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08:35:04佚凡

〈告別式外〉



IMG_20170524_114933.jpg

感謝《野薑花》詩集第三十一期收錄拙作



IMG_20170524_114158.jpg

有些名詞的弔詭例如姑丈逝世了

佚凡才知道「公廳」這種名詞

是的,我們置身於世界之中

或者世界由我們開展,並且賦予存在的意義?

〈告別式外〉

旅館內結我名字

了櫃檯人員說先生您在室的時間業已剝奪被告罄

 

和被證明是無業遊民

同時發生停機坪我們

被裡面the lost key

 

突然沒有想到愛

突然確認自己早就沒有愛了

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不愛了

 

阿桑一直很安靜

 

(影子縫紉術)自己以為可以寫下更多瑰麗的篇章

在命案現場逗留盤桓

記錄遊客的散焦幻瞳(得如願已)

 

千百年來這裡死了無數生人

演員們都復頌觀光局的事業

 

參觀動線道具一樣的沿途

被命案現場搬移成目的地

(醒醒吧其實你根本沒有女朋友)

 

沒有如夢如畫的你的故事

在旅館內被認出╱想像了

 

道和具

盤桓和自以為是的浪漫與孤寂然

後解業the exit of uswith or without you

 

初稿於4/27/2019 4:27 AM今日追思捷公;前天單車回旗山;阿桑〈一直很安靜〉。

曾經一度很著迷這種後搖的音樂

後來就很厭惡了

佚凡曾經困惑好久

應當下錨exit of us或者exit for us?

前者是自己擁有的姿態,後者則是被賦予

這關係到如何面對lost key

遺失或者迷途?

最後想不出來

只好寫下of,並且寄底壁頂

日後再寫for的故事

年終了即將
寫些不吐不快的
感謝全部前輩師長們的指點
尤其有幾位是佚凡打從心底感激
例如佚凡以前.....十九年來慣性群組地分享拙作

請師長前輩友人指教
之前有一篇作品,謝謝編輯先生通知
確定將會登出

之前那篇作品也是一樣請大家指教
只有一位前輩師長閱讀,並且給予建議
再度感謝

由於佚凡這傢伙文藝中年(宗教狂熱信徒?)的姿態
常常放肆言行
而且也早說過高行健是他模仿(致敬)的對象之一
行文間的主詞總是變換

某些落落長的行文導致了些許誤會
尤其幾位在南部的前輩師長們
所幸都已經有私下解釋,澄清誤解了

在我的朋友逝世之日,
台灣詩學季刊社的寧靜海公布其挑撥離間的截圖
那種網路紅衛兵的姿態
與台灣詩學季刊社隱而不顯地論述中共官員的論點而成為錯誤兆出的論文,並且推行其活動絕對有關

我並不是指輕視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學
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
有中共清史編纂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歷史研究所
我甚至拜讀更多

可是,有一些完全的不對
例如該篇論文
包括教書的見證生命郎是在幹什麼?

而挑撥離間的糾察隊呢!
這是我離開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