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仿犯 贊助
2022-08-06 20:53:04婇韎

(五)腦內啡

「這是誰啊?」幾天前翻了我們家族的相簿,裡面有個超可愛的小女孩,特徵長得超級像我,是個鵝蛋臉,還有屁股下巴,配上可愛的紅棕色短捲髮,遮掉了高高的額頭。一看就好喜歡。

女孩穿著粉紅色的絨布羅紋粉紅豹吊帶褲,腳上踩著金屬光澤的粉紅色平底瑪莉珍鞋。這孩子不知道是一歲半還是兩歲,很可愛的感覺,看著她就有很多的腦內啡湧上來,會傻傻地笑著,情不自禁地用不知道是高八度還是高十六度的聲音說:「可愛」。

旁邊站了一個也長得很像我的「爸爸穿搭」照片中的模樣的男孩子,穿著紅色底的好像是羊羊圖案的法蘭絨襯衫,我想這就是小綠了吧,想不到我跟他還有一個共同的童年。後面的背景是一棵樹。你知道嗎?有很多故事都有這種背景,例如亞當和夏娃。

其實小綠比我大了五歲,這個身高差,看起來只差了一歲半到兩歲吧,看著照片,讓我想起了我家隔壁老是在打生長激素的容容姊姊,但男孩的發育比較晚,也許他是後來長高了吧。

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我把這張設成我的一個通訊軟體的新大頭照,看著總是心裡覺得甜滋滋,我也不知道只是喜歡小孩,還是真的喜歡長劍小綠。

但作為一個被我FIT IN舊相片的對象,我想這應該是一種被壓抑又牽腸掛肚的思念吧。妳曾經覺得不能講,因為很像瘋子,但又想要用一種無聲地喧囂來告訴全世界。

「我要親你摸你」早上被叫醒還要賴床一下的我。對,我偷走了長劍小綠。也不知道是偷走了什麼,因為我的小綠很單純,常常被騙走,例如騙財騙色的千千,還有怪咖E,小綠很可愛,這是殺人如麻的反差萌。

「其實我很不喜歡被人打擾,以後我這樣弄妳都不可以生氣喔。」小綠這樣說著。

我平常都睡到五點起來讀聖經,真真是個耶穌瘋子,但最近都有起床困難,所以就跟小綠撒嬌要他叫我起床,明明凌晨一點才睡覺,早上起來卻覺得全身都很柔軟,好像剛彈好的棉花塞進被子裡的感覺,有一種全身都鬆鬆的,好像躺在雲裡面睡了一覺一樣,讓我捨不得醒來,我猜小綠平常都這樣睡的吧。

我愛他,但僅僅只是我的夢境,因為在那個穿越現實和理想的渠道,好像一直都無法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