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折3萬 超值入主正是時候! 贊助
2021-04-06 09:22:02PChome書店

蚯蚓愛蚯蚓(精裝)


蚯蚓愛蚯蚓(精裝)
作者:j. j. 奧斯泉(j. j. austrian)/麥克.克拉多(mike curato)(繪)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8-03-08 00:00:00

<內容簡介>

2017年美國明尼蘇達州圖書獎(Minnesota Book Awards)得獎作品!
只要相愛,人人皆有權追求幸福
《蚯蚓愛蚯蚓》以雌雄同體的「蚯蚓」
當闡釋婚姻平權的主角,
用簡單的故事,帶出父母難以啟齒的話題,
告訴孩子何謂愛、何謂平等、何謂婚姻、何謂人權。

兩隻蚯蚓要結婚,
好友們七嘴八舌出主意。
原來結婚要這麼多儀式,
又要伴郎、伴娘,又要婚戒、禮服、婚紗!
好不容易都準備妥了,
誰是新郎,誰是新娘,卻傻傻分不清楚?
究竟,蚯蚓和蚯蚓該如何與好友一同開心慶祝婚禮呢?
最終,愛會克服一切!

★名人推薦:

知名藝人/賈靜雯
職業婦女/小S
閱讀推動最有力的校長/邢小萍
教育電台「教育好夥伴」主持人/常玉慧
繪本最專業職人/賴嘉綾
小房子書舖創辦人/王怡鳳

★媒體推薦:

奧斯泉和克拉多將原本兩隻蚯蚓的婚禮變成了一場彷彿馬戲團的表演,狡猾地將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的爭議整個翻轉過來……就如同在生活中,愛往往會戰勝一切。
── 美國《科克斯評論》星級書評

如何向年輕讀者解釋一場革命運動?這本書是最棒的開始。
── 美國《出版者周刊》星級書評

這是個機智而令人玩味的故事……對於想向孩子解釋婚姻平權的大人們,這絕對是個實用易讀的好工具。
── 美國《童書中心月報》

<作者簡介>

J. J. 奧斯泉(J. J. Austrian)
聖保羅哈姆林大學兒童文學創意寫作藝術碩士,現與家人住在明尼蘇達州。
J. J. 奧斯泉的個人網站: www.jjaustrian.com

繪者:麥克‧克拉多(Mike Curato)
設計師、插畫家。在紐約出生長大,從會拿筆的時候就開始畫畫,曾經當過平面設計師,現為繪本創作者。2012年榮獲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Society of Children's Book Writers and Illustrators)頒發的 Portfolio Award。麥克‧克拉多是受歡迎的「小象艾略特」系列繪本的創作者。2013年,他和他的先生丹以「蚯蚓婚禮」模式結婚了。他們目前住在紐約市。
麥克?克拉多的個人網站:www.mikecurato.com

譯者:幸佳慧
童書的創作兼研究者。成大中文系、藝術研究所畢業。進入社會擔任童書編輯、閱讀版記者後,又繼續前往英國學習,獲得兒童文學的碩士跟博士學位。作品獲得金鼎獎、國藝會文學創作獎等獎項。特別關注多元文化、性別平等、兒童權益等議題。她有蟋蟀的好管閒事,也有蚯蚓的固執。她說:「因為,對就是對,愛就是愛嘛!」

★內文試閱:

.導讀

幸佳慧
這是個迷你故事,講著兩隻相愛的蚯蚓想結婚卻碰到旁人有很多意見的過程。蚯蚓幾個朋友想參與婚禮卻對儀式多所指點,蚯蚓耐著心一件件解決,但最後證婚人認為沒弄清楚誰是新郎、誰是新娘實在不合「規矩」,質疑了婚禮的正當性。原本只為了滿足朋友而配合的蚯蚓此時終於為自己說話了:「那麼,我們就來改變規矩吧。」
作者以雌雄同體的蚯蚓當做主角是個絕妙巧思,它突顯「結婚」的根本價值之爭:當兩方想結合時,到底是區分性別重要?還是想在一起的信念重要?要回答此問題,恐怕找不到比蚯蚓還適合的角色來演出了。
故事深入淺出的探討癥結,讓人看到蚯蚓的朋友雖是善意,但其七嘴八舌的高見不過是不知其所以然的依樣畫葫。而插畫家克拉多的畫風看似簡約卻也豐饒,尤其當蚯蚓表達他們誰都可以是新郎與新娘時,畫家讓蜘蛛為兩位新人交換「著裝」,那幅混搭的畫面令人莞爾,也說出許多言外之音。
兩隻蚯蚓外表雷同,但一隻總是裂嘴笑,另一隻則是大眼睛,連三隻小蜜蜂的身體與特質也迥異。大人帶讀時,可利用這些細節引導孩子延伸到性別角色的討論,像是既然沒有兩個體是一模一樣,那麼能否要求所有的人簡約分成男生和女生兩種?並只能依照前人規定的角色扮演他們的人生?兩人想在一起只能按造同一個腳本進行結婚儀式?等問題。經過蚯蚓的示範演出,孩子給出的答案肯定會比那些昆蟲意見來得高明!

.摘文

「我們結婚吧!」蚯蚓對蚯蚓說。
「好啊!」蚯蚓回答。
「我們結婚吧!」
「等等!」蚱蜢說。
「你們要結婚,得有人幫忙證婚才行。大家都是這麼做的,就由我來證婚吧!」
「你們得去弄個戒指戴在手指上才行,」蚱蜢說,「大家都是這麼做的。」
「可是你們還需要白婚紗、黑禮服、高帽子、很多很多的花,還有一個裹滿糖霜的蛋糕。」蜜蜂們說。
「不過,你們哪一個是新娘?」蜜蜂們問,「如果我們不知道誰是新娘,要我們怎麼當伴娘呢?」
「我可以當新娘。」蚯蚓說
「我也可以。」蚯蚓說。
「可是,你們倆總要有一個當新郎,不然我怎麼當伴郎?」甲蟲問。
「我可以當新郎。」蚯蚓說。
「我也可以。」蚯蚓說,「我們兩種都可以當。」
「太神奇了!」蜘蛛說。
「真的都可以嗎?」甲蟲跟蜜蜂問。
「等等!」蚱蜢說,「婚可不是這麼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