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8 03:00:00甜丁

【佐櫻】幸福,有妳/你─小櫻生日賀文,《下》





總算是到達風之國的大門口了,手鞠也早已經在等小櫻的來訪,想想也有好一段時間沒造訪過砂忍者村了,景物依舊,放眼望去猶如沙漠般的顏色,幾乎看不見草蔭綠樹,小櫻跟許久不見的手鞠打聲招呼。

「手鞠,好久不見」小櫻給手鞠一個大大的燦笑。

「好像有一段時間不見了呢?最近如何?佐助也好嗎?」兩人一邊走一邊談話,手鞠親切的臉孔彷彿能讓人消除緊張感。

「是阿!我跟佐助最近都還可以」哼!說到佐助他居然就這樣拋棄我了,想到就氣,他的任務可比我的生日還重要,話說佐助這次出去又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回來了,唉…心中果然還是不免失落,這好像也是沒辦法的事,佐助總是這樣。

「哈哈!這樣就好了」手鞠從櫻的眼神中看出那一瞬間失落感,她希望是自己的錯覺。

「話說我愛羅,他沒事吧?」小櫻刻意的轉移話題,順便從手鞠身上得知一些我愛羅目前的狀況一邊跟著手鞠帶領著她到風影的辦公室。

「詳細情況不清楚,我愛羅也沒對我們明說,看來病因似乎不單純」語畢,要走去風影辦公室的長廊上只剩下小櫻和手鞠的腳步聲,我愛羅就連病情也沒讓手鞠知道,是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還是?現在做猜測也不準,還是等等親自見到我愛羅再來做診斷,小櫻心想。

「對了!這次過來怎麼沒看到勘九郎?」平常勘九郎應該都會在的說,難得這次不見他的人影,本來想說能有機會打招呼。

「阿!他去出任務了暫時不在風之國境內」手鞠從口中不疾不徐的道出。

「原來是這樣阿」這樣再多問好像也沒什麼意思,眼看已經到了風影辦公室的門口了,手鞠輕巧的抬起手,輕敲了幾下在門上,過了一會兒沒人應門,手鞠不放棄的又再多敲了幾次,依舊沒人開門,「他應該在休息」手鞠她沒回頭對著身後的小櫻說。

「我愛羅,我進去了哦」手鞠見沒人應門也只好自行開門了,果真在往辦公室走進去一點就看見我愛羅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好像睡的很沉而聽不到任何聲音。

「手上還有一些是要辦,我愛羅就先交給妳了」手鞠語落就轉身走出辦公室直到門的被關上,櫻才更往我愛羅所休息的地方走去,來到我愛羅的床邊櫻一瞬間有點不清楚下一步該怎麼做,要試圖搖醒他還是?

「我愛羅」櫻微微頃身呼喚著他的名字,又不敢使出平常的音量,希望他能從睡夢中清醒。

「我愛羅…」櫻又嘗試第二次叫喚著他,櫻見著我愛羅總算是慢慢的睜開雙眼了。

「你醒了啊」我愛羅故做難受的表情將一隻手臂從被子裡抽出放在自己的額頭上。

櫻試著觀察我愛羅的表情,我愛羅果然不好受嗎?櫻心想「那個…如果你有感到什麼地方不舒服嗎?或是哪裡痛?都可以跟我說,我必定會治好你的」半晌沉默,櫻則是等待著我愛羅的回應。

「是沒有不舒服的地方,睡一覺起來感覺好多了」我愛羅絲毫不帶點朝氣的口吻說著,其實我愛羅只是單純剛睡醒,睡意還未散,我愛羅也很驚訝自己居然在等小櫻前來時居然睡著了。

