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e 消噪耳塞 贊助
2021-03-30 09:24:02PChome書店

她的小梨窩(上下)


她的小梨窩(上下)
作者:唧唧的貓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20-12-16 00:00:00

<內容簡介>

☆已授權電視劇,火熱籌備中!
☆晉江金榜紅文作家──唧唧的貓濃縮春夏酸甜滋味的高人氣力作
☆當當網評價萬篇評論,好評率99.9%
☆不可一世的慵懶小霸王╳內向乖巧的溫柔高材生,一段從青春校園、真摯美好的純愛,走到執子之手,穿上婚紗的甜美愛情,
感人媲美《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上)
很多年以後,有人問謝辭,當初許呦那種乖乖牌是怎麼把你這種橫行霸道多年,浪天浪地的混蛋收服的。
老大思索了很久,慢悠悠地說︰「可簡單了。」
還不夠簡單嗎?
一顆糖,一句話。
就足以讓他潰不成軍。

那年盛夏,內向恬靜的女孩──許呦剛轉學到一中,就遇上了霸道不講理的謝辭。
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幫我寫作業」,頤指氣使,蠻橫至極,
但不經意的暖意關懷卻讓她又氣又歡喜。
而單純天真的許呦所送的一隻熊、一顆糖、一句話,
連一道氣息都在招惹謝辭,令他不禁動情。

他三番兩次招惹她生氣,讓許呦不勝其擾,
然而,每次遇到危險,謝辭總會出手救她;
難過時,他會為了她做任何事;
甚至為了兩人的約定,即使遭人抹黑也默不作聲。
時而霸道時而溫柔的舉止,讓許呦不知不覺地陷入其中……

(下)
許呦低著頭,他看到她好像哭了。
她默默不說話,頭也不抬,眼淚還在一滴滴地砸下來。
謝辭盯著自己的鞋不語,感覺心都被人捏在手裡,再揉爛。
──她是善良的審判者,而他在被凌遲。

高二分班後大考逼近,
備受師長及父母期待的許呦壓力加重,
在幾乎喘不過氣的生活中,謝辭逐漸成了許呦的救贖。

兩人逐漸拉近距離時,
許呦卻接到謝辭好友打來的電話,說聯絡不上謝辭。
就在那不久後,謝辭突然只留下了一句「我等妳」,
悄然無息地離開了許呦……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番外篇

<作者簡介>

唧唧的貓
生於南方,晉江文學新晉金榜紅文作者。
已著:《她的小梨窩》、《他和她的貓》、《等風熱吻你》等暢銷書。
即將出版繁體中文版:《他和她的貓》(書名暫定)、《等風熱吻你》(書名暫定)等。
新浪微博:@唧唧的?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一中亂不亂,辭哥說了算。

