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4 21:00:00J.B. 丸子

[鬼怪]才剛放下心又來個新情敵?!54

金侁回到家後躺在自己的床上,不停的回想著剛剛在白PD身上看到的情景。

 

在一間辦公室裡,只有白PD和恩倬在裡面,恩倬很認真的對著白PD交代一些節目事宜。

最後白PD突然臉紅,打斷了正在交代事情的恩倬。

 

"池...PD...厄..."白PD有些支支吾吾。

恩倬覺得他的樣子有些奇怪,便停了下來問:"怎麼了?有什麼事要說嗎?"

"我...我想謝謝妳。"白PD好不容易吐出這句話。

"謝我?怎麼了?這麼突然。"

"嗯......進來這裡這麼久,常常受到妳的照顧,雖然有些前輩也會親切的指導,但很多人還是都把我當成小弟在使喚..."

恩倬笑了一下:"原來是這樣。"她拍了一下白PD的肩膀:"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啦~等你待久一點,有後輩進來後,就換你當老大啦。"

 

白PD搔著頭不好意思地笑了。

 

"沒事的話,你可以去忙你的了。"

"那個... ..."

"還有什麼事?"

"池PD,我喜歡妳。"

白PD的臉變得比剛剛更紅了,他鼓起勇氣,一口作氣把想說的話全說了出來。

恩倬愣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對著白PD說:"呵呵~我也喜歡你呀,好了,快去工作吧。"

 

她誤會我的意思了。

 

白PD急忙說:"我說的喜歡不是普通的喜歡。"

 

不是普通的喜歡...?

恩倬這時才發覺。

 

這下可換人臉紅了。

 

啊... …

就是這裡。

該死,為什麼池恩倬會臉紅?

 

金侁抓起枕頭往自己臉上摀著,不斷地在床上翻滾。

 

"叔叔...叔叔..."

智星敲著門發現沒有人應門,就自己走了進來,卻看見金侁在床上打滾的樣子,只好出聲叫他。

"幹嘛!?"金侁還陷在苦惱當中。

"沒什麼,我只是想問你明天有沒有要去公司?"

"去公司幹嘛?"

"公司一年一度的總年度報告啊,你是代表,總要禮貌性問一下你要不要出席嘛。"

"我現在沒空回答你。"

 

又在耍性子。

到底誰才是叔叔,誰才是姪子啊?

 

"你又怎麼了?"

"沒你的事,你可以走了。"金侁不開心的說。

 

唉呀?就這樣打發我?

可沒那麼簡單。

 

"我剛剛好像有聽到什麼喜歡...臉紅的字眼。"智星回想著說。

金侁沉默不想回答。

"該不會跟姐姐有關吧?"智星賊兮兮地說。

金侁瞪了他一眼,依然不說話。

 

看金侁一直不說話,智星也沒了興致。

"好吧~你不想說就算了,反正我還有人可以問。"

"你最好乖乖地閉上你的嘴,不要去煩她。"

"那叔叔你明天會去公司嗎?我爺爺叫我一定要問你。"智星繼續問著。

 

金侁停了一會,只好回他:"我明天會去看一下。"

"太好了,我會跟爺爺說一聲,叫金秘書準備一下。"

 

說完金侁又繼續倒在床上繼續苦惱。

 

智星要走出去之前,突然停下來說:

"叔叔...你要加油喔~姐姐她可是很受歡迎的。Fighting!"

 

講完這句話,智星一溜煙就跑不見了。

 

這臭小子...!

 


 

金侁一邊聽取著報告,另一邊思緒已經不知道跑去哪。

 

今天他身穿一襲海軍藍的長大衣,裡頭一身黑色正裝的出現在公司門口前,而且劉會長和金秘書早早就在大廳等候並跟著隨侍在後,這樣的舉動在公司內掀起不小騷動。

 

會議上的人私底下都在竊竊私語,因為很少有人真正看過金侁出現,幾乎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是什麼。

 

連其他董事都在互相猜測這號人物為什麼這麼勞師動眾,讓劉會長這樣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都甘願畢恭畢敬的隨侍在旁。

 

很可惜,這些金侁都無暇去理會。

他現在滿腦子都想著趕快結束這一切,然後衝去電視台接恩倬下班。

 

"代表、代表..."金秘書在一旁小聲的叫金侁。

"嗯?怎麼了?"