「疑?怎麼可能?這是綱手奶奶緊急派給我的任務,怎麼可能睡一覺就好了」櫻狐疑著死盯著我愛羅,只要是察覺到我愛羅露出感到不適的表情,她一刻都不想放過。

「那這樣好了,讓我先檢查你的身體狀況」於是櫻將我愛羅從床上扶起,讓他坐在床上,櫻將自己的查克拉貫注在手掌心,輕輕貼上我愛羅的背部上。









這時候隨後追上的佐助也已經到了風之國,手鞠也在不遠處瞥見佐助正朝自己方向急急忙忙跑過來,現在是怎麼了?小櫻先到佐助後到。

佐助看見前方不遠處熟悉的身影,氣喘吁吁的說著「手鞠,妳有看見小櫻嗎?」

「有啊!剛剛我還帶她去我愛羅那裡呢!」

「我愛羅那裡是嗎?好!我知道了」語畢,佐助立即消失在手鞠眼前了。

手鞠本來也像問佐助那麼樣急著找小櫻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想要開口時佐助人就走了,手鞠突然意識到不久前跟小櫻談論到佐助時,小櫻的臉色有那麼一瞬間怪怪的,還以為是自己多心了,沒想到真的出事了,反正這就是俗話說的婦唱夫隨?是用在這種情況下嗎?也算是吧!手鞠心想。











「我愛羅你還不能動啊~在我還沒查出你的病因前不要亂走動啊~萬一你發生什麼事了,我該怎麼跟綱手大人交待」我愛羅望著這女孩喋喋不休的樣子其實還挺可愛的,這粉色人兒也太拼命,這兩個人居然傻傻的被綱手蒙在鼓裡,還要求我趁這時候對櫻做點什麼?到底是要做什麼?綱手只叫他隨機應變。

該死的隨機應變。

我愛羅早已察覺到門外已經有人的氣息卻遲遲不進來,而小櫻似乎處於在擔心他病情況下而沒發覺。

佐助佇立在風影大人的辦公室門口,已經抬起的手卻猶豫著到底是該敲門還是不開敲門,這種不妙的感覺的是為什麼?難道小櫻跟我愛羅趁我不在的時候…不不不,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更何況自行腦補的小劇場是無用的。

我愛羅在心底不禁佩服綱手,真的被她說中了,還真是一位老謀深算的老太婆,佐助真的跑來沙之國還在他的辦公室出現,只差他還沒衝進來而已。

他不得已裝病的原因也是因為綱手的關係,當綱手得知佐助的求婚計劃時她就想阻撓佐助這一切的行動,在我愛羅的眼裡看來根本就是不捨自己心愛的愛徒嫁給佐助這個負心漢,為什麼會說是負心漢呢?我想這會是很長一大串述論,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原因,就只是佐助沒送邀請函給綱手,我想佐助大概只是不小心忘記了。

首先,綱手要我愛羅假裝生病,綱手本人也知道佐助會有一段時間假裝自己出任務之後再給小櫻驚喜,至於綱手怎麼知道這個情報我愛羅也沒興趣多問,想也知道大概是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取來的。

我愛羅本身也是受邀人之後也因為綱手阻撓的計劃而拒絕邀請,對佐助是有點感到抱歉,但他也是屈於綱手的威脅,這女人時在是太可怕了。

叩!叩!叩!

小櫻聽到有人在辦公室門外敲門的聲音下意識想轉身走去應門,突然被我愛羅給拉住。粉色人兒臉上無疑的透露出疑問轉身望向我愛羅道「怎麼了嗎?」我愛羅將食指貼在唇上對小櫻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門外又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有人在嗎?」佐助在門外呼喊著,希望門內的人能聽到聲音。

「是佐助的聲音」小櫻一聽到是佐助的聲音不顧一切的甩開我愛羅拉住的手,不過又再度被我愛羅給阻止了。

此刻的小櫻深鎖眉頭的望著我愛羅,當她察覺道我愛羅有些許的不對勁,我愛羅拉著他的那隻手也感覺到有些許的用力,她也不打算親身應門了

「佐助,救……」小櫻朝著門外的佐助喊叫著,聲音止了一半卻被我愛羅給的大掌給摀住了,小櫻只能在我愛羅的手掌裡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音。

