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3 11:13:04鳳蘭

馬上指著樓上

能決定,也知道肯定是很重要的,熟知保密條例的他,馬上指著樓上,讓他們去樓上,而他自己則是朝外面走去。
  在別人看來,他們都這么熟了,但事情卻不能讓他知道,有些不近人情,但實際上,他不知道這些東西,反而是對他有好處,因為有些東西你知道得太多了,那么一輩子都可能會生活在國家的監控下。
  就像徐子陵自己,他也知道軍工廠肯定有國家的人,只是他無所謂而已,真有什么**的時候,隨時可以讓獅子屏蔽就是了,再說那些人也不是時時刻刻跟著他,他才默認了那些人的存在。
  當然這也是他特殊的身份,才有這樣寬松的待遇,要是一個普通人,肯定不可能有他這樣滋潤了,所以看著老胡出門,幾人也沒有喊住他。
  上了樓,徐子陵就把自己的戰術手表給了楊凱明,“用我的,我沒事的時候給它多重加密了,保證沒人能夠竊聽。”
  “嗯。”知道徐子陵弄這些確實厲害,楊凱明馬上就接了過來。
  他們都是利劍的人,聯系的話,自然只會是聯系朱剛,按照在境外通訊的保密規則,信號經過幾道轉接,幾十秒后這才撥通了朱剛的通訊器。
  兩人通話的時間很短暫,因為明白楊凱明說的是什么,朱剛馬上要求他們把圖片傳回去。
  “吃飯了,老胡。”
  下來樓,徐子陵馬上把一些圖片,
能決定,也知道肯定是很重要的,熟知保密條例的他,馬上指著樓上,讓他們去樓上,而他自己則是朝外面走去。  在別人看來,他們都這么熟了,但事情卻不能讓他知道,有些不近人情,但實際上,他不知道這些東西,反而是對他有好處,因為有些東西你知道得太多了,那么一輩子都可能會生活在國家的監控下。  就像徐子陵自己,他也知道軍工廠肯定有國家的人,只是他無所謂而已,真有什么**的時候,隨時可以讓獅子屏蔽就是了,再說那些人也不是時時刻刻跟著他,他才默認了那些人的存在。  當然這也是他特殊的身份,才有這樣寬松的待遇,要是一個普通人,肯定不可能有他這樣滋潤了,所以看著老胡出門,幾人也沒有喊住他。  上了樓,徐子陵就把自己的戰術手表給了楊凱明,“用我的,我沒事的時候給它多重加密了,保證沒人能夠竊聽。”  “嗯。”知道徐子陵弄這些確實厲害,楊凱明馬上就接了過來。  他們都是利劍的人,聯系的話,自然只會是聯系朱剛,按照在境外通訊的保密規則,信號經過幾道轉接,幾十秒后這才撥通了朱剛的通訊器。  兩人通話的時間很短暫,因為明白楊凱明說的是什么,朱剛馬上要求他們把圖片傳回去。  “吃飯了,老胡。”  下來樓,徐子陵馬上把一些圖片,向您推薦:影印機  真空成型  膜厚計  

上一篇:氣氛有些詭異

下一篇:回到自己的房間