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斷捨離,學會收納就能轉好運 贊助
2021-05-09 23:40:16佚凡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到底要不要出來講話!(五稿2021、05、21)_

題外話:

我反對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表示支持開放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品到台灣

題外話,在另外的專題寫過。
有一種學科叫作「漢學」,是指研究國際上各國研究「中國」(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學問
當年清末民初,「中國」的文物流傳到海外、甚至包括敦煌所藏
而識字率超級低廉的當年,很多(學術)用語幾乎都來自明治維新後的日本
例如「社會」一詞從來不是中文,而是取自日文
另外澄清一個觀點
清末民初
被「國家」委以重任,派出國外留學者
多是所謂的軍閥
而不是電影中的白爛蠻牛
離題了
然後如眾人所知,文化大革命、破四舊、大躍進......今日席鉅鉅說
「佛弟子要作黨的後盾」
話題來到培訓在有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
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習藝
(在宗教學園進修
曾經發生什麼事也不是我能說的)
根據指導教授指示,從中文的原典(笑)古籍出發
而不是從今人研究上手回溯
從古籍出發,並且不斷地被質疑
帶有舊傷的培訓都曾經不相信自己是林培訓
不斷被質疑、不斷推演(始自經典古籍)
完成了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首位且唯一一位學位論文被指導教授指定直指《左傳》的歷史研究生
如果文、史科系者還未能對上述訝異
不是和喜菡彭淑芬一樣奉命裝傻、就是和羅凡評一樣請拿豆腐撞死
沒有智慧財產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有個居住國外(武漢大學博士班、武漢病毒?)的傢伙作出相類的論調
我鉅台灣國國內學者都相當推崇
包括古黨校政大出身者
林培訓則淪落到抄襲剽竊的地步
話說研究上古史,我國學術最高地位---中研院院士
也是研究上古史的杜正勝先生的論文也被指控抄襲
(其實可以考慮杜正勝先生的指導教授,與所謂的「漢學」)
這二十餘年來,天天忙著蒐羅史料,不斷地研究學問與書寫
不斷地被指控
我不只一次錯手把家人打到頭破血流
當然也沒有留學哥倫比亞大學的同輩學者願意討論(笑)(驕傲的到底是誰?)
而且求救不斷地求救
卻不斷地被扭曲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
力主開放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版品
那個沒有智慧財產權的國家
又會造成什麼亂象呢?
2019年下半年度
個人在軍校畢業進入中聯辦的韓國瑜支持者韓粉的文學雜誌
發表提及「瘟疫」.的作品

我林培訓寧願下地獄千刀萬剮
也一定會在遺書上表示有客家人血緣的我絕對不是客家人

補述:

碩士論文口考結束後的謝師宴上,謝謝在淡江大學兼任的中研院中國文哲所研究員蔣秋華老師,提醒培訓:「要小心客家人。」

@@都忘了交代

有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有一位新黨電台DJ

大學學歷是淡江大學中文系

和以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而「響應」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姓蔣的亂九十糟文字運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白靈」--莊祖煌--一樣姓莊

母親節快樂。

 

書影〈余生〉是《書及妳》的第一篇作品(小說)。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8978145?fbclid=IwAR2w7WrVAWJOBHshvzETswXnBhBn1_BAvVtJVOnyn6T-i6D7bLsOxnCJPqo

 

而註腳劃紅線的部分,提到了駱以軍《明朝》。關心小說界八卦緋聞的朋友們,或許還對駱以軍及其在外小說教室開課,與學員劉小姐發生智慧財產權風波的事情記憶猶新;當年在網路文學天地,算是炙手可熱的新聞。

 

培訓我本人在客家人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彭淑芬於臉書開設的「南方的風文學論壇」,沒有穢言惡語地討論此事,被喜菡出面阻止黑屏河蟹。

 

在此一疑似侵犯智慧財產權事件過後,林培訓我本人開始被喜菡組成的韓(國瑜)粉寫字社團,以流言表示林培訓剽竊佚凡發表在國際華文刊物上的「佚凡」的作品;再來是韓粉寫字社團及高雄掌門詩社成員,開始製造「林培訓剽竊掌門詩社前社長離畢華作品」的謠言。

