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30 13:02:28deepmind

廣論消文203 見世無明煙雲覆,眾生迷墮苦火中

廣論消文203  20311-2047 

《弟子書》云:易得少草畜亦食,渴逼獲水亦歡飲。

月官菩薩所造的《弟子書》說:人獲得飲食,不必他人教,自己就會受用,而畜生得到一口草,也知道去吃;人口渴時,會迫不急待地飲水解渴,旁生乾渴時得到水,也會歡喜地飲用。所以,在利己這一點上,分不出人與旁生的勝劣。

士夫此為勤利他,此聖威樂士夫力。

士夫不同於旁生之處,是他能夠日夜精勤利他,這才是士夫第一等的超勝威德、安樂與能力。

日勢乘馬照世遊,地不擇擔負世間,大士無私性亦然,一味利樂諸世間。

太陽乘著由七匹馬牽拉的馬車環繞世界,無私的光照萬物;大地沒有取此捨彼的選擇,平等擔負起一切有情、無情,人類、家畜、野獸等都依止大地而繁衍生息。大士無私的本性也是如此,一味地利益安樂世間有情。

大士的智慧與慈悲,如日輪般遣除世間的愚暗,他的精進也像日輪般運轉不息,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口意業無有疲厭。

他的願力又似大地,擔負起利樂一切有情的重擔。為了利他,不會推卸責任,不論恩怨親疏,都平等地饒益,這是大士毫不利己、一心利人的性格。

癸四、如救頭燃般救護苦難者是為士夫與智者

為了救護苦難者,如救頭燃一般,是為士夫與智者。

如是見諸眾生眾苦逼惱,為利他故而發匆忙,是名士夫亦名聰睿 。

見到眾生被眾多痛苦所折磨,為了拯救眾生而心急如焚,日夜奔忙,這種人叫做士夫,也叫智者。

即前書 云:見世無明煙雲覆,眾生迷墮苦火中,如救頭然意勤忙,是名士夫亦聰睿。

世無明煙雲覆:是說苦因。有情被無明等煩惱的煙雲遮蔽,從前生到後世始終被煩惱擾亂。

煙雲覆,比喻眾生被無明遮障而不了知輪涅的真相。

眾生迷墮苦火中:是說苦果。由於業惑的力量,導致眾生心識迷亂,墮在痛苦的火坑中。如同墮入火坑毫無自在一般,有情也是剎那不斷地被苦苦、壞苦、行苦之火灼燒。

:是觀見眾生的苦果和苦因。

見後如救頭燃意勤忙,不忍心坐視眾生受苦,為了救拔眾生的苦難,如頭上燃火一般,萬分焦急,精勤地搶救。

是名士夫亦聰睿:如是毫不為己而精勤利他者,堪稱為士夫,也稱為聰睿。受此稱謂,當之無愧。

癸五、於獲得勝妙大乘應生稀有想

是故能生自他一切利樂本源,能除一切衰惱妙藥,一切智士所行大路,見聞念觸悉能長益一切眾生,由行利他兼成自利,無所缺少具足廣大善權方便。

這段是讚歎大乘的功德。

所以能這樣去利益別人,結果呢?一切的利樂的根本根源從這個地方得到,除掉一切的不好的事情,得到一切圓滿的好的事情。任何一個有智慧的人,都該走這條大路,起心動念,見聞念觸,無非是長養跟利益一切的眾生,你真正的完全利他,結果卻是利了自己,像這樣圓滿具足廣大、方便、善巧的菩薩,就稱為聰慧的人。

堪布開示

能生自他一切利樂本源:大乘是利樂之源泉,能夠源源不斷出生一切自他增上生的利益和決定勝的安樂。

能除一切衰惱妙藥:大乘是能遣除一切衰敗苦惱的妙藥。衰惱,包括輪迴的煩惱、有漏業、分段生死、六道諸苦,小乘的無明習氣、無漏業、變異生死等。通過修習大乘,一切粗細的衰惱都能消除。

一切智士所行大路:一切有智之士均從這條大道走向菩提。

見、聞、念、觸悉能長益一切眾生:凡是對大乘見聞、憶念、接觸或者受持、讀誦、思惟、演說,悉能饒益一切眾生。若能值遇大乘,蘇醒大乘種性,則以強大的大乘善根力,未來生生世世都會修持大乘,饒益無邊有情。或者,任何眾生只要接觸大乘法,就能在相續中播下大乘的善根種子,終有一天會開花結果,對他做無限量、無止境的大饒益。

由行利他兼成自利:在行利他之同時,也順帶成辦了自利。《入行論》中說:何需更繁敘?凡愚求自利,牟尼唯利他,且觀此二別。佛往昔行菩薩道,並未爭取自利,只是一味地利他,結果早已成就了自利究竟的法身。

無所缺少具足廣大善權方便:所謂善權方便,即能輕鬆地成就廣大義利的善巧方便。

大乘無餘具足廣大的善巧方便,譬如:大乘有無分別智,是圓滿十地、波羅蜜多、三十七菩提分等道法以及十力、四無畏、一切智智等果法的方便;大乘有四攝法,是能成熟一切有情的方便;大乘有陀羅尼、三摩地二門,是成就事業的方便;大乘有懺悔、隨喜、祈禱、迴向,是速獲神通和正等覺的方便;大乘有成辦無住涅槃之道——智慧和大悲,是令利生事業相續不斷的方便。這些方便決非世間道與聲緣道之方便可比,依靠大乘的善巧方便,就能順利成辦自他一切利益。

有此大乘可趣入者,當思希哉,我今所得誠為善得,當盡所有士夫能力,趣此大乘。

既然現在有這樣的一條路可以走的話,我們要想這多麼希有難得,想到了,好啊!歡喜啊!那個時候,我們盡心盡力沒有別的,一心一意朝向大乘。

佛往昔行菩薩道時,並並不是為了自利,只是一味地利他,結果早已成就了自利究竟的法身。

如《攝波羅蜜多論》云:淨慧引發最勝乘 ,能仁遍智從此出,此是一切世間眼,具足照了如日光。

如《攝波羅蜜多論》所說:以清淨的聞思修三慧為正因,引發最殊勝的大乘。佛的一切智智,是從大乘出生的,從智慧和大悲所生。佛是一切世間的眼目,為眾生開示解脫道,猶如日光照亮眾生破除一切黑暗愚痴。

由種種門 觀大乘德,牽引其意起大恭敬,而當趣入。

通過各方面觀察大乘的功德,引動自己的心,對大乘生起大恭敬而趣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