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魚油蝦紅素限時優惠第二件999 贊助
2021-11-25 23:49:02佚凡

高雄燕巢泥火山(養女湖)(七稿20211128)

雖然不知道妳會不會遇到本文

遊走網路的時候

閱讀了一位用字精準、

意象經營地得以串接的網友Chamonix Lin幾乎是壓軸(?)的佳作

〈火湖〉

 

陽光蒸發昨日的水分

全身變得黏黏膩膩

他對我說抱歉

 

我在他周遭畫滿禁入的城牆

這是他自己選擇

沉默的代價

 

像艘沈船他咕嚕咕嚕呼出二氧化碳

泡沫穿越我的靈魂

起初是褐色

 

豹紋綿延的地毯擦練鞋底印文

我分不清那是詛咒

或巫覡的祝福

 

他問我日落後該怎麼辦

我想,就將世界當成一座湖

兩把火炬一起投入燃燒

 

(收錄於氏著《你可不可以培養一點不良的嗜好》,宜蘭市:松鼠文化,2020.02

 

有些觸動,於是輕騎出發

自行車前往昔日高雄縣燕巢鄉泥火山

(其實應該暱稱作者「火狐」)

(「狐裡尾巴」以及「樹洞的秘密」是整本詩集中

不斷重複出現的概念)

 

有點遠

山勢陡峭

很慚愧的是,佚凡未能攻頂

相當抱歉,無能分享相片給妳

 

牽車下山也險象環生

翻覆

昔日左手肘骨折處汩汩流血

 

笑了笑,小小佩服自己

撐著騎上腳踏車到高醫急診

 

火湖啊!

(好傻)

衣物都襤褸了

日昨再次來到了昔日「中國儒教總會」

高雄仁武的暘善堂拜訪

 

在臉書與佚凡有過討論的網友

或許知曉佚凡其實很重視「中國」與「中華」

(雖然佚凡這種態度也陷入了勿要輕信「名」家的自律)

在九彎十八拐的巷弄中

 

還見到導引的路標寫著「中國儒教總會」

有些莫名的高興

不像是後來遷徙到了東照山的「世界中華儒教總會」

 

雖然那不是religion`,

而是一種知識場域

 

中研院史語所所長黃進興先生卻以中文表示「儒教是一種宗教」

這是佚凡學問還不到家,還必須仔細鑽研者

謝謝黃進興先生

 

關於儒教,關於「春秋學」

是「西狩獲麟」

與「麒麟」無關

 

詩集中有一首讓人感動的作品〈我曾是你的遠方〉

這本書的每首作品

 

後來,佚凡讀了都在抽痛

(沒有抽菸的佚凡很想哭)

 

離題了

詩中寫到了「鰭鱗」

 

魚入大海

放生或放牧?至少,得到自由了(?)

 

這首寫到了「手錶」

佚凡有了手機(其實是BB Call)之後,就沒有戴錶的習慣了

包括長輩贈送皮爾卡登的金表

也在打工處遺失

 

 

 

 

 

離題了

所以不是我,很想哭

如同許久之前佚凡在臉書失控地吶喊無關少女小漁

 

離題了,與本作無關

(我仍對妳有好感)(?)

〈路過〉

洗髮後

我習慣用手拂去臉上各處的水

眼皮或眼眶若潮溼

會讓眼睛憂傷

我不喜歡

 

前幾天橫越馬路前

你回頭說了幾句玩笑話

肩膀和頭髮鋪天蓋地

形成一個短暫公轉的星球

 

總有軌道線纏結成羅列

抽象化意念的星群

走或停

引力難以言喻存在

走著走著你就在身邊了

不需調整步速

 

交叉路口變燈是離開的徵兆

但我記得每個路名

如遠方未謀面的冰河水道

結凍時間且刻劃足跡

 

你來過

心仍軟硬兼替

但腳步很輕

並沒有踩痛我

 

佚凡知道自己答應了什麼

想見妳

 

好吧是想妳

很羞赧的是

雖然有過愛戀

 

四十歲以後,才體會到了什麼是「愛」

包括謝謝妳

 

讓我體會家人的愛

而我更想......

 

更想此後不再寫詩了

寫不過了

 

補述:不過,妳已經早有婚姻了

佚凡如此是不宜、不義的行為舉措

(多次在清晨或深夜傳送私訊)

若有造成妨礙,相當抱歉

 

佚凡曾經驕傲的是

以領有殘障手冊的軀體

走過楊照書裡所提到的地方

 

走完駱以軍早、中期提到的地方

尤其陽明山上

 

試圖領略相近的心得

並且寫下

民主、法治、自由、台灣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