 

(這裡先岔題一下,多年前,培訓自研究所畢業,舊疾復發(香港腳),住院治療。出院之後,很感謝參加高雄文學團體也就是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成立的(日後)韓粉寫字團。大學學歷是中文系、研究所學歷是歷史研究所,並且以「敘事學」完成論文的個人,當時正在反省文學,或者敘述、紀錄,之於人生。)

 

在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的2020年高雄港都鳳邑文學獎之前,沒有任何文字言語而似乎有向我索賄企圖的離畢華,在培訓個人參加韓粉寫字社團初期,口頭邀請個人參加他成立的小說寫作班。

 

礙於病痛,諸多障礙包括語言障礙的培訓,彼時沉默不語;如同上述,個人正在反省文學、紀錄、以及敘述,之於人生。

或者說歷史,或者說發生過的;因、果緣法的因。

 

後來,培訓個人被喜菡在公開場合指證腦殘;後來,在風球詩社來訪韓粉寫字團之時,喜菡對我個人及我的作品嚴重侮辱。

 

後來,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發行的《有荷》文學雜誌,及與喜菡個人親近、發跡於高雄的《野薑花》詩刊、(以及後來主編有出面致意的《掌門》詩刊),作出了比國民黨、共產黨還惡劣的事情就是沒有禁絕出版社、報社,而是截句塗抹竄改我發表在紙本刊物上的作品。

 

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要不要出來講話?

 

喜菡禁止我討論你的老師駱以軍是否有侵犯智慧財產權的問題。

 

最後,話說從頭;個人以指導教授之指示從敘事學下去研究《左傳》;而個人是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至今首位也唯一一位學位論文直指《左傳》(而非單純其記錄事件)的歷史研究生,在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在有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

 

歷史上,孔子「春秋」經本來就有很多傳書(傳說),最有名的「春秋三傳」是《左傳》、《公羊傳》、《穀梁傳》。而《公羊傳》主張大一統,歷史上的《左傳》學者皆在《公羊傳》的對立面--「大一統」--的對立面;除此之外,個人依照指導教授之指示,以成文出版社在台灣發行的二十六史為底本進行研究(白文就是以台灣為主體)。

 

對立面不一定是對立。

 

在有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我的指導教授從第一棟落成的校舍是新聞傳播學院所在的大成館之文化大學(孔廟的主體建築是「大成殿」),轉而來到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任教,並且繼承文化大學成立的中國歷史學會,擔任理事長;由其指導的同門客家籍師兄們,包括研究《公羊傳》者,皆榮獲大獎。

(不讀書的台灣人,或許也會將個人與他們歸為同類?)(例如曾在孔子釋奠大典國際論文發表會外,擦肩而過的民進黨林佳龍?)(客家人?)

 

最後,《禮記.經解》有云,其曰:「《春秋》之失:亂。」。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首位也唯一一位被指導教授指定學位論文直指《左傳》的個人,畢業之後,舊疾復發(香港腳),住院治療。

 

然後,高雄人林培訓我被高雄文學館執事人喜菡彭淑芬(掌門詩社前主編),誣指剽竊佚凡、剽竊掌門詩社前社長離畢華盧兆琦;被發跡於高雄的文學刊物們:《有荷》文學雜誌、《野薑花》詩刊、《掌門》詩刊,塗抹竄改截句;至今連我最低要求的私下說明都沒有(謝謝《掌門》詩刊主編有公開表示歉意。)。

與喜菡親近的野薑花詩刊主編把我的作品改成和離畢華一樣的「註」

並且,除了腦殘、剽竊的惡名,野薑花詩社編輯、主編,帶風向地指責我假學問,而且謗佛。

 

是的,謗佛,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到處建立孔子學院、並計畫編纂清史(《清史》或《清書》)之此時,接受指導教授的指示,完成以台灣為主體,並且與「大一統」對立面的論文。

 

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教學園。

 

這些日子二十餘年以來,(大學學歷是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這讓妳想起了什麼?蔡正元?)壓力不斷地接踵而至,領有殘障手冊的個人每分每秒都與家人發生衝突,甚至錯手把家人打到頭破血流。

 

