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6 17:18:14PChome書店

大海的一天


大海的一天
作者:徐至宏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20-05-28 00:00:00

蘭嶼的海是鮮豔的寶藍色,如同這座島嶼茂盛的生命,有時耀眼得無法直視。
基隆的海是墨綠色,映照著灰白的天空,港口的一切猶如一張張復古照片。
馬祖的海是清清淡淡點綴在離島遠方,沒有太多表情,安安靜靜的一大片淺綠。

徐至宏的「山海・經過」第三部。以一天中的早上、午後、黃昏、夜晚,分別捕捉蘭嶼、馬祖、基隆的海,海的變化以及海邊的日常。

★本書特色:

你曾經仔細、好好看著海嗎?徐至宏以細膩的筆觸,瑰麗的色彩記錄蘭嶼、馬祖、基隆三地的海,與讀者分享大海帶來的平靜和遠意。

★內文試閱:

海的魔術

蘭嶼

雙色海
蘭嶼的海是鮮豔的寶藍色,如同這座島嶼茂盛的生命意象,正午豔麗熱情的海,有時耀眼得無法直視。
由漁人村延伸至紅頭村的八代灣,島上的紅頭溪在此注入海洋,造就了豐富的漁產,成為達悟族捕魚的主要漁場。由於海底地形是一緩降斜坡,陽光照射下,海灣的深淺落差讓前方淺灘部分形成藍綠色,偶爾又混雜被浪捲起的砂石貝殼與珊瑚礁碎片的灰黃色,到了遠方深處則呈寶藍色。藍綠、寶藍在水藍色的天空下,畫面宛如一道藍色的虹。

藍色寶盒
午後的蘭嶼,炙熱的光線灑在淺礁上,前方小小的水藍色海域被畫下一道道絢麗的光暈。位於赤道往北推送的黑潮暖流中,蘭嶼的水域蘊藏了極為豐富的魚類與海洋生態。戴著蛙鏡往水裡一跳,置身水藍色的萬縷光絲裡,我彷彿發現了大海寶盒的秘密。大大小小的熱帶魚穿梭在珊瑚與海綿組成的碉堡之中,我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觸身旁這些珍貴的寶藏,只期許這塊美麗的淨土,十年、二十年後,依舊色彩繽紛。

豔流
位於台灣東南方的熱帶小島,非常容易因為熱對流下起午後雷陣雨,島上的日常生活更是容易被颱風打亂,即便是外圍的環流影響,也會讓往返蘭嶼的船隻、飛機停班。在蘭嶼打工的這一個月,就遇到因颱風封島一週的情況,受困的觀光客與當地的人,哪兒也去不了。颱風前夕,天空一片紫色的火燒雲,待在岸邊,聽著如交響樂般的浪花聲,看著長浪一道一道緩緩拍打岸邊的礁岩,在凹凸錯雜的坑洞中碎成白色、淺灰色浪花,看著一波波瞬間即逝的美景,在夕陽下流轉。

小八代灣
在蘭嶼鮮豔奔放的湛藍裡,也有一處輕柔淡雅的地方。位於八代灣旁的小八代灣,沒有綿延數里的沙岸,僅有短短一段沙灣,卻是綠蠵龜在蘭嶼的重要產卵棲地,淺至腳踝的海水搖曳著波光,清透得看得到水裡的每一顆石頭與貝殼,感覺腳邊隨時會冒出一隻小螃蟹。每每來到海邊,我總提醒著自己,放慢步伐,靜心觀察,才是與這片大海的相處之道。

基隆

墨綠水流
基隆的海是墨綠色,映照著灰白的天空,港口的一切猶如一張張復古照片。
接近和平島的小漁港,馬路旁一座座小小的綠色丘陵倒映在海面,墨綠水流在停靠的船隻底下緩緩流動,將曾經的繁華以復古色彩記錄下來。前進的小漁船,在綠色的海上泛開一圈圈漣漪,又隨船隻駛去逐漸消散。

船影
許多已經斑駁了的鐵殼老船停靠在正濱漁港,船身布滿磚紅色鏽痕與剝落的灰白色漆。隨風搖晃的船影,彷彿把時間一一留下的痕跡交錯在水面上,藍綠、墨綠、磚紅、灰白。漂泊了五十年的歲月,它回到熟悉的港口,靜靜駐留在熟悉的角落。

水之舞
正濱漁港一艘艘漁船旁看似平靜的綠色水面,其實一點都不平靜。
一大群黑色小魚停在排水口,逆著水流,表演起水之舞。演員們靜靜等待領頭開場的第一步動作,信號響起,一隻隻跟著一起左右游移擺動,時而聚攏,時而散開,偶爾也有零星幾隻藍綠色舞者加入,同在墨綠色的舞台中演出。

水鏡
曾是台灣第一大港的正濱漁港,位在和平橋與台二線上的一棟棟老房子,家家戶戶窗外幾乎都能看見漁港,也見證了漁港的興衰。甚至港邊駐留的小船,年久失修的造船廠、鏽蝕的機具,聳立在岸邊的修船吊桿、製冰機,港口廢棄的魚網,懸掛在船上的浮具,也都是過往興盛時代留下的證物。曾經的人聲鼎沸、斑爛的色彩越發映照了現今的寧靜。

馬祖

淺色的海
馬祖的海是淺色的海,清清淡淡點綴在離島遠方。無論是南竿淺灰綠色的海,或是東莒島懸崖的淡藍色大海,都沒有太多表情,安安靜靜的一大片淺綠,彷彿為了襯托馬祖多彩壯麗的花崗岩,甘願降低彩度,讓自己成為畫面裡最安靜的配角。

海天一色
離島的黃昏,夕陽即將西下,站在東莒島的燈塔旁,望向福清村,大海如霧般雪白,朦朧的模糊了與天空的邊界,海天一色的畫面如水墨一般素雅,安靜得好像整個世界只剩下這座小島。這座距離台灣一百一十四海里的小島,與島民互相陪伴,簡單的過著每一天。望著如此樸素的日出日落,心裡自然會安靜了下來。

方格之海
西莒島西側的坤坵沙灘,是島上唯一的沙灘,這裡的潮間帶生物豐富,因此被稱作是「西莒人的冰箱」。前方的蛇島則是每年燕鷗過境的重要棲息地,且由於地形和海流的關係,兩側湧來的海浪在此交會,將灰綠的海面一塊一塊切割,形成獨特的方塊海。

星沙之海
南竿的海,夜裡透露了些古靈精怪的性格,黑暗中亮起一閃一閃的螢光。
津沙聚落裡安靜無聲,我們在幾乎沒有光害的津沙沙灘上散步,一波波拍打上岸的浪花,閃耀著一點點螢光藍。我們捲起褲管,追逐著浪花,試圖徒手抓住這個馬祖人口中的「星沙」,但好幾次都失敗,只能眼睜睜看著浪來了又去。介形蟲的惡作劇,讓我們踩著浪花,在岸邊遊蕩了好久,不肯離開。

「星沙」指的是存活於沙灘,以渦鞭毛藻為食物的介形蟲,吃下會發光的渦鞭毛藻後,受到外在刺激,像是海浪沖刷等等發出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