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7 21:23:33承壓

人家孩子

  “朱大包子,把人家孩子放下吧”,“是呀,多大的事,可以慢慢說,人家還小”,更有婦女湊過來,給丁詡擦擦眼淚,還把手絹留給了丁詡擦拭鼻涕。不過,這位婦人沒有看見丁詡嘴角露出的詭笑。
  “朱大包子,你倒是說說是怎么回事,把孩子哭成這樣”,婦人回到一邊便質問起來,女人可是最容易有惻隱之心的,丁詡可非常通曉這一點。
  “這個小賊,哦,不”,發現自己說話粗陋,朱大包子立馬改口,“這個小娃,經常到我家鋪子偷吃包子,而且還動腳襲擊我,”朱大包子一挺自己的胸膛,滿身正氣的說道,“我教訓他是應該的。”
  “你騙人”,丁詡乘機嗚嗚的哭的更大聲,然后婦人走了過來,把丁詡護在身后,“你說,孩子,嬸嬸給你做主,胡亂欺負人,我們街坊鄰居都不會放過他”。
  丁詡故意用手絹擦了擦眼角,然后擤了一下鼻子,慢慢的抑制住了哭聲,“我是個孤兒,從外面流落進來,好幾天都沒有吃東西了,然后聞到一股香味,就不自覺的朝香味的地方走了去,結果還沒走到這位朱大爺的包子攤位面前,就餓昏倒了。”丁詡一邊哭,一邊擦拭著眼角,似乎這委屈比自己親身經歷還要感同身受。
  “后來,我的腳被誰踩了一下,就醒了,然后看見這位朱大爺想要打我,我就跑開了,”丁詡一邊說,
向您推薦:租中型巴士  台中清潔公司  投幣式咖啡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