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立冷氣大贈送 贊助
2019-03-05 13:00:00建州新女真

韓信新傳,鉅鹿之戰(下)殺蘇角,我丁公不是大眼的!


鉅鹿之戰 (下) 肥銖、丁公、項莊殺蘇角!


  王離這邊先鋒陣列已經獲悉了大將軍被斬殺,但還沒有潰敗,只是在迎戰龍且過程有些亂。先鋒陣列不是一般中軍,先鋒作戰軍很嚴格軍令訓練,以及忠貞堅忍,不畏生死的人。所謂的先鋒軍必當如此,我韓信當時在演練訓武漢王交付的十萬軍,也是以這樣精神信念來這樣砥礪各位營帳兄弟們。
 
  相同噩耗在約過二時刻也傳呼到蘇角營這裡。
 
  報--報--軍情急報,開柵門不可阻擋我,阻擾我傳令兵必斬殺!報--軍情急報,王離的先鋒營那邊有騷亂,傳聞他被反叛馬兵斬殺落馬而死。
 
  蘇角聽了沒有一絲遲疑,他一雙黑大熊的熊眼是包裹著一股殺氣,看他的面容使人會驚駭他的威嚴。五日前楚軍率領一萬七千多想來截斷甬道,更想趁亂放火燒米倉和兵械營這裡。當時蘇角就很不爽,他親率步卒一萬和三千馬戟刀,半圓弧形反包圍夾殺,我軍有四倍優勢圍殺之。無奈於項羽和龍且他們的馬刀隊二、三千人真是蠻勇武鬥,竟然被他們突圍殺出去。
 
  蘇角不敢怠慢穿上鎧甲,多位什長去擊鼓,兵尉呼喊招集營內兵卒和馬兵聚集
 
  「哦喝哈哈哈!」
  「我肥銖親自來剁肉啦!是狼或是虎,我肥銖通通斬光光。」
 
  雙方互別苗頭還有一些距離沒立即交戰。蘇角遠遠就瞧見這一頭大豬,體態大高又肥滾肉,但他身手揮刀砍劈,執握尖槍刺擊可是敏捷如山猴這般。
 
  「你就是蘇角嗎?」肥銖手甩了銅錘三圈後往肩膀橫靠。「我肥銖要剁你的肉來包餃子。」
 
  「嘿呦--前面這二排的雜蝦小崽子,通通給我讓開吧,我要親手殺死蘇角,剁他的肉來包肉包子。」
 
  二方互相對峙還沒廝殺,只因這場戰鬥不是人與人的爭戰。而是大山熊對上這頭大山豬,蘇角一身傲武剛猛要來搏鬥野蠻狂暴的肥銖。蘇角還留守一萬兵在營內,這時離營約是五里遠,隨時可抽調支援兵卒來激戰,況且你們楚軍約八、九千何懼之有?
 
 
  同這時鉅鹿平原有十多匹馬強渡漳水淺灘,是急奔往章邯軍營方向。這十多匹快馬不是楚軍的偽裝兵,是真實的王離先鋒派遣馬兵要來通報戰況異變。但可惜他們尚未趕到之前,鍾離昧派來三十多位佯裝王離軍營的劍戟步兵已先來通報,當然是巧騙了假軍情。焦急不安說著王離大營內有三、四千兵叛變,此時正和先鋒軍交戰中。
 
  章邯這處的前陣防守營裨大將得知此事也不敢怠慢,呼喊傳令三人上馬去稟報叛變情況給予後方四里處的章邯駐守大營獲知。約過了一時刻……王離這方先鋒營派來的快馬也來通報。
 
  「報,軍情急報,我們遭受了章邯二千多叛兵襲殺。」
  「報,軍情急報,我們遭受了章邯二千多叛兵襲殺。」
 
  喂喂,喊小聲一些吧。你們十多人在章邯前陣列營呼吼這樣事情,這裡可是章邯營範圍。防守營二位兵尉聽了此話甚感詫異,他揮旗轉了轉,一旁二百多戟刀兵紛紛奔跑柵欄前阻擋,也不拉開柵欄和三輛大柱樁石車。
 
