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9 10:23:35佚凡

從朱學恆送花籃而謂「五代後蜀」談起

搬家:
XXX 您好
夜深,佚凡試圖說說自以為,某些仇憤之氣使然;雖然或許是佚凡個人高估朱學恒。
請Google關鍵字「正統論」,出現了一堆結果;或許可以得知,此詞不是佚凡的發明,更不是佚凡被話術所欺誘,而是確實有一大族群因以為是。
可知「朱」學恒背後有高人指點。Google關鍵字「正統論」之後,在不意外的情況下,會發現飲冰室茶集......
筆誤@@會發現一篇梁啟超的文章⟨論正統⟩。
梁啟超因戲劇《人間四月天》的流行,而再度被熟悉;而當然梁任公在學術上的成就,尤其是最動蕩的時代,最令吾人欽佩,此無需贅言。
只是當年佚凡還領有學生證的歷史研究所時期,曾修習過業師(白話文是「指導教授」)在文學所博士班開立的課堂:「中國近代學術史」(或「清代學術史」?不太確定)。
當時接觸到了一個課題,一代儒宗 錢賓四與 梁任公都有相同書名卻不同體式(於是內容、所本、所欲、所求皆不同)的大作《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
其所異同,似乎舉辦截句論文發表會的所在、蔣家後人章孝慈曾任校長的東吳大學有過學位論文在探討了。
離題了。佛光大學文學所所長是待我甚好的學長,也曾在陽明山林語堂故居共事過;林語堂先生墓碑由 錢賓四題字,故居先後經過佛光大學、東吳大學的管理。
離題了,抱歉。
梁任公不只參與戊戌變法百日維新,更在政權不斷演變的民國初年擔任各種要職。
而且來過台灣。
話題回到儒家所謂「正統論」(以司馬光《資治通鑑》為主),閱讀 梁任公⟨論正統⟩,可知 錢賓四崇拜的朱子,在某些認知與論述上不同於司馬光,卻依然是儒家正統論所在。
例如文中提起五代(十國)。
「朱」學恒講「五代後蜀」,自有其因,看起來很像「中國台灣」(?)。
超像。
以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所謂的「愛台」其實讓人質疑。
他們很技巧性地使用「『明』鄭」時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畫修纂清史的現在,進行卑鄙的以名亂實勾當,尤其在瘟疫漫延的此時分化人心。
作為中共國家清史委員曾經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畢業生,個人覺得有必要在此發言。
蔣中正曾在行憲紀念日表示
要把「中國」打造成基督教國家
雖然學生(案:林培訓)個人不是 捷公所傳門下弟子,卻知道 捷公始終沒有動筆。
收回昨天嘲諷其歷史不好的言談,其背後應有高人指點,而且似乎是我痛恨到生欲啖其肉死欲飲其血的指導教授(疑是基督宗教信徒),也就是佛光山《大藏經》「前」主編李紀祥此一卑鄙小人。
最後補充。我是經由同門同學,當時佛光山的一位出家眾口中得知李紀祥不再是其主編,所以此消息也有待質疑。
相當抱歉,把個人情緒帶進來。
佚凡

補述:
楊宗翰等六人,《畢業紀念冊--植物園六人詩選》,台明文化出版。
比較可以值得玩味的是,版權頁在書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品的形式相似?(當然有些我國繁體中文譯本,尤其出自於內湖科學園區者,也是如此)
作者包含靜宜大學中文研究所、佛光大學文學所畢業,現任教於淡江大學中文系,專長編輯出版研究的楊宗翰。
補述:
都忘了補充佚凡最時常的囈語:
聰明機智因時制宜,就是奸詐狡猾忘恩負義(的林培訓)
每個人都是自成其是的獨立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