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3 11:16:42鳳蘭

國內的反應很快

利用戰術手表的通訊發到了指定的油箱,就叫老胡開始開飯。
  聽到招呼聲,老胡很快就進來,也沒有問起幾人事情怎么樣了,直接進了廚房。
  晚餐老胡弄的是中餐,看來之前為了招待他們他是狠狠準備了一番的,做了一桌子的菜,很是豐富。徐子陵幾人去過的國家也有那么幾個了,總是習慣國內的口味,而且老胡的手藝也挺不錯,特別是一道紅燒肉,讓他們吃到嘴角流油。
  “老胡,你以后不做醫生了,做個大廚師也不錯。”
  飯后,幾人坐在一起喝著啤酒,楊凱明笑著調侃老胡。
  徐子陵和李成,也是笑著起哄。
  “呵呵……做飯只是樂趣而已,正要我每天和油煙打交道,不要三天我就干不下去了。”對幾人的調侃,老胡報以微笑,向著幾人舉了舉手上的啤酒罐,示意幾人喝酒。
  國內的反應很快,幾人坐在客廳里面沒有聊多久,朱剛的電話就過來了,只是說了暫時停止行動,讓他們等待新的命令,就沒有任何交代了。
  對這樣的結果,在上報的時候,他們就有了預料,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可能一下就有決定的,想必肯定會經過一番調查,才會決定幾人的下一步行動。
  “等吧。”楊凱明看了看幾人,無奈的說到,“我估計沒個三兩天,肯定是沒結果的。對了,老胡,另外那幾個人本來準備是什
利用戰術手表的通訊發到了指定的油箱,就叫老胡開始開飯。  聽到招呼聲,老胡很快就進來,也沒有問起幾人事情怎么樣了,直接進了廚房。  晚餐老胡弄的是中餐,看來之前為了招待他們他是狠狠準備了一番的,做了一桌子的菜,很是豐富。徐子陵幾人去過的國家也有那么幾個了,總是習慣國內的口味,而且老胡的手藝也挺不錯,特別是一道紅燒肉,讓他們吃到嘴角流油。  “老胡,你以后不做醫生了,做個大廚師也不錯。”  飯后,幾人坐在一起喝著啤酒,楊凱明笑著調侃老胡。  徐子陵和李成,也是笑著起哄。  “呵呵……做飯只是樂趣而已,正要我每天和油煙打交道,不要三天我就干不下去了。”對幾人的調侃,老胡報以微笑,向著幾人舉了舉手上的啤酒罐,示意幾人喝酒。  國內的反應很快,幾人坐在客廳里面沒有聊多久,朱剛的電話就過來了,只是說了暫時停止行動,讓他們等待新的命令,就沒有任何交代了。  對這樣的結果,在上報的時候,他們就有了預料,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可能一下就有決定的,想必肯定會經過一番調查,才會決定幾人的下一步行動。  “等吧。”楊凱明看了看幾人,無奈的說到,“我估計沒個三兩天,肯定是沒結果的。對了,老胡,另外那幾個人本來準備是什向您推薦:膜厚計  真空成型  木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