盛夏的臨城悶熱不堪,天空透藍,白雲夾雜著一絲煩燥。
昨夜一場雨下完,氣溫不降反升。蟬鳴聒噪,學校黑色的鐵欄上,薔薇花開得正好。
許呦背著白色的書包,趴在二樓的欄杆上,透過茂密的樹影間隙看遠處熱鬧的籃球場。被暴曬的塑膠跑道上,有一群男孩子奔跑的身影。
又等了一會兒,陳麗芝和一位年輕的女老師終於從教務處走出來。
許呦站直,乖乖巧巧地喊了一聲:「小姨。」
陳麗芝點了點頭,把她手臂牽過來,和身邊那個微胖的女老師笑著說:「那我們家這孩子就交給您了。」
許慧如推了推眼鏡,低頭掃了一眼名單上的名字,念出來:「許呦,怪巧的,跟我一個姓。」
臨市一中,臨城最好的私立學校。
因為父母工作調動,許呦就跟著一起來到這個北方的大城市。託了小姨找關係,轉進這所學校當轉學生。
一中分國中部和高中部,大多數學生都是本地人,住宿生不多。
許志華在來的時候,一路上囑咐了許呦幾句。讓她到了那裡好好學習,別浪費時間。這番話的重點大概就是在這種私立學校,周遭同學家裡通常不是有錢人就是有權人士,學習風氣肯定不太好。
不過許呦從小成績出眾,乖巧也不鬧事,所以許志華沒有太擔心,說了一會兒也沒再多說。
走廊上。
許慧如看著許呦乖順的模樣,詢問了前一所學校的一些情況。
大致瞭解以後,許慧如心裡很滿意,終於來了個像模像樣的轉學生。像這種家教良好,成績優異的學生,說不定能矯正班風。想完又有點擔心,這孩子文文靜靜的,看上去就老老實實,容易被欺負。
自從她上個學期被學校安排當了九班的班導師後,真是操了不少心。
班上的那群學生一個比一個讓人頭疼。不尊重師長,不在乎班級集體榮譽感,喜歡打架鬧事。
像一中這種私立貴族學校,都是大少爺大小姐們聚集的地方,九班的少爺小姐是出了名的多,脾氣一個比一個桀驁,還有挺強的優越感。
到教材科領了書本,許呦跟在班導師身後去班上。下課鈴剛響,三三兩兩穿著校服的男生女生從身邊走過。
走廊上迎面碰上兩個穿著籃球衣的男生,他們一看到許慧如,立即停下來敬了個禮,兩人齊聲大吼:「許老師好!」
嗓門大得把許呦嚇了一跳。
北方的男同學好像都是這麼人高馬大,聲音也特別洪亮。
許慧點點頭,算是示意,隨口問了一句:「你們剛上完體育課?」
「嘿嘿。」其中一個皮膚黝黑,滿臉淌汗的男生伸出脖子,瞧了瞧班導師身後安安靜靜站著的許呦,笑嘻嘻地問:「老師,這是我們班那個新同學嗎?」
許慧如揮了揮手,打發他們道:「管那麼多。」
走遠了,許慧如交代她:「妳以後少理班上那群不學無術的男生,好好學習知道嗎?」
許呦點頭,「知道了,老師。」
「嗯。」
許慧如看了看她身上穿的棉布連衣裙,想起來:「等會兒上午上完課,去至誠樓大廳領校服。」
一個拐角,九班就在樓梯旁邊。
教室裡熱熱鬧鬧,追逐打鬧,人聲喧嘩,都在各玩各的。在許慧如踏進門的那一瞬間漸漸安靜下來,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班導師身後那個陌生的轉學生身上。
許呦抱著書,走在靠近講臺的地方停下。
明亮暈黃的陽光,柔和地勾勒她的身形。鬆軟的黑髮垂在胸前,腳下有斜斜的影子。剛過膝的白色連衣裙、短棉襪,露出細瘦伶仃的腳踝。
因為下一節物理課馬上就要開始,老師已經夾著書等在門口。許慧如也不打算讓許呦做自我介紹,直接手心下壓示意安靜,而後簡短地介紹了一句:「這是新同學,叫許呦,大家歡迎一下。」
大多數人眼睛還看著許呦,有新奇有驚訝,短暫的凝固後,「歡迎新同學啊!」
