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us最後一款內燃機跑車將曝光 贊助
2021-04-27 18:18:03PChome書店

動物數隻數隻:另類爆笑的動物行為觀察筆記


動物數隻數隻:另類爆笑的動物行為觀察筆記
作者:張東君(青蛙巫婆)/唐唐(繪)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4-11-01 00:00:00





外號「青蛙巫婆」的張東君從小生長在充滿動物及研究者的環境中,在耳濡目染下,四歲時就決定自己將來要當動物學家。因為周遭的大人們,總會以各種言教身教引導她去發現動物的有趣、可愛之處。而這些跟動物有關的知識,大概都不是從書本上讀到的,而是從生活中的觀察、從被蛇嚇的等等經驗中體會到的。

對她來說,動物就像是水或空氣,是不可或缺的生活要素。因為大家都說「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她熱愛的毛毛蟲自然也想要給好朋友看看……。只是通常朋友都不太領情。那麼,只好退而求其次,只講有趣的動物故事給大家聽囉。

張東君曾在臺北市立動物園的「創新獎」比賽中,以動物造型的創意甜點獲得首獎,因為她相信可以用「吃」來加深記憶、用「五官六感」來學習動物知識,這應該可以說是青蛙巫婆熱愛動物的極致展現吧!

本書中除了勁爆搞笑、不為人知的動物觀察祕辛外,還有千奇百怪的動物食譜做法,想要體驗靈長類專用的猴米糕口感嗎?想知道怎樣揭發偷吃鴨子飼料的紅鶴犯人?如何製造讓刺蝟為之瘋狂的健康跑步機呢?……只要照著這本巫婆祕笈調製,這些困惑保證會迎刃而解!

★ 內文試閱

【精彩片段1】巫婆是蝙蝠的奶媽
我從小就愛看書,結果看出了一大堆很不切實際的「夢想」,而其中記得最久的情節,大多是和吃或動物有關的。讀《小黑三寶》時,很想試試三寶的媽媽用四隻老虎追逐後融化而成的「虎油」做的煎餅;看完《愛麗絲夢遊仙境》以後,也很羨慕他們能夠用紅鶴當球桿打「刺蝟槌球」。但是我最大的願望,卻是「總有一天,我一定要養一隻蝙蝠,在牠脖子上繫個領圈,像放風箏一樣地帶牠到外面散步!」
走在路上「蹓蝙蝠」,讓周遭的人發出害怕或是欣羨的驚嘆聲,這個畫面,光是想像就已經讓我興奮不已。不過身為動物研究者,有義務要推廣「正確對待動物的方式」,所以我的夢想,便一直只能是個「不可告人」的白日夢。
可是,老天爺待我不薄!
在某個六月天的下午,我突然接到一通來自學妹「女蝠俠」(蝙蝠博士)的電話:「妳要不要養蝙蝠?」因為她要到野外做實驗,不在家的時候要替蝙蝠找「奶媽」。蝙蝠?而且有四隻!我怎麼可能說不好呢?
女蝠俠說是有人看到牠們「掉了一地」,好心撿了送給她收容的。每隻都不到三公分大,是大概剛出生七到十天左右的小貝比。正式的名稱是「東亞家蝠」,體型很小,成蝠的體長也只有四公分多;住在建築物的各種縫隙裡,是臺灣最常見的蝙蝠。這幾隻大概是在媽媽出外覓食時,從原先「吊掛」的地方掉下來的吧!
蝙蝠是哺乳類,小時候當然吃奶。十天大的小蝠體重不過2.5公克;而四隻小蝙蝠一頓飯的食量加起來總共只有1cc!這麼一丁點的食量,要是不多餵幾次的話怎麼可以呢?於是我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二點為止,大概每三個半小時就用滴管餵牠們吃一次全脂鮮奶。而把鮮奶溫熱的方法非常簡單,只要把滴管握在手心,握個兩分鐘就行啦!為了要定時餵食,我每天把牠們裝在小籐籃裡帶來帶去,只要是看過牠們的人,都會一改對蝙蝠的刻板印象,從「應該很可怕,要離得越遠越好」,變成「好可愛,可不可以放在我手上讓我摸摸?」連平時怕動物又不愛吃飯的幼稚園小朋友們,都會為了想摸小蝠而大口扒飯呢!所以小蝠們對蝙蝠的形象及推廣教育真可說是貢獻良多。
七月初,小蝠們的犬齒已經很明顯,食量也變得比較大,不過每隻每餐還是吃不到1cc的牛奶。小蝠們長到快滿月,每次被餵食的時候都會趁機在房間裡攀爬走動,非常活潑。七月中旬,牠們開始吃「副食品」了,除了喝牛奶之外,偶爾還會吃一點我們擠出來的麵包蟲內臟。
養小蝠的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小蝠們也變成可以開始直接吃蟲(只要用鑷子替牠們夾著蟲)。然後,在七月底,女蝠俠開始讓小蝠們學飛。因為在餵食的時候,偶爾就會有一隻自己拍拍翅膀,突然飛個一公尺,然後「啪咑」一聲地貼到壁紙或是窗簾上。
在女蝠俠的「指導」之下,四小蝠們從只會往下滑行,變成能夠飛上十餘分鐘不停,而且還可以在空中轉彎的飛行高手。所以,在最後一次把牠們餵飽之後,就把牠們帶到原先被撿到的地方野放了。雖然心裡都很捨不得,可是野生動物就應該要回歸野外才對。
這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但是至今我仍然會在每天傍晚時抬頭看看夜空,希望哪一天突然會有一隻東亞家蝠,不期然地停到我的肩膀上。

