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賽車模擬器驚人價格賣出! 贊助
2021-09-15 00:09:29佚凡

《書及妳.牛肉蓋飯》

給個思考:台灣很小了,各地的肉燥飯其實都有不同的風味,甚至名稱都不同:滷肉飯。

所以,請問,有「台灣正宗肉燥飯嗎?」
準此而論,名詞的指涉「正宗川味牛肉麵」?
是來台的榮民北北們運用各種佐料及食材(此敘述包含罐頭),製造出來的料理,然後推廣,台灣各地都有各自「正宗川味牛肉麵」。
這感覺很像柏拉圖與亞理思多德走上不同的路(?)
(感謝《力量狗臉》第五期收錄敝本此文)

《書及妳.牛肉蓋飯》

    路標指向文化(我不會寫德文,小明說著)。

    木村拓哉與松隆子演出的盜版日劇光碟片《戀愛新世代》正在剪頭髮的時候手機震動起空氣中音波的頻率鈴聲在寢室碩作鉅響廣末涼子主演的日劇《夏之雪》主題曲吟唱了1994年冬季奧運開幕典禮。

    排隊人潮蔓延彷彿節肢動物蜈蚣。

    電視畫面見證挪威體育場入口出口逃生口品共構空白。

    空白的還有在雪綿冰上打滾。

    到了就讀文化大學中文系的時候,才知道積雪只是很胎擱的剉冰,隱德大道無限延伸,公車持續駛往台北火車站持續搬運已知的夢想。

    失聰的小明沒有在沒有殘障廁所單郎沒有轉運站的當年失蹤,穿過首都火車站在串聯華陰街和客運停車站承德路計畫搭乘尊龍客運學生殘障同樣都是半票回鄉的天橋上凝盼。

    身後就是新光三越了;不遠處,明星咖啡屋成了文青的打卡聖地(雖然咖啡不好喝)對面城隍廟入口供俸白衣觀世音。

    大士、菩薩,或者南海古佛?

    片段、集中營的旅館各廂房記憶認知,無法判讀被定型的塑像。

    再往前行,是張大春提起如倉鼠般的歲月見證了人生中城邦暴力團的三民書局員工日後竟然在報紙刊登創辦人過世後妻、子的對簿。

    公堂何在?

    當年還記得小明前往四川重慶大學作交換學生的所在,火車站的公廁在地下室,時光如梭歲月不待人,不知道幾度翻修的首都火車站如今是否依然把付清旅館住宿費的空白過客移送到哪個品。

    車水馬龍,卻不被空白在意,除了之前招呼的算命先生小明笑了笑。

    經過、點頭,沒有停留失聰的小明,準備回鄉高雄縣旗山鎮,枝仔冰城幫忙家務。

    或者說是社區總體營造,這個火車站所在的城市的內政部指導,彷彿節肢動物,脫卸的骨骼在外面。

    彼時柴崎幸尚未演出日劇《Orange Days橙色歲月》,還沒有盜版的光碟字幕,小明還不能確定結局必須停在哪一品。

    還無法如空是白我聞。

    車來,人往。(路標指向文化。)

    Summer Snow在尚未搬遷的光華商場。

    手機震動起了空氣中音波的頻率鈴聲在寢室碩作鉅響,小明撳按了電腦鍵盤上的空白建,讓日劇停止時空品,看了看來電顯示,笑開了,室友王震道的來電,一位紡織系的學長,肢障通行於眾人皆知的代名詞:「漸凍人」,彼時就要拄著拐杖,共處一室小明知道學長剛剛的外出以及此時的來電望著仍舊靜置在其榻前的皮鞋,拿起了衛生紙公道向宿舍的公共廁所走去直接掛掉電話。

    衣袋白色襯衫胸口處不再感動。

    空白。

    小明距離新生已經兩個月了,除了大功館尚未進入。震道說中國文化以前我們是隸屬於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蠶絲學系農學院裡面大功館,如今搬家來到了大義、大德館工學院裡面依舊在華岡新村。

    室友還有資工系四肢健全身心優良完好無缺的楊翊智。

    不知道老師們是否也都是學長、學姐們?小明在心中暗念著失聰的自己當年有幸,謝謝師長把交換學生免費食宿三人同行另加研究金的名額留給每年必定報名華岡園丁賺取工讀金申報半價學雜費的自己。