  柱樁石車上站著一位什長吼著:「你們說啥?這裡可是章邯前陣營,我們固守在此,胡瞎說啥叛變?」
 
  「是馬刀兵,有章邯營的旗幟還穿著你們墨綠色皮甲衣,戴黑帽兜,我們沒看錯。」另二位馬兵傳令也搶話說:「我們陣列左方在交戰沒多久又有一群馬刀兵,約有二千也衝殺而來,應該是楚軍偽裝的。」
 
  「率領馬刀隊伍前方幾十人也是穿著你們章邯營的皮甲衣,有一位大鬍子,他威怒吼著龍且爺爺來斬殺你啦!」
 
  「是的,他們還襲擊了王離大將軍的護衛兵,因此我們趕來通報。」
 
  這時二位兵尉長眼色飄移……他通報軍情的也該採信。兵尉看了另幾位什長。什長說:「還是放行給他們進入親口告知裨大將。但要先扣下他們的長柄掃刀,暫時不可準帶入營內。」
 
  兵尉甩晃旗幟:「拉開柵欄門。」
 
  「彩咿--。」
 
…… …… …… …… …… …… 

 
  大山熊對上大山豬,兵力多寡是蘇角這方佔優勢,他身後方一群秦兵是二萬眾。肥銖五千和項莊、丁公的四千兵。
 
  項莊這時呵呵哈笑了幾聲,丁公稍有疑惑問:「莊弟為何哈笑呢?」項莊是想起十多天前肥銖率領二百騎兵在蘇角陣前叫罵,單挑吧,選什麼兵械都好,你高大魁梧但不敢和我單挑!
 
  果真如向莊所言,這時肥銖手持大掃刀策馬往前三十馬步,大吼著--單挑吧!你的營兵尉也一起來和我的十位兵尉長單挑。  單挑?選這樣時刻找上我單挑,你藐視我耶!所謂的一句話觸怒男人尊嚴,霎時眉眼揚起是引動殺機!
 
  蘇角揮劍:「我軍陣左右二千向前衝擊殺!」
 
  肥銖聽了也高舉起大掃刀--「我江東楚軍掃蕩他們吧!通通斬殺光,此戰必要為項梁大督軍復仇。」
 
  喝哈呼呼--數千楚軍吶喊。肥銖身後的三千馬刀和戟刀奔向前,蘇角這邊也氣勢凌人,我是狂武傲,我是秦軍最強的蘇角,三萬兵就可吃掉十五萬的諸侯軍。
 
  「殺蘇角然後剁肉吃餃子。」肥銖威怒吼了一聲,拿起一邊的尖槍就向前拋擲射出,接著又抽拿二支尖槍再次擲射,三尖槍都射中秦兵,其中一人是帶領的什長。
 
 
  蘇角左右二千對戰三千,肥銖這邊多一千兵沒有理由失敗,硬碰硬的交戰是剛猛想抗衡野蠻野獸。肥銖訓武演練的兵卒不是一般武鬥而已。但蘇角也是嚴訓自己的兵營,誰怕誰,小米機對上蘋果,東北虎鬥咬美洲獅。
 
  但一時刻過去……反被蘇角這邊的兵推壓了,什麼是推壓呢?對戰軍陣列的間距,例如說一百馬步,二百馬步。此時的肥銖這方是往後縮退了一百多馬步,就是陣列被推壓了,這表示蘇角的兵比較猛鬥殺!
 
  項莊瞧見這情況是有些按耐不住,手勢高舉正想揮舞自己的二千兵也衝上。丁公抓了他臂膀。「慢著,你先慢的。肥銖兄弟的迎擊我們再等一時刻,他自己二千兵會再押上去。」沉穩內斂的丁公是說中了心理,他知悉肥銖的性情不會退縮。
 
  肥銖嘴內咬磨牙,手抖了抖銅捶,另一手也抽拉起戟刀柄離地。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又呼吐氣--「兄弟們全部押上去,就如項羽大哥訓武教過的暴雷奔襲殺。」
 
「諾。」
「諾。」
「諾。」
「諾。」
「諾。」
「諾。」
「諾。」
「諾。」
 
肥銖甩丟了銅捶往後方,雙手旋轉了大戟刀大吼:「殺蘇角,剁他的肉來包肉包和餃子。」五千全押上陣如果再打不過,那真是連項羽都會吼罵你肥銖一百句。
 
 
  秦軍營訓練兵卒,軍陣的勇敢鬥武的兵卒是領導將軍身邊的二、三千人,蘇角這邊也是,他左右二側的兵卒最剛猛善戰。氣勢搶得先機會使得其他兵卒自覺有勝機奮戰提升。我韓信在訓練和王交付給我的前軍和二側翼游擊軍,這十多萬兵卒,我也是這樣給予訓武演練作戰。
 
