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4-06 16:38:23PChome書店

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


聽月亮在你心裡唱歌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01-27 00:00:00

<內容簡介>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繼人氣力作《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後,月亮奇蹟系列二部曲

有時總在兜兜轉轉之後才發現,有一種愛,是默默守候。

如果過去是可以被改變的,
那麼我會喜歡上誰這件事,是不是也可能改變?

「無論原本的未來是怎樣,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妳的未來。」

妹妹不明原因自殺、父親遭遇嚴重車禍、母親罹患阿茲海默症,
這噩夢般的一切,就是我的真實人生。
那個神祕的少年葉晨卻告訴我,如果向月亮許願的話,一定會有奇蹟出現。

我不相信這世上有所謂的奇蹟,但還是依言許下了願望,
不可思議的是,一覺醒來,我竟真的回到了高三時期。
那時我的世界還未崩壞,而我最重要的朋友──歐立穎也仍在我的身邊。

為了挽回所有錯誤,我立刻展開了行動,其中包括主動追求衛士然。
在原本的時空,衛士然曾經和我在一起,然而他卻沒能陪我走過每個難關,
如果這一次我們能早些相愛,那是不是就可以攜手克服現實的重重阻礙?

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越來越無法忽視歐立穎對我的溫柔,
我將自己來自未來的事告訴了歐立穎,而他就這麼接受了,開始想盡辦法幫助我。
我們一起調查妹妹自殺的導火線、釐清爸爸發生意外前的反常行徑,
每當我慌張無措時,歐立穎總是守護著我,原來其實他一直喜歡著我。

可是,歐立穎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會喜歡他,即使我可能因此失去他……

「我怎麼可能會離開妳?」
「但你就是離開了。」
「我不會離開妳,無論怎麼樣都不會,除非妳要我走。」

<作者簡介>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可能幸福的選擇》、《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你是星光燦爛的緣由》、《回到月亮許諾的那天》、《來自遙遠明日的妳》、《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內文試閱: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這什麼聲音?
怎麼會這麼熟悉?
我下意識地轉身按下右方床頭櫃上的鬧鐘,腦中想著,怎麼會有鬧鐘呢?我不是都用手機當鬧鈴了嗎?
而且今天是禮拜六,我應該不會設定鬧鈴,不,就算我不設定鬧鈴,媽媽也會先醒來,所以說這個聲音……
我想起來了,那是來自一個蘋果形狀的鬧鐘,是升國中時爸爸買給我的,那個鬧鐘我用了好幾年,不過後來搬家時不見了。
真是懷念,我還在做夢嗎?居然會夢到鬧鐘響,這也太有趣了。
我不禁莞爾,我有多久沒有因為想起過去的事情而微笑了?
只不過是鬧鐘的聲音,就令我珍惜得想再多做一點這樣的夢。況且按下鬧鐘的觸感十分真實,我不想張開眼睛,不想看見現實世界中的一切,就讓我再多做一會這樣的夢吧。
我翻了個身,依稀聞到烤吐司和果醬的香味,接著是果汁機運作的聲響。以前媽媽時常做這種早餐,我究竟是還在做夢,還是公寓裡的其他鄰居正在做早餐呢?
打從夏靜羽自殺後,那臺果汁機就沒再使用過了,最後去了哪裡我也不記得,搬家時我們很多東西都沒有帶走。這實在諷刺,那些每天使用的居家物品,在危急時刻竟然一點都不需要。
砰砰砰砰!
來得又急又猛的木板敲擊聲讓我的心抽了一下,立刻睜開眼睛。還來不及意識到不對勁,就先看見了床尾的木門,接著外頭傳來一道不可能出現的嗓音。
「姊,妳還要睡多久?」夏靜羽不耐煩地喊,我從床上彈起來,而夏靜羽也正巧打開我的房門。
娟秀的眉毛蹙了起來,她鼓起臉頰,模樣十分可愛,看起來很年輕……太年輕了,已經可以說是小了。
我這是還在做夢嗎?
無論是眼前的夏靜羽,或是我身處的地方。
「姊,妳怎麼這種表情?」她穿著國中制服,而我眼眶泛紅。
她從來沒在我或任何人的夢境中現身過,沒人知道她自殺的理由是什麼,她的日記、筆記本、課本、e-mail,一切可能留下訊息的東西都被她清理掉了。
我跳下床,朝她的方向跑去。
「哇,妳做什……」夏靜羽來不及把話說完,我就已經整個人撲向她,將她抱在懷裡。
這體溫是真實的,觸感也是真實的,我彷彿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她炙熱的呼吸就在我的耳邊,扭動的身軀和大叫的聲音是她存在於此處的證明。
「妳真的瘋了,媽!妳看姊姊啦!」
「妳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快點來吃早餐了,不然會遲到!」媽媽走過來,身穿套裝的她顯得精明幹練,雙眼清澈無比。
「媽……」我鬆開夏靜羽,摀住自己的嘴巴,而旁邊浴室的門被打開,剛洗完臉的爸爸皺眉。
「妳們真是一秒都不得閒,每天都吵吵鬧鬧。」爸爸搖頭,繞過我要往他的房間走,我卻忍不住撲進爸爸懷中大哭起來。
他還活著!他也還活著!
「這是怎麼回事啊?」爸爸被我嚇著,雙手放在我的肩上輕拍安撫。
「我就說姊姊升上高三會發瘋吧!」夏靜羽躲到了媽媽身後。
我真的回到過去了,回到了那幸福快樂的一年。
我的高中三年級。