「小櫻?」在門外的佐助聽見了小櫻的聲音,是小櫻的聲音沒錯,不會認錯的

「妳先冷靜一點,我只是要妳不要出聲,我不會對妳怎麼樣」早已經發個驚慌的小櫻才不相信我愛羅的一字一句,我愛羅自己也知道。

「小櫻妳在裡面嗎?」

小櫻又聽到佐助在喚著她了,她極力的想掙脫我愛羅的手,既然掙脫不開她只好使出怪力對付我愛羅了,也不管著在她面前的風影還是鬼影。

正當小櫻要使出怪力之時佐助已經破門而入了,佐助不敢相信他眼前所映入的景象,我愛羅對小櫻能有如此舉動,他已經朝著我愛羅的方向衝過去了,我愛羅隨即放開了小櫻。

我愛羅覺得自己的形象全破滅了,小櫻大概已經覺得他是變態之累的,我愛羅只是單純不想讓佐助發現小櫻在這裡而已,我愛羅知道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佐助大概認為他想趁這個機會對他的女人做什麼,總之我愛羅也已經是跳到黃河洗不清的狀態。

小櫻也奮不顧身的投入佐助的懷抱。

「真是的,櫻,到處找妳找了好久,你知道我很擔心妳,我愛羅有沒有對妳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受傷?或是不舒服的?」佐助惡狠狠的瞪了我愛羅一眼,他覺得自己已經快失去理智了,巴不得揍我愛羅一拳。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愛羅道著,雖然表情依舊冷靜,但其實內心掙扎著,佐助完全不理睬我愛羅的話。

「沒別的意思?我眼睛看到的可不是那樣」佐助怒視著我愛羅。

「佐助…」櫻還是第一次看見佐助那麼生氣的樣子。

「吶吶,佐助,你看我真的沒事」

「小櫻,這不是沒不沒事的問題,妳這個傻丫頭,這時候還在幫這隻披著人皮的狼說話櫻能感覺到佐助的話語中帶點生氣。

「我愛羅,你到底是在幹什麼?你應該不是那種人吧?」佐助自己本身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剛剛那畫面,我愛羅摀著櫻的嘴巴,不讓櫻發出聲?佐助自己也很掙扎的懷疑著,他相信我愛羅並不是那樣的人。

我愛羅臉容面有難色覺得自己不管如何解釋也無法解開這個天大的誤會。

「他當然不是那種人」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一道熟悉的聲音,綱手默默地出現在風影的辦公室門外。

我愛羅總算從心底鬆了一口氣。

「綱手大人」小櫻驚訝語出。

「佐助你這個臭小子,你的計劃居然沒有邀請身為櫻的師傅的我」綱手火冒三丈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心情非常不好。

小櫻從綱手口中聽到計劃?那是指什麼?佐助的…計劃?

佐助充滿無奈的神情顯露在臉上,要給小櫻的驚喜就這樣被綱手給壞了好事。

「我也…不是故意的…」不能因為綱手而亂了腳步,真不想應付這種令人麻煩的情況,唉…。

「什麼…計劃?」小櫻望向一旁的佐助,現場大概只剩她一個人被大家蒙在鼓裡,使得她有聽沒有懂,事到如今,俗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句話果然是對的,佐助無奈的心想。

佐助一把摟助小櫻纖細的柳腰「抓好了」小櫻被突如其來的命令搞的不知所措,咻的一下子佐助和小櫻消失在眾人面前,大家都留下一臉錯愕的表情。

「佐助,我們要去哪?」過沒一下子佐助速度極快,不用一會兒小櫻跟佐助就在林子裡面穿梭著。

「佐助,放我下來拉!我可以自己走的,我們要去哪裡?」小櫻不安份的掙扎著,原以為佐助很聽話的先找一個可以立足的枝幹上將小櫻小心翼翼的放下。

「咦咦咦?佐助我不是說……」接著一個不留意佐助又將小櫻用公主式抱法將她摟在懷裡。

「櫻,先聽話好嗎?」佐助低著頭對著懷裡的粉色人兒說著,一聽到佐助這樣說好像也沒什麼反駁餘地…

「我只是覺得被這樣抱著,好像會掉下去」小櫻緊緊抓住佐助的衣服不放,更往佐助的懷裡靠攏一些,佐助也將櫻摟著更緊,為了讓櫻更有安全感一些。

兩人的形影穿梭在樹影之間,佐助前往的方向從哪裡看好像都是同樣的景象,從那跟枝幹跳要到另外一個枝幹,不斷的反反覆覆,由於森林樹木上的葉子茂密,陽光從葉子與葉子的狹小的縫隙穿透。

櫻對於剛剛綱手大人對佐助提到"計畫"挺在意的,那是指什麼意思?佐助又瞞著我什麼事?