  楚漢二方軍營皆然如此,回憶當年項羽不去強攻齊國,就不會誤入圈套又遭逢伏兵阻攔截斷殺。以及陷阱使他的主力營兵力多數損傷,如果沒這樣損失三萬兵卒,沛公漢王想要戰勝項羽楚軍,那是會晚個三或四年……但我也感謝項羽,他的霸王作戰疾馳威猛削弱了齊國那群頑強蠻鬥七萬多兵。因而我韓信後面攻佔齊國是比較輕鬆對付應戰。
 
 
  戰場搏鬥廝殺在王離先鋒陣營這一方是無情斬殺又殘暴。
 
  項羽和龍且合併馬兵的戰鬥力又改換戰鬥陣法,交錯的奔襲殺項羽最擅長馬兵甩切掃砍,這群先鋒陣列也被突破了防衛陣型。此時多數伯長和什長相繼戰死,下面小兵們也不知該怎麼組陣?互相觀望退散形成游擊追趕戰……因而逐漸想要撤回大本營合攏兵力,如此就是呈現潰敗了跡象。二千七兵搏鬥力戰殺了快一萬秦兵。項羽這裡僅有四百多人受傷。
 
  另一邊鍾離昧趕來也突入亂殺!他這裡也是激戰得翻天覆地,斬殺了數千秦兵,他們多數都是當場戰死。只因王離大將軍戰死的消息散播後使得兵心渙散,多數兵卒法凝聚信心,況且多位營帳兵尉也被戰殺,陷入無法指揮作戰的規律和鏖戰堅持意念。
 
  「哦吼吼,鍾離昧你可殺得痛快?」龍且瞧見後策馬靠過來。鍾離昧半側臉是被噴了鮮紅,他手甩晃了長刀:「先鋒潰敗一半以上,我軍取得優勢,這時我先派二千兵佔領這三處砦堡。」龍且哈哈笑--「哦呼!果真項大哥沒猜錯,他說你必當想以此立足,等候他們來再交錯繞殺。」
 
  項羽內心也是這樣評估。秦兵先鋒死傷一半潰散之後項羽穩住沒乘勝追擊,先佔領先鋒這三處砦堡,我方數千馬兵步卒先休息喝水,等個三時刻……
 
  如果項羽貪求勝利去追擊到王離大本營,必然遇上弓弩箭的射殺,那麼我軍馬兵會受傷過多。待在此地是等他們分兵來奪取。如果章邯營得知叛變情況,他有派二三萬兵來這裡圍剿沙叛軍,那麼我楚軍就撤到一邊看戲,狗咬狗,狐狸搶食。
 
  當此戰局開戰之後,秦兵一些駐守甬道糧倉的兵卒也有分撥了二千兵馬趕來先鋒陣列馳援。戰前的軍議任務指派季布到甬道另一處糧倉襲擊擾亂殺。況且還有一支秘密的小部隊,天未亮破曉前一時辰辰出發,惡夫猛武的英布也帶了一千五百兵,手持握刀、矛、盾、斧、鉞的有一千兵,其餘五百人以綁繩甩石,以及塗抹了油以草綁木枝捲成一束,這五百兵每人腰間掛了三束。
 
  英布冷冷面容看著前方約二里處甬道,他喝二口酒,拿了片馬肉乾咬了咬……「後面兄弟都準備好了嗎?」伯長曾煥貼近身說:「兄弟們是迫不急待想殺秦兵,殺完後趕回營喝酒吃豬羊肉。」英布一千五百兵對戰防衛的秦兵三千已經足夠。
 
  英布仰起脖頸大喝入羊囊袋內的酒,他打了嗝,呼吐二口氣……手抹抹唇口後手拍向伯長。「給我下令,二百兵先丟擲甩石砸過去,他們跑出來這時另一邊就都草捆火束。」伯長曾煥:「諾!」
 
 
  戰鬥至此,王離大本營前方二個砦堡陸陸續續有倉惶奔跑回數百兵,大本營的幾位兵尉和伯長也獲知的王離大將軍被斬殺落馬,他是生或是死呢?有人說看見龍且高舉戟刀,有插著王離的頭顱沿途呼喊。你我之間各有爭執一言,此時的大本營前方已是呈現哄哄亂象……沒了總大將,那二位副將可有兵機扭轉聰慧來以對抗項羽嗎?
 