由於成年後的生活太過艱辛,許多年輕時期的事我都不太記得了,早知道真的能回到過去,我就會先翻閱日記喚回記憶,以便改變未來。
根據現在的狀況,我確定自己回到了二○○三年,今天似乎是開學日,我剛升上高三,夏靜羽升上國三。
爸媽對於我的異常感到有些擔心,但我用生理期加上做噩夢當作理由蒙混了過去,夏靜羽倒是堅持我是發瘋了。
眼前是和諧的早餐光景,對我而言這曾經是日常,沒想到,有一天光是能全家坐著一起吃飯,就能令我感謝上蒼。
我在腦中飛快梳理最重要的三件事,第一,夏靜羽是在高三時自殺,自殺前,
她把自己所有的筆記本和日記都處理掉了,衣服也全部拿去舊衣回收,宛如想抹煞自己存在的一切痕跡。後來,我們才透過附近店家的監視器畫面得知,她在那之後獨自走進了一棟廢棄大樓,跳樓自殺。
第二,爸爸在我二十三歲那年,於晚上十一點多下班返家時,被酒駕闖紅燈的人撞上,雖然救了回來,卻始終醒不過來。媽媽和我一直不願意放棄,就這樣讓爸爸在病床上躺了六年,幾乎散盡家財,最後爸爸仍舊痛苦地死去。
第三,爸爸過世之後,媽媽宛如成了空殼,無法做任何事,家中的經濟重擔頓時落到我身上。一開始我以為她是沉浸在悲傷的情緒走不出來,直到有天她忽然問我是誰,我才驚覺事態嚴重。她罹患了阿茲海默症,並且惡化得十分迅速。
依照時間順序,我首先要挽救的是夏靜羽,她不能死。
我必須查清楚她自殺的理由。
「姊,妳還不出門?」夏靜羽背著書包,正在玄關穿鞋。
這樣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明明臉上總是帶著笑容,怎麼會自殺?
就我所知,她沒有被同學欺負,應該也沒有感情問題,就這麼突然地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今天不太舒服,就不去上學了。」我看向媽媽,希望她幫我請假。
其實我的如意算盤是要留在家中,翻看夏靜羽的日記或其他物品,尋找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
「妳該不會是想逃避今天的開學考試吧?」然而我忘記了,生病前的媽媽相當精明,我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的法眼。
正因如此,媽媽才會對於自己沒有察覺到夏靜羽自殺的徵兆而自責萬分。
「不是,我真的不舒服。」我趕緊咳了兩聲。
「妳感冒一定都會先發燒,不要騙了,我是妳媽,妳在打什麼主意我會不知道?」媽媽哼了聲。我曾經討厭她的精明,現在卻寧願她依舊精明。
「學校裡應該沒發生什麼事情會讓妳不想去呀,不是都過得滿開心嗎?難道政府忽然派兵徵召少年少女,要統一送到某個地方集中管理?妳是擁有超能力的天選之人嗎?」爸爸是個愛看青少年YA小說的人,腦中總是有許多奇怪的小劇場,我們都笑爸爸是長不大的男孩。
「我開玩笑的啦,我會去上課。」我無奈地扯扯嘴角。
沒記錯的話,夏靜羽國三時有參加晚自習,週末也會去補習,而我並沒有補習,所以可以比她早回到家。
如果是這樣,等回家後再偷溜去她的房間也可以。
「等我一下。」我拿起書包,跟著夏靜羽離開家門。
「姊,妳今天真的很怪。」在電梯中,夏靜羽狐疑地盯著我。
然而對於她就站在我面前這個事實,我再次熱淚盈眶。
「夏靜羽,妳知道我是妳的姊姊對吧?」
「我的天,妳腦子還好嗎?」
「妳什麼事情都可以告訴我,我永遠都會站在妳這邊。」我堅定地看著她的雙眼。
「我知道啊。」她燦爛一笑,「妳好噁心喔。」
既然妳知道,那為什麼還會自殺?
為何什麼都不告訴我?
我把所有疑問都吞到了肚子裡。
因為我不清楚她的自殺念頭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我擔心會不小心說錯了話,導致她提前自殺,又或者發生什麼意料之外的變化,讓事態更加糟糕。
面對夏靜羽,我必須要很小心、很小心才行。