後排有些調皮的男生坐在書桌上,手肘撐著膝蓋,對許呦吹了一聲口哨,伴隨著幾個男生的哈哈大笑。
「好了好了,不要鬧!」許慧如單手拍了拍書桌,止住即將躁動起來的氣氛。她眼睛四處瞄了瞄,手指往第四組後面那個方向隨意一伸,對許呦說:「妳先坐那個空位。」
過了兩秒,許慧如好像意識到不妥,猶豫了一會兒,拍拍許呦的肩:「妳先坐一段時間,下星期就要換位置了。」
「好。」
於是許呦在全班的注視下,穿過小組間隙,走到第四組後面倒數幾排的走道站定。
那裡很亂,地上還零星地躺著幾根吸了一半被掐滅的菸頭。書本和草稿紙毫無章法地堆在桌椅上,板凳下還有籃球。
許呦停下了腳步,站在那裡,有點猶豫。
倒數第二排,一個穿著黑T恤的男生坐在裡面,沒穿校服。他靠在牆壁上,明 目張膽地低頭玩手機。好像從她進教室起就沒抬過頭。
看許呦停在那裡,剛剛吹口哨的人對那個玩手機的男生邪笑:「阿辭,你新同桌來了。」
被叫阿辭的男生,單手撐著頭,支在書桌上。估計剛剛在體育課上也是奔跑過,一頭黑髮濕漉漉的。
他口裡嚼著口香糖,一開始沒理會,被人傾身推了一下才慢慢抬頭。漆黑的眼上下掃了一遍站在面前的女生。過了一兩秒,他慵懶散澹地把交疊在椅子上的雙腿挪下來,讓位置給許呦。
「等等。」許慧如臨時反悔,站在教室門口喊,「宋一帆,你跟新同學換個位置,讓許呦坐到前面一排。」
許呦心裡鬆了一口氣。
下一節課是物理課,老師是個地中海的中年男人,外號叫李鐵頭。他在年級裡也是數一數二出名的嚴格,對待學生如同對待敵人,秋風掃落葉似的無情。
儘管九班的學生皮得不行,還是有點怕李鐵頭。
小組長離開座位,一個個收上一次物理作業的作業本。
許呦低頭,把書包裡的本子和鉛筆盒拿出來,放到書桌上。然後整理剛剛領到的新書,一本本擺放整齊。
她的同桌是個很漂亮的女生,桌上亂七八糟地擺放著化妝品和捲髮棒。小捲髮披在身後,正在舉著小鏡子補口紅。
許呦匆匆掃了一眼就端正身體,看向黑板,準備認真聽講。
第四組的小組長是個戴眼鏡的女生,高高的,紮著馬尾。她收到許呦後面一排的時候,故意把本子往桌上重重一撂,聲音尖細:「謝辭,交作業。」
原來他叫謝辭,許呦默默在心裡想。
等了一會兒。
「我的啊?沒寫。」一個無所謂的聲音響起,似笑非笑的。
宋一帆陰陽怪氣地說:「小組長,後面我們一群人的作業妳都不收,怎麼就盯上阿辭了呢?他到底對妳幹了什麼嗎?」
旁邊有人搭腔:「對啊,不就是長得帥了點,需要老是找碴嗎,夏菲北?」
「是不是……嗯?」他故意拉長音調,曖昧的語氣立刻惹得後面一群人哄笑。
「宋黑皮,你怎麼這麼討厭,真煩人!」
夏菲北氣得罵了一句,頭髮一甩,把作業抱到懷裡走了。那語氣雖然氣急敗壞,但還是有被戳中心事,掩飾不住的嬌羞。
少女的那點敏感情懷,昭然若揭。
許呦想努力把精力集中在講臺上,還是聽到右後方傳來陣陣笑聲:「年級老大的作業也敢收,小組長真厲害。」
李鐵頭準備上新課程,電磁學。
電磁學是高中物理比較重要的難點之一。許呦早就在補習班學完,寫了很多練習題。她拿出物理書,翻到老師要講的那一頁。
對她來說,學習和寫題目是像呼吸一樣本能的事情。
「噯,新同學,妳叫什麼?」付雪梨補完妝,自來熟地拿起許呦放在桌上的學生證,瞅了兩眼又放回去,「許呦?」
「嗯……」許呦壓低了嗓音,垂下眼睫輕輕點了點頭。
「名字怪繞口的。」
許呦:……
「念多了就不會了。」許呦認真地說。
「噗,我叫付雪梨,下雪的雪,梨子的梨。」她忍著笑自我介紹。