  副將這時已經不管誰是叛變兵,他直覺是楚軍這邊故意來擾亂,偽裝我秦兵旗幟。二位副將招集十位各營裨大將來軍議,看了地形圖談論了一下分配戰鬥方式,副將決定四路進擊,六萬兵馬奪回先鋒這處砦堡,只因這裡有很多兵械和前幾天送達二千戰馬也在此。這群至戰馬不可落入楚軍,必須當機立斷快猛突襲,期盼一個時辰交戰戰鬥後可奪取回來。
 
  想一個時辰奪回嗎?這時項羽佔領先鋒三處砦堡,加上鍾離昧的四千兵會合,以及他中途再派傳令回去說增援八千兵。那麼楚軍在此有一萬五千多,你來六萬兵是正巧被項羽樂意順便屠殺。副將應該大膽以一口氣發兵十五萬來迎戰,撤回的幾千先鋒兵和本營二萬合併一起留守即可。王離出征是率領有二十三萬兵。包含二處甬道和糧倉這裡防衛兵約在七、八千兵。
 
  況論,還有章邯大營這邊是否會派援軍?如果他們有趕來了馳援,也是在計中計內,你我猜疑是叛兵而互相對戰。
 
  同此時屯兵防衛在鉅鹿砦內的陳餘,他也獲悉探查傳令快馬回報消息。楚軍已經發動了戰鬥,但無奈的竟然沒有一路諸侯軍願意加入此戰,彷彿在看戲般,觀望一下項羽可以支撐此戰多久嗎?陳餘在柵欄上圍籬走來走去……積累一個多月被困在此砦堡內,此時的他再也按耐不住一股火灶想燃柴的熱,他決意出戰來配合項羽攻打秦兵。必須要有一方來呼應,那些壁上觀的諸侯田鼠們才會想動一動。
 
  暫且不管這位陳餘想怎麼排陣列去對戰秦兵,只因這時大山熊和大山豬雙方打得火熱狂野!
 
 
  蘇角看見肥銖五千兵力全上,他的副將也非瞎眼,手一晃旗幟陣列後方再湧上二千戰鬥。秦兵四千對戰楚五千還可以抗衡。但這一回蘇角陣形左邊逐漸被壓制退縮一百多馬步。只因肥銖人正在這裡,戟刀左右切斬,非常快意豪邁的殺,他興奮大吼著:「此戰殺蘇角,剁他的肉來包肉包和餃子。」「此戰殺蘇角,剁他的肉來包肉包和餃子。」
 
  肥銖殺得狂野,殺得非常順手和豪爽的自樂感。「項梁大督軍正在看著咱們兄弟奮戰,我們必勝,必定戰勝啊!奮戰殺潰他們,楚軍震天翻地啊!」
 
  蘇角的另一位副將這時也無法通知在前方廝殺陣形的蘇角,他再次搖晃旗,後方三路再次上前戰鬥,有受傷小伍兵卒先撤回。 項莊一雙大眼看見他們又增援兵,他無法再壓抑了,手拔劍看著丁公呼吼--「丁公啊!」
 
  丁公抖抽馬韁:「我知道,兄弟們全都上,包夾繞殺!」
 
  四千楚軍兵卒士氣高亢:「諾!」
 
 
  九千兵全數都拚戰搏鬥殺了,楚軍兵卒們沒有想到要回營,就是在這裡殺潰你們,一鼓作氣解決你們,一定要殺蘇角,項梁大督軍在看著各位兄弟的奮戰豪勇英姿,殺了他會扭轉個鉅鹿的戰局。
 
  項莊和丁公在營區招募楚兵卒之時,多點招了一千兵,這一千有二百是弓箭隊伍。多一千兵並無跟隨來這邊加入對戰蘇角戰局,那麼又想幹啥呢?是直接到蘇角的屯營這處門口呼喊--「蘇角陣亡啦!王離背叛亂兵圍殺也是生死不明。」

