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1 16:35:25佚凡

〔序「評論」〕林泰瑋,〈推薦文〉

林泰瑋,〈推薦文〉
自有機會閱讀培訓的作品起,他的寫作基礎就頗為厚實,因為所謂能作為「基礎」,更因為其發展一直有著大致的建築方向。惟其基礎之厚重,所以即便持續地寫作裡必然的來回轉折、那些興體悟悔少作的循環,都還能持續走向宏大。如何長征移動,如何爆發擴張;寫作筆下的生殺興衰,都還能被他很早就闢開的天地裡承載。
閱讀這些作品,也許還較不重要的,是能辨識熟悉的閱讀教養,甚至直接展示互文性的比如駱以軍早中期作品、羅智成、雷光夏,從用詞到斷句到鍛句等隱然的師承。作為在這些作品前脆弱的閱讀者,或者該或不該察覺都有道理之處,還是寫作者和語言的關係。
或者可以這麼描述:你大概也就先借用Lev Vygotsky的理論,先撇除這理論建立之初的實際研究目的。可以聚焦於他要說,一個心靈面對這無明的世界、森羅萬有的個別命運裡,面對,理解,訴說世界需要的「概念」,是怎麼成立的。也可以關注他的結論重點之一,「語言」才是對每個個人生命史裡,對萬事萬物產生「概念」的必要層次,我們不是用心靈面對世界把握世界,而是語言,然後這些來自語言的概念認識,才又是我們面對世界的常識。
需要證據嗎?那些定義裡,必包含宏偉莊重、不可挑戰之意涵,才能成就的「歷史」們,大可成為幫助你感受到這真實裂縫的主題。尤其若一個文化裡,「歷史」與「經典」,直到「內聖外王」或「無為清淨」等任君體驗挑選的生命哲學之道,其實都和「歷史」之文獻,是三位一體。那麼對於使用這文化裡文字的寫作者,能這麼基澱出如此的「基礎」,可以高下伏仰、長征爆發,也就並不奇怪。
從這累積收錄的作品裡,「歷史」自然不限於世間,也是一種方法;也正如此,才會讓作者的寫作,顯得這麼奇特,但又能讓那些心靈狀態足以安身。
讓我們想像自己觀察著自己,是Lev Vygotsky認知心理學所觀察的孩童。在你的每天日常,都也就每個生命史獨特的片段;那麼如同所有寫作者都有的情緒感受、興觀群怨;其實也都經過到了「語言」作為介質,成立「概念」以認識概念的階段。若足夠慧黠,這用語言追趕念想的過程裡,再偶爾後設拆解,起興聯想,大概已經是個風格;若閱讀教養給出的隱密師承,還讓寫作者對於Lev Vygotsky理論下,孩童概念成形的倒數第二個階段,建立「Pseudo Concept」充滿興趣。會出現的作品,大概會有些接近本作收錄之部分作品罷?
既像孩童般認識世界、偶爾分心發散;但又是個暴君,讓閱讀必須不時一跳跳跟上這些拆解裡的起興比喻乃至互文,或者個人史堅守信念之展示。
前提大概還得是,對於寫作起點,對於那些即將開筆寫下的個人日常片段、事件或概念,都帶著見證歷史的堂皇,要那麼認真的「追述」。
光就最後這一點,就需要相當的力氣,也足以讓寫作者們尊重。
(林泰瑋,台北人,寫作者。畢業於文化大學中文系中國文學組、華岡詩社,現任職科技業。)
誠品線上:《書及妳》
三民網路書店:《書及妳》
金石堂網路書店:《書及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