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人線上投保,方便快速又省錢 贊助
2019-03-06 11:00:00建州新女真

鉅鹿、章邯篇,章邯迎戰項羽

●○● 鉅鹿、章邯篇 上  章邯迎戰項羽 
 

  章邯的八萬大軍奔馳往王離屯營這方向,他自己親率五萬是精銳勇猛的。二位副將各領一萬五千前往二處甬道驅離楚軍,或說是某叛亂兵。大營內還有一位副將在防衛職守,以及董翳和司馬欣也留在營內。
 
  章邯之敗非是將軍頹廢,也非他領軍憨笨而降。
  他是敗在言行不一,反覆之念有三心的司馬欣。
  董翳是巧言那張嘴,但大計無籌果,計謀太淺。

  司馬欣為人的心思多有顧己,膽不大也無慎密的計謀策略,軍機要務之事不通熟,實為不可仰賴更別說託付信賴。

 
  楚軍大營還留守有二萬三千軍,項伯和范增,曹咎、周殷、桓楚在營內警戒,注意章邯大營的動態。巡邏探子飛馬回營來報,章邯已經率著大軍出擊,左右有二側翼是馬兵和步兵相連跟隨,他們急速奔往王離大營那方向,估算章邯大軍有七萬兵以上。
 
  曹咎得知軍情後呵呵一笑,是笑得有些冷或說他此時思量規劃了什麼事……范增瞧見這端倪,走來他身邊坐下細聲問著:「有鍋好湯汝不可一人喝了。」曹咎收了笑唇……范增又一語:「項伯這時不在此我也不告知他,沙場兵卒博殺一二時刻是變化無常,你可得當機立斷。
 
  「其實此事項羽大哥也略知一二也。」曹咎語畢腳下踢了踢范增腳跟。「我想去拿二粒米豆糰吃,范叔也想吃嗎。」范增機敏不傻,呵呵笑著回話:「呦呼呼,閒著也閒著,我是該吃點飯糰。」


  項羽在先鋒砦堡這方圓三里內交錯陣形,是野蠻狂威的搏鬥戰,這時三萬多秦兵已經陣亡有二萬多。放眼望去一片倒趴秦兵,項羽自覺不用再多殺,是該放鬆開一方位給二三千秦兵奔逃回大營。是他疲累了嗎?還是龍且或鍾離昧其中一人受傷呢?當項羽率領七百馬刀兵(穿上章邯營的皮衣甲)。這招引誘偽裝算一算這時候已過了快二時辰。章邯必會派兵趕來這處救援,如果他不來那就不是章邯。
 
  「龍且兄弟,別再追擊,先撤一邊喝幾口水。」項羽策馬接近他。龍且手勒了馬韁撇了頭。「羽大哥我還可以殺,我多殺一些秦兵,這一回我要殺敵兵一千數。」
 
  項羽一臉正色剛毅說:「不,秦殘兵二千多給他們逃回大營,我們換回自己江東好戰馬,來去找共尉、共敖一起合攏會合。」 鍾離昧有預留的幾百兵在砦堡這處看管戰馬。以及準備水和戟刀、長劍的兵械,以供我楚軍廝殺激戰折斷柄後隨時替換取用。

 
  廝殺至此秦兵意念士氣必有瓦解甚多,更有一些秦兵是自知該保命為上策。況且有聽聞王離大將軍都被斬落馬,他必然是戰死了,我們不多戀戰,要回兵防衛營區也不觸犯秦法條。項羽、龍且的馬隊紛紛調轉,是奔往砦堡這邊換回自己江東搭船來的戰馬。鍾離昧也知悉了項羽告知戰局推演的意思,他們往右砦堡這處繞過去找共敖和共尉的兵團。秦兵受傷殘兵約三千多,看見楚軍退回換馬當然是快跑,奔回去大本營後再派數萬增援,我方兵馬多,還有十二萬兵可以上場。為何要戰死我們這幾營……大家是該輪流廝殺,你們家有妻兒在等,那我們家也有。
 
 
  正當楚軍替換回戰馬,也喝了水,有受傷馬兵和戟刀步兵也互相招集整列隊。三里外的三位巡哨探子奔馬來。
 
  報--七里外有大軍接近
  報--七里外有大軍接近,方位應該是來自章邯營的援軍。
 
  項羽聽到了,他臉頰的是秦兵噴灑乾冷的血,一雙虎眼沉悶看向龍且。龍且瞪大眼拍拍胸膛。「安心啦!我們戰意高亢還可以再殺,不用擔心的殺散他章邯小子。」項羽聽了呵呵哈哈哈笑了幾聲。「等過半時辰再來殺,他們來我們先退到甬道那邊馳援殺秦兵。」
 
龍且還不解其意……眨眨眼皮在思量著,項羽拍拍他肩膀。「樹林的狐狸巧遇,都說這塊肉是牠的。」
 
 
((章邯趕來之時,項羽他們先撤離開))
((章邯趕來之時,項羽他們先撤離開))
 
 
  王離大營又有三萬五千兵趕來增援,帶領副將接近砦堡前瞧見上萬餘秦兵戰死,心中悲憤難以言語,直覺眼前的章邯是楚軍!誤會很難三言二語可以解釋,況且這位副將沿途看見四十多位倒趴戰死是同自己鄉里的……這時全身一股怒火引燃。說什麼軍令通關語的辨識,我就會信你章邯,真假的章邯軍?汝等趕來援救嗎?
 
