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3 15:44:42M

路燈

習慣望向窗外,遠處小徑,有盞昏黃的燈,
盡責的,每夜綻放。

夜歸的時候,失眠的時候,總習慣隔著玻璃凝望。

嘿!今天好冷,你會冷嗎?
嘿!今天好累,你會累嗎?
嘿!今天開心,你開心嗎?
嘿!今天結束,感謝相伴。

不知道他懂不懂。
不知聽不聽得見,
只看見,他默默的把黑夜,渲染成暖心的昏黃,
靜靜的,
等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