許呦悄悄看她一眼,又點點頭,「記住了,妳名字真好聽。」
付雪梨笑出來,心想這孩子是不是有點天然呆。看她一副乖乖好學生,上課講話怕被老師發現的模樣,付雪梨覺得真可愛。和她在一起玩的朋友,不是老油條就是叛逆分子,沒一個怕老師的。
九班兩極分化嚴重,小團體很多。大致分成兩群,成績好和有錢的。
兩邊誰也看不上誰,但都有共識地誰也不招惹誰。付雪梨就屬於典型的有錢混日子,交的朋友也是不學無術,整天吃喝玩樂的類型。
像許呦這種素面朝天,聲音輕柔,眉眼細小潔淨的女孩子,她還真是第一次接觸。
臉也小小的,身高也很嬌小,像個國中生。一看就是生活作息規律,學習成績優良的好學生。
付雪梨在心裡暗自腹誹,把許呦的學生證放回原處,百無聊賴地拿出手機來玩。
上午還剩下兩節課,一晃眼就過去了。
第五節課下課鐘一響,班上的人迅速散光去吃飯。
許呦不喜歡和別人擠,於是打算等人走光了再走。她隨手扯了一張草稿紙,趴在桌子上,一步步地算老師上課時出的一道題目。
「新同學,這麼愛學習啊。」
宋一帆走過許呦身邊,隨意一瞟。看她低頭不停寫字,他嘴賤慣了愛調戲人,順勢開腔感嘆:「哎喲,很上進嘛。」
吊兒郎當的聲音,很不正經。
許呦的筆尖一頓,過了幾秒,不知道說什麼,於是又埋頭繼續算題。
突然間唰的一下,一本書砸到宋一帆身上。
付雪梨瞪了他一眼,毫不避諱地直接說:「你一個大男人,別整天逗人家小妹妹好嗎?」
「我去,疼死了。」宋一帆吃痛地揉了揉肩膀,「我剛剛還是妳同桌呢,怎麼這麼暴力?表示一下對新同學的關心不行嗎?」
「滾。」
付雪梨懶得理宋一帆,她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們那群人,看到許呦這種乖乖牌好學生就習慣性犯賤,喜歡在人面前找存在感。
她拎上單肩包,從許呦後面擠出去,「許呦,妳什麼時候去吃飯啊?」
「啊?」許呦仰頭看付雪梨,思考了一會兒說,「馬上就去了。」
「妳現在不走?」
「題目沒寫完。」
這時,教室門口有一群其他班的男生等著。三三兩兩地倚在走廊上,有人往裡探頭:「阿辭,你好了沒有?」
宋一帆立馬答應:「來了來了,我和他馬上就去,你們先去堵人。」
似乎有倏忽的風聲,許呦餘光裡出現一雙黑紅色的運動鞋。謝辭停在她身邊,單手拎著藍白色的校服外套。
桌上的草稿紙突然被抽走,許呦猝不及防,手臂順勢一抬,黑色水性筆在紙上劃出一條線。
她視線下意識地向上移,撞上一雙漆黑的眼睛,眼角稍稍挑起。那個人靠著她的書桌,食指和中指夾著薄薄的紙張,玩世不恭地歪頭,隨意上下掃了一眼。
他邊看邊挑眉,薄薄的唇角帶點弧度。
草稿紙上,半點胡亂塗鴉的痕跡都沒有,幾行方正秀麗的小楷,解題公式列得整整齊齊,旁邊還寫著一句:業精於勤,荒於嬉。
講臺上宋一帆百無聊賴,看謝辭杵在那兒,拎著一張紙笑,隨便挑了半截粉筆往他身上丟,「大哥,外面一群人都等著你呢,快點啊。」
教室外七八個男生跟著附和,「阿辭,快點。」
「哼。」聞言,謝辭偏頭看了他們一眼,手一鬆,紙張輕飄飄地落到桌上,伴隨著似有若無的一句話,「這麼愛學習啊?」
謝辭單手撐在書桌上,頭低下來對著許呦,「那商量一件事唄,新同學?」
他身子長,看她不得不彎點腰。
許呦沉默不語,整理著被弄亂的草稿紙。
「幫我寫份物理作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