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7 07:48:29deepmind

廣論消文280 若就自性增上,斷七不善是七能斷身語業性。

廣論消文280  2813-13

第二,尸羅波羅蜜多分五:

尸羅自性; 趣入修習尸羅方便; 尸羅差別;

修尸羅時應如何行; 此等攝義。

寅二 學習持戒:

「學習持戒」分五:

持戒的本質。 如何著手修習持戒。 持戒的分類。 修習持戒的方法。 總結。

未一、尸羅自性分二:

尸羅之自性 尸羅波羅蜜多圓滿之量

今初。                                                       

申一、尸羅之自性

卯一 持戒的本質:

從損害他及其根本令意厭捨,此能斷心即是尸羅。

益西彭措堪布開示

讓心厭捨身語損害他人以及損他的意樂,此能斷心即是尸羅。

損他指身語;根本指意樂。所厭捨之境,即損害他人的身語行為,以及行為的根本——損他意樂。

此處令意厭捨是關鍵字。若無令意厭捨,則相續中生不起以能斷心為體性的尸羅。回顧下士道中的十白業道,是否生起了十白業道,關鍵看是否生起了意樂。什麼是白業意樂呢?即見過患,生起遠離欲,也就是令意厭捨。此令意厭捨是十白業道之根本,擴展開來便是一切律儀戒的根本,有了它,才能引起各種靜息黑業的加行,乃至達到靜息圓滿。

如何才能見過患,起遠離欲?這又依賴數數思惟黑業果,引起定解,因此說,勝解業果是一切內道弟子的正見,是一切白法之根本。若無此基礎,三乘佛法都無從建立。

申二、尸羅波羅蜜多圓滿之量

由修此心增進圓滿,即是尸羅波羅蜜多。非由安立諸外有情悉離損惱,為滿尸羅波羅蜜多。

由這一能斷心修持增進到圓滿時,即是尸羅波羅蜜多。並非外境的有情全部遠離損惱,安立為圓滿尸羅波羅蜜多。

以下從反面證成。

若不爾者,現諸有情未離損惱,過去諸佛尸羅波羅蜜多應未圓滿,亦不能導此諸有情往離損害諸方所故。

不然,現在六道中還有無量有情沒有遠離損惱,則應成過去諸佛都未圓滿尸羅波羅蜜多,因為諸佛也沒能引導這些有情前往遠離損害的地方。

比如,人類在戰爭爆發或自然災害降臨時,無處可避,魚蝦等水族在江河中也不能避免被捕殺的厄運,倘若以有情離盡損惱而安立尸羅波羅蜜多,則應成過去諸佛都沒有圓滿尸羅度,都不能稱為到彼岸的佛陀。

是故其外一切有情與諸損害隨離不離,自相續上有離損他能斷之心,修此即是受行尸羅。

因此,不管外在有情是否遠離了損害,只要自相續上具有遠離損害他人的能斷心,修此能斷心就是受行尸羅。

《入行論》云:魚等有何處,驅彼令不殺,由得能斷心,說為尸羅度。

《入行論》說:把魚等所有有情引往何處,才不至於被殺戮呢?必定沒有這樣的處所。實際上,是因為修得了能斷心,而說為尸羅度。

戒雖有三,此約律儀尸羅110增上111說為斷心。此復若具等起增上,斷十不善是十能斷,若就自性增上,斷七不善是七能斷身語業性。

戒律包括律儀戒、攝善法戒和饒益有情戒三種,此處僅就律儀戒而將戒的自性說為能斷心。另外,如果包括等起在內來說,斷除十種不善業,是十種能斷;如果從自性的角度來說,斷除身語七種不善,是七能斷的身語業性。

約律儀尸羅增上,即單單從律儀戒的方面認定尸羅的自性為能斷心,這只是一個側面,因為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的體性並非能斷心,而是肯定方面堪能行持的善心。

110. 律儀尸羅:又譯為禁惡行戒。

111. 增上:從這一方面。

以下引《入中論自釋》宣說尸羅的釋詞和體相。

一、尸羅釋詞

《入中論疏》云:此由不忍諸煩惱故,不生惡故,又由心中息憂悔火清涼性故,是安樂因,為諸善士所習近故,名為尸羅。

梵語尸羅具有兩種意義:

