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帥!美規Toyota GR登場 贊助
2021-05-25 21:00:43hahais

春山暖日南二行4

 

20210516

今天的行程會上達芬尖山,然後下大水窟山屋住宿,算輕鬆行程。天氣依然晴朗炎熱,登頂達芬尖山時,看到遠處的森林在冒煙,經過一番比對,判斷是大水窟山腰上的杜鵑營地,這個營地一般登山隊伍比較少紮營,因為沒有山屋。

我們想到之前遇到的趕路三人組,依照他們趕路的情況,很有可能住到杜鵑營地,但是又想起他們說要攻八大秀,就不可能住杜鵑營地了。也有可能是從東埔進來的隊伍。總之,我們覺得應該是登山新手(後來知道不是),有可能生營火不慎,或是在燒垃圾,所以引起火災。

領隊A馬上通報留守人,留守人也馬上報案。登上塔芬尖之前就有聽到直升機的聲音,應該更早就有山友報案了,因為這個火一定是一大早就燒起來,而且今天視野非常好,附近玉山群峰和南二段的山友一定都看見了。我們是被塔芬尖稜線擋住,所以發現的時候已經9點多。

看那個煙的發展方向,已經往營地兩邊蔓延開來,最近天乾物燥,山上水資源缺乏,森林火災恐怕沒那麼容易熄滅,要是往稜線上燒過去,可能連大水窟都過不了。本來我們這幾個懶人,不想爬大水窟山,想要從南營地、杜鵑營地這條腰繞路直達中央金礦,看來是不行了。

行進間陸續看到直升機來回運水滅火,有從台東來的,也有南投飛來的,但只是杯水車薪,水灑下去也沒見冒煙的地方有熄滅的樣子,火勢仍然持續蔓延,越燒越大片。快到大水窟山屋的時候,看到往南營地和杜鵑營地的八通關古道上有幾個穿黃色衣服的人在行進,一開始以為是消防隊,後來才知道是林務局。

到了山屋,馬上準備去南營地取水,半路上就遇到這幾個黃衣人,他們是林務局森林護管員,也就是巡山員,剛剛直升機把他們載到大水窟山稜線上,然後現在他們要去南營地,我們納悶著明明大水窟山屋旁就可以停直升機,而且離南營地和杜鵑營地最近,為什麼要載到稜線上,再繞一大圈走過來。可能原本是計畫從稜線下去開防火巷,後來發現稜線路跡不明,無法迅速接近火場,所以才折返走登山路吧!看他們年紀都很大,穿著應該是有防火功能的黃色制服,感覺很悶熱,還要背著重裝來執行任務,真心覺得很辛苦。

傍晚在山屋外面煮晚餐時,我聽到在山屋裡的A和七人隊其中一人說,「窗戶可不可以不要全關?」那人竟然說,「為什麼?誰規定的?」聽到這句話我簡直要笑出來,真是離譜至極,A仍然維持著冷靜說,「也沒有人規定窗戶一定要全關啊!」感覺得出來她非常忍耐,要是我可能不會這麼客氣。

七人隊大概就那個人最糟,其他人好一點,但整體來說就是讓人覺得不尊重他人。總之我們今天在路上已經決定,絕對不要再和這些人住同一個營地,不管明天他們要住哪,我們就要住別的地方。本來明天他們原定計畫是住中央金礦,後來覺得太累,所以想要改住近一點的白洋金礦,省兩小時路程,然後下山時間延後一天。

若是他們住中央金礦,協作可以從腰繞路走過去,不用上大水窟山,但改住白洋金礦就要上大水窟,本來協作可以拒絕的,但是看在多加一天,可以多賺點錢的份上,也就不計較了。協作的工作很辛苦,就算一天可以賺很多,但這種工作無法長久,因為很容易傷膝蓋,將來身體可能都會不好。

協作的存在讓很多原本沒有能力上山的人可以上山,我認為即使體力不好、技能不佳的人也有資格用他的方式來親近山林,例如雇用協作,或在山屋訂餐租睡袋等等,但這樣的登山方式又使得山上人滿為患、各種糾紛頻傳、增加許多汙染,也造成很多山難的發生,這都是大家不願意見到的。

要如何登山是個人的權利與自由,相對地,山上發生任何事也都要自己負責,如果每個人都懂得要求自己、管好自己、少批評別人,這個世界一定會更美好!不過少批評別人這件事我自己也沒有做得很好,所以我是在說我自己啦!哈哈!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21-05-28 15: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