「到了」

「吾?這裡是…?佐助你怎麼會知道?」小櫻露出充滿驚奇又喜悅的神情,她不敢相信這森林裡還會有這樣的地方,清澈靜止般的湖泊,因為太陽的照耀下湖面因而閃閃發亮著,就像星星那樣一閃一閃的。

「執行工作的時候意外發現的,覺得妳會喜歡就帶妳來這了」

「嗯嗯!佐助我是真的很喜歡」佐助看見小櫻開心的樣子那瞬間心中有什麼在悸動著,那一瞬間他看到櫻的笑容覺得無比幸福。

「櫻,對不起」

「咦?佐…助?怎麼了嗎?突然跟我道歉…這樣很奇怪」

「本來的計劃因為一些原因被打亂了」

「什麼計劃?」小櫻沒等佐助把話說完,就直接將話插入。

佐助這次真的好奇怪,他一定又事先計劃著我不知道的事,每次都不跟我討論…這樣想想是滿令人沮喪的。

「佐助……不會又要離開木葉了……吾?」小櫻深鎖眉頭,碧瞳直視著黑眸子彷彿深不見底,等待著對方的回應,佐助卻沒立即回應櫻。

「……吾?」我?離開木葉?為什麼要離開木葉?佐助還在思考之時暫時語頓,「………小櫻」佐助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卻被櫻硬生生的給打斷。

「佐助每次決定事情之前都不先跟人家商量,然後………你又不常待在家裡,然後我每天都好希望你能多多陪我一些,只是……」小櫻越說越是語無倫次,眼淚更是淚如雨下,佐助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櫻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於是他決定靜靜地聽櫻的想法

佐助的冷冽的黑眸子帶著心疼的眼神望著櫻不斷哭泣的景象,佐助伸出雙手捧著櫻的雙頰,櫻也真是的,趁我不在的時候給我胡思亂想,佐助不斷的將櫻不斷滲出的淚水拭去。

「我每次都要一個人面對孤單的黑夜,然後我每天都好擔心你,然後佐助只會對我說不要擔心,我怎麼可能會不擔心阿!然後我每天都好想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一次拋棄……我了?還是你厭倦我了……?」佐助將櫻的臉捧在手心上,凝視著她哭花了的臉,眼睛跟鼻子都紅通通的,他居然讓眼前的櫻傷心成這個樣子。

「佐助……這樣哭…是不是很讓人討厭呢?………」櫻強顏歡笑忍著淚水,櫻抹去眼角快滲出的眼淚,想讓自己趕緊打起精神。

眼前這個小傻瓜居然在自責自己,佐助心想。

佐助一把將櫻緊緊擁入懷中,櫻能近距離感受到佐助的呼吸頻率及心跳,身為男人的他居然讓自己所愛的女人傷心,「以後不准,也不允許妳這樣胡思亂想,我,宇志波佐助不會離開木葉,更不會離開妳,絕對,自從跟妳同居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打算跟妳走一輩子了,更不會丟下妳不管」平時都看櫻笑容滿面的樣子,原來在她的心底是藏著惶恐和不安。

