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第四台 每月只要30元起 贊助
2021-03-22 18:07:16PChome書店

看見雪的日子


看見雪的日子
作者:晨羽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01-27 00:00:00

<內容簡介>

過去所受的那些傷,也許都是為了讓我走到這裡,
為了能在這裡,與你相遇。

☆制霸銷售排行榜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 最溫柔的一次書寫

「既然要離開,就不要將喜歡這樣的話掛在嘴邊,會很麻煩的。」
「為什麼會麻煩?」
「對方要是真的喜歡上妳怎麼辦?」

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人,都教會了我一些什麼,
好比移情別戀的前女友,以及在我十二歲時拋下我的母親。
她們讓我清楚地知道,再多的挽留和眼淚,
也無法留下一個心裡已經沒有你的人。

我不是不會傷心,只是很快接受對方不再愛我的事實,
越早認清現實,就能越早走出傷痛,重新邁步向前。

因此,我一度以為,經歷失去對我而言沒那麼難,
直到遇見那個連眼睛也會笑的女孩。

她像一陣肆無忌憚的風,恣意闖入我的生活,並帶著一身費解的謎團。
她說她對我一見鍾情,我卻對自己與她的初次相遇毫無印象。

「別亂開這種玩笑!」
「為什麼你會認為我在開玩笑?我不可以對你動心嗎?」

她轟轟烈烈來過我的世界,卻又翩然離開,
但這一次,我很確定自己不想失去……

<作者簡介>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深海》、《藍空》、《別來無恙》、《載著流星的人》、《月亮先生》、《來自天堂的雨》、《姊姊》、《紙星星》、《溫柔時光》、《春日裡的陽》、《十二夢》、《長夜》、《剪刀石頭布》、《噓,木頭人》、《黑白猜不猜》、《來自何方》、《如果你也聽說》、《赤瞳者》等暢銷小說。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peddymj

★內文試閱:

和交往六年的筱婷分手後,我在房裡百無聊賴滑著手機,觀看知名攝影師Kite在IG發表的最新作品。
這張照片的拍攝地點位於巴塞隆納著名的商店大道,道路兩旁樹木林立,茂密的樹葉在街道空中交織成一片碧綠的屏障。陽光穿透樹葉的間隙幻化成細碎的金雨,將站在樹下的人們灑得一身璀璨,畫面如夢似幻。
Kite的攝影風格有著一般人模仿不來的細膩,猶如一幀幀精緻的電影劇照。即使是生長在牆角的一朵小花,在他的鏡頭下也能充滿著故事性。曾有一名國際影星主動分享Kite的作品,Kite的IG追蹤人數因此大漲,至今已突破五百萬。Kite卻始終保持一貫的神祕低調,除了在IG上發表拍攝作品,其他個人資訊一應全無,無人知曉其真實身分。
一見到這張照片,我就反覆更新網頁。筱婷是手機重度使用者,平時喜歡瀏覽IG,也是Kite的粉絲,對方每次發表新作,她必定會點讚並留言,碰到特別喜歡的照片也會分享給我,說她將來也想去那裡看看。
我直覺認為她會喜歡這個景點,卻不可能再收到她的分享了。看著這張照片的點讚數轉瞬間破萬,底下留言一片,我不禁揣想著筱婷現在正在做什麼?心情是喜是悲?是否好奇我過得如何、在想些什麼?
是否會在看到這張照片的下一秒,告訴此刻陪在她身邊的人,希望有朝一日也能造訪照片裡的景點?
想問她的問題明明那麼多,但我最想知道答案的其實只有一個。
我給不了妳的,妳是否終於擁有了那麼一點?