  副將手中旗幟高舉甩晃吼著--戟刀和戈兵列陣向前,鏈鎖車向前,劍兵跟隨。奔虎陣三橫交疊殺,二四列包夾戰,劍兵銜接接戰,機匣弓箭兵伺機等我發令。
  
  陣列左右二位兵尉和四位伯長齊口同聲:「彩咿。」
 
  章邯前方騎兵高舉旗頻頻呼吼--「軍情分辨不可失察,軍情分辨不可失察。」 章邯三十多騎兵依然呼吼--「同屬秦軍不可交戰,陣列退避,陣列快退避。」
 
  王離救援軍副將聽了陣列快退避,一臉橫肉猙獰是惡狼眼。他手一擺晃,你幾人擲射尖矛槍甚準,快給我射下陣前那幾位馬兵吧。武衛擲射手齊口:「彩咿。」
 
  擲射手五人策馬上前三十多馬步停頓,手往後執握馬後懸掛竹簍筒。高舉尖矛槍,沒猶豫使勁甩手擲射出--四槍射中呼喊的馬兵。副將瞧見後呵呵露笑,他手一擺晃:「陣列前三百機匣弓箭兵跑往預備,敵方馬兵來每人給我射二十箭。」
 
  機匣弓箭長:「彩咿。」
 
  副將策馬回身向後方列陣兵呼喊:「我軍不可懷疑,敵方是楚軍偽裝,我軍即刻交戰!」 副將手抖晃起長掃刀怒眼喊著:「戈戟刀兵左右縱隊向前突進,我軍即刻交戰。」
 
  陣列兵呼喊:「喝吼吼--彩咿!」 此時三萬五千的王離大營的救援兵,剛毅憤恨奔向前就是殺殺殺!

  章邯軍前方幾十位騎兵見狀不妙,趕緊拉馬奔馳回來呼吼--「我軍防衛相接,防衛相接,防衛相接,快通報章邯大將軍。」
 
  王離軍的馬隊也開始往二側翼聚集了,真的是陣勢拉開要攻擊。章邯營騎兵奔回依然呼喊:「我軍防衛相接,防衛相接,快通報章邯大將軍。」這時章邯本人當然有聽見,他眼色微瞇似乎在猶豫或說想什麼嗎?三萬五千對戰你五萬精銳,趕來救援王離營的兵卒也必是精銳。

  章邯手拉了拉帽繩,瞟了眼色給身邊的傳令--「我軍往二邊退避,雁子側飛,馬兵游擊打,且戰且走不可多戰。」
 
  四位傳令:「彩咿。」
 
  章邯:「兵尉長高舉旗幟,中央陣列退避開,左右游擊打。」
 
  二位兵尉長:「彩咿。」
 
  迫於無奈的對戰局,互相追擊廝殺必有兵卒損傷和戰死。
 
  章邯軍和王離救援三萬五千交鋒搏鬥,是耽擱去甬道救援,更拖累了交戰時機。章邯不願戰鬥,游擊抵擋防衛又是且戰且走。他的五萬兵有四千多受傷,二千多兵是戰死。唯有二側翼軍這裡的三萬兵還沒碰上項羽。但,項羽正奔來找你們成親,秦兵閨女們,閨蜜是好哥哥,會好好愛你們。快猛抽的來揮戟刀和長掃刀!
 
 
  項羽會合共敖和共尉兵力是一萬三千五百。項羽並沒奔回楚營,而是趕往甬道那處馳援英布想接著殺一些秦兵。此時的王離二十三萬大軍已經有六萬多受傷(包含了戰死二萬四千多)
 
  楚軍一萬三千趕來甬道這處時,英布他們已經戰勝了,三千防衛秦兵約九成比例戰死,英布這邊也有六百多人戰死。項羽下馬和英布對碗喝酒後,二人在一邊說了幾句話。
 
  「此地不用多眷戀,該拿得拿著先回營。」英布聽了呵呵笑答「必當如此。」龍且手拍拍英布肩膀。「汝在此殺得快意否?」英布略顯得意哈笑。「呵哈哈哈……當然,強攻必定奪取此處。」項羽看了幾處火堆手一擺:「你們多添些火,那些板車也推去燒了。」
 
