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新時代你跟上了嗎 贊助
2016-08-08 12:19:31滄桑流轉

青春寫照在夜裏哭


旋律敲擊的是心裏那份不舍的情,帶出的是那份不願在提起的濃蟲草Cs4濃的思念……

筆鋒在好,也寫不出心中的感受,也體會不出我的那種心情,心情也只能隨著那旋律,慢慢的沉浸,體會中間的那種憂傷……

時間,能把我們分開,我們經不起歲月的考驗,只能就這樣走到盡頭,心中雖有萬種不舍,卻也無賴,只要你能幸福,我又有什麼放不開的呢,有些事只有自己經歷了,自己才知道什麼才是自己最需要的,想要的不是其他,只有那份長久的陪伴,不管什麼時候都能陪在自己身邊……

我一直在尋找,認識你,沒有什麼好後悔的,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也還是這樣的選擇,上帝安排我們相遇,就說明我們前世必定是有緣的,今生在續,只是那個份字,被隱藏而已,能夠相遇,留下一段回憶就足以回憶一生,又何必強求其他……

能不能回到從前,我回想有你的畫面。可是,誰知道,時光不願意。

這幾天,直接讀完了夏七夕的《妖孽只》《後來我們都哭了》,並試想著給第二部《妖孽只在夜裏哭》中的艾爾藍寫了一封信。其實,我挺同情艾爾藍的,她只是那種想改變命運的女生,只不過是用錯了方式。她跟許多男人上床,被包養;被自己喜歡的人拋棄;多喋的命運造成了她卑微的心。別人大多對她是謾罵,羞辱。而我卻要說,這是我們的。

你沒朋友,沒錢,那你在學校幹嘛,真的以蟲草Cs4為學習可以改變命運啊。在你悲傷難過的時候,沒人和你傾訴,沒有人聽你所說的那些無奈,你不瘋我tm都要瘋了。

我有一個朋友,十七歲,高一上了一半,便不上了;便在KTV當了一個陪唱的。時常被人佔便宜,卻又不敢反抗。她認為:“只要能掙錢就行,其他的啥都不重要。有一個晚上,她打電話給我,向我傾訴了許多,說人生的無奈啊,理想的不切實際,自己的困擾啊等。我真的不會安慰人,天生的。我說:“你要不去上學,然後談一場戀愛。度過自己這般的青春。她說:”自己是不會去上學的,而且自己已經丟掉太多,例如第一次。她說現在只想賺錢,改變自己貧窮的人生。我發出。

其實,我對這個朋友的話也不驚奇。一切仿佛都意料到了,但又不知道怎麼說。她失去的不僅僅是第一次,而且是人生價值觀。我即使說再多,也改變不了她的思想。她的青春,註定是一場這樣的電視劇。一種悲劇。青春啊,是你讓他迷茫,還是她讓自己迷茫啊。

我不知道,有時覺得人就像蟲草Cs4一根蒲葦,柔軟得很,但這蒲葦再怎麼柔軟,也不會被風折斷啊。就像理想一樣,再怎麼變幻不定,也不會被現實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