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馬路安全王 贊助
2017-11-25 23:10:11紫縈

「意仔的初吻愛情故事」—徵初吻愛情故事—02-05

五、兩張電影票

「涼涼的好用呦!」阿志打開ㄧ罐用玻璃瓶裝白色霜狀藥膏,
勁往手臂上擦:「意仔拿去擦啦!小燕子給你的。」
「說是她家祖傳雪花白虎霜。啊!不是啦!是雪花百虎霜才對。」
「聽說藥到命除,以前小燕子阿爸在廟口跟人家打架,都靠這罐!」
阿文ㄧ掌往阿志頭上巴下去,阿志不會念書,
都是被阿文巴頭巴到頭殼壞掉!將來阿志怎麼考得上警官?!

「靠夭啊!什麼藥到命除⋯志仔在亂講什麼?」阿文又往阿志頭殼巴了ㄧ巴掌。
「小燕子阿爸早就死了啊!⋯」阿志理直氣壯。
「沒說話沒人說你啞巴!」我白了阿志ㄧ眼。

阿志清了清喉嚨:「嗯哼⋯學長你好!昨天晚上你因爲我,被打傷了嗎?⋯⋯」
「意仔情書餒!小燕子寫的⋯阿志給我看給我看!」阿文在教室裏追著阿志跑,
搶阿志手中那封小燕子寫的信,撞倒了好幾張椅子。

「拿到了厚!香香的欸⋯⋯」身高一米八的阿文,把小燕子的信高舉手中。
身高只有一米七的阿志跳了起來,搶阿文手中的信。
阿志這伸手一跳,將信撕裂成二半。

「志仔你死定了!」阿文將撕裂成二半的信塞進我懷中。
撕開的信紙散發出淡淡的香味,不似玫瑰香。

從那一天開始,阿志每天都會帶一封小燕子寫的信給我。

「初戀愛情酸甘甜  五種氣味唷」阿志哼著歌,今天看起來特別神彩奕奕。
「志仔你是在高興什麼?」阿文和阿洲異口同聲問。

「我和阮七仔kiss了!」阿志捧著阿洲的頭,ㄧ手放在阿洲的胸口揉啊揉。
「噁心⋯⋯兩個查埔人⋯」阿文又巴阿志的頭。
「意仔你和小燕子呢!什麼時候要約她出來?」
「你是不是查埔囝?」兄弟們你言我一語調侃著我。

突然飄來ㄧ陣花香味,小燕子走進教室來,手裡捧著一個玻璃盒:
「學長今天是白色情人節,昨天信裏問你喜歡什麼口味的餅干,
你沒有回信,我就烤了巧克力口味的,每一塊餅干都是你的樣子喔!」

「大嫂好!」
「意仔看你了!」阿文、阿洲、阿志三個悄悄的走出教室把教室的門關上。
 
「學長你們教室怎麼都沒有人?」小燕子轉動水汪汪的大眼,兩瓣開闔著的嘴唇,
好像櫻桃掐出水,三月微風吹過她的髮梢,飄起陣陣苦欒花香。

我的手指穿過她的髮絲,下巴頂著她細滑的額頭,胸口往前傾,
將她壓在牆上。那顆櫻桃微綻,我用舌尖輕輕輕輕頂進去⋯⋯
酸甜酸甜⋯髮絲傳來一朵含淚苦欒花開陣陣清香味。

「學長⋯」小燕子和女同學走下樓,我和阿文走上樓,在樓梯間相遇。
 
「你們那天是怎麼了?意仔你怎麼都不理小燕子?!」我繼續走上樓。


三月的天氣喜歡飄起細雨,惹得苦欒花落滿地。

「上次妳說想看的那部電影,我有兩張電影票,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好不好?」

「禮拜日早上我要去練習彈鋼琴,晚上我們全家要去看舞台劇,我不能和你去看電影。」

「小麗我們要趕快去上家政課了,別和他聊啦!要是遲到老師會生氣!」小麗身旁的女孩,
催促著小麗。

我將兩張電影票塞回口袋,一張掉了出來。

「學長⋯上次阿志說你要約我去看電影,就是這部呀!?」
小燕子柳腰一折,撿起掉落的電影票,她放在胸前口袋的信掉出來。

走廊上,微風吹來被細雨打落的苦欒花瓣,紫色花瓣落在信紙上,信籤上寫著:

「世有解語花,誰人解話語」

    ~完~

楔子

「青春像一幕幕電影。
有的人在記憶裡快轉,只剩下人名。

我們曾經渴望長大、渴望自由,如吐在空中的菸圈。
我們曾經嚮往單純的愛情,討厭複雜的大人。
而我們長大後,又變成討厭的大人。

青春愁得那麽淡。
初吻的唇在昨天風乾,已經忘記味道,卻仍然在昨天裡。」

徵求你的愛情故事,ㄧ起把那條鬆弛的弦,
調回最初的感動。
(悄悄話) 2017-11-26 11: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