喜菡彭淑芬疑似就讀淡江大學中文系.......對了補述一點,以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響應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姓「蔣」的而推行亂九十糟的文字運動;更匪夷所思的是,在「章孝慈」曾擔任校長的東吳大學舉辦論文發表會。台灣詩學季刊社創辦人蘇紹連,在《聯合報》發表文論,提及華文與台文的演變;但是,通篇沒有提及「中文」(倒是有提到「不敢寫」)

〈炫學的截句 —有人說我們才是真正勞苦大眾想要發大財的心聲你們不是所以不懂啦 —蕭蕭老師不是韓國人啦〉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78609590

下圖是我在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學位論文之剪影,

也是引發攻擊我的契機

無論哪方

 

而「華」的本意是「花」;這是一個對中文系人而言的普通常識,華文必須以中文為本。

 

以「中文」為本。

 

和臉書社團「失人俱樂部」創辦人劉正偉一樣都畢業於佛光大學文學所博士班的楊宗翰,要不要出來講話?

 

與佛光大學一樣在宜蘭礁溪林美山上有校區的淡江大學。

 

林培訓

20210509

領取終身不用複檢的殘障手冊(第七類:肢障,神經傳導)的培訓
與其說是在報復控訴
不如說是求救
請謹記《聯合文學》、《印刻》、《文訊》、《幼獅》......不約而同地在同一時間,推展「non-fiction」企劃---
在畢業於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的林培訓,依指導教授--佛光山「前」《大藏經》主編--基督徒--指示,完成以台灣為主體、並且在「大一統」對立面、成為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至今首位也唯一一位學位論文直指《左傳》的歷史研究生之後,我們可以看到客家人有多麼硬頸、佛教徒和基督徒有多麼慈悲了(笑)。
佚凡 2021-05-17 21:53:49

(四)
從以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
響應中共一個姓蔣的提倡的亂七八糟文字運動
並且在「章孝慈」曾任校長的東吳大學開設論文發表會
......................我合理推測
空軍蔣上校的失事,與台灣詩學季刊社任教於台北科技大學的白靈有關
白靈本姓莊,個人就讀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
有一位新黨電台DJ學長也姓莊
學長的大學學歷是淡江大學中文系
我不確定喜菡就讀淡江大學中文系在職專班的指導教授是誰
卻知道淡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宗翰畢業於佛光大學文學所博士班
任教於淡江大學
和佛光大學一樣也有校區在宜蘭礁溪林美山上的淡江大學
基督宗教及眷村氛圍濃厚的淡江大學
最後補述:
《禮記•經解》有云,其曰:
「《春秋》之失:亂」
研究所後期,就在校大張旗鼓反對李紀祥的我
言論已經偏激失序
畢業後,舊疾復發(香港腳)
住院治療
再補述:喜菡組織的韓粉寫字團
一位掌門詩社的舊交曾表示
我們是現代人不要拘泥於古代
好吧,我們來談「古代」亞里斯多德《詩學》,或者羅蘭巴特、海德格,或者安伯托艾可、駱以軍、高行健?
又補述:台灣詩學季刊社創辦人蘇紹連
在《聯合報》發表文論
提到華文、台文的演變與生成
卻通篇沒有提到「中文」(倒是有提及「不敢寫」)
中文系學養的人都知道「華」是「花」的本意
華文的「根本」必須服從「中文」
而曾經任教佛光大學,現任教於台北教育大學的法律政治學者孟樊
曾經發表過一篇以英國字典論述美國法案的論文(札記?)
我個人已經指出了。「繼受」則是有法學與中文學與史學學養的人所知道的。以英國的字典定義美國的法律(笑)
台灣的教育啊!