  怪乎?章邯軍此時二支側翼救援軍在哪呢?怎麼沒趕來英布這方。他們是先奔往蘇角那邊的屯米豆倉。隸屬於季布二百兵放了火,這是騷擾營區,他們二百兵早就完事溜了。季布另有二側翼軍團是分開左右各有一千五百兵,他們是想攻擊誰呢?這是在戰場安排的隱匿伏兵,開戰之前軍議,范增和涉武都有相同見解,項羽看了各位將領當然選季布擔任。如今王離被斬殺,蘇角也陣亡,他們二方營區是兵心慌慌士氣低落。
 
  側翼馬兵有一支碰上了季布率領的兵。開戰前在天未破曉前一個時辰,他們就來戰場附近趴伏伺機等待。一千五百的伏兵的兵數雖不多,卻已是足夠擾亂馬兵的趕去馳援方向。
 
  「甩石絆繩快擲丟!」
  「戟刀兵斬切馬腳。」
 
  「二百弓匣箭射箭。」
  「劍兵三二三二伍隊交錯切斬。」

  「諾!」
  「諾--諾!」

  突如其來的交戰,章邯這方的馬兵當然是迎戰,我們也壓抑多日想殺你們楚兵。  章邯另一支側翼馬隊就沒這樣好運,不是碰上一千多伏兵。他們面臨了項羽和龍且、鍾離昧、共尉、共敖,楚軍合併的一萬三千五百多。二方兵數幾乎相當,但這一萬五千別想回章邯營區,項羽斬殺王離後氣勢正盛,況且蘇角也戰死,只是他們還尚未獲知此事。
 
  項羽看見這一萬五千章邯軍奔馳來,他手一擺喊著:「河蟹迎浪陣。」四位伯長回頭呼喊:「我軍以河蟹迎浪陣對戰秦兵。」
 
  陣列巡伍長:「我軍陣形河蟹迎浪陣對戰。」
 
  一萬三千楚兵大喊:「諾--。」
 
  啥是「河蟹迎浪陣呢?」俺是北方人不懂耶。
 
  河蟹迎浪陣,就是如大蟹夾子,鉗夾住然後全都斬殺光!
 
 
  一萬三千多有七千是馬刀隊,項羽手勢指揮給伯長看,七千馬隊橫向分成六個橫向排,是往左右拉開一長線,是想以此快猛去衝殺敵陣嗎?但如此是拉得太散開了,怎麼不聚合兵力靠攏中間幾路殺過去呢?

  項羽率領楚軍作戰不是這樣簡單只是硬幹猛殺,項羽主營訓武有一套攻擊戰方式。此時項羽喝令:「奔馳交戰第一排馬刀截擋下秦兵的戈刀即可。」
  「第二馬刀橫掃斬,第三馬刀撞擊刺,第四馬刀由下往上切掃。」項羽話至此舉起戟刀呵呵笑了笑……「第五六馬刀左右切殺,讓他們肚破腸流。」

 「諾!」
 「諾--諾!」
 
  秦兵一萬五千瞧見前方項羽這樣散開橫向陣列,副將露出了得意呵呵哈笑容。「如此陣列太鬆散,或許他是想讓左右幾百兵可快馬衝逃過。」副將手甩斗起長劍後眼色一瞟向二位伯長。「我們也以橫陣迎戰,有如二大扇木門左右推擠鉗住他們通過。」
 
  二位伯長:「彩咿!」
 
  你自以為二大扇木門左右推擠鉗住,你們這裡全都要壯烈戰死,因為項羽下令第一排馬刀截擋下而不攻擊,當二軍兵馬接觸一瞬間是後面的馬刀兵趁此空擋沒有阻礙,在眨眼之間就掃切斬秦兵。
 
  當你察覺交鋒的情況不妙之時,你們陣列最前面三排已經被無情斬殺掃切和捅刺殺。這三排秦兵估算也二千多人,接著四五六七排就如被大潮浪刮捲拉下馬,紛紛摔倒後給馬蹄踐踏,後方楚軍的劍兵和手執短柄槍兵有如刺殺在魚網內一群魚這樣輕鬆。
 
 
  雙方一陣廝殺後,楚軍這邊交鋒是壓制成功。無奈的敵我對立是悲慘戰場,一萬多秦兵僅剩一千多人趁亂逃離。因為他們是站在後方,瞧見前方已經崩散,那是被切瓜砍柴的屠殺,他們再怎麼傻或說愚昧聽從秦王令的軍制綱紀,此時也知該快逃離,避免無謂犧牲戰死此處。
 
