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付880,年輕人就是不開制服車! 贊助
2016-03-05 02:13:58建州新女真

這一年.1948<序文>

這一年.1948 <序文> 

  「嘿──,前面老鄉誰有水啊?」
  「上了癲坡俺踏去一旁採草枝便晃掉落山谷啦!」

  後面吆喝聲是響喨得很。軍團綿延數百人走在山腰小徑路,僅有我和王小衛回頭瞧他著。

  嗯……他幾天沒刮過鬍子?一臉腮鬍子更顯得他老氣,但他笑顏很有生氣活力,完全不像前日撤退剛打敗戰的士兵

 「小伙子,你倆有水嗎?分二口順順喉潤潤舌。」
  我拿了水壺給他解渴。王小衛也大方拿起水壺,點了頭表示你可喝二口水。「二位小伙子性情率直,不錯不錯,戰場上必能長久平安。」鬍子大哥得意著誇讚我們二人。



  我和王小衛剛滿十七,隨著軍團將近一年,年紀還青澀不世故老態。純真吧,或說彼此患難中必見真情相助。
 
  「哦,又是你趙成凱,你們團部這幾天又分散了嗎?」前方的李排長停下腳步回頭往後走過來。
 
  鬍子大哥笑著:「嘿嘿嘿別嫌棄,俺不是故意的。你們這團有卡車,反正俺順路跟隨。大夥都是要往南重組防線掃蕩匪寇!」


嗯? 樹林──

砰砰!
哇啊!
砰砰咚!
砰砰咚

是突擊隊!

啊──!
快拖拉他!拉過來草堆,他中彈啦!

弟兄們趴下,趴下,找掩護!
後面的不要探頭!全都快趴下!

砰砰!
砰!砰咚!砰砰咚!


  突然間迅雷不即掩耳的戰鬥,我們連隊遭受伏擊了。

  砲火停歇了片刻……山林路徑霎時寂靜著,大伙兒壓低著氣息,鼻氣回繞吞停滯在口舌之間沒有人敢亂動。前方樹林交錯有岔分二道路蜿蜒,大樹葉垂下遮蔽顯得昏暗,增添了陰森詭異氣氛沉悶……。

  鬍子大哥抖動著身軀。
  嗯?
  我低頭這注視,鮮紅血跡染蓋他身軀!

  剎那間槍聲一響起他是用力推了我一把,因此我往一旁趴倒下,他就中槍了嗎?李子傑排長警戒眼色直盯著我,表示不要出聲音。可是他、鬍子大哥鮮血一直湧現,我發現他脖子有一槍劃過!肚子左側也有一槍,肩膀上也中彈……?

  李排長眼色直盯著我,表示不要出聲音。
  可是他、鬍子大哥鮮血一直湧現,這時我發現他脖子有一槍劃過!肚子也有一槍,肩膀上也中彈……

  李排長一手握住我顫抖的手掌,拉著我手往他脖子處摁壓替他止血!
  他手掌也壓抵住鬍子大哥肚子鎗傷傷口。

  突然,前方喊了口令!

  「弟兄們不要慌,各伍三一並列散開!」
  「穩住!」
  「二列開始掃蕩還擊,射回去!」


嗶 呼──!(竹管笛子聲音)

發現啦!
射殺他們!

三點鐘方位,你們幾人迂迴快跑繞過去。
左側面快開槍掩護,快射擊!
朝向樹林,射殺樹林內那十多人!

砰!
砰!砰咚!
砰砰咚!
砰砰!砰咚!


注意,還有三人,快追擊他們!


鬍子大哥這時一手握住我手晃著。
「小,小…小兄弟… 你,你……多大了…。」

  「我滿十七了。」

  鬍子大哥:「哈,你要活,活著……記…得,要記得…,你要回家找,回家找娘,娶妻……」鬍子大哥微笑著,口中鮮血溢出,他再也沒有說話了……。」

  鬍子大哥微笑著,口中鮮血溢出,他再也沒有說話了……。

  李排長深深吸口氣吐著:「嗯…哈……」
  李子傑排長眼眸呆呆凝視他,隨之他深吸口氣吁吐著:「嗯…哈……趙成凱,你,你沒事,沒事來我們這旅團搭車幹嘛?」李排長手緊握他的手腕語氣呢喃「打了,你打日本八年你都沒事啊,這,嗯…呵欸……」

  李子傑排長聲音哽咽緩緩吐氣,抖動著他心中一份痛楚!

  王小衛也傻愣眼默默看著我。
  宛如上個月伙房伕那件事。車子經過山坡一處彎道突然被上百名紅軍掃射!伙房伕張永還偷拿了二包子給我和王小衛吃,我們咬了二三口,他就這般喪命了。

  王小衛他年紀大我七個月,我倆人都是去年加入軍團。
  我是安方長,山西人,滿十七了,二年前就有喜歡姑娘她叫蘇若穎。




第一章:遺忘八百里



--感謝葛先生的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