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1 02:04:44阿拉

X,握不住的距離

認識她是在2005年的一堂課上,同志文學。

 

第一堂課,我獨自一人默默地找個空位坐下,坐在前座的是個扎著馬尾、穿白色T-shirt的女生,我還留意到她圓領內露出了運動內衣的肩帶。授課老師列出這學期要買的長長書單後,下課鐘便響起;白衣女生忽然轉過頭來說,我們可以一起買書嗎?她明亮的眼睛,讓我一時忘了回答。

 

因為這一堂課,我們成了朋友。她是來自新加坡的交換學生,人生地不熟;碰巧我已經大四,對環境相當熟悉,而且學分所剩無幾,也樂於當她的嚮導。在這諾大的校園,我帶著她到處尋找教室、給她二手腳踏車、帶她認識校園周邊的小吃、給她介紹工讀機會,也混著一群朋友到處玩樂。喜歡她的感覺一直都在,但我只是對她好,並沒有想要得到什麼回報;因為那時候的她有男朋友,而且一個學期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我們只是很開心地一起過著日子,在大街上擁抱,在圖書館前的草地上看星星,在淡水吃冰…… 學期結束前她的男朋友來找她後,我們便說了再見。

 

  其實她本來完全不認識“同志”,修這堂課只是巧合;但一個學期下來她對同志的世界完全改觀了,甚至她覺得她自己很有可能是個T,不過她異性緣比較好,沒有機會開發潛能。她回去新加坡後不久,我就交了女朋友,而她與男朋友分手了。我們一直保持頻密信件來往,因為安全的距離,我不再隱藏之前對她的好感,但也因為我們都很清楚我對我女朋友的忠誠,因而我們便放心地在言語上flirting,造就了另一種清晰的曖昧關係。後來我們幾乎每年都會見一次面,我們都很珍惜彼此這種緣份,特別是我們相處的模式,在與其他朋友之間是很難得的。

 

───

 

     2007年的暑假,我再次踏上新加坡國土,這一回打算借宿她家三天。老實說,上一次她來找我且獨處幾天之後,她已明確地表示對我的“木訥”很失望;這一次,對於與她同宿,心裡其實有點期待又有點害怕自己做出背叛女友的事,但還是決定“順其自然”,因為我有一份自信。

 

  第一晚,我們像平常一樣在聊天中互相調戲。她拿出異國買回來的水果酒邀我共飲,我們都小酌了半杯,卻已足夠讓彼此臉紅心跳。燈熄滅後,我們躺在各自的床舖上繼續聊著天……

 

她:“沒有抱枕妳睡得著嗎?”

我:“睡不著耶。”

 

  她便把她的抱枕丟給我。

 

我:“那妳沒有抱枕能睡嗎?”

她:“不知道呢!”

 

  我們在漆黑的房裡沈默了一陣。

 

我:“那妳過來一起抱吧!”

 

  她似乎考慮了一下,走過來,在我身邊躺下。但她馬上又站起來,走到房門口去鎖上門把。她再次側身躺下,抱著在我們之間的抱枕。我忽然大起膽子,伸長手臂,跨過抱枕抱住了她;但我緊張得無法呼吸。一直以來她都明示著她想要體驗女人之間的“愛”,而那個對像就是我。而我,對著畢竟曾經很心動的女人的主動,心裡也無法不掙扎。我縮回手,平躺下來,深深地呼吸。

 

  她忽然把抱枕拿走,拉起我較遠的那隻手往她身上放,身體便順勢落入我的懷裡;而我的唇,正好對著她的臉頰,相隔不過一公分,手臂正好壓在她柔軟的胸前。我嗅到她臉上淡淡的香皂味,感覺到她光滑的皮膚就在眼前,我無法自已地把唇貼上她的臉。她稍稍冰冷的手指開始在我手背和手臂上遊走,我感覺到她的呼吸有點急促。

 

  大概是酒精做祟,我心跳還是很快,但我翻過手掌抓住她的手,不讓她繼續移動。我慢慢地,輕輕地,花了很多力氣說出一句話,“我希望我們能一直當好朋友。”

 

  那個晚上,可想而知,是毀了。不過後來,我們還是像沒事一樣地,繼續當朋友;只是這事偶爾會讓她拿出來糗我這個“柳下惠”。

 

───

 

  2008年,她再次來到台北旅行,我們又有好幾天的同床機會。但這一次,我警告了自己,別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當她再用暗示性的話語進行我們的對話時,我只是用笑含糊帶過,不答腔。當室友說她今晚不回來時,她對我說,那我們就應該做點什麼吧!?我只是笑,然後睏得要死也假裝用功地坐在書桌前念書,一直等到她的呼吸聲聽起來像是睡著了才敢爬上床。我想只要她沒有喝酒應該就不致於會主動碰我,畢竟她說過也不知道要怎麼跟女人做愛,或者要如何挑逗女人。

 

當室友第二晚說不回來時,我又緊張了起來。這次我在十二點時故意點開了一部電影,我知道她一定熬不到電影結束就會睡著,果然等我上床她已經睡熟。我暗自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夜晚,我一直重複著這手段,把自己弄得有夠累的,沒一天睡飽。終於到了相處的最後一天,所有的夜晚都過去了。坐在多年前一起看過星星的草地上,她說:“告訴妳喔,我昨晚做了夢,夢見我們快要做愛了!但是沒有做到就醒來了。睡了這麼多天,妳真的都沒有產生衝動過嗎?我就睡得這麼近,單人床耶!”

 

我假裝調皮地說“不告訴妳!”其實,真的沒有。除了喝了酒的那一晚,感覺到身邊她的體溫時,有想要抱著她之外,真的沒有更多的欲望了。我想,誠實地說出來的話會讓她不開心,但又不想再給自己製造更多麻煩,只好用如此不負責任的話語帶過。

 

雖然我們的見面總是無法避免會一起睡,但至少短期內不會有機會見面了。下一次見面時我很可能已經恢復單身,如果再有機會......我也不知道我會怎麼做。雖然我曾經很喜歡她,但是我的欲望其實還是比較被動的。如果她不懂得挑逗,我也不會對她有欲望。這樣子做朋友應該能比較長久吧!上過床的好朋友~~我還真沒有交過。雖然我是真的很想讓她試試跟女人做愛的感覺。呵。

 

又過了一年多了,現在的她又再次陷入與男人的感情債中。我一直覺得,如果她找到可以相愛的女人,說不定她會更懂得愛情。但,短期內我是分身乏術了。哈哈!!不過我很珍惜擁有她這個朋友,這是一輩子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