Frogwitch Recipe
●蝙蝠不宜薑汁撞奶●
材料
牛奶 1杯,約250㏄
糖 適量
老薑 1塊

作法
1.把老薑磨成泥,然後手握薑泥,擠出薑汁。
2.將牛奶倒入鍋中,加熱到攝氏60度,當看到牛奶出現泡泡時,便可以熄火了。
3.先將1湯匙的薑汁放在碗內,再把溫熱的牛奶很快的倒進碗裡,用湯匙攪拌一下,靜置5分鐘,讓它凝結,一個有薑味的牛奶布丁就完成了。

溫熱的牛奶不但可以讓人身體暖和,也可以餵飽小蝙蝠喔,因為牠雖然會飛卻不是鳥,而是吃媽媽的奶長大的哺乳類。不過,蝙蝠是不吃薑的啦!

【精彩片段2】紅鶴的發色劑
當我還在日本京都念書的時候,因為研究的題目是皺皮蛙(Rana rugosa)的行為和生態,所以每週除了要上我所屬的生態講座的專題討論課以外,還被指導教授規定要去上行為講座與系統分類研究室的專題討論。
說老實話,雖然我是屬於生態講座的學生,但是卻更喜歡行為講座的專題討論。因為研究生態的人,研究的主題有可能是某一種生物的生態;或是像我一樣,既做行為又做生態,所以研究的範圍通常比較廣。但是研究動物行為的人,則至少會針對某一種動物的行為做深入地觀察和研究,因此往往就會有和自己的研究對象「同化」的傾向,所以行為講座裡的每位學生,都很獨特而且有趣。
為什麼說會和自己的研究對象同化呢?這是因為研究動物行為的人的動作會和研究對象同步,研究對象走或飛或爬到哪裡,就得想盡辦法跟到哪裡,當動物停下來的時候也要跟著停下來;只不過在動物吃東西的時候,研究動物的人光是記錄就忙不過來了,是沒有機會一起吃東西的。所以呢,久而久之,研究者的步調就會漸漸的和動物一樣,研究烏龜的就走得慢;而研究鳥的,動作就顯得很輕快。
上專題討論課時,除了討論其他科學家們已經發表的論文以外,也要輪流報告自己的研究進度。既然是動物行為的報告,當光用嘴巴講或是放幻燈片不夠清楚說明時,大家就會開始手腳並用的比劃起來,於是,看起來就更接近自己的研究對象。在專題討論中的眾家動物「學」家(研究動物到學動物學得很像的人)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研究紅鶴的學妹,而且很巧的,她還姓鶴田哩(在日文裡是用外來語「佛朗明哥」來稱呼紅鶴,所以日本人在聽見她的名字時,就沒有像我這麼興奮)。
