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用品日本直送不限金額3%優惠 贊助
2022-05-07 17:09:14Katle and Joe

翻譯福特萬格勒《論華格納事件》的一點想法


【翻譯福特萬格勒《論華格納事件》的一點想法】

《華格納事件》是尼采高舉反對華格納及其音樂的藝術論證之作。福老仔細分析該書產生的來龍去脈,包括時代趨勢、人物性格等等。



目前譯到文章收尾階段,福老開始一步步揭露華格納音樂的特色。才這開頭部分就令我折服不已。他並沒有針對哪一件作品或細節具體詳論,只就整體來抽象的論述,就為讀者豁然開通一扇面向華格納的大門。這比任何具體的比喻還要有效!於是我想起有一位指揮家用貓的躡步來形容貝多芬某部作品的一個樂段,還不如福老抽象的說服力!

福老全文運思推論的細膩周密、不引經據典,全靠素樸的演繹,展示了大師的能耐。
從此文可以看出,福老指揮的音樂所以涵攝的內容豐富,就在於他豐饒周詳的想像和思慮,非科班非學究式的,這同樣展現在他的音樂和文章上。


前陣子和一位從事藝術創作的朋友談論有關親情、修行和藝術創作的問題。當我們正要從表面稍稍深入時,他反駁說拒絕做“哲學”討論。我非常訝異。一位藝術家如果不能對生命或作品作深入一點的反思或討論,那他怎麼能進步呢!

古今中外哪一位藝術家不是廣博吸納身處環境的各種觀念和思潮,並用自身的體驗加以篩檢實踐呢!

__________________

摘錄譯文的一小段以供參考:


華格納的作品對“華格納通”的影響與《少年維特的煩惱》對即時公眾的影響,兩者並無不同。在這兩個事例中,造成影響的是題材本身,而非寓言(allegory)或像喻(imagery) 。但是華格納的例子中,病態的效果延續得更長久。歌德繼《少年維特的煩惱》之後,走出新的創作方向,然而華格納這位真正的悲劇藝術家,以不斷升高的張力堅持他選定的特色。更且,他有辦法在音樂中將他的創作包裹在逼真而光芒四射、無可抗拒的靈韻中,並且藉著音樂貫穿情節的方式增強戲劇效果。每一件獨特的作品都是由那單件作品內、並服務於那作品的音樂所產生的氛圍和心緒所主宰支配著,從頭到尾一直持續不墜,並且不會受到該作品創造的世界中任何不恰當的音符、和聲所干擾。這個潛藏的音樂訴求,有時令人萎靡、有時充斥毀滅性,不斷緊繃延伸達到極為巨大的幅度,在華格納作品造成的影響上發揮了大部分作用。



“華格納通們”全然被這個衝擊所征服。我們不得不承認其病態的本質,或那些無意屈服的人充滿憤懣甚至敵意的反應。這一反應的完美例子就是書寫《理查華格納在拜魯特》的尼采,該書終結於尼采苦思藝術的正當性理由,其中所有的論證就是這一情形的反映。



過度性、驅使每一件事物到極端的程度,乃是華格納一生的典型特徵,也同樣是他作品的典型特色——基於同一理由,他所生存的時代和環境迫使他成為如此。同樣在他的音樂中,他不得不重複每一樣東西兩次或三次以確定他的聽眾了解他。這特色是時代向他需索的——但不至於減損他豐富的想像力,或剝奪他作品的任何內部力量。無論如何,總有一個人不會成為所謂藝術品病態影響的犧牲者,這影響孕生了「華格納通們」。在《少年維特的煩惱》發表時期,歌德似乎是唯一未受他著作影響的人。他後來和讀者談到這部小說時的評語,最後結束於以下字句:「現在做個男子漢吧,別再跟隨我走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