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經典重磅呈獻 一代女皇/戲說乾隆 贊助
2021-05-22 16:05:40hahais

春山暖日南二行2

20210514

半夜2點起床真是太違反人性,但是為了能在天黑前趕到今天營地,還是得起床。3點左右收拾好東西,七人隊已經先我們一步出發了,行進間一直可以看到他們的頭燈在我們前方不遠處閃爍。

難得在這種時間出發,抬頭就看見璀璨的星空銀河,也是一種享受。在黑色山脈的包圍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5點多太陽快要出來了,我們和前面的七人隊不約而同停下腳步,找個視野寬廣的地方,等著欣賞日出。平常對日出沒有特別的興趣,也不會為了看日出早起,只有這種時候才會順便看到日出了。

看完日出繼續走,不久登頂今天第一顆山頭南雙頭山,聽到七人隊之中有人在問,「南雙頭是百岳嗎?」另一個人說,「不是,雙頭山才是百岳。」令人費解,因為南雙頭明明就是百岳,而且也沒有雙頭山這顆山頭。還有人問,「雲峰是不是從這裡單攻?」真想告訴他,「是啊,你就在這裡放大背包,輕裝去單攻吧!」雲峰叉路還遠得呢!這些人連這麼基本的資訊都不會事前查清楚,還敢來爬山,難怪山難這麼多!

快9點時抵達雲峰叉路,昨晚說要趕到塔芬山屋的三人組的背包已經放在這裡,應該在來回雲峰的路上了。多年前走南二段時,已經去過雲峰,記得走了很久,今天行程又很長,覺得累,所以不想再去。兩位隊友沒去過,所以他們兩個去單攻,我在叉路休息等他們。七人隊很快跟上我們,也接著去單攻了。

隊友出發後,我決定睡個覺補個眠,但是陽光太強烈,睡了一陣子覺得熱,改到樹林下睡,躺了一會兒又覺得冷,只好起來找了一個有樹蔭又不會完全照不到太陽的地方睡,睡到10點半,聽到有動靜,三人組的其中一人回來了,他看見我還跟我打了個招呼,我也回了一聲,然後繼續睡。

這時七人隊的協作來了,協作只負責背東西,不用跟隊伍一起走,也不用單攻山頭,所以他們可以睡到天亮再出發。協作看見那個先下來的人,就問有沒有看到他的七人隊伍,那人說他下來時有遇到兩組人,第一組是兩個,第二組是七個。協作說,應該是三個和七個。那人堅持只看到兩個,沒看到第三個。

我躺在樹後所以協作沒看到我,但我完全聽得到他們的對話,心中暗暗好笑,剛剛那個人下山時不是還跟我打了招呼嗎?我就是第三個人啊,他是失憶了嗎?協作問不出個所以然,就往前走了,然後才看到我躺在樹後,協作很驚訝地問那個人說,「第三個在這裡啊!你沒看到嗎?」又問我怎麼沒去單攻,我說以前去過了。

協作離開之後,我也覺得睡飽了,便起床上網,查一下雲峰單攻到底是多久,結果看到是三小時!剛剛也聽到先下來的那個人自言自語地說真的要三小時,可見他們7點半就到這裡了,比我們早1個多小時。

三人組的另外兩個人腳程較慢,11點左右才下來,他們沒休息多久,11點十幾分腳程最快的那個人就催促著另外兩人趕快出發了。感覺他們腳程沒有很快,卻排了一個單日20小時的行程,實在很不明智,也沒有自知之明,希望他們不要太勉強,否則很容易出事。

12點左右我的隊友回來了,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早知道單攻要這麼久,我應該先出發去營地取水,但是沒事先約好,不好臨時改變計畫。原地午餐休息,然後再前往轆轆谷山屋,幸好這段路大部分是下坡,不會那麼累。

4點抵達轆轆山屋,今天山屋除了我們和七人隊,又多了一組南二逆走的6人隊伍,下鋪幾乎睡滿,協作照例去睡上鋪。

水源在山屋下方的溪谷,來回要一個多小時,幸好這幾天天氣都超好,一整天都是晴朗乾燥的好天氣,取水不會太辛苦。爬高山經常會遇到下午就颳風起霧,又濕又冷,也沒風景看,這次我們的運氣很好,可以曬一整天的太陽。

七人隊的登山習慣很不合邏輯,明天的行程比較輕鬆了,是正常的7~8小時,可以不用太早起,但我聽到他們說明天出發時間(還是起床時間?沒聽清楚)是三點,所以他們七點就躺平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