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種菜風潮你跟上了嗎? 贊助
2021-06-01 16:29:55佚凡

〈題目是瘟疫時「意義」的完成〉

維基百科:「春秋」(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A5%E7%A7%8B_(%E4%B9%A6)

內文提到「《春秋》沒有出土戰國版本」

〈題目是瘟疫時「意義」的完成〉
(啊然後呢?)
在先秦時代,流行口說為憑的《公羊傳》、《穀梁傳》,都是孔子「春秋」經的傳書,一直要到後來的漢代,「春秋三傳」變成了國家公務員必考科目,才著於竹帛。
同時之間,還有一本《左氏春秋》在流行著,到了漢代也被納為公務員考試項目,甚至成為孔子「春秋」經的「傳」書:《左傳》。
一代正史《漢書》就表示「春秋大義」是隨人演化了。而從前文,我們也可以想像在當年的學術界、政治界有多少的波瀾因此掀起。比較好玩的是,找不到甚至先秦文獻也沒有人引文孔子的「春秋」;倒是後來成書的《公羊「傳」》、《穀梁「傳」》,都附有相同的經文,也就是後世的我們稱為孔子「春秋」經的部分,其術語叫作「不脩春秋」,是孔子節錄魯國的公文書。
魯國是制定周朝規模的周公旦的封國,魯國的公文書(典章制度)自然遵循周公旦的規劃;這時,我們就可以留意到周公旦遺留的典章制度,以及被孔子節錄的,此二者各自的代表了。
而身為孔子「春秋」的傳書之《左傳》,其術語則是「魯春秋」;也就是後世的我們,把「魯公文書」「視為」魯國的「史書」。
而「中國」固有的「知識體系」:經、傳、注、疏,也因此漸漸地成型。話題回到「史書」的製作:
在脫離該時、空之後,由政府「公文書」拼貼而成:上至總統府文誥、立法院公報......下至鄉公所村長打卡上班紀錄。不同於《公》、《穀》二傳的講「義」,《左傳》偏向記事,且保存大量「史料」(公文書)。
而「史事」的「意義」該如何說?
或者,我們要判斷的是「何謂史事」、「何謂意義」。
回到「何謂史事」,是否如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天眼」系統,到處都是監視器大數據;而何謂意義,是否只要憲法(聖人?)而不需要《民法》、《公司法》、《商標法》、《社會秩序維護法》,甚至這慌亂的瘟疫期間的《學校衛生法》、《職業安全衛生法》都大可不必?
後世的律、令、格、式的發展,與經、傳、注、疏的形成,彼此是否互有相互而成的關係,個人還無法論述;不過,就是一種知識話語的形成,關於「意義」。
關於「意義」,Someone's heaven is another's hell;或者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美國的經典文學《長腿叔叔》,像是我們義務教育的小朋友時代,促成獎助學金的地方長者;後來和小女孩結成連理,那個那個。
該怎麼說那個那個,該怎麼說後來?
(後來的我們,如何說以前?)
後來之後是否還有後來,後來之前是否有更難以說分明的細膩委婉曲折?研究《左傳》的個人,除了收有馬驌《繹史》,也當然一定要(有)收錄其他多本各自立場相異的「左傳紀事本末」、「左傳事類始末」、「左傳事緯」......
那些各自從《左傳》章節裡面,節錄各個不同傳文(故事)而形成的故事書。
斷章。
或者說是「知識話語」。故事書各自有不同的篇章,各自不同的標題。以「標題」指涉「故事」,並形成「意義」;也就是後人所謂的「成語」。
專研上古史(先秦史)的中研院院士杜正勝先生,就任教育部部長期間,表示「三隻小豬」是成語的由來,即是如此。
後來、各自、篇章、形成、的意、義。
《左傳》的原本沒有篇章,當時人書(印刻、write)於竹簡,過於繁重,於是有一卷一卷的單位量詞;到處流傳,各自不同型號,不同卷數,也就是後人我們所謂「不同的版本」。
前、後文各自不同的取捨;或者說是,形成了不同的「因為、所以」;史文中的文句,不一定是其意義。
例如原本就要繕打統一發票,而後,在瘟疫期間的實聯制登記,史書記載「林培訓進入住家附近的7-11喝雪碧」,有何意義存在?
意義是林培訓口渴了?意義是雪碧公司(可口可樂)正在舉辦蒐集雪碧拉環兌換NBA門票的活動?意義是雪碧瓶身廣告圖樣是徐懷鈺?意義是林培訓住家附近有7-11,所以不是窮鄉僻壤?意義是林培訓好吃懶做,既然在住家附近,為何不回家喝白開水即可卻要花錢購買含糖量極高的垃圾食物?
意義其實是7-11除了購物還有各種繳費功能,林培訓上繳新成立的手機公司收取的費用順便兌換雪碧,所以後人藉由這一段史料研究與雪碧完全無關與千百萬芸芸眾生之小小小小毫毫毫林培訓有涉的現代通訊電話持有率?
「意義」多的是,而且,一直在重複發生。
章節、標題、成語、意義
我們仍在固定範圍的書海中泅泳,只是取徑不同:從省道高雄到台北、從國三高雄到台北、從小港國際機場到松山國際機場、從左營高鐵......
意義,和我們。
歷史上,《左傳》學者全部都與主張「大一統」的《公羊傳》學者居對立面;而培訓成為了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至今首位且唯一一位被指導教授指定學位論文直指《左傳》的歷史研究生。
《禮記.經解》有云,其曰:「《春秋》之失:亂。」。畢業之後,我舊疾復發,住院治療;一直求救,卻被敵意地栽贓扭曲。
斷章取義,截句。
不遵祖訓的中國人們。
(而且惡毒)

林培訓
(「意義」如何完成?謝謝友人提出了《左傳》與「成語」,促成了個人試圖完成這篇早在十餘年前就該寫出來基本常識的動機。)

上一篇:無中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