佐助的大掌輕撫著她的頭,另一隻手將櫻摟的更緊「我可是從來都沒有厭倦妳或是想過要拋棄妳」佐助對著被他擁入懷裡的人兒說著,櫻則是不發一語的靜靜聆聽著。

「佐助…」小櫻稍微掙脫佐助的懷裡,淚眼汪汪的直視著佐助深不見底的黑眸子

「櫻,妳要不要跟我解釋一下,妳到底把我想成多壞?」佐助帶點不懷好意的笑容,一邊開玩笑說著,一邊拂去櫻臉上還未乾的淚痕。

「…………………超級壞」櫻刻意避開佐助的眼神噘起嘴來喃喃的說著。

「再給我說一次」佐助一抹危險的笑容。

「佐助每次都擅自作主!!」

「櫻……」佐助玩笑的神情瞬間消失,視線強烈注視著櫻閃爍的碧瞳彷彿能映照出自己一樣。

「…佐助?」完全無法避開佐助的視線,深深被佐助的黑眸吸引住,佐助想傳達的心情。

她等著。

佐助厚實的大手牽起她的雙手,輕柔撫摸櫻細緻白皙的小手,他好喜歡喜歡眼前的女人,他知道一直以來他一直都在逃避,每次回想起過往櫻都不斷追著他後面跑,好像隨時回頭都能看見她似的「……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見得有十足的把握能讓妳幸福」佐助語頓半晌接著道,不過我知道像現在這樣,能夠在彼此身邊陪伴也是另一種幸福的形式,櫻剛剛泣不成聲的樣子是他最不願看到的。

「妳儘管的任性,儘管放手追逐自己所想要的東西,如果受傷了、害怕了,我永遠做妳的後盾」佐助邊說著又再次將櫻輕擁入他的懷裡,柔撫著女人的髮梢,嗅著她散發出來的香味。




有了想守護的人…




就是這種感覺吧




希望她好,希望她開心




「還有這次本來是想給妳一個驚喜,一個求婚的驚喜,只是我的一些疏忽,沒發到妳師傅的邀請函,事態就變得如此窘境,居然把妳騙到我愛羅那裏,真是不知道綱手大人到底在想什麼」佐助一想到我愛羅摀住櫻嘴巴的畫面就覺得心底莫名燃起一把火。

「綱手大人就是這種個性,誰叫我是她的愛徒呢」佐助為了這種事生氣,小櫻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還有一個不由得發笑的理由,因為佐助居然會準備求婚驚喜,真不像佐助。

「有什麼好笑的,不是因為鋼手師傅,是因為別的男人碰妳,不是滋味而已」我愛羅那傢伙死定了。

「求婚驚喜也不像是佐助會做的事」小櫻不禁想吐槽著。

「是嘛?」佐助雙頰微微潮紅搔著頭,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才好。

「不過既然現在知道佐助想跟我求婚,要我免強嫁給你也是可以的哦」小櫻調皮對佐助嘻笑著。

女孩離開男人的擁抱,輕輕擦拭著自己臉上還有點微濕泛紅的雙頰,佐助的黑眸子欣慰著看著櫻的一舉一動全落在眼下,這一刻,女孩的笑容在他面前展開。

森林裡的微風徐徐的吹拂兩人身邊,安靜的空氣裡夾雜著一草一木天然芳精,和不知從何處傳來溪水涓涓細流的流水聲。

「佐助你有沒有聽到水流聲?」燃起好奇心的櫻想要在更往森林深處一探究竟,只是想著之時。

佐助竟開口「有阿!走吧!去看看」女孩藏不住雀躍不已的心情,早已感染身旁的男人。

「對了!佐助,綱手大人她們怎麼辦?」剛剛好像就這麼一走了之,佐助的臉上露出險些無奈的表情。

「那些事之後再處理就好了,先不管他們了」不重要的事先擱在一邊也無仿。



是吧!








《完》





後記:2017.01.24
WOW!居然莫名其妙的2017了,時間過得真快呢!
現在還是冬天唷,現在還是一月麻~衝動的買了一台暖電風扇,四季皆可用哦~
夏天可當風扇,冬天當暖氣用,哈哈
不然甜丁我每次冬天一到都冷到一個每丁每當
發文日期跟後記日期不同時間,就別介意了,ㄎㄎ
話說還發現一件事,十年前的今天是報台剛創立的時間誒!!!巧到嚇死寶寶了
原來在PC也流浪10年了,真是不長進阿~哈哈哈哈
依舊不定期發文唷XDDDDDDD

(悄悄話) 2020-09-21 12:55:49
uni2019 2020-08-19 02:58:20

你跟她的不一樣,只有佐櫻。笑笑?

(悄悄話) 2020-08-13 23: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