯著他的臉。
「寶貝,我真的沒事,只是想尿尿。我睡到腿麻掉了,妳可以扶我一把嗎?」他說。
只要把重量稍微移到身體左側,他就能換個姿勢,幫助血液循環—至少,艾凡是這麼想的。他只是想下床上廁所。
這時他才發現,麻木的不只有右手臂和右腿—他的臉也沒有感覺。
整個右側身體都麻掉了。
我怎麼了?
然後,艾凡感覺到左腿一片溫溼
他低頭一看,驚見自己的四角褲溼透了,尿液正開始滲入床單。
「天啊!」莎拉尖叫。看到丈夫尿床的剎那,莎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立刻展開行動。她一躍而起,艾凡聽見她跑進十多歲的兒子房間裡,隔著牆聽不清楚他們簡短的對話。莎拉匆匆忙忙跑回來坐在床邊,她抱著艾凡,輕撫他的臉。
「你沒事,」她說,「沒事的。」她柔聲安慰。
「寶貝,到底怎麼了?」艾凡看著太太問。他注視著莎拉,猛然發現她聽不懂。雖然他移動唇齒說出字句,莎拉卻一個字也聽不懂。
這時,艾凡腦裡不由自主地重播一段滑稽的卡通廣告:一顆心臟隨著可笑的歌曲上下彈跳,唱著:
「微笑」是臉部特徵。彈、彈。
「手舉高」是手臂力量。彈、彈。
「說說話」是說話表達。
「搶時間」是該打119了。學會辨認中風的症狀,快速行動!FAST(Face, Arm, Speak, Time)!
不會吧!

現在才清晨,但艾凡的兒子馬克斯快步走進來,將電話遞給莎拉。父子視線相交,艾凡在兒子眼中看見驚恐與擔憂,使得他心一揪。他努力告訴兒子自己沒事,但從兒子的表情看來,顯然他安慰的話語起了反效果。馬克斯嚇得整張臉皺了起來,淚水滑下面頰。
莎拉拿著電話和119接線生對話,一字一句都鏗鏘有力。
「我需要你們現在派救護車過來,就是現在!我先生中風了。對,我很確定!他整個右半邊都不能動,臉也有一半動不了。不行,他沒辦法說話,他講的話都糊在一起了我們聽不懂。請你們快一點,現在派救護車過來!」
❖ 一批緊急救護人員在五分鐘內抵達現場,他們用力敲門、按門鈴,莎拉衝下樓開門。小兒子還在他房間裡睡覺,莎拉怕他被吵醒,但幸好他沒有甦醒的跡象。
艾凡盯著天花板的框飾,努力想冷靜下來。他感覺意識開始飄走,離此時此刻越來越遙遠。這不是什麼好事。
回神時,他發現自己躺在擔架上,被人抬著下樓。下了樓梯後,救護人員停下腳步調整姿勢。在那一瞬間,艾凡瞥見其中一名救護人員的眼神,不禁心底發寒。那是理解與憐憫的眼神,意思是:可憐的傢伙。這種症狀我看過,不會有好結果的。
被抬出家門時艾凡心想,也許他這輩子再也不會回到這幢房子、回到莎拉和兩個兒子身邊。從剛才那名救護人員的表情看來,他很可能回不來了。
到了急診室,醫護人員不斷向莎拉詢問艾凡的病史,她將所有可能相關的細節都說給他們聽:艾凡是電腦程式設計師,每個週末都會騎腳踏車去爬山。他最愛和兒子打籃球,是個好爸爸。平常過得很快樂。上次健康檢查時,醫生說他身體很健康。莎拉聽見一位醫生透過電話將艾凡的病情告訴同事:「四十三歲男性,不抽菸,沒有任何危險因子。」
然而莎拉、艾凡,甚至連醫生都不曉得,艾凡其實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危險因子。他中風的機率,是沒有這個因子的人兩倍以上。那天,急診室裡沒有一個人知道,幾十年來一種無形的生物作用悄悄改變了艾凡的心血管系統、免疫系統和內分泌系統,很可能導致了現在出現的病症。多年來,艾凡做了這麼多次健康檢查,卻一次也沒有人提到這個危險因子,以及它潛在的影響力。
提升艾凡罹患好幾種疾病的風險,也就是害他一早醒來半邊癱瘓的危險因子,其實並不少見,全美國約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暴露在這種常見到卻無可察覺的危險之中。
那麼,這個危險因子到底是什麼?鉛?石綿?還是某種有毒的填塞物?