 
  「蘇角陣亡啦!王離背叛亂兵圍殺也是生死不明。」
  「蘇角陣亡啦!王離背叛亂兵圍殺也是生死不明。」
 
  「你們雜兵在胡扯吼喊什麼啊?」
  「二側圍籬塔上的弓箭隊,快向他們射箭!」
 
  造謠生事和惹事生非,皆然是同一款詐術,放同一碗內的米麥豆。一千楚軍宛如不怕你們會衝殺出來,姿態悠閒呵呵哈哈持續喊著--「蘇角陣亡啦!王離背叛亂兵圍殺也是生死不明。」  「蘇角陣亡啦!王離背叛亂兵圍殺也是生死不明。」
 
  別再喊了,喊多了就容易當真是有這樣的事端。只因蘇角這裡也接獲了傳令消息,王離大將軍要回大本營之時遇上叛亂兵包圍斬殺落馬。
 
 
  季布還有另外一支步兵逐漸接近在蘇角屯營這處。他們二百兵全是趴伏身,慢慢地往前爬行爬行,是在等待蘇角率軍離營後,這二百兵伺機來放火。戰前軍議范增有交代此事,季布性情剛毅沉穩,不貪求戰功也會抓準時機投入戰鬥。英布就是莽武流氓的硬幹作戰殺。龍且狂武豪膽強悍不畏懼生死,肥銖也是相似的個性。丁公謀定後動,武夫剛強。項莊懂得見機行事,他一旦作戰就是蠻幹到底!楚軍營皆知項莊的頑固。
 
  一千楚兵毫無性陣形是鬆散散開,依然徘迴在蘇角這處屯營前輕慢恣言叫囂。「蘇角陣亡啦……呵呦呦哈哈哈!」「我們不欺騙你們,我們這麼少兵,就是蘇角陣亡啦!喝哈哈哈,你們駐守的兵等死吧。」
 
  忽然屯營後方頻頻傳來呼喊--失火啦!失火啦!左後方三處營帳失火啦!屯放馬豆麥米那裏也是有火,你們快提水去撲滅,外面有幾十位敵兵在投擲火捆包。蘇角營內一陣騷亂頻頻呼喊。外面一千楚兵當然也聽見營內有異狀,他們紛紛往左右散開,這時不是鬆散輕慢的一群兵,是每一百人合攏的小陣列。
 
 
  所謂的烏鴉嘴,說太多次就會變成真的蘇角陣亡了……。
  
  這時丁公已經下馬殺入秦兵群內,丁公絕非一般武夫,他用劍嫻熟,與他同營二百多兵皆是驍勇刀劍戟熟練。丁公猛力搏鬥已是接近蘇角,項莊還在一邊拚殺,他吼著:「你別和我搶豬腳!豬腳是我的肉!」你是氣喘嗎……這名喊錯了吧,是蘇角……丁公撞開眼前四位秦兵,迴轉劍一甩切斬過二人脖頸。蘇角就在眼前約五步遠,但秦兵依然有十多人卡著此。蘇角怒吼「你們先給我退到一邊,我要殺楚軍那位大眼的。」
 
  「我是丁公不是大眼的。」殺啊!殺啊!丁公用劍尾柄撞擊秦兵,這時蘇角已經向前就是大拳頭朝她臉頰打來,一拳就中!丁公也沒暈眩,他手肘一晃擺甩劍就刺向蘇角胸膛,蘇角瞧見側身一閃開,劍刺中間肩胛這處,無奈被鎧甲給擋著。
 
  項莊也接近了,他怒吼--「豬腳是我的。」項莊彎身撞頂開前方秦兵,持劍插切秦兵大腿就踢躂他們跌跤。「豬腳--是蘇角,我項莊要殺你,砍你的頭祭拜項梁義父。」項莊從右邊逼近,他搶奪了秦兵手中的劍,手執劍就丟擲,打中蘇角的額頭。
 
 
  肥銖此時人呢? 他在左邊也是想來這裡斬殺蘇角,這時他位置還有些距離,約在五十多步。「我拚啦!」丁公大吼一聲後也丟擲劍,但沒打到蘇角,只見丁公彎腰向前如一頭公牛,就抱住蘇角的側邊腰。然而蘇角體態有如大熊這般壯碩,你還比肥銖矮半個頭,而肥銖也比蘇角矮一些。但論蠻力勇鬥,丁公是可以支撐打鬥,蘇角扭動身粗碩臂膀推開丁公,隨即拿起一邊的戟刀要砍丁公的肩胛。丁公是不甘心被撞開,瞧見戟刀呼咻劈切必須要閃,要退避!
 
