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6 00:32:24水羽

給眼睛會笑的妳(九)

回家後,我一樣先徵得妳同意後把今天為妳慶生的照片分享在我的私帳,刻意把內文打的有點煽情,或許是想延續上次一起畫畫的那篇,讓有關注的朋友覺得有後續,想獲得一點關注,果然下方留言處又是一堆恭喜脫單啊之類的鼓譟,讓我優越了起來,連家人看到後都對我說:「恭喜喔~終於交女朋友了」

當我沉浸在自己建構的幸福感中時,妳突然說想看看貼文下方的回應,我一開始像作賊心虛的打哈哈推託,妳本來也想說這是我的隱私就沒再繼續追討,可後來我又覺得讓妳看看也沒關係吧,畢竟都發展成這樣了我想妳應該是喜歡我的,就又對妳說:「現在我把文章權限設為公開,妳可以看了」

沒想到...妳看了之後卻說:

「你的朋友們好壞喔...」

意思似乎是代表他們在創造甜蜜的錯覺給我,接著又說:

「你可能沒有下次了」

我察覺到我好像真的得意過頭,可是..這不也是妳應許我的嗎?

瞬間所有熱情一下降至冰點,我說:「那..我把貼文刪了..」

妳異常冷靜的說:「沒關係,就留給你吧」

我其實當下心情很低落,但還是禮貌地回了謝謝之後,把這篇跟上次一起畫畫的文章權限設為只有我自己看的到,並對妳說:

「我生日妳就不用再特別跑一趟了沒關係」

妳已讀沒回

那天後,我們將近兩天沒有再互傳訊息,和以往妳幾乎一天照三餐來找我聊天的頻率相比非常不習慣,我想假裝甚麼事情都沒發生,自己去看一個我學生時期曾啟發過我的畫家的畫展,當年是在部落格上看到他的作品的,他也曾有在我的作品貼文下留言給我一些建議,但後來FB盛行後,我有四五年沒有再回來經營部落格,後來得知他辦展,也是從FB上看到別的畫友分享,但是卻是「紀念」展,才知道他最近離世了

展覽是他的女兒幫他辦的,算是完成他生前的心願,展場還刻意布置成畫家作畫的空間、和他畫到一半未完成的作品,本來是想出來透透氣緩解被妳冷凍的鬱悶,看到此景反而悲傷感雙管齊下,我很少在別人面前哭,但是當下情緒真的止不住的奪眶而出,我趕緊問了現場工作人員廁所在哪,進去狠狠啜泣一番,出來後其實還是沒法完全平靜下來,畫家的女兒有在現場也過來關心,問我:「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嗎?」,我說我只是在網上知道他的作品,她大概也很訝異交集算是很淺薄的網友會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吧,我當下其實有點羞愧,因為這眼淚裡面比較多的成份是來自妳啊,可惡,害我被誤會

明天我要下台中去參加一個很難得的市集擺攤,可是如果繼續維持這樣的心情只怕我根本沒法好好面對客人,所以看完展後的傍晚,我在手機螢幕前掙扎了很久,費了很大的力氣,決定打破我巨蟹遇到爭執就拒絕溝通的常態,主動先發了訊息給妳,想搞清楚我們之間到底是怎麼了,妳回覆的很快,當時妳和朋友在看棒球比賽,傳了妳跟朋友的合照和現場錄的一小段人聲鼎沸的影片給我,說妳也想要跟我說清楚,晚點再回覆我

妳說:「我昨天也為了這個事情悶到比平常多跑了幾公里的步」

不知為何我聽到後竟還抱持著一點希望、覺得我在你心裡應該還是有點份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