答案是:童年逆境經驗(childhood adversity)。
大多數人都想不到小時候發生的事竟然能和中風、心臟病或癌症扯上關係,但很多人都知道,一個人小時候有過不好的經歷,情緒和心理會受到衝擊。我們知道,這裡頭有一群不幸的人(或是某些人稱之為「軟弱」的一群人)必須面對的恐怖後果:藥物濫用、暴力循環、監禁,還有其他心理問題。但是對其他人來說,童年逆境經驗不過是我們和別人第五次或第六次約會以後,才會提起的討厭回憶,就只是戲劇性的事件或精神包袱,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們都自認為理解「童年逆境經驗」。
很久以前,孩子就不斷面對家暴、忽視、暴力和恐懼。父母親喝酒吸毒、犯罪被捕和離婚,也不是什麼驚人的事情。夠聰明、夠堅強的人就可以掙脫過去的束縛,憑意志力和復原力成功。
⋯⋯真的是這樣嗎?
你我頭頂上的童年陰影
我們都聽過:童年過得苦的人,長大後克服這道障礙—甚至是從痛苦經驗獲得力量。而且對那些無法擺脫童年陰影和各種長期影響的人來說,這些話可能會引起羞恥,或是絕望的情緒。其實,童年逆境經驗的故事沒那麼簡單。
近二十年的醫學研究顯示,童年逆境經驗對我們不只有心理層面的影響,還會長期改變我們的身體,在幾十年內無法脫離其魔爪。童年逆境經驗能改變孩子的發育與生理、引起長期發炎反應和影響一輩子的激素變化、改變細胞讀取DNA和複製的方式,甚至大幅提升罹患心臟病、中風、癌症、糖尿病,還有阿茲海默症的風險。
新的科學證據告訴我們:即使過了好幾年,自力更生「戰勝」了童年陰影的人,還是會敗給自己的身體。很多人小時候不幸福,後來還是帶著優異的成績上大學、建立自己的家庭。他們依著故事的軌跡克服難關,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然後,他們開始生病、中風、罹患肺癌、心臟病,或是憂鬱症。他們又沒有酗酒、暴食或抽菸,怎麼會得這些病?這絕對跟他們不堪回首的過去沒有關係,因為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對吧?
事實上,儘管像艾凡這樣的人克服了童年逆境經驗,努力了一輩子,得到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等慢性病的風險,還是比別人高出許多。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小時候的壓力,會在中年甚至是老年時突然冒出來,影響我們的身體健康?有沒有什麼治療方法?我們該怎麼做,才能確保自己和孩子平安健康?
二○○五年,我在史丹佛完成了小兒科住院醫師的實習,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這些問題的存在。我跟其他人一樣,只看到片面的故事。但也許是偶然,也許是命中注定,我隱約瞥見了隱藏在故事中的事實。我最初認知到童年逆境經驗的影響,是在生活最不容易的地方:一座資源充足的富裕城市中,有色人種居住的低收入戶社區。我在舊金山資源短缺的灣景獵人角社區開了一間社區小兒科診所。每天見證幼小的病人肩負創傷和壓力的重擔,身為人類的我只想難受地跪下,但身為科學家和醫師的我站了起來,開始提出之前沒想過的問題。
我的經歷讓我對童年逆境經驗與這類勵志故事徹底改觀。我現在看到的,不只是我們自以為了解的部分,而是完整的故事。這本書將幫助你了解童年逆境經驗對你的人生、親友的人生有什麼影響。而且更重要的是,你會從書中得到治癒一個人、一個社區的工具,從而逐步改善整個國家、整個世界的健康。
希望這本書也能改變你對童年經驗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