  「豬腳,我項莊要砍下你的頭。」項莊快準的揮劍切掃而來,劍尖削到他的耳垂下肉。秦兵三人見狀就擋住項莊,接著二人撲倒他摔倒,三人在地滾身扭打。丁公也喊著「項莊弟,要當心你後方還有秦兵!」丁公彎腰撿拾起戟刀,就往下一切斬那二位秦兵的腿。
 
  蘇角當然有瞧見秦兵被殺,他大拳頭朝丁公後背敲打,大腳蠻力踏向他,然後抽拿身邊秦兵的劍就斬向丁公,但不巧的連三劍都沒斬到丁公,只因丁公被倒趴在地秦兵給絆倒。蘇角見他跌跤呵呵哈哈笑了。「我就送給你斷魂在此!」項莊爬起來從後方抱住蘇角就是拖拉他,是想以此來摔倒他。但論蘇角實在是大隻黑熊魁梧體態,他扭晃腰身項莊脫手也往後跌跤。
 
 
  丁公趕緊爬起時瞧見一邊被斬切斷的戟刀木柄前端,他伸手抓著木柄時,蘇角的大腳踢踏他肩膀。丁公只能朝上刺他,無奈的沒刺中。項莊也爬起身拿了一把斷劍就刺入蘇角右大腿,這一刺就中!蘇角當然感受痛,圓滾大眼堅忍住沒哀嚎。丁公見機不可失伸手撿拾起地面被斬斷的戟刀,手握木桿後端戟鐵刃向前刺,我刺刺,是猛力刺!!但一旁秦兵四人湧上推撞丁公後互相跌跤。項莊手撐起再拿起劍,是秦兵的劍,發狂的揮掃向蘇角。此時蘇角頻頻後退是因腳受傷,他依然堅挺剛強熊身,雙手大拳頭掄起就打擊項莊顏面。這二拳可是剛猛也,項莊往後仰退是連踏退了四步但還沒跌跤。
 
  「蘇角去死吧--」丁公吼一聲往前突刺,這是被斬斷戟刀的木柄尖。刺中了蘇角側腰邊,他上衣鎧甲有擋住嗎?不……蘇角臉色有些怪異,沒完全擋住就是有插刺入肉。
 
  「你才是要去死。」蘇角怒了,是因我不該受傷的羞愧引燃獸性憤怒,他不理睬項莊就撞向丁公,猛熊的衝撞丁公就仰身倒,蘇角壓在上身就揮拳打了七、八拳,丁公抬手以手腕護甲遮擋大拳頭。蘇角眼色一瞟,有一位秦兵跑來就給了劍。「這一劍送你。」蘇角手一轉劍柄就刺下,丁公危在旦夕撇頭閃過,肩上皮革墊被刺劃開。蘇角手舉起再次刺下第二劍,項莊及時跑來衝撞蘇角側身,這時一旁秦兵有六人跑來拖拉項莊又是互相扭推摔跤。
 
  丁公雙手使勁拱起想推開蘇角,但這廝大熊的體態實在大重,蘇角圓滾熊眼瞪著丁公,手執劍又往下刺,丁公手臂往上頂,護甲是擋下第三劍,微妙一瞬使他無奈嘆了口氣,難道我會被他刺死嗎?--「殺蘇角,剁他的肉來包肉包。」這是肥銖聲音。丁公看見他站在正後方,蘇角卻沒察覺後方,手又舉起劍要往下刺,肥銖從後勾拉蘇角脖子就是刺入,一瞬間是什麼刺入蘇角呢?是尖槍鐵刃,肥銖馬鞍那裏牛袋內有二十多個,近身搏鬥殺敵之時很好使用,三手指勾握繩圈手握緊前端尖鐵刺向敵兵脖子或胸膛。
 
