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3 23:30:18佚凡

〈人都是歪斜的〉

〈人都是歪斜的〉(盜題散文)

    平常時抑得負責收驚,抑是ti7法會喪葬奠禮現場擔任司儀。

    童年在戲班子長大,雖然現在的時、空已經不是梅蘭芳或《霸王別姬》的民國初年或者洪金寶、成龍……七小福,甚至李連杰、甄子丹了。

    「人都是歪斜的」。

    以為這是賴明珠翻譯本底原來照常e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Google之後卻一無所獲過去完成式地黃鳥止於至善飛走了。

    妳曾許願多年甚至這一生都不會寫下本文,卻開始動筆了在COVID-19肺炎疫情於世界橫行e現此時妳猶原質疑在武漢的「愛」雖然。

    (軍中樂園831妳今天寫下這樣的文字。)與本文無關。

    曾經以雷光夏的吟唱,而探討了「義」有沒有愛。

    可不可以有愛?

    左營蓮池潭以及被遷徙後的紅毛港村是妳最喜歡漫步的地方後者鄰近小港機場。出獄後,知道監視器隨時都在身後身前身側,依舊騎踏著自行車在夜晚時分停靠在鳳山溪上的橋面遠眺遠離漁村的此地仍像是當年到處林立的寺廟緩緩地點菸瞬息萬千劫一念多少輪迴後才吸菸下班車潮從市區不同地方返內回內,吐出筆直的長長煙霧。

    像是奧黛麗赫本主演的《羅馬假期》吧?

    (妳被監控著,就會有最後的凝眸以及一生足矣。)紅毛港村又名「新五甲」,但是妳無法感覺任何瑞祥國中時的械鬥(瑞祥國中、五甲國中)、夜市,和專門治療運動傷害跌打損傷到處林立的國術館,沒有黃飛鴻,更沒有霍元甲。

    瑞祥國中畢業典禮假中正高工舉行,出動多部警察車;後來警察局選擇在瑞祥國中旁邊設立,我們贏了!

    新五甲和新味全龍一樣地一片祥和,不是五甲,是被遷徙的漁村;因此,各種宗教場所到處建立,甚至包括大隱隱於市的基督宗教。

    被遷徙的漁村,彷彿基督徒的奧黛麗赫本和大力水手(?)在希臘羅馬義大利相逢,參觀遊歷了各式各樣宮殿廟宇迴廊背景音樂是周杰倫〈威廉古堡〉。

    以為造景相彷,人就共款了。

    (樣品屋在人煙稀少的當地到處矗立,也成為了另一種我們在動物園內。)

    男女衣著言談悉如外人,國語、台語交雜著,妳卻知道妳已經由燃燒冥紙的金爐上方扭曲氤氳散焦幻瞳的空氣被望出搖曳身姿妳不是妳妳不在妳的原地妳在鏡中這次很誠實最美麗的人是妳自己。

    (故事由鏡面反映開始進入現實。)

    其實妳應該早點show妳的「免役證明」,才不會接受國家(?政府?)那麼多毫無意義的考驗。

    妳(曾經)對一位構詞典雅的二八佳麗軍事檢察官有著好感,她是二十餘年來少數屈指可數表示妳的分行句子很棒的人之一;其遣詞用字讓大學學歷是中文系的自己完全拜倒在番石榴樹下大啖愛文芒果。

    (雖然妳的國族立場如斯鮮明。)漸漸予政府(?)設計好的台詞彀入筌籠炊具蒸騰之中,才猛然意識到不對了。

    與女性主義無關,而是澎湖農會的洗面乳和仙人掌。

    親愛的,那是愛情。

    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親愛的。

    不吃不喝了連續數日,終於被家人送到教學醫院急診;很多認識的人在的教學醫院甚至還認出了別的科室的人妳苦笑片刻,妳知道妳又再度陷入所謂傅柯的譫妄了。

    「又」是因為妳曾經擔任過一段短時間義務教育的代理國文老師,相當感謝,取得同學們的信任。

    (雖然主辦文學活動的地方上「老師」表示不知道「『代理』老師」為何;彷彿我們置身於往來衣著談吐悉如外人的環境時,不知道這裡是桃花源。)

    因為要參加以文學幻化為微電影的過時舊有今天的垃圾桶抄襲昨天的垃圾桶主題是「椅子」之活動;妳想起了奧斯卡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以及李白〈靜夜思〉的「床」。

    在妳是實驗高中同學們沉浸於音樂、美術、繪畫、體育、昆蟲、文學……的國文老師時,妳把乾淨的垃圾桶當成椅凳、(甚至是可以打擊的樂器有玩過樂團的人就知道鼓手最帥了);並且在離職後徵求得同學及其家長的同意,各自都戴上臉譜面具口罩鼻罩額頭罩(還有會發光的安全帽),像是奧黛麗赫本,又像是記者,在有標誌「門」的停車場即席快閃演出。

