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6 16:56:19孤燈愁難寐

追思的回憶



流年靜守,誰的繁華又凋謝出滿目蒼涼?多少次行走在闌珊的燈火中,即使孤單的駐足在夜幕中的人海,即使寂寞的不敢於心對話,而指尖寫出的文字慣用傷感,滋生出內心深處的空白。不停行走的日子裏,沉默到極端時,過的好與不好,卻成了難言的碎句。一個人的時光,一個人內心的無所適從,萬般皆不如傷感來時有快意。

站在窗前,聽著悲傷的歌,追思的回憶著,不得不去承認自己的確寂寞的這般無聊。或許、歌裏的回憶,自己從不曾遺忘;或許、回憶裏的歌,自己一直都在遺忘。只是,觸景生情,勾勒出的只是記憶中的昨天。舊時光何時成了缺憾的美好,自己無從得知它的緣由於何。一直在時光荒蕪中,固守什麼,又放棄什麼?終、追思不過往昔美,回憶又恨此時痛。

如果,真摯的情感能留住最初遇見的美;那麼,就讓我再用真情呼喚流露在指尖的字行,書寫年華中,所有的殘缺不全。如果,遺忘能不再有傷痕,就讓我用悲傷的姿態,傲視塵世間所有的情情愛愛,讓一切的眷戀,隨風塵般的歲月殆盡在他們原來的地方。

走過歲月,走過記憶中的流年,走不出能遺忘的心。多少生命中的塵緣如若夢幽寒,驅逐了寒冷帶來了溫暖,可散盡時的淒涼,正如同秋天的落葉。落葉、我一直認為是最傷感的,它經歷了暖春的生機勃勃,夏的綠蔭炎陽,又經歷了秋的枯黃凋零。如同風,在四季的輪回中,經歷著漫長無休止的漂泊,寫意著流浪,帶滿了遺忘不了的記憶。

有些故事,在平平仄仄的歲月裏終究留在了過去。那些年,自己一個人在秋天的深林細雨中,走過一段悲傷的往事;在落葉飄零的夕陽中,等待來的痛徹心扉,寂靜冰冷的黑夜裏,擁抱著寂寞的羽翼,一個人用孤獨的雙手敲出飛翔在白紙上的文字。溪水漫漫,時隔多年的而今,再一次翻出過往,記滿字眼的筆記時,如多年不見的友人,親切又憂傷。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細轉來回的時光,輾過記憶的痕跡,走向一段又一段的流年。任我如何用感情堆砌,最後的悲傷,始終是自己一個人的狂歡。我知道歲月依然給記憶,疊加了憂傷與快樂,不管如何努力的遺忘,能所記住的卻是那麼的深。回想,風景如畫中斑駁中,同行相伴的人兒,一個個的走丟了天涯,在不經意的時間裏想起起,滿目蒼涼的只是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