  痛楚使得蘇角站起身,他側扭身手抓住肥銖另一手手臂把他側摔在地,但蘇角卻沒有再往前,是因丁公手勾拉扣住他的小腿。「肥銖你快殺,快啊!」肥銖當然知道,拿了地面戟刀往蘇角下腹刺入,手扭轉往左偏移。這是非常疼痛!「啊!!」蘇角終於哀嚎了,這也是他死前唯一的喊聲,肥銖敏捷又撿拾地面的劍就刺入脖子,手勁往右一轉切斬了半邊脖頸。蘇角噴血了,你大熊壯碩威霸,這樣必當該死了。
 
  項莊並沒看見肥銖斬他的情景,他爬起身推開秦兵跑來。手中的劍快速斬下,是斬到蘇角的肩胛,接著拉回劍往他後頸刺入,然後往他身背使勁揮砍十多劍。項莊這時全身一股烈火狂暴,殺你,就是殺你,殺你來祭拜項梁義父。
 
  肥銖斥喝項莊「你別斬啦!我要砍下他的頭!」
  呼咻--蘇角脖頸被斬下。肥銖得意吼著:「蘇角,我們楚軍討伐啦!蘇角的人頭在此,你們的蘇角陣亡啦!」
 
 
  蘇角陣亡了這時約過一時刻,英布在甬道這裡放火興亂,火勢引燃後防衛兵卒顯得有些慌亂,一邊救火還要迎戰英布的兵。這群兵雖只是一千五百人,但全是蛇蟒惡匹粗野的暴人,一定給你死,你給錢了還是會殺你。
 
  蘇角陣亡了,還沒傳來章邯軍營這邊。章邯本人也知悉了叛亂兵偽裝他們在王離那處擾亂。章邯對此事情拿捏研判是有了一些疏忽。他直覺王離的二十三萬軍陣排列很規律,軍武訓練營兵卒有紀律,不會輕易被擊敗,二、三千馬刀兵,預估我方損傷四、五千兵就可以掃蕩平定。章邯抽了令牌給裨大將,二路前往四千去救援。順便看巡查一下甬道情況。
 
  「彩咿。」裨大將拿了令牌往外走去其它營招集兵馬。這時有二位傳令跑入大帳前。「報,巡查馬兵有發現二處火煙趕回通報,約在七、八里外。」
 
  章邯聽了眉尾挑了一下問:「方位是何處?」
 
  傳令:「是偏西南方向。」
 
  偏西南那裏是蘇角的屯營區,五日前楚軍二萬餘去想劫盜糧倉,分兵四方向擾亂甬道。我方合兵圍堵掃蕩之後蘇角連夜遷移營偏了三里往南紮營……「傳令,呼叫飛鷹馬再去查探。」
 
  「彩咿。」傳令退了。
  「彩咿。」傳令退了。
 
  坐一旁的閉目養神的董翳微微開口低吟了一語:「你該多派一些兵去王離那處,楚軍不會輕易放棄奪取甬道。」章邯靜默無回話,董翳睜眼手指捏捻了耳垂。「欸呀,我只是直覺而已,你也和楚軍交戰過,應該知悉項羽武勇異常,或許該增援二萬兵給蘇角防衛。」
 
 
  章邯默默看著董翳往帳外走,還沒過一時刻又有傳令跑來。
  章邯默默看著董翳往帳外走,還沒過一時刻又有傳令跑來。報--「緊急軍情通報,我方前陣營二座塔兵眺望有瞧見冒煙.方位是王離將軍那處甬道,估算是被楚軍襲擊放火燒了。」
 
  章邯瞬間瞪大眼,他沒有遲疑就跑往帳外,在他大營這裡附近也有架立一座木柱塔樓。章邯手咿擺呼喚:「你二人快上去看方位有幾處冒煙。」如果楚軍真的有攔截甬道成功,那他這裡二十萬大軍必然要分撥一半兵力去掃蕩。否則我大營區內食糧米豆和醃肉,只能維持八或九日而已。
 
 
  甬道是供給秦兵衣食無,確保大軍屯營兵在鉅鹿包圍二個月堅持作戰。章邯不多遲疑,趕緊呼傳幾位傳令通報各營緊急點兵,什長和伯長招集各小伍兵卒。章邯自率領五萬,另有二路側翼各有一萬五千,總數八萬出擊。這八萬陣勢出營區,戈戟步兵一列又一列,以及壯觀的馬隊奔馳,如此情景威攝其他諸侯如同田鼠窺視,按兵而不敢妄動。
 