    也。

    因。

    此。

    認。

    識。

    了。

    曉。

    宜。

    現在仍會思念的林曉宜,記真實上演的憶彷彿故事情節彷彿王藍《藍與黑》。

    沒有空白。

    陽明山花季的時候,是最討厭的期間,遊客繽紛絡繹不絕,男生宿舍大倫館內廁所見到女性陌生人是稀鬆出入平常用餐時刻卻在附近的學店內找不到空白的店家。

    當時震道暗戀上一位在感恩飯店打工,超級百分之一兆像是日劇女星安達祐實的馬尾姑娘瀏海,小明、翊智、隔壁寢室的廖昱佑、邱銘啟、蔡新淦、視障的陳俊宏一群殘兵敗將如同七爺八爺出巡節肢動物一堆莫名其妙的法器殘障輔具每天晚餐時刻定時定桌報到感恩飯店並且指名服務。

    直到小明初邂逅了曉宜之後,直到小明離別曉宜之後。

    人生的軌跡不同了,參觀飯店的動線也不同了。

    雖然櫻花仍在相同的季節綻放,樹葉枝條仍然枯黃。

    不知名姓來來復去去,彷彿不知名的安達祐實,已經不在了。

    Oasis”Stand by Me”

    小明還記得自己最喜歡享用店家的「川味正宗牛肉蓋飯」。

    雖然交換學生的那半年,始終沒有品嘗到正宗的道地川味牛肉麵。

    有一天參觀當地的孔廟,那時候重慶市的市長來訪,曉宜彷彿小明國小時在家中迎接來自高雄市的客人如獲至寶般的興奮和神祕;而臨行時分父親對著郎客恭:「無時間擱落來棄逃啦,挖凜肛覷高雄tshē汝。」彼時身居高雄縣的小明實在無法理解高雄在哪裡,大人的世界總是如此神秘彷彿多年後的現在無法讀取自己曉宜緊張兮兮地說著那個人「是我們的市長,」彷彿擔心戴上助聽器的小明無法理解這世界,補充說明著:「市長,我們這裡的二號人物。」。

    貼身隨扈都戴著耳機,各自落在不同的時空定點,卻彷彿截肢動物,朝向同一方位。

    德國留學回來的海龜,曉宜竊笑著而小明的悲傷無人得見。

    畫面空白,小明不知道要如何銜接。

    像是有一天,駐守男生宿舍的教官來訪,告訴了大家一件生離死別:必須有人離去,決定就是你了小智上吧,在神奇寶貝尚未瘋狂流行智慧型手機到處捉寶的當年。

    還沒有台北轉運站、天橋依然橫兀視線,公共廁所依然還在台北火車站地下室,大家都還共同一品的時代。

    原來,有一位新同學要來入住了。

    Summer Snow

    幾個月下來,彼此交流教育片、美酒佳餚的男人熱血友誼,就要沒有了。

    忘記是從誰傳來的謠言:即將入住一位截肢的同學。

    因此不再有恨。

    阿德,一位車禍跌倒骨折石膏超級輕傷拄著拐杖別人(可能)會讓位卻沒有殘障手冊的大傳系同學。

    小明悲傷的是,如今只記得「阿德」,而忘記了阿德的本名。

    是因為逼走翊智的仇恨嗎?可是不會啊,在阿德入住104寢室的第一天,男孩間各自來自不同時空的嫌隙早已然在晚餐時候自家烹煮我鉅高雄比較大的岡山羊肉爐搭配布丁雪糕蠻牛伯朗咖啡三大超商關東煮醬豆油膏辣油芥末番茄醬茶葉蛋茶骨滷汁紅豆牛奶花生七星菸絲陽明山野菜(樹葉雜草花瓣)昆蟲中西合併天下無敵十全大補湯中達成和諧酒呃共識,玫瑰紅摻雪碧。

    大家和平相處了早就是彼此各居自己品,不相往來,寢室內。

    你有你的神像,我有我的電腦桌面。

    大學畢業,回到高雄沒有縣旗山多年之後,幫忙經營家業的小明拆開了從量販店購得的麵茶,再逐一貼上售價標籤,而且三包購買一次比較便宜喔!來自奧地利的母親吩咐著。

    晚餐時間,不會寫德文的小明在舊鎮今區上的店家,參考著定型化菜單而點選了牛肉丼飯,彷彿可以回憶起什麼。

    卻始終無法記起阿德的全名。

    邱引德?彼時晚餐店家的公共電視並未上演柴崎幸主演的日劇《成色歲月Orange Days》,失聰的小明還不知道字幕會是什麼。

    還沒有悲傷。

《書及妳》: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7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