「柯諺文,你喝酒了?」
深夜十一點,偉杰拎著宵夜站在我家樓下門口,目光在我臉上打轉。
「喝了一點。」我摸了摸因酒 精而發燙的臉頰,「今天是湯教授的退休歡送會,我多敬了他幾杯……你站在這兒多久了?幹麼不打手機給我?」
「剛剛才到,開門吧。」他簡略答道,似是懶得多說。
進屋後,我隨手把外套放在沙發上,看著偉杰逕自從廚房拿了餐具回到客廳。
「你怎麼天天跑來?我不是說我沒事嗎?」我忍不住開口。
平常偉杰總是國內外四處跑,要見到他並不容易,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忙什麼。然而自從得知我和筱婷分手後,他卻每天過來家裡找我,每次出現手裡都帶著一袋食物。
「想來就來了,不歡迎的話,今後就把我擋在門外吧。」
「鬧什麼彆扭啊?」我微微牽動嘴角,「你見過筱婷了?」
「沒有。」他答得乾脆。
「你們沒聯絡嗎?」我有些意外,「難道是顧慮我?」
「你明知我和她不是常見面聯絡的關係,怎麼還這麼問?」
「我當然知道,但這次不一樣……」我抿了抿嘴,「我以為她至少會跟你說一聲。」
「說什麼?抱歉讓你的好朋友戴綠帽?」偉杰說完,聽到我突然發出笑聲,一雙眼睛疑惑地看了過來,「幹麼?」
「之前筱婷的同事曾經想送一頂綠色軍帽作為我的生日禮物,發現我被戴綠帽後,她驚慌失措地改送了件衣服給我。」
憶起當時的情景,我忍俊不禁,偉杰卻沒跟著笑,要我廢話少說,快吃宵夜。
這天他買了滷味,選的料都是我愛吃的。
我吃到一半叮囑他:「別因為我讓你跟筱婷的友誼生變了。」
「我只在乎跟你的友誼不會生變。」
我訝然露出今天第一個真心的笑容,「不是幻聽吧?我居然會從你口中聽到這種話,被甩也值得了。但筱婷會難過啦,你們認識的時間可比我久。」
「也只是認識得久。」偉杰輕描淡寫說,抬眼環視只剩幾樣家具的客廳,「東西快整理完了吧?後天我來幫你搬家。」
「不用,我找搬家公司了,搬到新住處後再請你來玩。」
「喔。那工作呢?你跟的那個教授退休,助教的工作不就沒了?下學期有別的教授收你嗎?」
「系上沒有助教的缺了,我乾脆去兼家教吧。」
「知道了。」偉杰放下筷子起身。
我愣愣地望著他,「你知道什麼?」
「我請我爸打聽他朋友家的小孩有誰想要找家教。你希望對象是國中生,還是高
中生?」
「慢著,我是隨口說說,而且這種事怎麼能找你爸幫忙?」我嚇一跳。
「我爸又不會介意。你是國立大學的碩士生,個性溫和,有耐心,條件很合適,如果能透過我爸介紹,待遇應該能談到比一般家教行情高。其實我妹倒是個不錯的人選,可惜她已經報名補習班了,所以就這樣吧。」偉杰一口氣說完,不等我回話就去廁所了。
這天偉杰沒有待太久,吃完宵夜就要打道回府。
他這般連日出現在我面前,證明他對我和筱婷的事確實耿耿於懷,我不希望他繼續如此。
趁著偉杰在門口穿鞋時,我對他說:「明天別再特地跑來了,有什麼事我一定聯絡你。啊,對了,替我問候馨玫,她最近好嗎?」
偉杰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問了一句:「你後悔認識她嗎?」
聽出他是在說筱婷,我莞爾,「沒什麼後悔不後悔的,你幹麼那個臉?難不成你是在後悔,當初如果不是你,我和筱婷也不會認識?」
「我不只後悔這件事,也後悔從一開始就跟她扯上關係。」
偉杰說完便轉身下樓,而我杵在原地,想著他說的一開始是指何時,卻又覺得自己知道答案。
回到房間打包完最後一樣物品,我望向身後的白牆。
牆上貼著一張Kite拍攝的雪景照。
從前筱婷想獨處時,就會窩在房間裡長久看著這面牆,好似這張照片能夠帶走她的煩惱與憂愁。
每個人心中都有誰也觸碰不得的祕密。有人懂得與它共存,不讓它絆住自己前行的腳步;也有人用盡辦法掩蓋它帶給自己的傷痛,以為看不見,陰影就不存在。
筱婷屬於後者,她心中殘缺的碎片,被埋葬在這片雪地之下。
明知她的碎片就在那裡,我卻沒有勇氣取出,等到有天碎片被他人拾去,我們就只能走向結束。
對於這一天,我不是沒有過心理準備,只是這種結果,和我所希望的不太相同,才覺得格外受打擊。
傷我最重的,不是筱婷愛上別人,也不是意識到我這些年的付出終究無法讓她從束縛中解脫。而是即使選擇離開我,她仍不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