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8 14:01:43kirinag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禁漁期吃不到海鮮,那就來吃泥螺呀】醃醉出來的泥螺,是寧波人的下飯神器,稱其為“壓飯榔頭”。傳承百年,依然讓人難以割舍!

泥螺,學名“吐鐵”,是典型的潮間帶底棲匍匐動物,喜生長在低潮位泥塗較軟、飼料豐富、成淡水交換活躍和風浪較小的灘塗。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每至“浪逐桃花漲,螺生海岸腴”的農历三月,和煦暖風吹走海邊的最後一縷春寒,在灘塗里蟄伏了一個冬天的泥螺,開始趁著退潮的間隙爬出來吐盡泥沙。此時的泥螺初長成,肉質豐碩且無泥無菌,味道極鮮脆,乃泥螺中上品,有“桃花泥螺”的雅名。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桃花泥螺”是螺中美味,做法多樣,可炒、可燒、可灼、可入湯…怎麼吃都是讓人愛不釋口的美味,但最傳統的還是用酒漬醃食的醉泥螺。多年前到寧波走親戚時,曾品嘗過很地道的醉泥螺,那種從舌頭滑過的絲絲鮮美,至今念來,仍時常讓人回味。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泥螺#特點:螺肉豐滿,肉質爽口,營養豐富,味道極其鮮美 ​​​​。醃泥螺做法:新鮮泥螺清水洗過後加鹽少許攪拌(鹽可根據自己口味酌情加),等要吃的時候,再加紹酒,些許蔥花,味精,即可食用。現在夜排檔上,新鮮泥螺也常以蔥油、醬爆露面。 ​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聽朋友說泥螺是八珍冷盤之一,但在我的記憶里,泥螺從未在正式宴席上出現過。朋友說。每年過年的時候,連續幾天的大魚大肉之後,必須留出一段時間清理腸胃,回歸到清粥小菜。看到桌上一碗稀飯、一碟泥螺、一碗清蒸芥菜,不堪重負的胃就發出一陣欣慰的嘆息。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朋友說,家鄉的人最會吃泥螺了,如何用牙齒穩住泥螺,如何直對舌頭,如何用氣輕輕一吸,舌尖一舐等等都有各種技巧。不過離開家鄉這麼多年了,漸漸地我變得不會吃泥螺,以至於一吃一口泥沙,或連殼帶肉一起咬碎的,還有囫圇吞棗,被卡得涕淚俱下的,更是不可思議。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對於家鄉的人來說,吃泥螺就像吃瓜子一樣自然:舌頭一吮,肉出殼掉,再一抿,將黑色部分(螺的髒器)吐出,不就成了?在他們看來外行人吃泥螺或者是吃螺絲樣子都是很蠢的,費盡氣力仍吸不出一口螺肉,最後只能靠牙簽幫忙。這時候我才真正的明白,什麼叫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比如我敢吃泥螺,卻死活不敢吃法國蝸牛。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泥螺的肉質很獨特,其軟中帶硬,極富彈性,給予口腔一種別樣的快感。入喉下肚後,那種滑膩感猶在齒間,伴著絲絲充滿醇香酒氣的鮮味,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堪稱是上蒼的恩賜。時光荏苒,倏忽經年。由於近年來海灘的開發,海潮環境的變化,幹餘年來天下第一的寧波野生泥螺,如今已不多見。市面上幾乎都是人工養殖的泥螺,其作用於口味的,除了調料還是調料。那曾經的美味,只有在記憶中泛著光芒。

醉泥螺的味道差點把我帶走醉泥螺,有吃過的嗎?

近日收到親戚送來的兩瓶自家秘制的醉泥螺。一嘗之下,那份久違的鮮香脆嫩自不必說,咂嘴回味之際,耳畔似乎又嚮起那首古老的民謠:“一粒泥螺一口飯,蟹糊味道交關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