鶴田是在大阪的天王寺動物園研究紅鶴的。當她對大家描述紅鶴的求偶行為時,可真是唱作俱佳!只見她一邊拍打「翅膀」(把手臂彎折到連作瑜伽的人都會羨慕的地步)、一邊把脖子前後伸縮,讓聽眾懷疑人的脖子的伸展極限到底在哪裡;有時她還會把脖子伸直、仰天長嘯,學公紅鶴的求偶行為簡直是像到不行。所以當她在做期中報告時,平時很嚴肅的教室裡面,就大大小小笑成一團。何況她的報告內容也不輸她的「表演」,兩兩相乘下,報告分數當然就很漂亮囉!
在研究動物的求偶行為時,通常一定要討論的,是為什麼有些雄性會求偶成功,有些卻不會。在紅鶴求偶的場合,不只是舞蹈及歌聲會影響求偶的結果,紅鶴身上的顏色更是重要的關鍵。而且,紅鶴的顏色居然還會受到人為干擾的影響呢!
大家都知道紅鶴的顏色,是有點偏橘的粉紅色。而研究的結果則讓我們知道公紅鶴的顏色越紅,就越受雌性的歡迎。野生的紅鶴會濾食各種不同的小生物,也會吃到許多甲殼類(如小蝦、小蟹等),而甲殼類吃得越多,紅鶴的顏色就會越紅、越受雌性喜愛。
世界各地的動物園在餵紅鶴時,通常都是用配好的紅鶴專用飼料,再加上一些補充性的維生素。在紅鶴的研究還沒有很透徹之前,動物園在餵紅鶴的時候,飼料中是沒有加甲殼素的。但是在發現自家的紅鶴居然會「褪色」以後,各個動物園也就急了起來,互相詢問「讓紅鶴紅回來的方法」,最後才研發出像現在這種可以保持紅鶴顏色的飼料。
有一陣子,臺北市立動物園裡最有趣的現象之一,就是紅鶴會去搶鴨子的飼料。而鴨子既然食物被搶,為了填飽肚子,當然也就會去吃紅鶴的飼料。結果因為鴨子的飼料和紅鶴的不一樣,並沒有加甲殼素等的「發色劑」,所以偷吃鴨飼料的「犯人」顏色會漸漸變淡,完全就是「不打自招」!話說回來,去吃紅鶴飼料的鴨子,倒是沒有半隻變紅……。

Frogwitch Recipe
●吃了就紅美乃滋蝦●
材料(4~6份)
蝦 數尾
美乃滋 1小包

作法
1. 把蝦洗乾淨,剝不剝掉蝦頭都可以。
2. 用烹飪剪刀從蝦子的背部正中央剪開到尾部。
3. 用牙籤挑掉沙腸。
4. 在剪開的部分擠上一長條的美乃滋。
5. 放到烤箱裡面烤5分鐘或是烤到蝦子變通紅為止。

不管是人還是鳥,偷吃遲早都會露出把柄的喔!下次有機會到動物園看紅鶴的時候,記得比比看紅鶴身上的顏色,再注意看顏色淺和顏色深的紅鶴,和其他紅鶴之間的互動有沒有差異,學習記錄動物的行為吧!

