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會員獨享優惠 贊助
2019-04-19 17:42:33浮塔徠忒Photogwriter

藍鯨從上方游過──黃柏榮


攝影:黃柏榮
 
接獲資遣通知後的第一件事,跑去買了兩組槓片,輕重不等,開始在家健身。深蹲;感受雙腿與胯的受力,調整呼吸,盡可能地勻長。臥推;夾緊後背,挺出胸膛,順勢將槓片桿上推。再依序訓練其它部位;二頭肌、三頭肌、腹部、腰部、踝部。專注在汗水與喘息,把自己抽離職場上惱人的事件。
 
這一次的離去,更為徹底。為避免變成鹽柱,我不能、也沒機會回頭了,何況,舞台早已謝幕。
 
我可以怎麼做?有得選擇嗎?都說是多媒體的浪潮,可我總是執拗地選擇較落後的工具。從以前便是如此。數位相機崛起的世紀初,我仍用底片拍照,仔細地測光,找出中間調。當時同好們都說,數位的影像很假,很不自然。殊不知不久的將來,社會的潮流走向了「很不自然」的審美觀。
 
削尖了下巴,填充了山根,放大瞳孔,增長睫毛,佐以美肌和濾片,搭配熱門打卡背景,就有文青的味道?曾幾何時,文青不再需要沉思,手上不再捧著書只要有手機自拍就好。然後上傳社群動態,打上簡短的話──今天來當假文青。
 
當我埋首練字;琢磨每一個敲下的鍵盤,反覆閱讀,然後刪去,在磨好功夫以前遲遲不敢發表部落格的時候,潮流早已將群眾帶往其它社群平台。文青不必伏案,只要扮演就好。
 
電影《一代宗師》,葉問初到香港開設武館,說:跌打正骨、內功點穴不會,無瓦遮頭、舞獅搶炮不教。因為功夫不是街頭賣藝,更不是為了逞兇鬥狠。
 
上個世紀末,大學習藝攝影,在暗房精進沖印技術,忍受刺鼻的藥水和悶熱狹仄的空間。學成走出暗房,已是數位時代,影像不必在暗房產製了。
 
如今,潮流又轉向即時影音。賣藝、舞獅、搶炮,我一概不會,決定開一爿鑄字鋪,繼續埋首敲打鍵盤。若是十年可以磨一劍,那麼鑄造一個字需要多少歲月?當年的攝影習藝,磨成的劍豈是逐流的群眾能品鑒。
 
文字語言和影像語言,始終是我戮力追求的境界,將二者安置鑄字鋪,亦安頓我的身心。同好,可盡閱;非同好,無須闖入。鋪門僅為知己敞開,用行舍藏。
 
曾有一群文友,向我習藝攝影,街拍西門町那天,我看見一頭藍鯨從上空游過。我驚覺自己像鯨落;在台北的大海底部,只能抬眼望向充滿活力的藍鯨遨遊,也許無力掀起巨浪,但是安身,足可。
瑩琦 2019-04-23 18:11:26

看到鯨落,有想流淚的感覺。

做自己,成為自己,這是人生最棒的境界。
為你打氣!

版主回應
瑩琦

謝謝鼓勵。人生實難,我一直覺得自己像鯨落,一直在努力做自己,近幾年慢慢找到安頓自己身心的方式。
2019-04-23 22: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