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9 04:14:55浮世清歡

劍俠情緣叁-知我





    冬天的北部是陰冷潮濕的,除了上班之外,放假也都在家裡窩著,偶而出外聚餐、旅遊外拍,基本上都是令人不爽的天氣。爾後的幾天上線都是鬱鬱寡歡的,很沒有自信,為了試圖振作,試圖讓二師父不擔心,就把以前玩WOW的精神拿出來重新振作。

 

    我玩WOW有被罵過"妳玩遊戲不作功課,那還玩什麼遊戲"。至此激發了我的潛能,變得很會找資料、爬攻略、看影片,然後自己研究手法,找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和心得。

 

    記得剛滿95當晚二師父帶我去解茶館和打普通的95副本,也組了他的親友帶我打了當天的大戰,我記得那天打了普通引仙水榭和大戰陰山草原...

 

我:師父~一樣進去普通的嗎?

二師父:大戰都是打英雄的。

我:英雄!!!我才剛滿等,這樣去會很恐怖吧!

二師父:不用擔心,我找人來幫忙。

我:喔~可是,我還不會奶人呀!

二師父:不用怕。

 

    沒多久陸續組了人進來,而我依然被二師父叫上RC,聽著二師父的講解和指導,用毒經打了當天的大戰。大戰結束後,二師父帶了我去引仙水榭打普通五人,但是,我是新手奶,二師父說普通他一個人打不過,於是又叫了一個天策來,那個天策就是我的師姐,但是師徒欄上面已經看不到她了...

 

    普通引仙水榭打完之後,我跟二師父繼續留在RC說著話,二師父趁機教我怎麼做鑰匙開寶箱,還教我怎麼合成石頭升級石頭,怎麼腹膜與給裝備插上石頭,一直到天將大白,才結束了這一場師徒教學。隔天,二師父又帶了我去打了普通的天泣林,教我左閃右閃,看紅圈閃冰塊......

 

    因為二師父已經屬於半AFK的狀態了,上線時候不一定能遇到他,我也沒有親友可以詢問或是陪我打五小,每天的大戰都是我爬了攻略看了影片才敢去跟,我應該可以說是個認真的玩家,大戰的攻略和影片我看了不下三次,比較常死的副本或是不太會閃的副本,我更看了五次以上,但是很害怕奶死人,所以我眼睛都死命的盯著血條,導致有些走位和王的讀條會忽略,有被路人罵過,也有很多好心的路人會指導,甚至會說"沒關係,誰沒有新手過呢!"。

 

    退了幫會的我,過了好幾天的無幫會生活,雖然神行30分鐘很困擾我,但是,每天的生活就是解每日、打大戰,好像有沒有幫會都無所謂。每天周而復始的循環著,沒事情做了就去逛風景拍拍照,一發呆就是幾個小時。

 

    某天,突然開起了大地圖,發現有些地方我沒去過,於是就到處開地圖拿成就,到處飛來飛去,最後來到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無量山」。一個人也不趕時間,也很安靜,有一個地名叫"第一樓",那邊著實美極了!我駐足很久,也發現了好多有趣的NPC,很多NPC取名子時候加了很多名人進去,往往會會心一笑。

 

逛了許久後,我的螢幕上出現了大師父的密語...

 

大師父:妳在無量山做什麼呀?

我:逛風景拍照。

大師父說:我也很久沒去那邊了,我也過去看看。

 

於是,我召請了大師父...

 

    大師父過來之後,開啟了他的紅輿車載著我到處跑,當時候的我不知道有些坐騎可以增加雙方的友好度。到處逛著逛著來到一處叫「花山集市」的地方,那裏聽說會有花市?繼續又逛著突然我跳成就了"相見恨晚",很興奮的貼給剛上線不久的二師父看,我才知道原來友好度是可以增加的,之後也才慢慢發覺有些人頭頂上的稱謂是特殊成就或是任務取得的。

 

    就這樣與不熟悉確又是我劍三第一個師父的大師父逛了無量山,也聊了許多話,知道了彼此的生活背景,與遊玩劍三的心態,還到了一處水簾洞,裡面有鳳凰坐騎,大師父很興奮的說著,說鳳凰坐騎多新鮮,而我只好委婉的跟大師父說:五毒的毎日任務都會坐這隻鳳凰飛五毒...。大師父很驚訝,也很羨慕,因為大師父只玩一隻角色,就是個單純的和尚。我還告訴大師父,WOW裡面也有鳳凰坐騎,不過是金黃色的,可以在天空飛翔,飛翔時候就像流星一樣會有殘光,並且還是個極難取得的坐騎。經過這一晚的相處與談話,讓我跟大師父因此次契機有了細水流長的師徒情誼。

 

    我與二師父的師徒情誼,也因為二師父逐漸退出劍三而慢慢走向平淡、蒼涼。當大師父下線睡覺的時候,我仍在逛風景、發呆,二師父這時候在線上,看到我還在發呆狀態下,組了我也帶著我跑跑地圖,看看風景,偶而問問二師父一些問題,也斷斷續續的聊著天。這時我注意到了二師父頭頂上的稱謂"緣定陰陽",我忍住想發問的好奇心,因為我覺得這個稱謂好特別,好有意境。

 

    趁組隊時候點開了大師父曾說過情緣欄介面,看了一下師父的情緣,是空白的。我試探性問了一下二師父...

 

我:師父~ 你有情緣嗎?

二師父:沒有呀~

 

    我當時候就覺得更好奇,二師父玩了這麼久怎麼會沒有情緣呢?至少也會有個紅粉知己之類的呀!

 

就在某天上線時候,我仍無聊著到處晃晃的同時二師父召請了我,看到他身旁多了位溫婉美麗的七秀,二師父說...

 

二師父:這是妳師祖。

我:師祖~ 安安。

師祖:安安。

我:那我需要跪下認師門嗎?

二師父:不用啦~

我:喔~

二師父:妳可以叫她OO。

我:好~

 

    就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我與師祖見面了,也開啟了另一個故事,另一個讓我越抽絲剝繭越孤寂的一頁...

 

 

(補注:我曾因為遇不到二師父,有好多問題和疑惑也找不到人解答,於是用寄信的方式或是離線密語給二師父。每天一封一封的信,每天一句一句的話,猶如石沉大海,往往不見回信。只有二師父上線,看到密語才會知道我有問題要問他,也才會繼續著教學的日子...)

 

 

by 2015年12月17日 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