  項羽這邊有七百六十多人受傷,約二百三十多人戰死。二軍死傷比例還真是不同的強弱分明。總大將王離如果還活著瞧見戰局情況不對稱懸殊,他必會長嘆吐氣吁噓自我打臉後哭泣。


  項羽軍一萬二千三百多<PK>章邯軍陣四萬五千三百多
  項羽軍一萬二千三百多<PK>章邯軍陣四萬五千三百多

  正面奔馳衝擊殺過章邯軍陣,正面殺陣硬幹,有如上萬牛陣互相撞過。使得章邯軍陣潰散三分。僅僅是正面交鋒殺過去,項羽沒有回頭繼續廝殺搏鬥,章邯看了楚軍受傷摔下的馬兵竟是未滿一百,步兵二百多受傷紛紛奔逃散開。如果項羽想在此蠻橫硬幹回馬持續來攻擊章邯軍,那這樣章邯的兵卒會有二萬多在此受傷和戰死。

  項羽這邊五十多人摔落馬戰死,步兵一百三十多人受傷。
  章邯這邊有七百二十多人戰死,其他受傷的有九百多人!
 
  章邯這時驚嚇了,哦 幹! 阿你們這麼勇??
 
  不對稱的受傷比例…… 章邯這時是驚愕了到五日前蘇角為何會憤恨項羽的馬兵。楚軍們馬兵訓練對戰持刀斬殺熟練又精準,互相交錯而過就斬中人,馬刀兵沖上戟刀迴掃交戰,秦兵真是沒料到你們這樣猛。

  項羽這回交鋒只想正面快猛狂殺,奔馬衝擊斬殺過一次.沒有掉回頭再次打來掃砍,只因他想奔回大營帶領三萬楚軍,趁機威嚇給那群屯守營不動生色的幾路諸侯鱉龜軍瞧瞧眼,我楚軍威壯擊潰王離先鋒軍陣,王離戰死,蘇角也陣亡!

  如以楚軍中項羽主營的馬刀兵和步兵精銳二萬,這二萬兵必然可殺敵十萬兵以上。因此章邯估算錯誤是沒想到自己會碰上項羽主營隊,自認我有五萬,另有二支側翼共三萬,五萬來對戰一萬三千應該可以咬住你們,然後三方收攏包圍殺
。 但項羽這群馬刀兵是採取河蟹迎浪陣在前沖陣快猛殺過陣列。此回陣不同之前,第一第二橫排馬刀兵不遲疑猛力揮刀砍斬,第三排馬刀兵改成阻擋和衝近撞擊秦兵。尾隨後方槍劍步兵聚集一百五十人小陣,以三四三五來進擊陣,三槍兵突刺擊.四兵捅刺秦兵腳,三劍兵切斬下腹或脖頸,還有五十步兵是防衛左右,可去擾殺秦兵也防止被包夾突刺。
 
 
   項羽沒有戀戰是當機立斷的機敏。只因他率領的楚軍一陣廝殺後必須回迎接替,兄弟們下馬後可吃麥米糰和豆泥包子。楚大營內還約三萬兄弟們也想隨我上戰場,章邯如果敢尾隨追擊那是更絕妙,虎入閘口包抄困住。此時的章邯望著項羽他們揚長離去,不追擊嗎?今日章邯大將軍怎麼這樣孬呢?,只是橫向陣列交鋒互砍廝殺而過,那你就頹廢消志嗎?秦兵勇猛善戰攻滅六國,你在定陶戰役是吞噬了項梁的六萬多楚軍,那是壓倒性勝利戰役,你章邯絕非是庸懦將。
 
 
  「大將軍,不追擊嗎?」章邯身邊的兵尉長問著,章邯手拉抖晃馬韁回應:「我擔心蘇角那邊,此時王離大營已經不信賴我們,你們還想多呆這處無謂磨戰嗎?」另一位兵尉長呵呵笑。「大將軍此言是想合併蘇角那邊的兵嗎。」章邯唇口冷冷微笑沒回應,手中長劍一擺晃。「有受傷的兵卒們相互扶持,聽由伯長指揮,不可停留在此地太久。章邯策馬向前二十多步,手指著秦旗幟的馬衛士搖旗。「其它各列速速隨我奔去蘇角營。」
 
  各列隊秦兵:「嘿呼--彩咿!」
 

  鉅鹿、章邯篇下: 柵欄虎的隱忍!

 
  章邯的軍營內兵卒情感只有一年多。他們分有三派,犯罪的死囚,修築阿房宮男工勞役,以及反對投降楚軍!



  英布曾說:金玉貨賂乃人之喜物。
  皆徼一時之權變,以巧思謀計引誘,揣摩臆測,人心之詐,獲得立足稱孤王。



(悄悄話) 2019-03-08 23:2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