(一)由不忍諸煩惱故,不生惡故,由心中息憂悔火,清涼性故,名為尸羅

不容忍能導致犯戒的煩惱,不造作一切違越佛制的罪業,心中息滅追悔犯戒之火而常得清涼,故名為尸羅。

尸羅即清涼,是獲得,即由不忍煩惱和不造罪惡,心中遠離憂悔、常得清涼,而稱之為尸羅。

(二)是安樂因,為諸善士所習近故,名為尸羅

是安樂之因,是諸善士所依止的緣故,名為尸羅。

二、尸羅體相

此以七種能斷為相,無貪、無瞋、正見三法為其等起,故具等起尸羅增上說十業道。

此尸羅是以能斷身語七支犯戒的能斷思為體相,無貪、無嗔、正見三法是七支能斷思的等起。因此,包括等起在內,從能斷等起來說尸羅,即是以能斷十黑業道的十白業道為體性。

 

廣論消文280-1  2813-13

卯一 持戒的本質:

從損害他及其根本令意厭捨,此能斷心即是尸羅。由修此心增進圓滿,即是尸羅波羅蜜多。非由安立諸外有情悉離損惱,為滿尸羅波羅蜜多。

新譯廣論

令自心厭棄損害他人(指身、語)以及這種損害的根本--「意」的能斷心,便是「持戒」。又稱作尸羅。所以行者透過串習而令這種心態逐漸增長至究竟圓滿,便是「持戒波羅密多」,但並不是說要令全部有情完全遠離損惱才算圓滿「持戒波羅密多」。

《雜阿毗曇心論》說尸羅是有修習、正順、三昧、清涼、安眠等義。蓋身、口、意三業之罪能使修行者焚燒熱惱,戒則能止息熱惱,令得安適清涼。總之持戒是含有防過止惡的意思。

若不爾者,現諸有情未離損惱,過去諸佛尸羅波羅蜜多應未圓滿,亦不能導此諸有情往離損害諸方所故。

若不爾者不然的話。

現諸有情未離損惱現在的所有眾生並未遠離損惱。

過去諸佛尸羅波羅蜜多應未圓滿那豈不表示過去諸佛應該未圓滿尸羅波羅蜜多。

亦不能導此諸有情,往離損害諸方所故所以也不能夠引導這些眾生前往遠離損害的地方。

是故其外一切有情與諸損害隨離不離,自相續上有離損他能斷之心,修此即是受行尸羅。

並不是說以外界一切有情已否遠離損惱(來論定),(而是)只要在自心相續之中修習厭棄損害有情的能斷心,便是「持戒」的修行。

《入行論》云:魚等有何處,驅彼令不殺,由得能斷心,說為尸羅度。

《入菩薩行論》(護正知品)說:要把魚等有情送往何處,才不會使它們被殺害呢(根本無處可送)?所以說當我們達到能斷心時,即名圓滿持戒波羅密多。

戒雖有三,此約律儀尸羅增上說為斷心。此復若具等起增上,斷十不善是十能斷,若就自性增上,斷七不善是七能斷身語業性。

雖然戒律是有三類(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但此處所指的「能斷心」是就最主要的一類,是指「律儀戒」而論。

1.就其具有的「等起心」而論,便是斷除十種不善的十種能斷的行持。

2.若就其「自性」而論,便是斷除七種不善身三語四業自性的七種能斷。

《入中論疏》云:此由不忍諸煩惱故,不生惡故,又由心中息憂悔火清涼性故,是安樂因,為諸善士所習近故,名為尸羅。此以七種能斷為相,無貪、無瞋、正見三法為其等起,故具等起尸羅增上說十業道。

(月稱論師的)《入中論疏》說:以其絕不容忍煩惱,不讓罪惡產生,能息懊悔之火,心性清涼。是善士信賴的安樂之因,所以稱為「尸羅」。

此以七種能斷為相這是以七能斷為性相(特徵)。

無貪、無瞋、正見三法為其等起(以)無貪、無瞋、正見等三法為七能斷的等起。

故具等起尸羅增上說十業道尸羅如果包括等起的話,就是十能斷,就稱作十善業道。

 

(悄悄話) 2021-01-17 12: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