【精彩片段3】林旺走了
「完了,林旺掛了!」這是在我2003年2月26日一早走進動物園,還沒走到行政大樓,就已經看到停滿了各家媒體的SNG車、車身上寫著連續劇名的宣傳兼採訪車時浮現的第一個、讓我的心抽痛了兩下的想法。
不過轉念一想,「今天是動物認養案接受捐款的第一天,也許是這件事吧」,有點沒神經地邊走邊想,在遇到剛打完卡的小學妹阿眉之後,還討論了一下林旺的情況呢!但是因為我們都沒有碰到其他人,所以不知道媒體集合到動物園來,到底是為了那樁?
把包包放進辦公室、開了電腦之後還是有點介意,於是就跑到動物組去繞了一圈。沒有異狀、沒人告訴我任何新聞。我安下心來,很自動地塞了一塊放在桌上的「金橘年糕」進嘴巴裡,悠哉地從動物組晃出去。
「東東,妳還不知道嗎?」負責園區內修繕工程的小擎追出來問我。
「聽阿眉說妳還以為是動物認養的事,那妳現在知道沒?」
不祥的感覺浮上心頭,我問她:「是林旺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我比你更脫線,我起初以為他們是來採訪今天園區競走的事呢!」小擎邊安慰我,邊送我下樓梯。
走回辦公室坐下以後,我開始極度地懊悔自己在昨天同事們趁著中午的好天氣,走到雨林區去探視林旺時沒有跟去,沒能看到生前的林旺最後一眼。「想看林旺」的念頭隨著時間的經過,一秒一秒地膨脹。所以一等同事們來上班,我就約她們一起去看林旺。
這時候,服務臺已經廣播過熱帶雨林區暫停開放的消息了,於是我們也不打算近看,只想走環園道路,從雨林區的上方看牠一眼。
沒想到就連環園道路的入口處也封鎖了。平時都是「自己人」的駐警站著把關,很堅決地不肯放行;而在一旁等候採訪的諸多媒體記者也都虎視眈眈在一旁監視,生怕有人比自己早進去。駐警問我:「妳為什麼要去看林旺?」我答不出來。夜行館的動物管理員范姜也說:「妳看監視錄影帶就好了嘛!何況不急著現在,等一下也可以看呀,反正大家一整天都會在這裡的」。我無法回答我為什麼想看林旺,可是我就是想看牠呀!我不想看錄影帶啊!這就好像是很好、很親的老朋友瀕危,明知自己幫不上忙,卻仍然想在旁邊看著、陪著,但卻被醫護人員說:「不是至親的人請出去。」而被推出房間的感覺一樣。就算是在後來聽動物組的阿滿說她送飲料去給現場的工作人員,也只能送到門口時,這種被當成「閒雜人等」摒除在外的沮喪,也還是深深的留在我心裡。
看著我在入口處賴著,一副不肯善罷甘休的樣子,同事們把我拉到一邊勸:「我們先回去,妳換上制服再來。妳今天穿得太辣了,不適合現場的氣氛。」想把我拐回辦公室。我身上穿的是紅色毛衣,還戴了個墨鏡,辣倒是不至於,不過的確是不夠肅穆。
忿忿不平地被同事往辦公室的方向拖,還沒走到,就看見大頭學長停了車、從他那輛在車身上畫了許多黃色青蛙腳印的綠色麵包車上走下來,手上拿著幾個扁平的紙盒子、脖子上垂了一臺相機、肩膀上掛著一架數位攝影機要往作業區走。我從遠處大聲地對他吼:「我要跟你去!等我換衣服!」
他轉了個方向,陪我走回行政大樓。在聽我口沫橫飛地描述我被攔著不給看林旺的事之後,他哈哈大笑了數聲,知道我在被這一攔之後就已經卯上了,臭脾氣發作,從很單純地想看林旺,變成「你不給我去,我就偏要去」。
「好吧,反正我需要有人替我拍照作記錄,那這個攝影機和相機就讓你負責囉!」
我等的就是這句話!急急地換上T恤、套上雨鞋,扛起了相機、攝影機這兩種「通行證」,向鬆了一口氣的同事們揮揮手說:「那我去看林旺了喔!」就隨著大頭學長走向現場。
原先的駐警仍然站在原地,我用手指著大頭學長對她說:「來幫忙處理林旺的」。她一眼掃過我的全副武裝,搖搖頭、揮手讓我們過去。進到林旺的住居白宮之後,老千覺得我的牛仔褲和T恤還是太醒目而且會髒,叫我套上不織布的連身工作服,最好連帽子都給戴上,從頭包到腳。現場是老千最大,只要能讓我看林旺、在旁邊幫忙,不要說是這種理所當然的事,什麼話我都聽的。
現場除了動物園的人之外,臺大獸醫系的教授也帶了一大票學生來幫忙,大家全都穿上了相同的不織布連身工作服、套上雨鞋、拿著工具待命。而為了怕林旺的「後事處理」被外人看到,也已經有重型起重機、吊車抵達,用塑膠布把白宮給整個圍了起來。
在開始作業之前,老千對大家講了一番感謝林旺的話,也請所有的人低下頭來替林旺默禱祈福。林旺比在場所有的人都要資深、年長,又深受大家的喜愛,失去了牠,真的是讓全場涕泗縱橫呢。所以這時候大家的心情,完全不可和處理其他各類動物時相提並論。除了謙虛的學習態度之外,更多加了無法言喻的憐恤。對林旺所做的每一個動作,也都充滿了大家的感恩之心。