  章邯想對戰項羽,他雖有和楚軍於定陶交鋒過,以及會合王離大軍之時也掃蕩過一萬多游擊楚軍。他還尚未碰上項羽的主營馬刀隊,前幾日蘇角就碰上了,當我四萬兵抵達欲想三方包夾圍剿,項羽四千馬隊已經突圍。他作戰的速度之快,勇猛如雷這般轟隆乍響!
 
  章邯是出擊了,他招點兵列陣這過程已是耽擱快半個時辰。此時的項羽正和王離大本營奔來三路兵馬交戰,他們想奪回先鋒陣列這裡砦堡。項羽正樂意你們趕來此,只因我們楚軍數千已休息三時刻,況且這裡還有三千多匹肥壯的戰馬,接替連動太完美了,馬兒可以互相輪番我兄弟坐騎上陣廝殺。
 
  項羽的指揮不是一般兒戲,陣列有五百馬刀兵,分成六次批隊是三千。項羽戟刀一迴旋大吼:「襲戰,殺--!」
 
  前方廝殺約過二時刻,項羽親自帶領一千馬刀兵,宛如斬切草堆這般毫無人性的狂暴殺戰!
 
  楚四千馬刀隊豪膽快意無畏懼的猛殺,切斬,砍切削,掃劈,戰得投入作戰一萬多秦兵,多數是驚駭啦!怎麼這樣猛呢?這是一群野獸在撲咬我們,不是人和人的交戰。二時刻之後秦兵戰死快三千人,另有一千多受傷摔地,但還來不及被同僚兵攙扶就被馬蹄沖馳踏過肉身。
 
  後方的秦兵三路接著加入作戰,龍且和鍾離昧在這裡迎戰,這時候共敖和共尉率領的八千楚軍增援已經抵達,遠遠的看見戰況就往左繞了半圓,列陣截斷了另外的二萬多秦兵來砦堡處。
 
  共敖:「我們不可讓他們回營去,全軍替項梁大督軍復仇,江東兄弟猛殺吧!」
  共尉:「我方陣列聽好了,我們此戰必勝,襲戰,奮戰,殺殺殺!」
 

襲戰,奮戰,殺殺殺!這正是項羽作戰訓武練兵的基本。連集營兵卒,連動馬奔馳襲殺,連串陣列各伍小陣士氣。眼前的敵兵通通掃除,就如同削切瓜藤這般。
 
  砦堡這處交戰又過了快三時刻,項羽和龍且的二千多戰馬交換秦兵的戰馬。這時秦兵的三萬多就被死咬在這處,什長想撤退嗎?不行的,秦軍營的軍令嚴厲,擅自退兵或撤離,家族的人會被責備,鞭打肉體處罰,甚至押入大牢監禁。如不想撤離就是消耗在此逐漸地被項羽、龍且、鍾離昧的七千五百兵給吃掉,這場爭奪戰復仇血腥的搏鬥,項羽不是為了戰勝佔領,或解圍趙王歇的處境。殺到你們王離整個大營兵卒潰散,不想征戰各自奔逃了。
 
 
。。。。。。。。。。。。。。。 叛兵猜疑的互咬!
 
  先鋒潰散之後項羽沒乘勝追擊,先佔領先鋒這處砦堡,數千楚軍休息喝水,約等候三時刻……
 
  項羽內心也是這樣評估。秦兵先鋒死傷一半潰散之後項羽穩住沒乘勝追擊,先佔領先鋒這三處砦堡,我方數千馬兵步卒先休息喝水,等個三時刻……如果項羽貪求勝利去追擊到王離大本營,必然遇上弓弩箭的射殺,那麼我軍馬兵會受傷過多。待在此地是等他們分兵來奪取。如果章邯營得知叛變情況,他有派二三萬兵來這裡圍剿沙叛軍,那麼我楚軍就撤到一邊看戲,狗咬狗,狐狸搶食。



●○● 鉅鹿、章邯篇 上  章邯迎戰項羽 

   『我軍陣形河蟹迎浪陣』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