    (十八歲了。)

    女孩一直敲鼓。

    男孩步驟隨之由兩方各自逼近,手持妳從玩具賣場購來的槍枝相互襲擊,也相互監控著。

    監控。

    最後安全帽女孩出現,以動畫《美少女戰士》之姿,華麗地轉身;僵持不下的武器人,停止動作,對峙著。

    對峙著。

    (離去停車場。)

    鼓女孩很疑惑,卻也無所謂,再次打鼓;美少女戰士又隨著呼喚再度出現,這次不再戴有安全帽了。把布包交給鼓女孩,消失在鏡頭前。

    鼓女孩納悶,裝在垃圾桶中(離去停車場)。

    成為垃圾桶。

    兩造臉譜被塑型男,紛紛地棄置自己的武器,從停車場離開。

    現場只餘拍攝人員、完成戲分的學生、佮家長;抑有鼓女孩一臉茫然不知所措地望著自己的坐凳(?) 、垃圾桶(?)(、樂器:鼓)。

    妳在執導前早已想到了《莊子.應帝王》的「渾沌」;以及扛著多樣器材,現在倒是忘了從何離去。之後,妳將短片取名為〈十八禁〉而在文化中心進行公開的展出。

    公開的。

    鼓女孩公開地繼續敲擊像是荊軻後的高漸離,美少女戰士卸下安全帽,丟棄了菜瓜布等日常打臉用具;卻忘了自己包袱似地舀水盆尚未抖落,就優雅地仙女轉身離去留下一片驚愕導演原本想融合「白水素女」的故事不論哪一朝代哪一版本皆是截然離去,留下現場一片愕然。

    和前幾次的作品不同,妳這次喊「Cut卡」讓畫外音進入沒有膠捲的數位相機攝影功能。

    高中畢業了,十八歲了,什麼事不能作了。

    直到有一天複習妳自己卓作的時候,靈光一閃了妳自己用「十八禁」起名的這部影片搭配分行的句子最後一句述(術)語是「被人生」,想起曾在文學沙龍被誤解,妳不以為意笑笑地當年而此時妳無限地憤怒!

    妳原本只是想表示十八歲以後的日子,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和思孟國家中種種的仇富仇官。

    妳沒有入伍服役的經驗,妳並不知道其經歷,而且被人們厭惡甚至仇視著。

    臉譜呢?面具呢?在 余英時先生去世之前,妳拜讀了與其他學者當然也有不同意見的中研院史語所所長黃進興院士關於儒教是宗教的敘述,妳不知所措,連日大雨之後,手持 余英時先生《中國近世宗教倫理與商人精神》到左營孔廟,進行悼念。

    妳沒有穿上佾舞時的黼黻冕冠七旒玄衣燻裳,就像是妳以為電影中穿上法官、檢察官制服、律師袍的演員戲服(法衣?)就定位就開始靈動起乩起童說方言一樣以仙靈之身談論的不是我們的罪錯而是法理。

    另外的語言。

    瘟疫肆虐時,曾有記者一直堅持一直一直地發問贊成與反對混合施打疫苗的比例各自是多少,陳時中部長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地解釋這不是立場問題,而是我們會討論最後達到共識,就算大法官提出不同意書。

    妳想起了信任妳的學生們。

    急診返家後,狀況依然沒有改善,被帶到四處求神問卜,如同二十餘年前。

    最後,又被送去住院了。

    因為禁止宗教活動的疫情期間,本來一、兩天的事,變成了足足的在單人房被禁閉八天。後來,因為表現良好一直讀書一直一直一直半夜自晚間九點熄燈後就獨自在浴廁馬桶上歇睏讀冊,得到外出房門的許可,來到醫院護理站的大廳有卡拉OK

    一位白衣長者不斷地隨著歌舞搖擺,很滑稽的畫面卻無法發噱;一位年紀看來比妳稍微稚嫩的男孩點唱王傑〈一場遊戲一場夢〉,在旁的長者跟著起乩起童靈動說方言哼唱了起來身軀搖擺男孩把麥克風交給長者,傳出跳tone離譜比語言障礙的妳還要難以辨識的唱腔卻知道是這首歌曲現場凍結彷似。

    長者竟然會吟唱六年九班的妳認為的老歌!?

    後來,男孩表示長者一邊唱的時候一邊飲泣;而男孩是因為女友自殺而入院。

    妳算什麼!

    漫畫《JoJo冒險野郎》:人都是歪斜的,忘記哪首歌曲的正確歌詞:「我們不適合相聚,卻也不願就此認錯」。

 

佚凡案:初稿於9/1/2021 7:47 AM太久沒趕稿,夜半就自動入眠了(似乎是三、四時?);因為王菲再度喚起了寫作;試圖納入所有的想像。二稿於9/1/2021 9:24 AM很久沒有趕稿了;接下來要面對宗教的議題了。訂正錯別字於9/1/2021 11:2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