"中午我已經訂好餐廳,會長希望待會您可以一起用餐。"

"知道了。"



會議結束後,金秘書帶著劉會長和金侁來到一間高級餐廳的包廂裡用餐。

 

"劉會長最近身體還好嗎?"金侁問著。

"嗯,謝謝老爺的關心,最近還好,沒出現什麼大病痛。"

"那就好。對了,你之前帶我去的那間溫泉旅館,前陣子我有帶恩倬一起去光顧。"

"喔?那很好啊,冬天這時候去泡最舒服了。"

"是啊~我和恩倬都很喜歡那裡的景色。"

"呵呵...很高興您和小姐喜歡。"

 

接下來金侁一邊用餐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劉會長聊著公司的事情和生活上瑣碎的事。

 

"這麼說來,現在小姐已經很適應在老宅裡的生活囉?"

"嗯。"金侁喝了一口茶。

"您有打算什麼時候跟小姐結婚?"劉會長單刀直入的問。

金侁口中的茶瞬間噴了一點出來。

 

"啊...抱歉抱歉,老爺,我是不是問太多了?"劉會長充滿歉意的說。

金侁趕緊擦了擦嘴,搖著手說:"不、不是,你這個問題,我還沒想到。"

"喔..." 

劉會長想...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每天聽著智星報告,如今兩人都已經在同一屋簷下好一陣子,雖然知道他們之間有些誤會需要解開,只是...這進度讓旁邊的人看了著實著急呀。

"那..小姐沒有表示什麼嗎?"劉會長小心翼翼地說。

"沒...有,她目前才剛回到電視台沒多久,注意力都在工作上。"

"喔..."

"不過最近我們才剛解開誤會,算是有進展吧。"金侁不好意思地說。

 

傻瓜,老爺這時候您就該好好把握一下機會,把她的注意力拉回來到您身上呀。

 

"小姐的傷才剛好沒多久,您也注意一下別讓她太勞累了。"劉會長細心的提醒金侁。

"我知道,我會注意的。不過你也知道那傢伙,根本就是個工作狂。"金侁無奈地揉了太陽穴。

"電視台的工作總是繁雜且分秒必爭,小姐是真心喜歡這個工作才會這麼拚的,這個我能理解。"

"而且...那傢伙還有其他事情讓我操心著。"

"喔?是什麼事?"

"就是..."金侁越講越小聲,劉會長整個人都要湊過去聽才聽得到。

 

連平時不想八卦金秘書都忍不住好奇到底是什麼事。

 

劉會長聽完後點了點頭,似乎能理解金侁的擔心。

"我想...您還是直接向小姐說明清楚吧,直接表明心意不是更快嗎?"

"這...要怎麼說清楚?如果講白的話,不就顯得我很小氣嗎?"

 

"不會的。"劉會長安慰他。

金侁沉默了一陣。"你的建議我會再看看。"

 

看來我們的代表似乎還在困擾呀...

從十年前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進步耶。

我們到底能不能看到他有所突破呢?

 

金秘書大概猜到一點,心裡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吃完中餐後沒多久,金侁就跟劉會長說待會有事,於是就先行離去。

 

"會長,您說,我們這個代表,需不需要我們在背後幫他一把呢?"金秘書終於忍不住地問。

"呵呵...放心吧,他雖然在處理感情的事遲鈍了點,不過,行動力可是很強的。"

"是喔?我擔心代表再這樣下去可能會被嫌棄..."

"金秘書,你太小看他們之間的羈絆了,他不會有事的。"劉會長肯定的說。

"但願如此。"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