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東京海上疫苗防疫險保那些? 贊助
2021-02-17 15:36:54hatsocks

《兇手 M》:一個「惡人」與一群「正義」之士?

多名幼童接連遭到殺害,警方受到上層壓力,日夜搜捕可能的嫌犯,酒店、地下賭場、性工作者的生意皆大受影響,黑道大哥們不堪其擾,決定與遊民合作,自行追捕兇手...

MOD 意外發現我很愛的經典老片《兇手 M》,趕在影片下架前重溫電影。多年前看過《兇手 M》,當時愛的不得了,多年後重溫,依然佩服得五體投地,這部 1931 年的電影,絕對禁得起時間考驗。

一,Fritz Lang 導演的場面調度精彩,敘事沈穩,懸疑緊張皆備,就連幽默都拿捏的恰到好處,很多橋段都讓我在螢幕前笑得闔不攏嘴。

二,黑白兩道的身份、階級不同、追捕兇手 M 的目的也不同,但兩派人馬為著各自的利益展開大規模搜捕,又因為遲遲找不到兇手而產生的挫敗感卻很相似,導演透過剪輯,營造黑白兩派人馬彷彿處在同一個空間的敘事手法,當代電影依然可見。

三,《兇手 M》結局上演地下法庭戲(黑道綁架 M ,並開設私庭審案),無論是黑幫老大對 M 的指控與判定、M 的自白、M 的辯護律師回應,以及旁聽者的反應等,影片對司法與人性的反覆辯證實在有夠精彩,該不該判處 M 死刑?精神病患的權利該要受到保護嗎?或者無需顧及人性,殺人者通通得要一命償一命?精神病者跟竊盜罪犯可以放在同一個天秤比較嗎?受害者家屬的心情又該如何被照顧?《兇手 M》是 90 年前的電影,當時影片在探討的議題,直到現在仍是爭論不休,對於死刑與人權議題有興趣的朋友,千萬別錯過本片!

「我要求把我交給警察,我要求接受真正的法律制裁!」M。
「你當然這樣希望,你以為你可以坐牢,然後終身受國家照顧,然後再逃離精神病院,或是狗屎運被赦免,然後繼續喜歡殺人就殺人?讓法律繼續因為精神病而保護你,讓你繼續回去殺害小孩嗎?當然不行!你必須接受實際的制裁!」老大。
「說得對,這個混蛋必須死!」群眾。
「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不能...控制我自己。」M。
「這個藉口我早就聽膩了,在法官面前,我們都『控制』不了自己。」群眾。

「你又知道什麼?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無論你是誰,不管是誰,你們全部都是罪犯,但你們還可能因為你們可以破解保險箱密碼,或能潛入房屋行竊,或能出老千而感到驕傲,只要你有一技之長,只要你找一份正當的工作,只要你們不再像豬一樣懶散,我相信你們可以很容易的選擇不再這樣做。但我呢?我能有辦法改變嗎?難道我是...我的內心受了詛咒嗎?在我裡面的烈火、聲音、痛苦。」M。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一定要殺人?」老大。

「每次我從街上走過,我總是感到有人在跟蹤我,那是我自己在跟蹤我,我遮蓋了我自己,儘管寂靜一切,我仍能聽到他,沒錯,有時候我感覺我被自己跟蹤了,被自己跟著,我想逃跑,逃離我自己的追捕,但我不能,我不能逃離我自己,我必須...我必須繼續下去,這讓我感到痛苦,我只能在無盡的街道上,一直跑一直跑,我想要離開,我想要離開,和我一起奔跑的是那些母親和小孩的幽魂,他們總是纏繞著我,他們總是在我附近,總是這樣,總是這樣,除了當我做那些事的時候,當我...然後我什麼都不記得了,然後我站在告示板的海報前,看著我做過的事情,我讀了又讀,心想:我真的做了這些事嗎?我怎麼完全記不起來?但誰會相信我?誰會知道我內心是怎樣?誰知道當我殺害他們的時候,我內心的尖叫和哭嚎?我不想,卻無法阻止,然後,有聲音開始哭喊,我無法再聽了,救救我,我無法再聽了...」M。

「被告表示,他阻止不了自己,換句話來說,他必須要殺害他人,根據他的發言,他將得到死刑的判決!一個聲稱自己被迫殺害他人的人,一定要從世上抹除!」老大。
眾人齊聲叫好。
「我可以在法庭上發言嗎?」辯護律師。
「辯護律師有權發言。」
「我從剛剛那位博學多聞的老大發言...如果我沒弄錯的話,您聲稱犯人符合警方通緝令的三項謀殺罪。」
「那在這裡無關緊要。」老大。
「有關係的,我的當事人強迫行為的事實,需要被強制拘留並執行死刑...」
眾人高喊:「對!」
「但,這判決有誤,因為被強迫行為的本質是無罪的。」
「你要嘛是笨蛋,要嘛是喝醉了。」群眾。
「因為強迫的本質正是如此,這減輕了他對自己行為的責任,既然如此,一個人是不能因此而受罰的,這樣處置他是不負責任的。」律師。

「胡說八道!」
「你說我們應該放過這個怪物?」
「我是說這個人生病了,如果你生病了,應該去找醫生,而不是去找劊子手。」律師。
「你能保證他會被治好嗎?」
「那這國家為什麼要設立精神病院?」律師。
「如果他逃走了呢?」
「或是又再一次宣告治癒又被釋放了呢?」
「然後一個美好的日子裡,他又開始重操舊業了呢?又是勞師動眾的追捕他,這樣又是一次沒道理的無罪條款,又是一次庇護他。又要讓他逃跑,又要讓他被釋放,又要讓他該死的『被迫殺人』?這樣無限循環又是應該的?」老大。

「沒有人有權利去決定一個無法為自己行為負責的人的生死,甚至國家也不能。國家要負責任,確保這個人變得無害,讓他不再對社會構成威脅。」律師。
「你沒有小孩,對吧?所以你也沒失去過小孩,但如果你想知道這是什麼感覺,當一個孩子從你身邊被帶走是什麼感覺,那就問問那些死者的父母,問他們日日夜夜等待,一無所獲、一無所知,他們的感覺。直到他們終於得知了真相...你怎麼不問問那些母親呢?你應該問問那些母親們,你認為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會憐憫這個殺害孩子的兇手嗎?」群眾。
「她說得對!」
「不能原諒這個混蛋。」
「殺了這雜種!」
「殺了這怪物!」
「把他分屍!」
「殺掉他!」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