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做甜點一點也不難 贊助
2021-09-14 22:56:21Katle and Joe

古琴音樂欣賞的第一課和豐收的一天

日前與張醫師相約在 La Belle Coffee 一起藉他的音響系統聆聽古琴音樂的黑膠唱片,在他的音響器材上,古琴音樂呈現出乾淨、清晰、細節豐富的面貌,讓我對古琴音樂有了新的體驗。



播放的第一首是查阜西彈奏的《洞庭秋思》。聽了這麼多查阜西,倒是第一次清楚體會到他演奏古琴的歌唱特性。這是其他古琴家少有的。他的旋律明顯,韻味足,至於進一步的內涵,我似懂非懂,仍處於撲朔迷離中。

接下來是某位古琴家彈奏的《流水》。流水的意象倒是很清楚,但這仍是在望文生義的制約下,和古琴音樂間仍有著隔閡。其後的幾首曲子都有同樣的感受。等聽到第二張黑膠唱片時,其中居然有管平湖彈的《流水》,琴音一出,馬上震懾我——他有話要傾訴。開頭的一段明顯作為序奏,之後感受到管平湖本人的抒情言志、袒露胸懷的演出,從平波淺流到波濤洶湧,以及最後的平撫安住,全是他內心心思意念的展現,他與音樂合為一體。哇,這是第一次古琴音樂給予我這樣的烙印,似乎在欣賞的層面嚐到了些許滋味。


回到家後,原想馬上找出管平湖的CD來聽,但一轉念,隨手取了中國鋼琴家李名強的錄音。第一片是他彈奏的中國民謠和丁善德的鋼協。不知怎的,這也是第一次李名強彈奏的琴音,不管是民謠小品和鋼協巨構,只要琴音一出,立刻感動了我。以前生澀的聲音忽然活潑潤亮起來。怎麼會這樣子呢?



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從擺對保險絲的方向後,音響的表現改善許多。是不是因此使得李名強的琴音鮮活起來,每一個觸鍵都Q彈有勁、有韻,令我想起柯爾托的琴藝。但柯的琴音中每一粒是自由、獨立的,而李呢?每一顆琴音也都清楚明亮,但訴說的不是自由,而是一種對生命本然地注的凝視,沒有附會多餘的溫柔純情,那麼這琴音是什麼呢?



我不斷聯想到禪宗修行的決絕,如相傳二祖慧在雪地斷臂向達摩祖師求法的故事一樣地面對人世和生命。如碧巖錄第二十四則的垂示:「高高鋒頂立,魔外莫能知;深深海底行,佛眼覷不見。直饒眼似流星,機如摯電。」又如碧巖錄第卅一則:「透得徹,信得及,無絲毫障翳。如龍得水,似虎靠山。放行也,瓦礫生光;把定也,真金失色。」這正是李名強的琴藝給我的感受。一個看透生命,處在有說不說得如魚得水的最佳位置,一個全然中國人的生命、藝術、人生哲學的觀照和展現,融儒釋道於一爐的洞然明白。



而其次想到的是:當天下午足足聽了將近兩小時的古琴音樂,在其潛移默化之下,中國音樂以五聲音階為主的特色不知不覺融入我的聽覺習性中,消除了相對於西方音樂而言的陌生感而變得熟悉起來。當然,另一方面則是李名強本人足夠的功力,讓聆者能進入他揭示的生命境地。



譬如他演奏的貝多芬《月光》開頭第一樂章,全然沒有一般西方演奏者溫柔惻隱和撫慰的意思,而是一種不偏不倚看待萬物的澄明、無動於衷的正大光明之聲,如在高山頂峰,又有殺活自如的剛毅之氣,帶引我們一起逼視音樂中的生命象徵。他不愧是開悟的禪宗大師,而呈現的音樂則如雅樂般的方正大器⋯⋯。


這豐盛的一天,全得益於當日下午的古琴音樂饗宴!



_____________
關於禪宗公案,請參閱:禪宗公案掇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