「我今天和旻秀約在早餐店,所以我要往這邊走。」來到路口時,夏靜羽這麼說,我的內心立刻升起警戒。
「好,那我去搭公車。」我不動聲色,轉身朝公車站牌走去,默數了五秒後回頭,正巧捕捉到夏靜羽轉彎的背影,我這才拔腿跟上。
我在離她約兩百公尺的後方小心翼翼跟著,直到望見前方站在早餐店門口的圓臉女孩──那是朱旻秀沒錯。
她的名字我還記得,因為夏靜羽離開後的每一年,朱旻秀都會在忌日當天去祭拜,同時也會來探望一下我和媽媽。
所以夏靜羽是真的和朋友約好了,不是要去做什麼奇怪的事。確認了這一點,我才放心地走回公車站牌。
等待公車時,我看著自己腳上的學生鞋,以及下身熨燙得整齊的百褶裙,又拿起書包側邊掛著的學生票悠遊卡,然後打量起街道上行人的穿著,有些人還聽著CD隨身聽。另外,馬路上的汽車也是舊時的款式,因此雖然難以置信,但我真的回到了二○○三年。
這一年,對台灣造成劇烈影響的SARS疫情直到七月才終於落幕,那時候的
手機無法上網,無線上網技術也才剛開始普及,人們在網路上最常使用的聯絡方式是即時通或e-mail,連無名小站也才成立不久。
深吸一口氣,我對於學生時代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明明懷念卻又害怕。高三的時候,有太多如今已經不在的人仍在我的身邊,我該如何面對他們?我該怎麼怎麼和他們相處?而高三的我又是怎樣的性格?
搖搖頭,我只記得自己三十四歲時和他們的關係,卻不確定自己高三那年和他們的關係。
「夏蔚沄,早安!」陷入思考中的我,被人用力拍了下右邊肩膀,我嚇了一大跳轉身,一雙笑彎的眼睛和清湯掛麵的髮型映入眼簾。
「王伊真……」
「真不敢相信我們高三了,欸,妳決定好要考哪間大學了嗎?妳是選學校還是選科系?」王伊真皺起眉,認真煩惱著這個對目前的我來說,根本不是什麼煩惱的問題。
她是我高中時的好友,然而當我三十四歲時,我們已經幾乎斷了聯繫。不是刻意,只是我們都無力再經營友情了。
王伊真在二十六歲結婚生子,從此把人生所有重心都放在老公和孩子身上,可是三十歲那年,他們居住的大樓失火,她因此失去了老公和孩子,精神崩潰。她再也無法正常生活,便被送進了療養院,而她的家人希望我們這群高中同學別再跟她見面,因為她看見任何一個同學,都會想起她的老公和孩子。
因為她的老公,也是我們高中時的同班同學。
「施宇銜想讀的大學沒有我要填的科系,而我想去的大學雖然有他想要念的科系,可是不是頂尖的,好煩喔。」她嘮叨著我多年前也聽過的抱怨,曾經我們以為選科系和遠距離戀愛,就是人生最大的煩惱了,「要是我們大學念不同學校分手了怎麼辦?人家不都說畢業就是分手嗎!」
她是真的十分擔憂,而根據我所知曉的未來,他們確實會念不同的大學,一路上雖然經過許多磨合,可是雙方感情始終穩定,後來結婚、生子,擁有一切的幸福……最後失去一切。
「夏蔚沄?」她歪頭看我,等待我的回答。
「無論怎樣,妳和施宇銜最後都一定會結婚的。」我扯出一個微笑,告訴她這個事實。
「吼,一點建設性都沒有。」王伊真並不領情。
「王伊真。」我牽起她的手,對於這個我從來不曾做過的舉動,她顯然十分疑惑,「我想問妳一件事。」
「妳幹麼這樣,好噁心喔。」她扭動著手。
「假如……妳能夠擁有幸福快樂的生活,除了愛妳的老公和孩子,事業也有所成就,可是有一天將發生劇變,他們都不在了,妳也崩潰了……假如得知未來會如此悲慘,妳還是願意繼續和對方在一起嗎?」說完,我抿著嘴。
「好討厭的問題。」王伊真扮了個鬼臉,「但如果能夠曾經很幸福過,這樣子也沒關係。」
「真的?」
「對呀,擁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是多麼不容易,只要曾經很幸福就夠了,愛就是要這樣呀。」王伊真稚氣的臉龐流露出對崇高愛情的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