佚凡 2021-05-17 21:52:42

(三)
包括野薑花詩集的曼殊沙華、千朔
前者更是不可饒恕
........後者其實也一樣
第一句話表示「看也不看你的作品」
上述三者都是佛教徒
還有其他事情罄竹難書,暫時不討論
家父與野薑花詩社社長是同鄉
野薑花詩社邀請新加坡友人 卡夫來台參觀
目的地包括澄清湖與鳥松濕地
野薑花詩社社長、前副社長教我許多
培訓個人至今仍尊敬有禮相待
例如寄送個人出版品請其指正
人、事的分離
是本文所重視的
年逾七旬的家父在那裏擔任志工
培訓委請家父歡迎他們,並且帶隊解說
是鄉後輩的我一種真誠的歡迎並且感謝之意
卻被曼殊沙華認為搶功
更不論前總統陳水扁先生巡視故鄉---
昔日高雄縣內門鄉
導覽及行程由不具一官半職只是長期任教於旗山美濃社區大學、
住在高雄市區的家父負責
而不是當地耆老
或許上述的某些
導致了些許......
曼殊沙華有機可趁
與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親近的曼殊沙華
視喜菡為恩人的掌門詩社前社長離畢華
「我的老師」個人是在指李紀祥
請離畢華不要媠面自以為
導致後來漸漸地出現了
「林培訓剽竊佚凡」、「林培訓剽竊離畢華的形式」
近年來,研究所的在職專班有研究各在生作者(定型?)的趨勢
高雄人林培訓我不確定高雄人喜菡負責研究誰
在論述佚凡作品的時候
卻總是被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指責「如果錯了怎麼辦!」
當然此語可能包括宗教思想
甚至包括儒教
而原本就沒沒無聞的林培訓
在掌門詩社前主編喜菡的操作下
成為無禮狂妄驕縱之徒
千朔與曼殊沙華繼而表示林培訓謗佛、假學問
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其集社的離畢華則在網路
哭訴林培訓從背後插刀
高雄人林培訓,高雄文學館

佚凡 2021-05-17 21:51:33

(二)
(之前培訓說過了,大家各玩各的,無關是非對錯)
這樣的由來,其實始自「中國」(非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書

是的,我們可以看到
文章篇末的結語,
從經書《詩》、《尚書》........而來的
被命名為「序」
至於《禮記》篇文的經、傳之分(不是「序」,而是「傳」)
則不是個人治學所是
不過,日後也可以提出困惑,向各位請教
謝謝
上述都不是南投人而在高雄文學館演講、開課的掌門詩社前社長離畢華自以為發明的「註」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畫修纂清史之此際
台灣由史學界尊稱「公」的有學問、德行長者
在佛光山成立的佛光大學坐鎮
捷公數年前仙逝,歸入道山(默禱)
早已離校畢業數十年的個人不知其中詳情
卻或許知道 捷公謹守某些自律
始終尚未動筆
在傳統知識分子而言
一代大典「正史」的製作
其實有更大的意義
話說重頭
個人在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習藝
被指導教授指定研究《左傳》
成為中華民國建國超過百年以來首位也唯一一位學位論文直指《左傳》的歷史研究生
與主張「大一統」的《公羊傳》居對立面
而且以成文出版社在台整理、印行的仁壽本二十六史為底本
(白話文就是以台灣為主體)
居於《公羊傳》的對立面
《公羊傳》的特色還有一點:三世
:據亂世、升平世、太平世
或者所見、所聞、所傳聞
千百年來學者各自有其研究
於此不贅言
討論前者
看起來是不是很像進步史觀?
更像早已被嗤之以鼻的社會達爾文
科學昌明的今日
已然有電影所謂的封城、掘井、瘟疫之流行
進步真的是進步嗎?
或者從二分之一到百分之五十到一六二之八十一
我們不斷地茁壯、成長
卻依然在追求同樣的懸欠
我不知道,各家有各自說法
關於「進步」,培訓始終困惑
回到中共利用宗教
先不談我本人的ˊ特殊遭遇
我的指導教授,也就是佛光山《大藏經》「前」主編李紀祥
是新儒家學者
接近基督徒(這在余英時先生《猶記風吹水上鱗.錢穆與新儒家》
有稍微提及)
基督徒、佛經主編?
更不論此子碩士學位在校內有基督新教教堂的東海大學取得
、大學及博士學位在教師宿舍對面是天主教教堂的文化大學
後來並長期任教於此
中華民國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是?
之前梵諦岡還在考慮是否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轄內增設教區
而當培訓個人在佛光大學完成如此研究時
於是也順理成章地得罪了佛教徒與基督徒
或者說是
吃台灣米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