「林旺,好走」、「林旺,辛苦了」、「林旺,再見」

從每個人泛紅的眼中,都可以看出彼此的傷懷。
雖然在那以後,對於是否該把林旺做成標本展示,輿論分成兩大極端,互相抨擊,但是以我個人的觀點,林旺的皮和骨骼(包括影像、剪報等的記錄)絕對應該要完完整整地保留才行。我從小在臺大動物系的系館玩耍,看著陳列在系館入口處的大象、鴕鳥等大大小小的動物,以及吊在天花板上的鯨魚骨骼長大。對我來說,沒名沒姓的動物骨骼和皮毛標本,純粹只是學習時的教材道具而已。但是林旺就不一樣,看著牠的每一吋皮毛、每一根骨頭,都會讓人聯想到牠一輩子顛沛流離,再終老臺灣的故事,於是在做解說的同時,不但充滿了感情,更多了無限的謝意。
「人死留名、虎死留皮」;林旺是大家的、永遠的、無法取代的林旺,所以既留名,又留皮留骨。

Frogwitch Recipe
●芝麻豆腐林旺鼻●

材料(4份)
葛粉 75公克
無糖芝麻醬 75克
昆布高湯 500毫升
鹽 少許、芥末和醬油(做好後適量沾取)

作法
1.把昆布高湯、芝麻醬、鹽依序徐徐加入鍋子裡的葛粉中,用打蛋器或筷子慢慢攪拌至溶化為止。
2.假如要口感更好的話,可以用細網過濾,濾掉小硬塊。
3.煮到整鍋變得黏稠,木匙拿起來幾秒鐘後才會滴下來的稠度。(大約10?15分鐘)
5.趁熱倒入金屬容器中,把容器整個拿起來在砧板上敲幾下,把空氣敲出來。用濕布蓋在容器表面,整個放進放了冷水的較大容器中冷卻。
6.等芝麻豆腐涼了以後,切成長三角形(當成林旺鼻子)裝盤。沾芥末醬油食用。

芝麻豆腐是我的最愛,愛到每次去日本,我京大教授會特地請他常去的店家做給我吃。而在臺灣,吃到最接近日本芝麻豆腐的食物,就是客家的花生豆腐。
我將豆腐切成長三角形,代表象鼻子;兩坨芥末醬油代表眼睛,放在略為三角的白盤子上,是不是很像大象的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